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新看点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时政要事
社会广角
热点透析
新看点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广角 >> 详细内容
三位司机真实讲述:出租车、黑车与专车
  三位司机真实讲述:出租车、黑车与专车
 
   最近一段时间,多省市出租车罢运,十城市叫停“专车”,引起大量的社会讨论,号召反垄断者有之,认为专车属于“黑车”应取缔者有之,行业问题演变为社会问题。本刊综合整理三位司机的自述,包括出租车、“黑车”、专车,希望从个体生活的视角透视这一群体的特点,展现他们的利益诉求,从而更好地理解这个社会问题。
 
一位南京的哥自述
 
 今天(1月9日)我们全南京出租车司机都停运,从昨天下午就开始了,大家太难过了。这样的条件,大家都没法干了。你问为什么?剥削太厉害了啊!
    就拿我来说,我以前每个月好歹能挣个七八千的,现在撑死了四五千。你还说不算少,哥哥啊,你是不知道我要工作多少时间,整整12个钟头。现在上班,有几个工作要干12个钟头的。你不知道,我现在全身都是病,腰里有毛病,颈椎有毛病。
    我这个车,你想不到吧,一个月要交7200;还有更高档一点的,像凯美瑞,他们一个月要交8600。太高了。我们还算好一点,交8600一个月的,每天拉500块钱,都还只能保本,下面拉的,才能算收入。但没八九个钟头,上哪挣这500啊!
    你问为什么现在停运?没办法干下去了。青奥会前,南京有10000辆出租车,生意还好做一点;青奥会一下增加了4000辆,生意没法做了。是啊,你说你们打车是方便了,但我们挣钱更难了,我们是在拿命换钱啊。所以,大家从昨天开始就停运了。你问谁牵头,我还真不知道。只是说,大家都不干了,份子钱不降低,大家就不干!
    公司也就说了一句:你们别闹事啊!他们不管,也没法管!公司老板是赚大钱了。你想想我们公司有1000辆出租车,每辆车一个月7000多份子钱,老板会赚多少钱?但公司也说,这个份子钱不是他们定的,是政府机构定的,所以我们只想要求政府降低一点份子钱。
    你说降多少合适?当然,越低越好了。但就我个人来说,要求也不高,现在7200,如果能降到5500,我们就可以多增加收入1700。如果政府再同意,全天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拥堵都加收钱,又可以多个1000块钱。那就很不错了。

    一名“黑车”司机的营生

    在张中发的印象里,他真正接触“黑车”,是在1998年。当时,朋友下岗,买辆面包车跑运输,有时用来载客。6年前,张中发也开始跑 “黑长途”,每天早上从淮南长途车站发车。他站在车外,紧盯着来往行人,大声揽客:“打车吗”、“去合肥”、“去蚌埠”……
    今天,跑合肥的“黑车”司机们一切如常。拉到客人出发前会相互打招呼:“走了,火车站见。”这是他们在合肥的会合处。下午2点多,淮南人刘昭从潘集区开始拉客,上满4人后准备开往合肥。
    这一天,路上的车流量明显增多,有些拥堵,百余公里的路程开了一个半小时,还没到合肥。途中,刘昭收到短信:“今天风声特紧”,后面连着三个感叹号,他回复:“收到。”
    “黑车”司机是清一色的男人。其中,30-45岁的是主力,基本都是老驾驶员,80%以上开过出租车,有的开过公交车或是货车;二十多岁的近两成;其余的为50岁上下,60岁以上的极少,多为失业人员或是失地农民。
    在大多数“黑车”司机看来,“抱团”就是圈地经营,不光共同致富,更要相互保护,最重要的是,“抱团”能躲避整治和查处,最差也能降低影响。通风报信是必然的,一旦发现执法人员,要及时通知伙伴,不再拉客。
    下午4时,张中发在合肥火车站出口揽客,之后到小巷的翟志群负责带客。运气不错,半个小时内有两个出站高峰,稍加劝说,好几个人都愿意坐“黑车”。一个是40岁左右的男人,西装革履,拎着手提箱,要求包车,这样的“豪客”比较少见。有4个人是同村的,这两年,类似的乘客很多,不少在外打工的农村人,返乡时会结伴包车。还有3个人拎着大包小包,是做生意的,到合肥进货,像这些出“公差”的人,也是“黑车”的主要客户群。
    将乘客安排好,前两辆先发车,3个生意人也坐进车里,第4名乘客却久候不来。20分钟后,3人有些躁动,商量换车,司机好言相劝。半个小时后,张中发带着名老者匆匆赶来。拉淮南的乘客来合肥后,张中发继续带着另几位乘客从合肥返回。出发前,张中发问乘客,是走“上面”还是“下面”。
    这是暗语,所谓“上面”,是指合淮阜高速公路,有过路费,单程25元。“下面”则指合淮路,没过路、过桥费。
    平时,走国道的票价是40元/人,走高速是50元/人,前两天刚提价各涨30元,“过几天要涨到150元。”每逢黄金周和春运,“黑车”都会涨价,虽然国家规定票价上涨有一定幅度,但“黑车”自主定价,乘客也都默认,很少有人理论或是还价。归途中,张中发在心里打着“算盘”:今天4趟都是满员共载16人,走国道,每人收70元,总计1120元,扣除200元油费、10元午饭,净挣910元。
    元旦之后,张中发每天最少挣300元,高则净挣500元。他预期,照此势头,做得好的话,春运期间也许能整个三四万。张中发计划,辞去保安的工作,专心跑“黑长途”。
    跑“黑车”当然会有风险。一旦被查处,将要面对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若是不能“商量”罚金,大部分司机都会选择弃车。在淮南、六安等地,“黑车”成本低廉,下线的出租车、车况不好的二手车,都能用作黑出租,一辆车仅需几千元。“除了火车站、郊区,市区的黑车数量最多。”记者在采访一位黑车司机时了解到,尽管监管部门对黑车的打击很严,但具体到执法方面,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专车司机的讲述

    注意到这个行业是受到朋友的影响。他的一位朋友由于可支配的自由时间比较多,成为专车司机后每月大概有5000到6000元左右的额外收入。听闻此事,王先生也“蠢蠢欲动”。他说,公司给予司机的待遇很丰厚,没有高额份子钱的压力,这吸引不少司机进驻到专车平台。
    从早7点到晚11点这段高峰时间段里,公司会给每个司机发放优厚的补贴:封顶是120元。这意味着,某订单的费用是50元,公司会再补贴剩余的70元。其中专车公司和劳务公司各抽取10%,剩下的80%就是司机获得。
    “趁着上班前和下班后这两段空余时间,我现在一天至少能接两单。”王先生说。“节假日的时候补贴时间段还会放宽,比如从去年12月31日早上7点到1月1日凌晨五点,都算作高峰期,也就是说这个时间段里的每单补贴上限都是120元。我在崇文门附近的时候,一分钟就能收到40、50个订单。”
    收入高,专车公司对司机的要求也同样很严格。除了定期的安全培训外,公司还规定了多条各种违规项目,如果迟到、没有使用标准话术、没有配备饮用水、因任何原因要求乘客取消订单等,都会受到相应处罚,轻则被警告,重则解除合作。
    提到“黑车”二字,王先生显得有些抵触和无奈。“这么多年对黑车的打击从来没断过,但是黑车照样存在,车越来越多,价格也贵得离谱,最后甚至形成了黑色产业链,最后还是没能解决打车难的问题。” 
【作者: 】  【发表时间:2015-03-0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918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