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军情栏目
周边态势
环球风云
旧闻再现
退役官兵
深度观察
军迷言论
深度观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深度观察
大裁军的祸与福

大裁军的祸与福

 

何建明

 

    93日,在天安门现场聆听到习近平主席关于“裁军30万”的一声庄严宣告,我感觉这是大阅兵最震撼人心的内容之一。作为一名曾经的军人和经历过大裁军命运的人,怎不心潮澎湃、浮想当年?



    1975年冬,我离开故乡,来到部队。仅几年后,当我成为一名年轻军官、全军新闻报导工作“先进个人”、连连立功授奖且从遥远的南方调任北京的兵种总部工作不久之际,就面临了刚刚出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主持的第一次“百万裁军”浪潮。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大裁军,涉及人员之多、规模之大,前所未有。我所在的兵种全部撒消,同时撒消的还有铁道兵等。对于个人而言,这是谁也不曾想到的事,因为当年我们正年轻,可谓风华正茂时。想想,比如像我等刚刚调到北京的一大批优秀青年军官都得面临转业、面临不知所向的前途;比如许多马上要成为将军的人突然断了“将军梦”、比如等待了许多年的军人妻子们不再有了随军改变身份的可能……总之,一团乱麻,人心惶惶,如大难临头!

    普通将士们不知,我们这些在兵种总部工作的军官们还在做一件从未有人知道的“特殊工作”——力争不让军委裁掉、尽力保留一些部队,最好把裁减的指标不到我们头上、少到我们部队。于是我的领导们带着我们这些“笔杆子”天天给中央、给军委、给邓小平打报告、写信……甚至有的还通过各种关系,直接找到相关中央领导家里去“说客”。那些日子里,下面的部队忙着自己的前程如何安置,我们这些总部的“笔杆子”们,则不分白天黑夜地给中央写报告、送信。似乎经常有“希望”,似乎天天又失望。所谓的“希望”是:某某中央领导同意我们兵种不裁或不全裁;失望的是:邓办和军委一直不松口。如此持续半年多后,当我们这些“秀才”和领导们疲倦不堪之时,传来的准确消息是:维持裁军的原方案。也就是说,“百万大裁军”,铁板一块,谁也别想撼动“邓大人”的决心!

     我们从此就放弃了所有的“努力”,开始谋划自己的出路……

      大家都忙着自己的出路,我们这些年轻的军官们只能“自谋 ”出路。

     出路何在?前途渺茫。



     再想留在部队?几乎所有的大门关上,别的兵种和部队——那些不裁减的部队一律不收人,也就是说,你想调到那些不裁减的部队希望渺茫。唯有的一条路便是:回老家,或就地转业。我的许多优秀的战友就这样匆匆地离开了北京、离开了部队,从此杳无音讯,销声匿迹……可惜!

    我的命运如何呢?回老家?刚刚才到北京一两年,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回老家干什么呢?重新去复习考大学?晚了;重新争取当个什么干部?好像不是自己追求;还能重新什么呢?任人安排个工作岗位?大材小用。难道不是吗?能到解放军兵种总部工作的“笔杆子”和“秀才”,谁想去地方?没有地方去。唯有留在部队。

    继续留在部队的大门被关得紧紧的。在大裁军的风口中,想调动单位比登天还难。然而中国的事情从来就不可能是铁板一块,许多有本事的人和有背景的人纷纷趁机溜之大吉,到了他们想去的其他部队。我们这些有本事没背景的人只能望而叹之、骂骂咧咧,可此时光有心火怎能顶用!好在中国有一个好现象:有背景没本事的人,为了某种需要,总还能想起一些以后可以为他们做事的有本事的人,于是我们这些算是“没背景有本事”的人成了他们溜之大吉时的附带“战利品”,于是我和极少数的战友们被带到了不曾知道的“关系通道”上——我被调到北京军区南口的一个师级部队。“管他的,只要能留在部队再说”。虽然新单位比老部队差了好几级,但为了继续当一名解放军现役军人,也只好如此了。哪知,突然又一阵飓风刮来: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秦基伟将军命令:凡“走后门”进来的人,一律遣返原单位!

    妈呀!这不惨死了吗?我所知,当时像我这样的人有八九十个,被一同“送”回原部队。

    裁军裁掉我们的所有命运已成事实,不可更改。

    前途在哪?命运何在?

    一切又回到裁军原点。

    突然有一天,同兵种的一位战友来问我:“兵种有一个团被收编到北京军区,你愿不愿意去?”

    “好啊,愿意!只要留在部队,去!”那时我们的头脑已经乱成一团麻,听到如此的消息便像有了一根救命稻草,于是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答应了。

    我哪知道,北京军区大着呢!内蒙古也是北京军区管——我要去的地方正是在内蒙古。

    我的妈哟!当正式得知要去的地方在内蒙古,我的心降至了零下十几度……

    从小生活在苏州水乡的我,从未去过北京之外的“北方”。到内蒙古某部报到时,正值寒冬。我第一次体会到啥是“北方的冬天”!啥是冰天雪地,寒风刺骨!根本想不到的是:我在部队机关的宿舍里,床边的窗口里竟然能飞进厚厚的雪花留了我一床……我想哭,又不能。二十五六岁的军官,哪像样?我想笑,那一定是傻笑,会有人以为是得了神经病。

    不哭不笑,心如冰凉。

    但连我自己也不曾想到:第一个星期里,我竟然写了两篇散文,后来皆被北京的《新观察》等杂志刊用——我找到了文学创作的富矿……在边境、在沙漠、在荒芜人烟的戈壁、在虎狼出没的原始森林,我与战友们一起艰苦而浪漫的出生入死。

    十个月后,一支新型的人民军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正式成立,那些有背景的留在北京的战友们又想起了我,一纸命令便将我调回北京,开始了又一段新的军人生涯。

    在新的军人生涯里,我有了第一部长篇小说和第一部报告文学集的出版,1988年又有了第一部电影《西行囚车》……并从此开始了真正的“作家之旅”,一直到后来的转业到地方,调到中国作家协会工作,出任《中国作家》杂志主编、作家出版社社长、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至今……

    你说大裁军落到你的头上时,到底是福还是祸?我想有一点可以给今天的我的小战友们一点启示:不管“上帝”如何安排我们的命运,你自己不能消沉,不能不做些主动的努力,更不能放弃自己的理想与追求,只有这样才可能变祸为福。不是吗?

【作者:何建明】  【发表时间:2015-09-1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737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