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精短小说
陕西小小说
世界华文微型小说
中国微型小说
其他

 

 

精短小说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详细内容
陕西省精短小说商洛分会 安好 文学专页

安好,本名吴为秀,陕西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散有作品发表于《延河》《幸福》《天池小小说》等报刊杂志。

 

                             砸玻璃的男孩

           作者/ 安好

 

他站在路边的一棵杨树下,眼睛盯着公路,指甲深一下浅一下的扣着树皮。他不能走开一步,在虎子还没有回来之前。

他一直都是那个放哨的。他不喜欢这个工作,但是,除此之外,他还能干什么呢。

他腿有问题,小儿麻痹,左腿明显比右腿细,长短不一样,走起路来,像只鸭子,一摇一摆的。是别人的笑料。

他只有虎子这一个朋友,虎子经常逃学,约他一起玩。虎子把书包往他头上一套,随手折一根树枝,一边走一边抽打身边的树,庄稼,或者一只流浪狗。

他就挂着虎子的书包,在后面跟着。有时候他不想走了,就坐在石头上掏出虎子的课本,摊在腿上翻开看。他只上过两年学,还能勉强认识几个字。看着看着,忘了时间,如果不是虎子突然一脚踢飞了课本,他还会继续看下去。

他经常生病,请假的时间大大多过上课时间,又有了弟弟,说是家里负担重,就不让他上学了。

不上学的他整天坐在屋里小卖店的大黑柜后面,来人只能看见他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他唯一喜欢做的事,就是看门外的一方天空。天空上飘来飘去的云,飞来飞去的鸟。他多希望自己生出一双翅膀,也可以像鸟一样在天空自由飞翔。

虎子来了。别的孩子都上学了,逃学的虎子成了他的伙伴,带他去河里摸鱼,上树掏鸟蛋,在草地里捉蛐蛐。

虽然只是配角,但是虎子给他带来了全新的生活,他不再成天呆在屋里,也没有人敢嘲笑他走路的姿势。

一天,虎子神秘的把他拉到身边,贴着他的耳朵说悄悄话。

什么?

别大声。

虎子紧张的向四处张望。

夜晚在他们焦急的等待中到来了。按事先说好的,他在路边的小杨树下放哨,虎子去执行任务。

“哐啷”一声之后,紧接着就是虎子越来越近的跑步声。

连续三天了。

他对这个游戏从最初的刺激变得有些讨厌。

最初得知虎子这个计划,他的确兴奋了一阵。在他小小的心里,也藏着一股邪恶,随时要冒出来。虽然对象是李老师。想到上学时李老师对他关爱的情景,他有那么一会儿犹豫。

虎子说出了无数个必须实施的理由:李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他从睡梦中揪到讲台上站了一天,让那帮受过他欺负的臭小子得意到忘形;没有及时交作业,手掌被他用教棍打肿了好几天……

我要替你报仇,他拉着虎子手说。

好兄弟!

他觉得他们就像即将上战场的英雄。

因为腿脚不便,以免被人发现来不及逃跑被人发现,他只能当那个放哨的。

玻璃破脆时发出的“哐啷”声,令人心跳加快,兴奋不已。

但是,三天后,那种兴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特别是李老师两次来他家之后,李老师来他家裁玻璃。他不敢直视李老师的眼睛,裁玻璃的手也有些发抖。

第一次,李老师说,你还小,应该继续读书,有空到我家来,我教你。

第二天,李老师带来一本课本,没事了看看,你以前是我班上的尖子生,不上学,可惜了。

虎子在河边装满了一口袋小石头,朝他走过来,说,晚上继续。

他低着头细声说,腿痛,不舒服。

虎子挨着他坐下来,报复的也差不多了,但是不搞点破坏,我们干什么呀,这日子过的真无聊!

虎子挺着身子,往后一仰,倒在沙石上望着天空,不再说话。

还真在这儿呀,到处找你们!

