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散文随笔
心灵
经典
游记
哲思
文化

 

 

散文随笔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游记 >> 详细内容
旅缅华人邹定散文

缅甸女人(散文外二题)

邹定

 

没到过缅甸,便不知缅甸女人是个啥样儿的。缅甸女人大都总是细秀苗条,体态轻盈。很少有丰乳肥臀者,即使有也恐怕还不到万分这一。很少有大腹便便者,即使有也除非怀孕的女子,腹部才渐渐硕然起来。故就是上了年纪的大嫂,也还有着少女的遗风余韵,身段显得蛮好看的。据说这是缺乏营养所致。看来营养不良的女人,就完全没有减肥、瘦身的必要了。这是一个国家还处于低生活水平,可以想象人们的生存状况和经济面貌。

关于缅甸的女人,抢眼的词除了矮小瘦削之外,便是黑沁沁的,很少有几张嫩白如玉的脸。但她们极有礼节,温温地表情似乎用上贤淑一词谁都有资格,不需要勉强。原来她们生活在热带,大多是晒黑的,与这里的日照和气温有关。因此,她们时常在脸上涂抹一些防晒的白色油膏。有的在颧骨下像刷油漆一样刷上一笔,脸蛋中央拱出两块形状对称大小一致的色块,像贴着的商标,使这张脸有了捉摸不透的含义。有的干脆横竖涂鸦,将脸面上至额头,下至下巴颏,一张花脸引人注目,掩盖了本来的肤色,以为神经质有问题,失去了庄重和雅观。其实,这是她们的生活习惯,在缅甸几乎没有女人不涂油膏的。试想男人都爱涂防晒油,何况是女人呢?这油膏涂在脸上不释放出清清的香味,多少有点防护皮肤的功能和用处。当然并非十足的染色体,总是无法改变欲求改变肤色的脸。脸,成了缅甸女人最重视最小心的一个部位。也许她们祈待自己的脸鲜润如花,细嫩如水,就像爱护保持在繁华地段的一个门面。

然而,缅甸女人也有脸是白皙的,甚或透着红晕,亦有着迷人的美气。但这种女人是很少的,一般出自乡下山村,相对日照时间短,环境凉爽,或市井中不曾在阳光下暴晒又保护得体的女人,姿色肯定不一样了,难免多了几分妖娆,令人目光喜欢停留在她的脸上,好像在没有风景的地方看到了风景,便不由自主地留连。

缅甸女人不像男人一样,系大统裙子,穿着与穿戴跟中国女人差不多。即使有女人系男人一样的大统裙子,一般也不去大庭广众之中。也不像男人一样喜欢纹身,但手指甲与脚指甲喜欢涂上赤色绿色,伸出来看时显出鳞片一般的光影,似乎又染上了一丝半缕妖气。像食堂的炊食员,娇小、清秀、矮婷婷的。虽然没有打扮得怎么飘乎、摩登,但细长的手指上和幼鼠般的脚趾甲上,赤色绿色的手指甲和脚指甲,有女人爱玩美指的味道,容易勾引起一种相思的情趣,似乎增添了一些女人风韵。虽然没有骚骚闹闹,但终究有人在男人面前没把握好尺度与中国老板发生侵扰,辞退了。

缅甸女人虽然瘦削,但却又不是骨瘦如柴的那一种,只是看上去没有赘肉,没有多余的修饰,因而大都欠丰满和非腴润的感觉。胸部总是没有隆起来,甚或连假象都不可能,即不存在什么大波小波的胸罩,将胸部装修得凸兀一些,显像出女性的特征。她们的屁股也一样,长得斯文,很少有肉坠坠的,超过身腰,显然肥大的。所以女性的线条感很明显、匀称。加上细腰秀腿,总被一种屈曲的线条美感和轻盈的步态美感所牵引。在她们身上似乎该凸出的地方没有凸出,难免有平铺直叙的味道。尽管如此,但不曾觉得胸部干瘪瘪,臀部亦干瘪瘪,只是好像发育不成熟的样子。基于此,缅甸的女人缺乏水灵腴润和健硕,呈现出单瘦、苗条的身段和小巧、娴静的姿态。

