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精短小说
陕西小小说
世界华文微型小说
中国微型小说
其他

 

 

精短小说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详细内容
陕西省精短小说研究会副会长陆继山作品展

陆继山,云南宣威人,诗人、专栏作家,陕西省精短小说研究会副会长,多家杂志签约作家,《吉林广播电视台》、《吉林广播网》特邀作家。在《联合日报》、《西部散文选刊》、《吉林广播电视台》(有声美文/吉林大喇叭)、《意林》、《农民日报》、《中国能源报》、《精短小说》、《河南科技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各类作品400余篇。荣获“翰墨风华”、“诗会百家”、“全国诗书画大奖赛”等全国诗词散文奖十余项多篇作品入选多省高考语文试卷及教辅资料,如《暗香如故》入选湖南汝城一中高考语文阅读材料、《世界是一场告别》同汪国真《雨中随想》同时入选陕西省延安高级中学高考阅读理解材料等作品《故园的秋》入选《中国当代散文精选300篇》,作品《种魂》、《暗香如故》、《秋月》等登陆喜马拉雅人文频道热播榜第三名《枕边经典》栏目,听众均突破十余万人。代表作有诗歌《我是你老去的故事》、《惊世》、《呼唤》、《梧桐与风》,散文《夜莺之魂》、《雪舞》,杂文《沦丧的信仰》、短篇小说《期盼》等。

 

 

都是聚会惹的祸

 

老赵废了很大劲,终于调上了科长,但他一直对别人叫他"赵科长"不满意,总喜欢别人叫他"赵局长"

这不,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又要开始了。对于老赵来说,这是个难得的露脸的机会,因为平时在电话里,老赵总是跟同学吹嘘,说自己是当官发财双胜利。对于他这种吹嘘,有的人不信,有的人半信半疑。

同学聚会这天,大家免不了坐在一起吃顿饭。由于人多,老同学坐了好几桌。老赵专门挑了一桌男同学少,大家也不抽烟的桌子坐下。

老赵坐下以后,看桌子上还有些斑斑点点的积水,于是大声叫到:"服务员!这桌子怎么擦的?还有积水。"

服务员马上走过来:"对不起,先生,我马上拿抹布擦干净。"

"不用,拿这个擦。"老赵边说边从钱夹里拿出三张百元面值的钞票。

"这样浪费了吧?"服务员小心又诧异地回答。

老赵笑着说:"不浪费,擦完后,你如果能晾干,就算是给你的小费。"

服务员接过钱擦了桌子,然后把钱收到兜里转身出去了。

同学老张马上肃然起敬:"赵局,你这气场,快到C位上去。"

"这哪好意思?"老赵边说边半推半就地换到C位上去。

吃饭的时候,大家相谈甚欢。老赵拿出包烟,假意请大家抽烟,实际上是想让大家看看他抽的烟是"大中华"牌的,一桌人瞬间更加羡慕老赵了。

见一桌上大家都不抽烟,老赵笑笑说:"那我也不抽了,嘿嘿。"于是赶紧把烟揣到兜里。

过了一会儿功夫,隔壁桌老吴过来,找老赵要烟抽,老赵本想死活不给,但最后没办法,还是递给老吴一支烟,老吴接过去点上说:"嗯,你这个红塔山香烟抽着也还行。"

"不是大中华么?"桌子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声音,全场沉默了……

紧接着,刚才的服务员垂头丧气地进来了,对着老赵气呼呼地说:"赵科长,你这三张钱都是假币,还给你……"把钱往桌上一扔,冲出去了。

"赵科长?假币?"隔壁桌又冒出一个微弱的声音来。紧接着,全场鸦雀无声……

见状,老赵红着脸迅速站了起来,跑到饭店门口,打了辆出租车,飞奔而去……

后来的同学聚会,再也没有见到老赵的身影……

 

 

 

老杨住在乡下,在村里算是有钱人,但他平时不爱进城,因为他很抠门,从来不舍得花钱,只想占点小便宜。

不过,他仍然有个梦想,就是找机会到城里洗个桑拿。因为他常听别人说,城里的桑拿房和洗浴间舒服极了,环境宽敞优美,叫人回肠荡气。

但他也听说价格不便宜,洗一次桑拿要花40块钱。老杨为要不要去洗桑拿这事纠结了整整一个星期。后来,他终于决定,两个周不洗澡,然后去城里好好洗一天桑拿,反正洗桑拿也不限定时间啊。

终于,忍了两个周,老杨坐车来到城里,准备好好享受一下洗桑拿的感觉。

老杨上午十点就来到朋友介绍的一家洗浴中心,可价格不是40,而是45。老杨心想:"怎么还涨价了呢?但也没办法,来都来了,总不能为了5块钱就不洗了呀!"于是,他咬了咬牙,交了45块钱就进去了,进去以后,老杨感觉自己像到了仙境一样。因为以前洗澡都是跑到隔壁老张家的破瓦房里,又脏又臭,没想到城里的洗浴室这么漂亮!

