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精短文学作家海霞文学专页

海霞,回族,曾用名苏杭,河北张家口人。中华诗词学会、河北作家协会,河北散文协会,河北文学艺术研究会、张家口作家协会、上谷文化研究会等会员,海内外名人名企文学院院士。中华诗友会副会长,浔阳江诗社河北分社副社长张家口分社社长,天津散文研究会理事燕赵创作交流基地主任,华夏精短文学学会张家口分会会长,《青年文学家》张家口分会主席,河北采风学会张家口分会秘书长,张库大道历史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青年文学家》《精短小说》《白孔雀》《金凤凰诗社》《中国爱情网》等签约作家诗人,精短文学作家,2020全国十大新锐诗人奖获得者,荣获各种奖项20余种。作品发表于《诗刊》《奔流》《鸭绿江》《辽河》《今古传奇》《江河文学》《青年文学家》《中华文学》《北方文化》《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作家文苑》《精短小说》等刊物、入选诗集60多种。著有个人诗集《寄往风中的信笺》和《岁月溅起的浪花》。

 

海霞文学作品专页

尚义有地方叫石人背

华北 海霞

 

石人背是个地名,坐落在河北张家口尚义县的绵绵大山里。第一次知道石人背是原于老作家张佃勇的一篇散文游记,游记中,作家用他犀利的笔法把石人背描绘得如痴如醉,如诗如画,如仙如梦好生让我羡慕。从那以后,石人背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让我有了一种不到石人背势不罢休的念头。

有个户外运动组织要到石人背去,我迫不及待的立即加入进去。从张家口到尚义走张石公路最近,可惜天不作美,昨晚下了半夜的雨,一早起来,一向清丽的张家口竞然有了阴霾,越向北走雾越大。张石高速封路,大巴车司机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他怕耽误我们的行程,便拉着我们沿老国道走坝头过张北向尚义而去。

过了尚义县城,我们拐向了乡间小路。时值盛夏,路边的田野里到处是一排排一片片的山药、莜麦、胡麻、油菜。山药开着白花,胡麻开着紫花,油菜开着黄花,刚出苗的莜麦绿油油地夹在中间,一层一层一条一条次递摊开,像一条色彩斑驳的地毯把整个大地装扮的分外妖娆。乡间路很窄,大巴车在崎岖的小道上艰难地行走着,我们在车窗里欣赏着窗外花团锦簇的景色。不知不觉中我们走上了天路,耕地渐渐少了,树、石头、花草进入了眼帘,我知道石人背快到了。

果然拐了几个弯,天地豁然阔朗起来,一条新铺的石油公路在葱绿的草原上闪着幽黑的光芒,不远处,风力发电的风车像一排排训练有素的士兵,站在那里摇动着风车,云在它们的头顶上不停地摆弄着各种身姿,它们却依然无我地旋转着,身旁矗立着两座小小的木屋倒是与草地风车公路形成了一副完美的画卷。

司机指着不远外的一堆石头说:"那就是石人背″。

一听石人背到了,满车的人立即兴奋起来,大家收拾好野外装束,兴高采烈的向远处的石堆走去。

这是一条修在山顶的天路,我们走过草地,风车,向远处不断隆起的石头走去。哇噻!走到眼前才发现这些石头真的不一般,有的像人头,有的象兽身,有的象鸡,有的象鸭,象鸟,象心,象……象的东西太多了,再往前走,我们都不由自主地止住了脚步。原来我们是站在了最高的地方!眼前群山延垣不绝,云雾缭绕,苍翠而深远,我脚下的山石不知要高出这些群山几百米之遥!绵绵群山在脚下如绿色苍茫的野蟒躬涌着身躯向远方缓缓而去,云在雾帐里变换着不同的角色,迷迷蒙蒙,雾雾沉沉地从远山后边跳出来,涌上来又一点一点的向四外散去。身后是大片的高原草地,风车、木屋、白云、蓝天、阳光、公路。前边云缠雾绕,峰峦叠嶂,后面,蓝天白云,阳光明媚。一处风景,两种风貌,一片天地,两种气候,真是不得不让人心下称奇。

