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精短小说
陕西小小说
世界华文微型小说
中国微型小说
其他

 

 

精短小说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详细内容
刘公小说获得“崇法杯”公证主题全国法治小小说创作大赛二等奖

“崇法杯”公证主题全国法治小小说创作大赛揭晓:35篇作品获奖

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颁布实施十四周年,佛山市司法局、佛山市公证协会联合珠江时报社、佛山市小小说学会、佛山市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等单位,策划举办了“崇法杯”公证主题全国法治小小说创作大赛。

今年6月初,主办单位在珠江时报及融媒平台佛山+刊发大赛征稿启事,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广东省小小说学会、佛山市作家协会等全国数十个文学团体组织的官媒进行了转发。从今年6月起到10月30日截稿止,主办单位共收到332篇来稿。

主办单位于11月初组织了专家、学者对所来来稿采用初评和终评,评出获奖作品。最终许媛、刘帆、刘公、王培静等创作的35篇作品分别获得一、二、 三等奖和优秀奖。

 

 

(一等奖作品选登)

一等奖2

 

木棉树的心愿

许媛

 

楼下花坛的那棵木棉树,树干遒劲。

“每天早晨五点多,就有鹊鸲鸟在枝叶间唧唧揪揪地叫。木棉树啊,至二月开花,花是红色如火焰,晒干可煲汤;至五月结果实,果实裂开,有棉花一样的白絮,你可捡些回去做枕头……”老人坐在花坛旁边的水泥凳子上,对坐在旁边的邻居乐婶说。亚老头,你和木棉村是亲家?你每天都说这树听得我耳朵都起茧了!乐婶眯着眼看着天空。

对于这花坛的木棉树,旁边修剪精致的低矮三角梅,老人都和它们异常熟稔,清早起来打打太极,看那些植物们一眼,傍晚和它们聊一会儿,木棉树了解老人的心愿,常常抖动沙沙作响的树叶回应老人的絮叨。我跟你说啊,你对李默要防备一点。乐婶和亚东老人住在同一楼的五楼,她看四周无人压低声音说,你存折都给他帮你取钱,啧啧,你心太大了,当心你老糊涂骗你钱……

你,你,小心之心!亚东老人一听他说李默,有点生气,站起来就走。他坐在房间,望着冷寂家,过了一会儿,他颤巍巍站起身来,打开门,坐在正对门的沙发上。

明天就是端午节,女儿寄了点钱发了个信息回来问候。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心总是咚咚地跳,记忆里会清晰得记起年少时的一些事,在脑海里如同放电影一般。木棉爷爷,木棉爷爷……一个稚嫩的声音伴随着笨拙的奔跑声。是邻居李默的孩子小胖墩。老人快活地走到门口,伸出双臂:宝贝儿,你放学啦!小胖欢叫着要扑到他怀里,李默在后面喝住了:慢点慢点,先洗手先脸,不要撞倒爷爷啦!

亚东叔叔,明天我们一起过节哦,中午我们出去吃,下午看龙舟,晚上在家吃。

好好好!刚才还在想念女儿的老人,心里荡漾着幸福的微波:小胖,来来来,爷爷给个粽子。

谢谢木棉爷爷!小胖在他满是皱纹的脸上亲了一下,爷爷心里乐开了花。

你这家伙,叫爷爷什么呢?

木棉树是爷爷的朋友,我给爷爷取的名字。

亚东叔,我现在回去帮忙做饭,小胖在您这里写作业。又打扰您啦。

说是做作业,其实是让小胖在这里玩,给这个房间里制造一些人声。亚东老人是桥梁工程师,年轻时长年在外工作,有一个女儿在国外定居,也许是因为孩子小时候缺少陪伴,所以女儿对他感情比较淡漠,除了一年寄一次钱来,也少有来往,三年前老伴去世了,他就成了空巢老人。好在,他遇上了好邻居李默。李默是个中学老师,他们一家三口就住在亚东老人的对面,自从知道了老人家里的情况,就经常邀请一起过节,偶尔,他们出去旅行也带着他,老人要出旅游费用,为了让他心里舒服,李默也会接受,回头又给他带菜带水果回来。

老人的身体还很健朗时,李默就借口要他帮忙看孩子写作业,把家的钥匙给了老人,有了要负责的事,脸上总是挂着笑。

五楼的同一层,三户人家,李默家时总是开着门,任由孩子在两家跑进跑出。住在旁边的乐婶呢,像个侦探一样,散步时常和别人在老人耳边说闲话。

暑假,小胖去了趟外婆家,亚东老人早上起床锻炼,没有小胖天真无邪的笑声,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他散步到小区门口,看见那里有人摆摊,原来是公证处的“家事法律服务中心”在那里接受群众的咨询。反正哪里热闹他都想去看看,人的喧闹声对他来说是最美妙的交响曲。

意定监护是什么意思?他好奇地问。

穿着白衬衫的工作人员耐心详细地解说了法律条文和依据。亚东老人赶紧拿出自己的手机,找出了几张和李默一家在一起的照片,迫不及待说我要做公证。

“意定监护”,“医疗预嘱”,这些名字很是新鲜,却是非常契合他的现实情况,他把资料拿回去好好研究,他决定,他要公证他的五个心愿,他希望李默为他作主,但是他不能让别人说李默的闲话,不给李默惹不必要的麻烦。

元旦那天,人人都沉浸在喜庆的气氛中,李默和玉美在厨房忙碌,小胖驾驶着他的遥控汽车在两个家里穿来穿去,突然一声巨响,李默和玉美惊讶对视,扔下手中正在择的菜就朝对面跑,老人手脚僵硬倒在阳台上,赶紧打120

医院里,医生拿出文件在叫:卢亚东家属!家属呢,家属在哪里?签字!

