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精短文学作家熊道静文学作品专页

熊道静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重庆市作协会员、重庆报告文学协会会员、重庆万州区作协理事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精短文学作家。1983年在《少年文艺》发表儿童散文诗《竹叶船儿》至今,已发表散文诗、散文、诗歌精短文学作品逾100件。作品散见于《中国艺术报》《散文诗世界》《鸭绿江》《参花》《剑南文学》等报刊杂志。著有报告文学集《三峡情》(上下)《大山的回声》诗文集《淡然情韵》;编著图书10

 

华北精短文学作家熊道静文学作品专页

 

茅台絮思(组章)

 

华北 熊道静

 

一株草

从来没有哪株草有你这般“大运”。

你,一株形如矛的草,无色无味,无花无果,只因站在那个台上,声名便如此赫赫起来。

在那个名为茅台的古镇,伫立赤水河畔,满脑打捞起的是你那莽莽苍苍的身影,以及被投进灶膛窜出的袅袅炊烟。当然,还有诗圣那首史诗里,一股八月的风,让你飞渡江郊、挂罥林梢、飘转塘坳的悲壮与雄浑……

不知道是喜还是悲。

你被虚幻在一种液体里,被禁锢在一个罐子里,流淌于三焦间,沉迷于五脏六腑。风花没有,雪月全无,甚至没有枯荣更迭,更听不见风雨的交响……

你的灵与魂被大张的嘴一口一口地吞噬!

吞噬了什么呢?

只有根知道。

 

一个灌

有人说你是真的,有人说你是假的。

一幅痛苦的表情。

一尊踔腾的抗争。

无论真假,就这么一个高高大大的破罐造型,歪斜而坚强地屹立在那里。四周落满了碎片,脚下是滔滔赤水,背后是千年古镇。你从1915年的巴拿马来?百年风雨,你见证过什么?水是当年的水么?泥是当年的泥么?即使房舍依旧,也被体面地蒙上了面罩。

拣你回家的人,早已作古。那时,利齿嚼着偏见,蹄爪踏着轻蔑,你的内心燃烧愤怒。与其埋没一生,不如奋起一争……如果不是你那勇敢的一破,世界永远不知道你的灵魂与力量、你的美丽与馥郁……

破了一个灌,捧了一个杯。

夜,终于败遁。

一座丰碑在破罐的思想里疯长。

一瓶酒

你最原始,你最年轻;

你最疯狂,你最沉静;

……

你从两千年前的“蒟酱酒”中走来,你从咂酒、水酒、火酒、窨酒中来,你从山西盐商仿照汾酒中走来,你从大和烧坊、成义酒坊、荣和酒坊、 恒兴酒坊、偈盛烧坊中走来……

一滴、一滴……

一天、一天……

一年、一年……

在那战乱岁月,只因节省来源不足的高粱、小麦,“多轮次掺沙发酵蒸烤”工艺于偶然间诞生。尔后,又历经一百多年的苦苦酿制,才有了现在的名字。

一瓶酒的历史最真实。

因为真实,我爱上了你。

 

一群人

我开心的时候,喝酒;

我郁闷的时候,喝酒;

我痛苦的时候,喝酒;

我思念的时候,喝酒;

……

不知道是先有喝酒的人,还是先有酿酒的人。反正,就有了这么一群与酒有关的人。有人在酒里结交知己,有人在酒里发了财,也有人在酒里升了官,更有人在酒里迷失了方向昧了良心……

芸芸众生,酒海茫茫。

一群人,他醒着,喝着真酒不看瓶;

一群人,他醉着,喝着假酒炫真瓶。

醒着的人,真醉了;醉着的人,却醒不了。

 

水缸里的那条鱼(外四章)

华北 熊道静

 

水缸里的那条鱼

初夏,父亲从秧田里捡回一条鱼。筷子长,活蹦乱跳。

父亲说这是条草鱼,放在水缸里喂肥了,过年可以破了吃。

我惊奇而欣喜地走近水缸,脚踩矮凳,胸抵缸沿,弯下腰,舞动小手,缸里,水花簇拥。那条鱼,惊恐地躲在一角,向我翻动白眼。

从此,那条鱼让我寝食难安,牵肠挂肚。

清早,趴在水缸,看水的深浅,生怕水不够,给渴死了;