沿着山脊往前走,整个山体轮廊便一览无遗了,我们走的石人背在左边山脊,风车在右边山顶,两山之间一条不宽不窄的溪流做了分界岭。石人背右边山梁是一片高原草地,与山脊上的嶙峋怪石相比,山梁的石缝间长满了各种奇花异草,红的火艳,黄的纯粹,紫的淡雅,白的清高,还有蓝色的、粉色的……总而言之各种烂漫的山花摇着夏日的风情,联袂百草一起和着清风与原野共舞,蛐蛐和蝈蝈在她们的裙袂下唱着动人的歌曲,蝴蝶穿着彩衣飞来飞去,百里香紧贴着母亲一一大地的怀抱,腼腆而羞涩的绽开笑脸,用她的典雅与清纯,迎接着每一位来访的客人。

世间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风景也是一样,说的人多了,便看的人就多,看的人多了,来这里玩的人就会更多,名就更远……石人背也一样。多少年来,石人背地处穷乡僻壤,本是一处无人问经的荒山野岭,千万百年来,孤独的屹立在那里,承受着与世隔绝的寂寞。谁知,一朝被人发现,便招来了无数爱慕与追随的目光。宛若藏在深山的珍宝,人们争相踊跃而来。

的确,这里山连山,坡连坡,奇石涌立,土地瘠薄。山高势耸,空气鲜美,异石遍地,奇花争宠。满山遍野的石头,不仅奇形怪状,其上还有许多说不清来路的纹络烙印在上面,如剑划刀刻,如鞭打斧凿,细细观来,堪是神奇好看。山腰上,无数渗水泉从不同的方向在各种杂草的掩护下,从石岩石缝中默默渗出,汇聚山底成了一股涓涓不停的溪流,溪水清澈甘甜奔流不息,沿着山势一直流向遥远的村庄。就像千百年来奔腾不息的历史,有没有人汇总,它都一往无前地行进。

近年来,由于风电系统的不断发展壮大,石人背渐渐地进入了世人的视野。当地政府从越来越多的游人中看到了商机,出大资把它改造成了一个地质公园。

石人背地质公园位于河北省尚义县套里庄乡坝沿地带,距尚义县城55公里。距省道杨哈线二级公路10公里,占地270多亩,是华北地区最大的天然地质公园。因其山中有一对仿佛大人背着孩子的象形石而得其名——《石人背》。

据专家考证,2500万年前,由于地震断裂的缘故,形成了现如今的石人背景观。山上地势平缓花草茵茂,山下怪石嶙峋,陡峭难攀,杜松、白桦、老榆野枸杞如星罗棋布穿插之中,山间流水潺潺,日夜不息。点点牛羊,撒落天边。石人、石雕、石马、石象、石蛙、石猫、石驼、石鼠、石龟、石蛇、石峰、石柱等形象逼真,形状各异,千姿百态,维妙难俏,任凭什么人,只要你走进它的世界,立即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你一定想知道那并肩而立的一双碧人,他们在守望着什么?那渐渐走进的恋人他们想说什么?还有背着孩子的老人,他们匆匆忙忙的要赶向何方?那驮满东西卧在山顶的骆驼到底遇到了什么,不肯再前行一步?……形形色色,千奇百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所有的石峰,石林,你在不同角度,它象受了魔咒一样会变幻出不同的形状,形态和意义。使每一个角度都赋予你不同的想象。

就这样带着自己满腔激荡的磁力波,与众友人在山林里不停地走着,摸着,想着……从沟底返回的时候,大家分成了两队,一队原路返回,一队上了这边的山梁。大家在两边的山梁上对着歌,遥相呼应着,仿佛都是彼此眼中的天外来客。

坐在各种怪石上留个影,倚在花草间做个梦……管它什么是非长短,做个人间散客岂不悠哉悠哉?

百草纤纤芬菲四野,山风陌陌顺身而去。人生百年与这山岳花虫相比,是春草?是夏花?是飞鸟?是蝴蝶?是清风?是浮云?还是山间渗出的泉水,不等停留已滚滚远逝……?

风不曾停留,云不曾停留,时间也从未曾停留,我们将会留下什么呢?也许只有一串无人问津的脚印罢了。

天地依稀,日月依旧,2500万年后,我们又会是什么?石头?野草?风?云?还是又一个糊里糊涂的自己走在人间?