我来了!李默跑了过来。

你是他什么人?医生一边递笔一边问。

我是他的邻居。

开玩笑,邻居不行。医生夺回笔,要家属来。

他家属在国外。

那要亲戚来。

医生,赶紧让我签字吧,我是有公证书的,所有证件我都带来了。医保卡也在我这里。李默说。

……

干净整洁的病房里,老人悠悠醒来,满脸笑容的护工在身边,小胖墩坐在一边玩积木,木棉爷爷爷爷你醒啦。老人抓住小胖的手虚弱地说:宝贝儿,我怎么在这里?李默拎着保温桶站在病房门口。     

天坑的声音

刘帆

天坑是个好地方。

话说,张副县长,来自珠三角禅城,大学毕业,在法治调研科工作,对口扶贫、打赢脱贫攻坚战一打响,就坚决请缨,在天坑所在的县扶贫。

来天坑一年半了,铺路架桥,招商引资,就地解决劳动力就业和产品规模化集约化方面,做了很多实事。

扶贫之余,张副县长却想到一件事。

这里的自然人崇尚武力,常有纠纷。时下,土地流转是脱贫致富的途径之一,也是矛盾最多。预防纠纷,推动公证,确保脱贫致富成果,摆在张副县长心头。

恰好,朱镇长向张副县长汇报说天坑村的土地流转公证不好落实,村民顽固,只相信自己那一套。张副县长想起来了,那是个特殊村子,非常偏远,以前基本上没人去。不过那个地方风景好,开发有潜力。

其实,张副县长对天坑早有耳闻。泗安医院有位医生老乡常提到天坑的人以前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没想到山不转水转,自己到了这个地方扶贫。

张县长想了想,决定去偏远的天坑村走访。他轻车简从,开着一台半新半旧的适合山地行驶的车,约了朱镇长,还有一个文学界的朋友,一起去。

这个村因地势高,山上有个天然的凹地,形状恍如一个自然的天坑而得名。

这是个陆沉的村子,周边悬崖,出去路径,只有一处地势稍微缓和,树木较多,但却需要徒手攀爬才能出得去,非常危险。村里人依着坑底上百亩土地生活,几乎与世隔绝。脱贫攻坚战打响,这个偏远的村庄才有所改变,一些年轻人外出打工挣钱。

去年,有人提到这个偏远的小村,张副县长批了一点钱给这个村,嘱咐修筑一条窄窄的天梯,供村民出入,省却徒手攀爬,更好连通外界。

很多人其实不知道,这里是一些幸存者聚居在一起。不能忘了这些人。张县长早就想来看看。村民陇喜福,见朱镇长引着两个人来,就迎上来。

他做着介绍,说别小看坑底,到处郁郁葱葱。果树、高粱、瓜菜,长势繁茂。这里,不愁没有水,侧边一处半月形敞开处,乃是一个溶洞,钟乳石悬吊,滴水不断,好几个蓄水地窝子,池水清冽甘甜,饮水不成问题,农作物嘛,天空雨量充沛,气温不高不低,冷暖适度。朱镇长说,不过,你们出入的天梯还是张县长支持修筑的。张副县长站在溶洞外,望着面积不大的一片绿地,若有所思。

陇喜福指着远处山岩中的果树说:“朱镇长常说张县长是个心地至宽至善的人,你看那些鲜花瓜果绿树,常年自长自谢,无忧无虑,你老是惦记我们这里,只怕是心有欲念吧?”张县长看了一眼陇喜福,目光朝向远处,缓缓说道:“那边是一处棺材吧?我听说你们这里,早前,人死后,死者在生就言明谁埋葬,财物就送给谁。这里的人,心无外物,懂得事理,能辨是非啊。”朱镇长插话说:“这里是个新村,上世纪中叶,一些特殊病人聚居在这里,而今,情况早就好了,人口也不同于先前,照明、农机种子、衣服鞋袜、油盐酱醋等等,都需要外出采买,单一型村落要与外界联通,这里的人们,你们也有欲念啊!”

“说到欲念,人人都有,就是死者也是。”张县长说,“我听说这里以前有个聋哑人,口不能说,耳不能听,但他还是跟一般人一样,临终前交待,自己的财物送给埋葬之人,你说他没有欲念吗?没有是非辨别吗?若论公证,群众的眼睛雪亮啊!”陇喜福答道:“是有这么一回事。我们都作证,认为他的做法是公正的。”

张县长用手摸摸心口,又手指天空,说道:“你们作证,那不是公证。况且死者赖以生活的土地归集体所有,你们之前人口少,不想荒芜了土地,特别是无后之人,将生死看得开,对土地的挂念最深,对财物没有留恋,对埋葬的人心存感恩。问题是埋葬是一人倒好办,但是如果是多人参与,地有贫瘠之别,人有欲念之想,财物如何做到公证合理分配?还有,你们之前有事依靠武力解决,容易引起民事纠纷。只有丢掉陋习,民事争议之前,预防纠纷,公证在先,约规有据,邻里才会和谐。共产党治国理政,以人民为念,带领大家奔幸福小康,搞土地流转开发,倡公证法治建设,也是希望让人民安居乐业。你说的欲念,我们是心无杂念,脱贫攻坚,笃定目标,一个也不落下。”

陇喜福竖起拇指,点头。与张县长一起来的文学朋友,也说道:“你们这里之前虽然与世隔绝,但在互联互通的时代,完全隔绝已不可能,是非纷争必然存在。”

“是的,内有矛盾,外有纷争,公证法治必不可少。”张县长说道,“还有,我们没有忘记你们。”陇喜福走出洞口,抬眼望天,说:“你们的话让我们听到了党的内心的声音。”

【作者:新看点网】  【发表时间:2020-12-1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165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30,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1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公共网络或者素材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