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辽宁精短文学作家李冬梅文学作品专版

               连环扣

                    吉林/冬梅

 

“咱说好,从今儿起你不许买保健品,家里水电煤气费用归你,米面粮油花销归我,咱们AA制。”我刚进门便听见姨对爹吼。

“怎么了?”我看着爹。姨瞥了我一眼,转身进了卧室。爹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买保健品是小事,主要是房证上写谁的问题。上次你和我说完,我还没敢和你姨说房证的事。”

“爹!自从您和姨结婚家里的收入都归她管。我要这套房子也是为了您。”我和爹解释着说。

爹默默地抽着烟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姨把她儿子强哥和我叫来开家庭会议。

“我们这套房子的房证下来了,在房证上写谁的问题你们都谈谈。”姨坐在沙发上开门见山。

“妈!我媳妇刚做完手术,您孙女又要上下学,我上班也照顾不了她们,所以,我想暂时搬这来,让妈帮我照看一下。等我媳妇好了,我们就搬出去。没想要这房子。”强哥说。

 “说的好听,还不是惦记这房子。”我心里想。

“小惠,你呢?”姨又问我。

“姨!我儿子想上重点中学,入学条件是必须有学区房,这房子正好在这个学区,所以,我想用房证给孩子办入学。”我说。

“嗯!”姨听完我俩的话瞅了一眼爹,只见她用手碰一下爹的胳膊,俩人先后走进了卧室。

过了十多分钟,姨和爹出来了。姨紧促着眉头,看了强哥一眼紧接着挨着我坐下,拉着我的手说:

“小惠,你强嫂腿刚做完手术,你强哥确实照顾不了她娘俩,所以,我和你爹商量决定让强哥他们先住这。他们住是租住,房费每个月都得交。”

“房租?哼!儿子说的好听不惦记房证,却要住进来,老妈再要房租,俩人的双簧演得真好!”我心里想。

“你婆婆也在这个小区,用他的房本吧!”姨接着说。

“爹!”我转过头看着父亲。

“惠,你也别生气,这也是我的主意”。我听完摔门而去。

一年后的一天,我接到了爹的电话。

“小惠,你姨突发脑淤血,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你快来看看她吧!”电话那头传来爹急促的声音。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来到了医院。

姨听见我推门的声音,慢慢地睁开眼睛,让我坐下并示意爹把病床前小柜上的铁盒打开。我一眼就认出那是姨平时放贵重物品的盒子。

爹从铁盒里拿出一封信,我见他看信时眼睛瞪得很大,浑浊的泪不断滚落。爹摆手让我过去,我探过身一看很吃惊:遗嘱 立遗嘱人:郝志洁 身份证号:220×××××× 我死后所有的财产归秦友贵所有。

时间:2017年×月×日

立遗嘱人签字:郝志洁

“爹,这是您二老的房证和我的租金。妈让我交给您”强哥哽咽得不能说话。

我的泪决堤般涌出,扑到病床前,我贴着姨的脸喊:“妈……”

妈却再没理我安详地睡去了。

 

 

               亲与疏

                  作者/冬梅

 

“强子,你娘晕倒了,我把她送医院了,你快去县医院……”邻居打来电话。

强子打车到医院,急救室里,娘躺在病床上脸色发白,床头挂着输液瓶子。

“娘,您咋了?”

“儿呀,不防事娘就是头晕。”

“一楼交费,三楼做检查。去吧!”医生把就诊卡递给强子。

交完费,强子把娘抱上轮椅。验血、CT等一系列检查完,推娘到休息室等结果。娘用衣袖擦强子脸上的汗,眼里透着心疼。

“低血糖,轻微脑梗塞,得住院治疗。”医生看完检查结果说。

“唉!这得花多少钱啊!”娘小声自语。

“娘不用担心钱,治好病就行。”强子安慰娘,把娘推到住院部。住院后,强子每天奔波于医生和娘之间。一周后医生建议娘回家静养。强子把娘扶上楼,娘看出强子瘦了。

“儿啊,娘住院时间耽误你上班了,和领导好好沟通,别让领导对你有意见。”娘吃完药抱着小狗毛毛说。

“娘放心,我会安排好的。”强子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娘。

“那就好。这毛毛比过年回家的时候胖,毛色也亮了。”