 

我的闪电河

华北 海霞

 

闪电河,是河北省张家口市坝上草原湿地上的一颗明珠,位于沽源县城东部,处于内蒙古高原向华北平原过渡的地段,也是滦河、潮白河的发源地。

认识闪电河,是那年我跟阿磊去兰旗,过了多伦进入草原不久,我发现西南方向的天边有一条银光闪闪如同彩带般的练条,便惊奇地对开着车的阿磊说:“快看那边,云的下面是什么,那发亮弯曲像条带子的东西。”

阿磊笑笑说:“老婆,那是沽源的闪电河,因为地势比这边高,所以从这里看上去像在天上。”

“闪电河?那里一定离天很近吧,真想去看看。”

“这次不行了,远得很呢,下回有时间专程带你去看看,那里的河道弯弯曲曲到处都是水淖,晚上还有野狼,我们跑车都是结伴去的。不过那地方你一定喜欢。”他一边说着,一边坏笑着。他一定是在吓我,我心里这样想着。到闪电河去,从此心中又多了一个想去的地方。

原本说好,今年夏天我们一起走另一条线路,经沽源看完闪电河到呼伦贝尔大草原走一趟。

而他,却意外地走了……

伤痛欲绝的我有一天发现,张家口晚报的一个版面隆重地推出闪电河湿地一日游,到闪电河去看看,那念想又喷然而出。

然而不知什么原因,我报的那个团要提前走,而我又有事,就把我调到了另一个团,谁知这个团不到闪电河!一路上郁闷的我一个劲儿地问导游怎么办,导游说除非全车的人都同意,你们加点车钱,我可以带你们去,反正另一个景点也是自费,于是我和导游一起动员大家去闪电河,我很煽情地跟大家说闪电河在天上的感觉,它九曲十八弯的神奇,还有当地人为什么叫它闪电河,以及这种罕见地貌也是世间少有的地方……终于大家被我说动,统一决定去闪电河。

来到闪电河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天,刚下过一场大雨,空气中弥漫着泥土、草和树木的香气。我微闭着眼睛,大口大口深深地呼吸着令人兴奋的新鲜空气。导游说翻过转佛山就是九曲十八弯的闪电河,景区的大门把整个十八弯从转佛山前齐齐拦住。

进入景区,整个转佛山依山就势,辅成了错落有序九曲三回的木廊栈道,游人走在上面很是方便干净,曲径幽廊,草木芳菲,百鸟啼鸣,彩蝶自舞,就连草丛中的小小野花也舒展着身子,努力向上挺立绽放。中间几个观鸟亭,散坐着三两游人,或坐着闲谈纳凉,或站着凭栏远眺,好一幅水墨丹青画,直叫人心旷神怡,满目流彩。一个高高的敖包在围栏中摇动着五色幡旗,仿佛向路人讲诉着遥远的遥远故事。

走过山顶,眼前突然一亮,一片辽阔的像地毯般的绿色大地,在骄阳之下熠熠发光。深绿、浅绿、鹅黄绿,其间穿插着多条S形的水练,让人分不清这河水是从西向东流,还是由东向西流。反正就那样任性地,静静地躺在那里,穿着翠绿色的衣裙,俯仰在大地之上,像一个熟睡的美人,让人不忍心打忧她。大家齐声对我说:来值了,来值了!我用微笑回答他们。

快看,那朵朵白云从四面八方往这边赶来,难道它们也是为看这美色而来吗?风吹得那么温柔,一定是怕这心上美人被娇阳热醒吧?

在山的尽头,面对草原的方向,不知何时修了一个转佛塔,八方守佛日夜不停地在河水中旋转,保佑着这里所有的生灵安康快乐,水草肥美,水流归海。据说这里是滦河的源头,一半的水流入渤海湾,一半的水由滦河引入了天津供养那里的人们。

蓦然间,刚刚远去的雨又迅速地返转回来,一滴、二滴……转眼便成了雨线,不一会,闪电在雨中与大地接吻。这里的闪电由天而下,直插大地!哦,我明白了,这闪电才是这美人的情人,它不断地亲吻着睡梦中的美人。

四下观景的人瞬间都挤在了山中央的一个大长廊里,也许我走得太远了,也许我被这天地之爱感染了,也许……也许我根本就没想走开。

四野之下,只剩下了我,闪电,草原和那静静流淌的河水。一身白衣,撑着花伞……

望着闪电与草原的热吻,我的双眼竞蓄满泪水。不知站了多久,只见那雨雾慢慢地变成了一个宽大的纱帐,沉睡的美人醒了。她轻轻地抖动着美丽身躯,绿色草原瞬间变成了河流的天堂。她披着轻纱,曼妙地跳着湿地之舞,烟波浩渺,迷迷茫茫,飘飘遥遥……雨幽然地下着,风朝着她的方向使劲地吹,天地一片濛濛,云濛濛,雨濛濛,草濛濛,路濛濛,连那闪电也濛濛……