跟缅甸女人打交道,颇觉纯朴而友善。譬如去菜市场买菜,没零钱找你,她硬要掐一把菜给你,或用其他东西替代,你不要她还要追你。譬如食堂里的女炊事员,见我就笑,灿烂得像春天里绽开的花朵。我们往往用手势和表情交流。因为她不懂中文,我不会缅语,无法理解各自说出的话。她见我年纪大,很是信任我,舀菜的时候望着我,不经意地多一些儿。我们每月八号发工资,全体员工都得去省城逛一天,尽情地玩耍一天,充分利用每月仅有的休息时间。她和我们中国人一起坐在皮卡车的后厢上,乡土坑洼,破烂,被雨水洗出一道道沟坎,一路上颠簸摇晃,顾不了斯文和儒雅,也顾不了男女挤在一起。于是,我们彼此依偎,到了疲倦的时候,可以说相依成趣,仿佛一对正儿巴经的情侣。因此,同事把我当笑料,说我们是一对情人,说我是一个多少有点儿风流的男子,且善于就地取材。简直是胡说八道。人家是一个缅甸女人,年纪还没到我的一半,死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其实,我们根本没有过暧昧关系,纯属是冤枉。我们完全没有过情人那种感情碰触溅起的激流、波涛,爱慕之花的映然开放,更没有情人那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微妙颤动。她不懂也不顾别人的闲笑与侈谈,与我确乎有了情人般的亲近。但这只不过是我们生活中的一种假象,我们一直保持着非情人不可愈越的界线。

当然,有人说在缅甸只要有钱,可以找一个比你小之又小的女人做老婆,她愿意跟你,为你生儿育女,不会嫌厌你比她年纪大一大把,叹息自己一朵好花插错了地方。总之,缅甸女人我认为除了清瘦、少些儿灵润之外,那就是很累,孩子是三五个、七八个地生,会容易把好看的身材拖得不好看,让苗条细秀消失,成为一根八月的芦苇,晃着秋凉。

 

古树的姿态

 

奔气寺庙前有一株古树。

这株古树远韵来袭,意味绵长。面对广袤的田园,占据一块空坪。空坪上除了它就长着浅浅的绿草,没有任何遮碍的东西。因此,古树孤立不群,十分显眼,路人皆知。

古树粗看也就平常不过了,无非是枝枝柯柯,绿叶婆娑,葱笼繁茂而已。细看就不一样了,才能看出它的品质和风格,看出它与众不同的姿态。这株古树长到两个人高的地方,便向四周开奓,逐步伸张枝干,形成巨大的树冠,直径大概三十米的样子。无数虬枝,每一根都像拧了几把,牛筋一样充满了难以折断的绵力,甚至敢与大地构成平行线,垂下细枝末叶。古树自从开怀生长,就再没有主干了,像一把异卉插在花瓶里,一根根虬枝上长出无数细枝和碎叶,顶端比较平整。清风起时,碎叶像水上浮萍欲动不已。我见过一种树的结构与这株古树截然不同,那是由无数丫字组成的,大丫上生小丫,一迭一迭地往上码,码出令人惊叹的丫字建筑。长满青苔的丫字上,稀稀疏疏地挂着老气逢春的叶片,好比集合着许多蜻蜓的翅翼,定定地飞。树,往往是一种特殊的建筑,下层简单,上层复杂多变,体现出一种人类莫及的智慧和技巧,展示着风格各异的艺术魅力。这种生命的建筑,开始都差不多,到后来造化不同就不一样了。

这株古树,近看如同一把撑开的大伞,但没有伞的单薄和轻便。由于巨形,伞顶无法瞧见,就因那无数伞骨的支撑拥有了一个垂荫的世界。远看就像一朵绿云,从天上落飘至彼,被一个寸寸着没有着地。再远些,看它便是大地上长出的一只饱含绿素的蘑菇,永葆生机,亭立如初。其实,在缅甸像它如此高寿健朗的树不只一棵,像它如此高大孤立的树不只一棵,像它如此繁茂葳蕤的树不只一棵,而在身上长有多种寄生植物的树,保持着从容大度的姿态,的确只有这一棵。这些寄生植物里有茎根植物和藤蔓植物,长得都很旺盛。它们从古树的皮隙里长出来。如果不是茎叶有别,还真看不出属寄生植物。无论如何,它们给这株古树增添了意想不到的秀色和趣味。它们有的栖居于树干上,舒展阔大的叶片,像握着蒲扇乘凉,茶余饭后,闲情满满,抑或伸出长叶如剑,有三千年不老的锋利,喊要护佑谁就护佑谁,甚或随时可以所向披靡。当然也有的长着细浅的叶子,附生于苔藓之上。有的攀爬于枝柯间,藤藤蔓蔓,牵牵扯扯,到了树冠上,明显着与众不同的叶片,还妍鲜鲜地绽开几个红色花朵,让你视之唯美,思之奇妙,像姑娘头上簪着的充满幻想的蝴蝶结,容易唤醒对童年生活的回忆,引起回归自然的美好情趣。这株古树,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体,它胸怀宽广,容纳了众多寄生植物的青葱和绽放,梦寐与幻想,生命才如此美丽,成为人们仰望的风景,从未感到孤寂。