“毛毛嘴刁,营养好着呢。”

“是呀,那天我看饲料盘空着,把剩饭放进去,毛毛闻闻没吃,小眼神可怜地看着我。我拿出火腿肠,毛毛见状立马竖起前爪作揖讨食,那模样真招人喜欢。”

“小家伙可通人气呢,平时我上班,它在家从不惹祸。”

“嗯,你上班了,我俩还是个伴儿呢!”娘笑着说。

窗外的月亮看着娘俩有说有笑的聊着也笑弯了腰。

娘的身体逐渐康复。转眼树叶泛黄。这几天,强子看娘吃得很少,心神不宁的,晚上灯亮到很晚。

“娘,您咋了?”

“儿啊,城里虽好却谁也不认识,我想老家那些老邻居了。”

强子把娘送回农村。走的时候,毛毛咬着娘的裤脚往回拖。

“强子娘,推车修了,院子也收拾了,这么早准备秋收啊!”邻居见娘回来,都来娘家串门。

“是啊,我这地分散,用不了收割机。强子回不来,我得早点准备。”

“啊,一个人干得注意身体。”

“谢谢他婶子,这老胳膊老腿的还能干几年。”

秋收了,娘性子急,每天顶着星星走踏着月亮回,二十几天的光景,庄稼都收回了家。

秋后的阳光很足,娘在院里收拾粮食。

“强子娘,秋收活多,慢慢干。”邻居借着休息的时间和娘聊着。

“今年雨水大,早收拾完省心。”娘一转身,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咋了?”邻居见娘的脸色不对。

“头有点晕。”娘闭着眼睛站着没敢动。

邻居过来把娘扶回屋。

“ 他婶子,麻烦你把柜上的那瓶药给我。那是上次有病吃剩下的药。”娘靠在炕头说。邻居看娘吃完药才离开。“哎,都怪这不争气的身体,不然今年的粮价好,早点收拾好卖了粮食强子买楼欠的钱就还完了。”娘捶着头小声嘀咕。

这天夜里,一个震耳欲聋的雷声把娘从梦中惊醒。只见窗外电闪雷鸣,风雨大作,爆豆似的雨点打在玻璃上“啪啪”作响。风掠过电线发出“嗷嗷”的声音和雨声夹杂在一起,在这个深秋的夜里听得特别瘆人。娘担心粮食打开灯,起身披件衣服扶墙走到门口,一道闪电划过,娘仿佛见有一团黑东西坐在院中,娘心里一惊,立马转身回来,没走几步,门口又传来扒门声,娘有些害怕,战战兢兢来到门口查看,只见一只小狗直立着身子把前爪扒在门上来回挠。娘见状打开了门。

门开了,小狗一下窜进来,只见它全身湿透,雨水顺着绒毛“滴答滴答”地往下淌,瘦得肋骨清晰可见。小狗不停地抖落身上的水,娘拿出毛巾好不容易把小狗身上的水擦干,定睛一看,是毛毛。这哪里是那个毛色发亮的毛毛啊!娘用毯子把毛毛包起来抱在怀里,脸贴着毛毛的头眼泪滚落下来。

“娘,毛毛丢了,我贴寻狗启事悬赏3000块钱。”忽然一天强子打来电话。

 

 

                  红裙子

                       作者/李东梅

 

“英子,你家真热闹,以后你过生日,我还来!”吃完饭,张丽拉着我去逛街。

“”好啊,就怕你嫌我家的粗茶淡饭。”

“哪能啊,就怕你们不欢迎!”我俩一说一笑走进一家服装店。

“姑娘,你真有眼光,这条裙子是我新进的货,您看怎样?”老板见张丽站在模特前,过来推销打断了我们的谈话。

“英子,这裙子真漂亮。”张莉轻抚着裙子,脸蛋因为兴奋有些微红,眼睛闪闪的,似乎看到了许久不见的恋人。

是的,那条裙子太漂亮了,红丝绸的面料,白色的镂空纱点缀成荷叶形领边,一条白色的仿皮腰带系在腰间,红白相衬,一层轻纱从腰部罩在红丝绸外面,显得格外飘逸又不失端庄。

“啊!”我被这条裙子的款式所吸引,根本没听到张丽说是什么。

“多少钱?”  