奇怪,那雨滴落在我身上,竞然没有一丝丝凉意,却莫名地有一种久围的亲切。我轻轻呼叫着一个名字:是你吗,是你吗?你说过,如果有一天你不能陪我远游,就化做风雨与我同行。我轻轻地转过身,举着花伞,静静地走在长长的木廊栈道上,幽幽地踏着雨水,就像他牵着我的手,细细地欣赏这四周美妙的景色……

雨水打在栈道上浅起一小朵一小朵水花儿,顽皮的水花悄悄跑进我鞋中玩耍,弄湿了我的双脚。两边的草木,愉快地伸展着身躯,虔诚地接受着上天沐浴。我欣然而行,无视风雨,漫观着烟雨中的闪电与闪电河,清翠,碧绿,飘渺,幽烟………

当我走过长亭时,大家惊奇的眼光让我无处可藏,一个姑娘摸了摸我的衣裳说:“湿了,湿了。”随后有人传递着“湿了,湿了。”呵呵,我一定成了大家风雨中最惊奇的景。

回到车上,一个少年不停地跟大家说:“这雨来的好奇怪,我总觉得很奇怪,非常奇怪。”说完还用余光瞟了一下我,我想那孩子一定把我当成妖人了。是啊,白衣、花伞,风雨独行,雷电无阻,大家都冷得发抖,我却悠然在风雨中漫步。

我是白狐吗?哈哈……好玩的人们……好美的旅程,好有意义的闪电河之旅。

我终看见了你,闪电河,我那天上的河!

谢谢你,我天上的爱人,你让我看到了最美的滦河神韵。

 

 

东戴河游泳

华北 海霞

 

没有鳃

可我却想做条会游泳的鱼

奔向大海

寻回我梦想出发的地方

租一个泳圈

做鳃……

滾滚而来的波涛

带我向蔚蓝聚拢

浪花拍着双手

鼓动我向诗和远方走去

深蓝的海洋

惑乱我寻找的目光

春暖花开的故乡

是我努力奔跑的航向

或许

只有书海延伸的思绪

能为我

装一个自由呼吸的鳃囊

努力象鱼儿一样

在水中奋力滑翔

身体被盐的浮力轻轻托起

谁知,

一不小心

又被海浪摇回岸滩

第一次发现

海中游泳

游的不够远,浪

会随时把你推向岸边

象沙滩上遗落的贝螺

游的够远

它会自动把你带向更深远

要做进退自如的自己

必须学会

把握远近的尺度

身在海中

你听不到海的呼啸

也听不到岸上人们的讲话

只有灵魂

一半升上天空

化做自由飞翔的云朵

追逐浪漫时光

一半沉入海底钻进地心

在黑暗与烈焰中等待复生

人在海中,你会发现,

原来,

脚只有在陆地上

才是你最安全的保障。

就像鱼的鳍,

离开海,它一无是处。

学会游泳,

也学会悄悄吐出

呛进腹中的脏水……

茫茫大海,

观众其实只是你自己,

投向你的目光,

不过是

不同观众们

自己悲怜的渴望。

 

 

飞翔吧,康巴诺尔的遗鸥                        

华北 海霞

 

起飞,是你今生的使命

康巴诺尔的苍茫

赋予了你风一样的灵魂

掠过天空的你

带起阵阵清风,吹皱了

康巴诺尔湖面的波纹

 

百灵是你千年修行的喉咙

白云是你手中飞舞的风车

抓住纷飞的冬日煮酒

抱着高原蓝色扶琴

春草是你童年的伙伴

炊烟是你记忆的乡愁

 

抓一把泥土

攥出祖辈勒勒车辙

捧一捧雪花,点缀草原

母亲干涸的发髻

你是一只起飞的遗鸥

翅膀的星火

燃情了草原的辽阔

风雪在萧瑟中与梅花鹿接吻

阴霾遮不住追赶阳光的笔墨

 

飞吧,飞吧,遗欧

你是康巴诺尔的风暴

阳光已越过最后一道陕谷

老村的轱辘井正在掩埋

昨夜村庄里发生的故事

红纱巾已经舞向城市之巅

 

看护好母亲干裂的双手吧

她一直用针线和柴禾

为你修建起飞的跑道

灶膛的火焰

早已映红老屋

油灯下,父亲的脊梁

在你的身体里渐渐挺高

一曲康巴诺尔的二人台

生命的调调

就定在了草原的旋律

 

飞吧,飞吧,飞翔吧!