夜晚,趴在水缸,看鱼的动静,生怕鱼不动,给闷死了;

梦里,趴在水缸,看鱼的大小,生怕长不大,给吃不了。

一天,又一天,转眼到了盛夏。

那天,县上的工作组来到了我们大队,村里安排在我家吃中饭。身为村妇女主任的母亲死要面子,咕哝着没有荤菜咋办。正一筹莫展间,一眼看见了水缸里的那条鱼。

母亲看了看在灶膛拉风箱的我,叹了口气,弯腰抓起那条鱼,往菜板上一摆,只一刀,那条鱼便被开肠破肚停止了蹦跳……菜板上,血水星星点点;被灶火烘得满头大汗的我,早已泪水一串。

没敢再看母亲的脸。

只好尽力地呼吸着从锅里升腾出的咕噜咕噜的泡椒鱼香味。

席间,家人们不能上席,只能围着灶台就餐。

席散。我怯怯地靠近桌边,偷偷端起盛鱼的大碗。幸好,刚刚还剩了一口汤。头一仰,咕咚一声,末了,还用舌头舔了舔碗。

母亲瞅见,急忙转过头去,留给我一个忧郁的背影……

哦,那条鱼啊,半个世纪后,你咋还游弋在我心海里?

是不是你的灵魂附了我的体?

 

苦难撑起的那把伞

八九岁,村里小学念书时。渴望一把伞,一把油纸伞。

终于熬过多雨的秋季,寒假来临。

冬雨凌冽,手脚上开始滋生冻疮,红肿而奇痒。

“妈妈,您能给我买一把油纸伞么?”声音胆怯而自卑。

“哪来的钱给你买啊?”妈妈顿了顿,“自留地里的蒜苗倒是可以换钱,要不你跟院子里的大人们一路,背到万县城里去卖?”

渴望,是一种原始而美丽的动力。瞬间,一把油纸伞便在我眼前飞舞起来。那一夜,我从梦中笑醒。

徒步,从遥远的山村到万县城,至少五六十公里。

寒星点点,晨霜皑皑。一个小男孩,背着满背篼大蒜苗,混在三五个大人的队伍里,艰难地跋涉在通往城里的山路上。天,越走越亮;路,越走越远;城,越来越近。

翻过一山又一山,爬过一岭又一岭。

没有水,没有食。没有花,没有草。

只有那一个个地名:雷打石、一碗水、毡帽山、陈家坝…..

只有那刺骨的寒风掠过耳畔发出的呜呜鸣响。

背,被汗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寒风一吹,透心凉。

背篼系裂出双肩道道血痕;双腿酸涩而沉重,恰似灌了铅;而双脚,早已起了血泡。

饥渴袭来,喉在燃烧,胃在痉挛。

终于,惊喜于长江对岸那“千帐灯”了。

借宿陈家坝。遥望对岸,圆梦在咫尺。

如愿以偿。第二天清早,一背篼大蒜苗,换回了那一把油纸伞。红红的,散发着淡淡的桐油香。

一撑开,风雨不再恐惧;一收拢,斗笠与蓑衣便烟消云散。

尔后,那把油纸伞,陪我度过了无数风雨飘摇的日子,那一伞的烟雨也淋透了我无数忧郁的诗行

  而今,它沉淀在我的记忆里,氤氲我灵魂的支点——

所有缤纷的晴空,都是苦难撑起的。

 

老屋里的小木箱

搬家,从山村搬往城市,留下了这个小木箱。

一直以来,小木箱静静地搁在老屋的条凳上,布满灰尘。

这小木箱不是我家的,是我高中同学留给我的,因为他先我一步考进了大学,留给了复读的我。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每次回到老屋,一见它,脑海里便浮现出那段艰苦而又自惭的岁月。我知道,这木箱里装着不仅仅是那份同窗情,更多地隐藏着那段沉沉的创伤、厚厚的贫穷…….