我赞美和欣赏这棵古树,不在于它已有千年生长时间的寿命,饱经风雨,岁月沧桑;不在于它枝枝叶叶,四季葱郁,树冠偌大,秀色迷人;不在于它高大庄重,独立一方,形象显赫,而是在于它至少给五种以上寄生植物提供了生存的条件,且无私地让它们从身上汲取生活成长的养分,长期以来显示一种难能可贵的高尚姿态。

假如人类有人像这棵古树毫无吝啬,施予助人,让他人过好日子,胸襟豁达到这种生命姿态,活上一千年一万年,才没白活,才活出了至高境界,活出了高风亮节,真正成为一道风景,为世人所仰慕。

 

在省城垒固

 

这是一座极有乡村韵味的城市。它叫垒固,是克耶邦的省会。乍到一个新的地方,我们总是东张西望,感受一下异国情调和热带风光。而这里,没有车水马龙,人山人海,看不到市井的热闹与繁华。只是街道纵横,由于车少人少便显得宽敞了,除了主街中间铺有水泥,其他便是乡村一般的土路,随处可见隐藏不住的黄土。建筑很矮,一层楼式。家家户户种有菠萝蜜、椰子、芒果和香蕉等果树。加上街道中间还有千年古树。如此一来,整座城市掩映在一片树林里,时有鸽子一群一群地飞,撒落豆子般的哨音,也时有老鸹从此棵树上掠到彼棵树上,大呼小叫几声,在城市上空传响。商店、饭馆、顾客稀少,即使市场也谈不上熙熙嚷嚷、嘈杂、喧嚣,像乡下赶场一样,呈现着一种乡村的味道。

这样的一个省城,民风却很好,往往邻居之间钉几块板子,或架几块竹篾就是围墙。左邻的芒果树枝伸到了右舍围墙里,结着一个个壮实的成熟的芒果,主人从来不会举手摘下一个。丁是丁,卯是卯,泾渭分明,就这么规矩。记得我在街上顺着人行道走,人家一株矮小的芒果树也结下几个芒果,垂挂于路边,只要一伸到手,或张口即可咬在嘴里。我根据家乡的习惯,什么杨梅栗子摘一颗,尝尝是不打紧的,不算坏习惯,更不算小偷。而在缅甸就完全不一样了,我将手伸向唯有一人高的芒果树,握着沉甸甸的芒果,黄黄的成熟的感觉,意欲悄悄地摘下了。朋友喝地一声制止着,我触电似地缩回了手。他说,在缅甸人们厌恶小偷小摸,偷抢一律死刑,这行为被人们所不容。从此,我再不敢有顺手牵羊的念欲。

省城垒固被一条静静的河流贯穿,没有船只,没有渔歌,没有波浪,惟有岸树披翠,水草成丛,夕阳昏昏的倒影,显得更加古老而深沉,阅读着一座城池的沧桑岁月。这条河流像一根带子系在省城垒固的中央。虽然未被污染,但浊意颇浓,没有高山流水的清亮。桥梁横渡,铁架子桥,木板桥,水泥桥,可没有一条桥显得大气,都停留在捉襟见肘的时代。我们站在木板桥上,留下了以这条河流为背景的瞬间。临走时,我想起徐志摩《再别康桥》的诗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

我们初略地感觉到偌大一个省城垒固,最具档次,最富丽豪华的建筑就是寺庙。有的在耸起的山峦上,有的在街坊市井里。那寺庙的庄严神圣,华丽多姿,极为捉眼。它们庙堂之上,建有佛塔,塔旁边有的种植着菩堤树,有的庙堂之内设有许愿井。最为醒目的是佛塔,塔顶葫芦形圆锥体突兀而出,也有的没有呈现葫芦形状,就像古代缅甸贵族戴的大帽子,涂着金子的颜色。夜间,庙堂里灯火通明,炫显辉煌,异常肃穆。庙堂前三五十米高大的站佛或卧佛,夜色中更显慈