是李老师。

虎子闻声爬起来撒腿就跑。他起来的有点急了,差点摔倒。李老师抢一步过来抓住他的胳膊,他才站稳。

他结结巴巴地说:李老师,我,我……

我来告诉你个好消息,学校同意免除你的学费,你可以来上学了。还有虎子,虎子你过来。

虎子看见李老师抓住他不放,急忙说:你放了他,是我。

虎子,我也有好消息告诉你,你捡了一只手表交给老师,学校下周要开会表扬你拾金不昧的精神。

李老师走了,虎子和他还站在河边。

他问,晚上还去吗?

不去了。

虎子把口袋里的石头掏出来,一个一个抛向河里,咕咚咕沉水底,几个涟漪之后,河面平静如初。

 

 

 

       谁听见了痛

作者/安好

 

叶子回到家乡,躺在宽敞明亮新房的床上,失眠了。窗外,一直有个声音在她耳畔回荡。

叶子在收拾桌子的时候,发现了客人遗落的一本书。按规定,她要把书放在吧台,等客人来取。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没有人来问。也许客人记不得把书丢到哪里了,也许是远方的客人,早坐车走了。

这本书,叶子空闲时偷偷拿在手上翻阅。是候登科的一本摄影册,《麦客》。一张张割麦的照片,这情景叶子很熟悉,也很亲切。

她似乎闻到了麦香,闻到了新麦蒸馒头的味儿。她想回家了。

正是夏忙收麦的季节,以前哥哥们出门打工,走得再远,此时都会回老家去帮忙。一晃,叶子出来两年了,她这次无论如何要回家,收麦。

两年前,叶子是坐火车出来的。现在,叶子坐在高速的班车上,到家的时间比以往缩短了三个小时。

下了车,叶子打了辆出租车,司机把她放在一个大广场旁。站在广场中央,望着四周楼房林立,街道宽阔的现代小镇,叶子懵了。出租车司机把她放错地方了吗?她赶紧询问身边的人:这是三里湾吗?

得到肯定,她开始在心里还原村子的面貌。她站的广场所在地,原是村里最辽阔的麦田。

目极之处,没有一株麦穗。

暮色渐浓,四周的房子灯火闪闪,广场中间的喷泉随着音乐舞姿翩翩。许多人聚在喷泉四周,跳广场舞,交谊舞,现代舞。不同的脚步一下下重重地锤在地板上。

什么时候村子里来了这么多人?叶子记忆里还只有三里湾从上到下的三十多户人家呢。

叶子坐在广场边的石椅上,怀里抱着那本《麦客》,她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金黄色的麦田,谷穗饱满,等待着农户的收割。

“叶子,你让我好找,快,跟娘回家。”

“娘,我听到有人在喊痛。”

“哪里?我没听见。”

“是麦子,娘,我听见麦子在喊痛!”

“晕车了吧孩子,尽说胡话。”

叶子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她走到阳台上放眼望去,没有她预想中的田园风光,没有鸡犬相闻。房子,房子,到处都是房子,像一片树林,阳光穿不透。

叶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兴奋地跑到楼下,问母亲:“坡上的麦子收了吗?”

“早都退耕还林,不种庄稼了。”

叶子像霜打了,无精打采地回到楼上。这是她们家新盖的楼房。搬家时她没回来。

叶子打开随身携带的书,麦浪,麦香,还有割麦人的汗珠,孩子们在麦地里捡稻穗的身影,那么清晰地出现在叶子的面前。

叶子又听见了一种声音,喊痛的声音。

也许是因为叶子听母亲说过,当时盖房时,麦苗还是青的,被推土机连根铲除。所以才会有这种幻听。叶子想。

夏日中午的阳光很毒,所有的人都躲在屋里,叶子出了门。不知道走了多久,一直走到没有水泥管制的地方,泥土裸露,杂草葳蕤,野花疯狂的地盘。

叶子仔细寻找,她希望能看到遗漏的麦子,哪怕只有一株。麦子极易成活,沾水就发芽。一到收麦季节,农人们就像打仗一样快速地把麦子抢回家。一场雨,麦子发芽,辛苦就白费了。她觉得,应该能找到。

叶子失望了,一株麦子也没有,就像赌气似地,消失得如此干净,决绝。她仍旧不死心,最终发现了一根长瘦小干瘪的野燕麦。

这曾经是她在麦地里拔掉的那棵吗?