那时候,正直青春期的我,从未走进校园的欢笑,甚至从未惊喜于一缕阳光。

或两周,或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的我,背着一背篼的红薯,或者洋芋,当然还有几斤大米,抑或粗劣的玉米面,以及从村里赤脚医生索要的阿司匹林空瓶子装的腌菜……可这些生计之物没有存放处,更不说换洗的衣服,还有那些书本、牙膏牙刷、蒸饭的瓷盅…..

我是那么渴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木箱啊!

因为,再穷的同学都有。哪怕竹编的,木块拼凑的,或者纸箱也行。可我什么也没有。

孤寂、自卑、郁闷……

高中两年,终于熬过。同桌同床同村的同学考上大学先走了。

“箱子留给你用吧!”

有箱的日子,锁住了我慢慢的充实与自信。

多年后,一次同学聚会,觥筹交错间谈到那个小木箱,同学说,他的父母曾惦记那个小木箱很久很久。

可我为什么一直未归还呢?

还了,也就完了。欠着,就是永恒。

 

 

碎成一片狼藉的顶罐

黑黢黢的灶房,黑黢黢的锅;

黑黢黢的灶台,黑黢黢的顶罐。

顶罐,圆锥形,生铁铸就,与锅相伴。一根铁丝自梁上悬吊而起。底部紧挨着灶膛,为了不浪费窜出的丝丝火焰。

顶罐可热水,用以洗脚洗脸。母亲说,再穷,也要穷得干干净净。

顶罐还可熬粥,炖骨头。

一次,幺舅来了我家。母亲取下挂在灶台上烟熏的半截猪脚,在大锅里炖得半生不熟后,转到顶罐时,不曾想,“嘣”地一声,上吊的铁丝断了,悬着的顶罐碎在地上,一片狼藉。香喷喷的猪脚撒落柴灰里,我的脚背亮起了红泡…….母亲顿时嚎啕大哭。

那是三四月间,青黄不接之际。

不知道母亲的悲痛是为了啥?那个顶罐,几坨猪脚骨,还是我的脚背?

悬吊吊的日子,总是祸不单行。

差点淹死姐姐的红苕窖

瓦房一间,外加一偏房,便构成了小时候我的五口之家。

屋里,父亲在墙根处挖了一个丈多高的坑,顶部用一簸箕盖着,我们称它红苕窖。其实,坑里不仅可以储存红,还可储存洋芋、萝卜。坑里,冬暖夏凉,存储着一家人的无忧。有时,这红苕窖还是小孩子的乐园,满院子的小孩在窖里躲猫猫,或者玩地道战游戏,乐此不疲。

但那夜,我姐姐差点淹死在红苕窖里。

夜深十分,狂风暴雨来袭。呜呜鸣响的狂风,掀开了房顶的瓦片,哗哗响;如注暴雨,从柴楼上倾斜而来。母亲左手端着盛有五谷杂粮的碗,右手抓起一把五谷杂粮,伸出窗外,向空中挥撒,嘴里还念念有词,祈求风暴停息……我和姐姐妹妹缱绻在墙角,父亲在一旁不知所措。一声暴雷,再次把天空撕破成了一道河……

人字形房架再也撑不住了。轰然一声,房架被狂风掀翻。聪明的姐姐急中生智,直往红苕窖里跳。殊不知,窖里早已灌满了水。惊叫声被风雨声淹没,姐姐在红苕窖挥舞小手扑腾着……那一年,姐姐十岁。如不是父亲眼疾手快,姐姐就会淹死在这红苕窖里。

若干年之后,屋里的红苕窖被填平了。父亲把它移到了地坝坎下的竹林里。我曾问父亲,为啥要在屋里挖红苕窖呢?

父亲答曰,以前强盗多啊!

而今,梦里还时常惊现那一幕。

只是后来一直在想,为啥姐姐不拉着弟妹一起跳呢?

陈欣 编辑

 

 

 

 

 

 

 

 

【作者:熊道静】  【发表时间:2023/9/1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208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30,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1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公共网络或者素材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