祥,发出恬静的神光。寺庙作为宗教信仰民族文化阵地,有着源远的历史感和浓郁的风情。缘于比民居高大,所以在绿树群花中总是爱露头角,老远就会发现那里有一个佛寺一种胜境。

在缅甸,寺庙是多的,仅仅一个省城垒固就有许多寺庙。人们总要把自己的男孩子送进寺庙,做一个时期僧人,像我们把孩子送书进学堂一样。因此,每天街上都有端着盂钵化缘的小僧,穿着猪肝色衣衫,成群结队地走过。

在这样美好而又陌生的城市流连,我悠然想起自己是真的离乡背井了,从遥远的中国来到举目无亲的异域,与异邦人交流交往又是多么困难。我有自知之明,在国外没有翻译,我会陷入寸步难行的境地。果然应验了。我们去商店买东西,买扑克和蚊香。老板不懂中文,我们不懂缅语,就靠手势交流。眼睁睁看到了的物品好办,指着便懂,问题是货架上没发现的要表达买什么东西的意思,买了扑克不见蚊香,我用手做着蚊子在空中飞,又打火机一擦,点燃后烟升腾熏掉蚊子的动作,她不明所示。我望向肘巴子,指着被蚊子咬的那个铜钱大的墩墩,传递一种要消灭蚊子的含义。也就是通过想象也许她明白我的意图,要买哪样东西。谁知她拿出一个大注射器摆在我面前,我赶忙用英语说不,她收起大的拿个小的,神情疑惑地望着我。这时,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毫不相干的扯到一起,蚊香、注射器!我明白这个买卖做不成了,因为我的手势与她的理解差距太大了。而在缅甸,蚊子又多又毒,据说咬死人的。我踟踌片刻,只好愁眉不展地走了出来。

我们逛完商店,一块儿去吃晚饭。这是一家缅甸人开的饭庄,幽秘、僻静,颇上档次。因为我们没带翻译,所以就凭手势表达意思。我们从餐桌上拿着菜谱,向服务员指指点点,他摇着手。老板接着又叫上来几个,招呼我们这些中国客,几乎挤满了包厢。磨合了一阵,意思没到一块,不知是不懂,还是这没有了那没有了,反正我们不知还有啥吃的,他们也不知我们要吃啥,就干脆不吃了,坐了一会离去。晚之将至,顾客稀少,也许他们要下班了,东西卖完了,接纳不了这帮外国客人。

我们上得街上,此时暮色如垂帘放下来,行人寥寥,市景静默。租着叭叭车,我们前往那家曾经在那里吃过饭的华侨餐馆。这家餐馆的主人是一个女老板,戴着眼镜,气质高雅,待人接物从容自若。虽不怎么漂亮,但秀气,简朴,仪态大方,约莫四十岁左右年纪,是一个地道的华侨女子。她中文说得好,还懂多个国家的语言,如缅话、英文、泰语,她都会讲,说得相当流利。因此,我心里暗暗地佩服她,欣赏她。一位平常的女人,一个餐馆的老板,来自华夏,来自炎黄子孙,在这里扎根、生存,体现着华人非凡的智慧和能力。

吃罢,我们请她做义务翻译,带我们去买手机,她没有推诿,把我们说的中文翻译成缅话,同时问我们会讲英文吗?我们摇摇头笑笑了。知道三五个单词记得也没用,何况不一定是实用口语。买定手机,我望着她步子轻盈,那远走的背影,才想起人越远离家乡越需要能力,越需要素质。我才想起,有的人一生没走出几回乡关,在生长于斯的地方,以老土地自居,过得滋润,活得炫显,甚或妄自尊大,称王称霸,是多么可笑!我才想起在一眼墨砚大的池塘里,认为自己是一条大鱼,又是多么可悲!我才想起,一生守住自己的家门,想叫就叫,以为很有本领,其实是一种小动物。只有在广原上纵横驰骋的才是骏马,只有在大海里翻波逐浪的才是真龙!

 

 

作者简介:

      邹定,笔名本本六月,旅缅华人,60年代生于湖南新化,22岁发表习作。著有长篇小说、诗集、散文集。获全国散文奖、儿童诗歌奖。有诗歌翻译成外文在国外发表。湖南省作协会员。精短文学签约作家。




【作者:邹定】  【发表时间:2016-04-0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709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