300

“啊?这么贵?”我小声说道。

我在服装厂工作一个月才280元,我拉着英子走出了服装店。

“英子那条裙子你喜欢吗?”晚上吃饭,张丽问我。

我低头轻抿嘴里的饭。每个月280元的工资,我只留30元,其余都拿回家给弟弟妹妹交学费和家里的开销。哪有余钱买那么高档的裙子,我轻笑摇了摇头。

“我喜欢,明天发工资就买。”张丽拿着筷子往桌上一点,势在必得的架势。他爸是饭店的大老板,家境很好,有股子傲气,见谁都爱搭不理的。

嘴上虽说不喜欢,但那条裙子就像对我施了魔法,我的脑子一闲下来就想起它的款式,幻想自己穿上它的模样,就像一位准新娘盼望自己穿上婚纱一样。

“英子,下班陪我买裙子去。”上午刚发完工资,张丽就拉着我说。我使劲捏了捏工资袋,说:“你去吧,下班我得给妈妈送钱去。”我逃似的走开。

加班回来,我一进宿舍就看见张丽穿着那条红裙子。室友们都围着张丽,渣渣的,夸他漂亮,张丽踮着脚尖转了一圈,红裙子随着她旋转飘起来,她笑着,下巴微翘,眉角上扬,陶醉在室友们的赞美声中。室友们说的什么我已听不清,心头一紧,退出宿舍。

不知不觉我来到服装厂对面的小桥下,无力感充斥整个心房,望着微微泛起的波纹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英子!”不知什么时候,张丽已站在我的身后。见我擦拭眼泪过来拉起我的手,月光把我俩的影子拉得很长目送我们回到宿舍。

爬上床铺,一个精美的包装盒摆在我的枕边,一张精致的贺卡随着红裙子滑落,打开贺卡,一行清秀的字体映入眼帘。

“英子,你过完生日了,但我还是要说一声生日快乐,从小到大每年我都有精美的生日礼物,可我不喜欢只有礼物的生日,那天去你家,让我感受到了许久不曾有的氛围。我知道你喜欢这条红裙子,所以我买了两条。英子,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姐妹!”

字的下方我看到了一串泪滴。

 

 

沐雪

/李东梅

 

鹅毛般的大雪

如我思绪一般漫天飞舞

从苍茫荒漠到蔼蔼绿荫

从唐高汉武到芒履布衣

再到我如蝼蚁般的人生

 

我站在雪的中央

它如花般的撒在我的身上

让我披上圣洁的光

从而渗到内心

驱走那死缠烂打的彷徨

 

就让这洁白的雪将我埋葬

在如雪的世界里

看不到黑的嚣张

 

 

 

那座城

/李东梅

 

那座城里的路

走了无数遍

在黑夜与白天

静诉着无奈的伤感

 

那座城里的山

不是那么的高远

却从没有到过那里

找寻那已遗失的宁安

 

那座城的天

不是那么的蔚蓝

却想把自己

置身它的宽广之下

远看云卷云舒的悠闲

 

那座城里的水

也不是那么的清澈可见

但却相信

那里有可以停靠的港湾

 

直到有一天

山不再绿

天不再蓝

水也不再清冽甘甜

来时的路却已看不见

 

那座城终于沦陷

我回头望它一眼

它已成为了

记忆中的一抹阑珊

 

         (编辑 李国良)

 

【作者:李冬梅】  【发表时间:2022/11/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80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30,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1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公共网络或者素材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