康巴诺尔的汉子

酒宴已为你备好

 

骑上蒙古追风烈马

披上人间风霜染浸的战袍

沿着文字的脉络

灌溉出

你灵魂深处的格桑花瓣

 

奔腾了五千多年的历史长河

一壶酒……谈笑间

马蹄声声,唢呐扬天

今天,你拿什么

挑开新娘头顶的红盖头?

 

 

致初恋

华北 海霞

 

你是我一生

永不结疤的伤口

一直幽居在我心灵深处

象野火烧不尽的春草

不提起,却从未忘记

 

 

一直想,如果有来生

不要让我们再相识

那样,

不会在情窦初开的季节

搅动彼此眼中的涟漪

如果不是眼里荡起阵阵涟漪

心就不会掀起层层波澜

没有前仆后继的波澜

我们就不会走的那样亲近

不是走的那样亲近,

我们就不会养育出那么多

难舍难分的情愫

没有难舍难分的情愫

就不会催生动摇我们命盘的劫数

如果没有催动命盘里的劫数

我们就不会浪费一生的时间

寻找修补伤口的药剂

 

少时的故乡

星星真是个亮啊

少时的我们

也真的意气风发

白桦林的落叶

是我们放逐爱情的道场

彼此牵手的温暧

是黄昏骗哄父母出门的勇气

 

没有谎言的故乡

夜常常为我们请出满天星斗

前人重复了无数遍的语言

我们一遍一遍地说

白桦知道,常常摒住呼吸

偷偷窥视我们一举一动

只有皎洁月光

一如既往的慷慨

常常为我们披上朦胧的外衣

 

那时的风,

每一缕都是那么通透

就像少不更事的我们

心无比的敞亮

你象一只巧嘴的夜莺

不,你更象黑夜里的王

天地星辰和我一起凝神贯注

听你伸缩的声带

发出难以抵制的魔魇

我的心,在你舌尖上筑巢

虔诚,被海阔天空喧染

精彩,只在你一人眼里发光

一直笃信

你每一句话里深藏的挚诚

一直笃信

彼此的懂无须向谁人解说

 

到底是谁

动了我们生活的答卷

冷藏起燥动的青春

你独自走上祭坛

流星是一把断念的利剑

劈一半伤心与你……

割一半绝望给我……

分离,摇醒了生命之树

它用沧桑

为我们各自塑下了不同的精骨

……

 

你白了发,我白了发

青春

永远无法阻挡命运的玩笑

只是,这场殇

我们持续的太久太长

如果真有来生

不要让我们太早的认识

如果真有来生

我们不要再那么执着

那么热烈……

2019年7月七夕致天下初恋。

 

 

迟春物语

华北 海霞

 

总是在北方家乡

听你姗姗来迟的絮絮叨叨

像一个读书迟到的孩子

讲着种种迟到的理由

阳光明媚,我亲剪一缕

贴在有白云的天上

用纯蓝做底

我要用它

换一张远方的船票

 

其实

我从来都搞不清楚

远方有多远,在什么地方

就象我从来都没有弄清楚

我到底从哪而来

又将归向何处

哪才是我真正的故乡

 

我向天空招招手

让风把我捎上

扯一把五彩缤纷的思绪

当做送给远方的礼物

所有云来雾往的故事

都是色行匆匆的脚步

 

哪一声是春天的?

哪一声是我的?

池塘里的冰雪刚刚溶化

一群蝌蚪已迫不及待地

开始寻找妈妈

风情万种的垂柳

拍打着落了一冬的尘埃

裸露鹅黄的蛮腰

招摇的向路人

抛撒着各种迷人的媚眼

她悄悄地告诉我

其实

她是在等绿叶的诞生

 

快看啊

一一春摇着风橹

缓缓地向北方驶来

十里桃花目衔清纯

一树白梨摇落了满天飞花

 

我坐在春天的翅膀上

御风而行

努力聆听,细细地记录

到底谁是北方万物复苏的

第一声啼鸣

陈欣  编辑

 

【作者:海霞】  【发表时间:2023/9/7】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260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30,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1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公共网络或者素材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