她把这根燕麦夹在《麦客》里。

窗外,那个喊痛的声音,还在。

 

 

           追风的马

                作者/安好

 

它是一匹毛色纯白的小马。今晚的月光格外不同,它望着圆月,心底生起忧伤的潮汐。

一阵风掠起它的鬃毛,发出旗帜一样猎猎作响的声音,它凝神谛听,如痴如醉。

是陶醉在这激情蓬勃的音乐里,还是陶醉毛发飞舞的感觉,它自己也说不清。所以,在风离开的时候,它不由自主地跟上去,脚步越来越快,它的蹄子离开地面,飞了起来。

就在它觉得自己要抓住那阵风的刹那,风,不见了。大片的草地,海一样辽阔。一群又一群绵羊是草地上游动的云朵,一只雄鹰“嗷”一声长啸,在它的头顶闪电般划过。

它又看到了风,在鹰的翅膀上,向它吃笑。它撒腿就去追,猛地脚下一空,一头栽倒在地。

它抬起头,一匹枣红马立在面前,枣红的毛发在夕阳下闪闪发光,像一轮新生的太阳。

嗨,你好,你是谁,从哪里来?枣红马有着好看的长长的睫毛。

我,我,我不知道从哪里来。

你要到哪里去?

我,我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它慢慢垂下了头。

风消失了。它汗津津的毛发贴在身上,格外难受,一定难看极了,这一路的尘土。

那你就留下来,做我们的草原马王吧。枣红马殷切地望着它,等待回答。

马王?它从没想过。但是,它的确想留下来,跟在她身边。它的脑海里浮现出红白两色在草原上奔驰的画面。很美不是吗。

它头戴王冠,身披彩衣。有人专门为它梳理毛发,精细打理马蹄。枣红马每天和它一起晨接朝阳夜送星光。

时光似乎只为它一个人停留。

直到一天,在清澈的湖水边,它偶然看见了湖里的倒影。影子望着它,问: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它像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一样,头脑一片空白。

它喃喃道:我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此时,风起,吹落了它的王冠,抢跑了它的彩衣。它的鬃毛在风中飞扬,像面旗帜猎猎作响。

它心里擂起了千面鼓,它不由自主地奔跑起来,迎着风的方向。它好久没快速奔跑了,以至于跑了几步就气喘吁吁,身上的肉太多了,成了累赘。它继续跑。保养得精致的蹄子开始皴裂,褪皮,流血。枣红马好看的睫毛下滚落的泪珠,它也没看见,枣红马的呼喊,它没有听见。

它只看着风的方向,它向着风的方向,跑,跑。

快看,有人惊呼,千里马,月光一样的千里马啊!

风,停在高山之巅,飞跃大海之畔,横穿沙漠之岸。它越跑越快,比风还快,有时候它还得停下来等等风。

风和它并驾齐驱的时候,它突然想到那个从来也没想明白的问题,它问: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风像个调皮的孩子,“嗖”地一声躲进树林里,千棵树万棵树都是风的声音,它却一句也听不清,它继续追。

它已经很瘦了,只剩下皮包骨,毛色暗淡,涂了多少层月光,也毫无起色。风,依旧在前面跑。它已经没有力气了,但是它依然使劲地撂蹄子。劲风撩起它稀疏的混着杂草的鬃毛时,心底的鼓依然在擂响。

它倒在地上,目光依然望着远方。风,慢下来,用温柔的手抚摸它的全身。它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那匹枣红马,步履蹒跚,迎面而来,轻轻地说:你终于还是回来了。

它艰难地抬起头,问:

你是谁?

 

                        (编辑 杨富安)

【作者:安好】  【发表时间:2020-05-2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908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