老杨在洗浴间洗了洗澡之后,就进入桑拿房开始把自己蒸起来。蒸了一个钟头,老杨又去泡澡池泡一个小时,边泡边看着浴池大厅的电视,几乎忘了该到吃饭的时间了,泡完澡之后,老杨又接着去桑拿房继续蒸。

就这样来回几个小时,老杨已经饿的体力不支,但是为了不白花这45块钱,他还是继续坚持,蒸完了洗,洗完了泡,泡完了又蒸,周而复始,大伤元气。

快到下午六点时,大家都去吃饭了,桑拿房里只剩下老杨自己。老杨觉得实在无法支持,但想要从桑拿房走出来都已经没有力气,他大声叫服务员,可是没人听得见,因为他几乎已经没有多少呼喊的力气。

最后,服务员发现他晕在桑拿房里……

洗浴中心找人把他送到医院的时候,老杨迷迷糊糊地抽泣着对大家说:"本想这45花的值,没想到还要让我花更大的一笔……"

 

  

 

老王有一儿一女,儿子王萌在部队当兵,女儿王娴是新华社的一名记者。

因为老伴耳聋,儿女打电话回来,也总是老王接。电话里总是一个套路:"你妈跟我都挺好,别挂念。好好干,给咱老王家长脸……"

三年前,老伴从病重到去世,短短一个月时间,没见着儿女一面。老王心里十分自责,因为当时老伴总是念叨,想让儿女回来看看,老王嘴上答应,实际却为了不影响儿女工作,一直瞒着他们,他当时觉得晚两天,然后再晚两天告诉他们,应该也没事。直到那天晚上老伴突然病重去世,老王才意识到为时已晚,赶紧告诉了儿女。但当时的王萌和王娴兄妹就像塌了天,他们恨透了父亲,根本不想再和他见面。

这三年,除了王娴回过一次家,王萌从来也没回来过,连从部队休假也是直接就去找妹妹王娴了,一天也没来看过老王。

今年休假的时候,妹妹王娴还跟王萌说:"哥,千错万错,那也是咱爹,都三年了,我们都该回去看看,妈快不行的时候,他是大意了,他也是为了不影响我们工作才犯了个错。"

"娴,我知道,但我心里过不去……"王萌总是低着头回答。

老王知道儿女心里怨恨很深,但他总是为儿女感到骄傲,常常在村里逢人便说:"儿子又去执行重大任务去了,啥任务咱也不知道,部队上不让说。女儿又去采访大领导了,真是给老王家争气。"事实上,儿女已经很久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了。这让他内心总是充满愧疚、沉重和孤单,他常常彻夜难眠,刚过60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

上次女儿王娴回来看他,老王本来已经咳血,但他始终隐瞒,还装出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

没过多长时间,一天夜里,因为心情更加压抑,身体更加不支,老王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起血来。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赶紧拿出纸笔写信:"萌,娴,爹知道三年前爹愧对你们的妈妈和你们兄妹,可我知道,我就快要去找你们的妈妈了。这次,我也没有通知你们,权当是上天给我的报应。你们一直给老王家长脸,永远是爹的骄傲……你们应该是赶不回来见我一面了,但也没什么,人死如灯灭,见不见又有什么区别?人死这样的事,没有人可以控制或者拒绝。爹知道你们一定会难过,但不能过度悲伤。这三年,想着你们条件也还困难,我每年都在干活攒钱,上锁的小抽屉里,一共有六万块钱,三万给萌娶媳妇用,三万给娴当嫁妆。虽然不一定够,但那是爹的心愿……"还没写完,就失去了直觉……

三天后,邻居发现不对劲,就砸门进入老王的卧室,邻居们发现,桌子上放着这封没写完的信,床单的半边已经被血染成了黑红色,老王半靠在床边,半张着嘴,不知道什么话没有说完……

当天,兄妹俩就回到了父亲身边,王娴失声痛哭,王萌却流不出一滴眼泪,因为他的眼泪全部都涌向了心尖……

兄妹俩把父亲葬在了母亲的身边。父亲下葬那天,天空飘起鹅毛大雪,王萌还是流不出一滴眼泪。因为他不知道,也从来没有学过,人间最悲惨的痛哭是以怎样的方式出来的……

两年后,王萌从部队转业回到地方,地方政府给他安排了一个不错的工作。脱下军装后第一次回家,老屋和田地都已经荒芜,王萌站在布满蜘蛛网的老家门口失声痛哭,憋了两年的眼泪终于第一次夺眶而出。

也许,有些铭心刺骨的痛苦,需要时间的刮骨治疗,才能慢慢放纵,而那些留在年轻人生命里的不可承受的遗憾和沉重,必然要随着岁月的流淌,慢慢积攒成一个又一个熟睡在深夜里的温暖的梦……

 

【作者:陆继山】  【发表时间:2021/1/2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680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30,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1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公共网络或者素材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