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精短文学作家王心桥文学作品专版

王心桥,江苏扬州人。阅文集团网络小说作家神圣教王,文学热爱者。

 

                           窗外的树

华北 王心桥

 

书房的窗外有两棵树,一颗是大佛指银杏树,这是江苏泰兴一种较为稀有的品种,另一种就是普通的银杏,春而叶青秋而叶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秋天时,大佛指银杏树结出个个似佛指的果儿,又大又沉,似乎要挣扎着从枝杈上落去。银杏金黄的杏叶,很美。   夜晚,几颗明星点缀的夜晚格外的蓝,将寒霜撒在我窗外的两棵树上,引起正伏案的我。一阵飒爽秋风吹着散步的人,也将几片银杏叶片吹落。秋风将大佛指果吹得互相碰撞,发出微弱的声音,这声音虽小,却引着路人抬头看那高远辽阔的天空,空中的星星闪闪地眨着眼睛。银杏树它不知人们只知结果,不论过程,虚伪的善良在这一刻破防,常态的好奇在这一刻显露。平庸在荣华富贵面前都是低下,遮掩不住地低下。在此刻,何来同情?何来歌颂?何来欣赏?    名贵的大佛指银杏树身边有粉刷的栅栏,可平俗的银杏树,少了栅栏,却多了一从繁花,五颜六色。我记得曾经开过一种紫蓝色的小花,我不知它叫什么名字,但它到现在还依旧开着。夜晚伏案时,我看向窗外,小花贴着银杏树皮安静地呼吸着,微弱地低吟着,在夜晚冷的空气中,瑟缩着做着梦,梦见美好事物的到来。瘦瘦高雅的诗人将浓墨勾勒在花瓣上,告诉它要想见美好事物前,先要搏击风雨。于是它点了点头,会心一笑,颜色仍然是暗蓝蓝的,仍然瑟缩着。    大佛指银杏树,依然顽强。先前,还有一两个孩子来打果,但过段时间,就失去了兴致,它也知道小暗蓝花儿的梦,稀有的它被细心照料,它变得愈加茂盛,而最长的枝杈已经刺向了空中,将月亮挑的发白。 天空似乎不安了,那眨着眼的星星隐退了,只留下月儿。呜呜的夜风和恋夜的黑鸦给四周增加了神秘。使空气平静而深沉。夜中,我听到了猖狂的笑,恍然间,我发现这笑声竟出于我口,被这笑声,属于自己的笑声驱逐了。    大佛指果落了,依着杏树皮的小花儿又要做梦啦,天要亮时……我又听到了笑声,不仅断了我的心弦,还看那黄皮稿纸上的小青虫,头大尾小,身体是翠色,让我想起那白雾中的青松。   我打了个哈欠,看向窗外的两棵树,对着稿纸默默地祭奠这些精致可爱的英雄们。     

                    

野草颂

华北 王心桥

 

野草啊,我知道你自爱你所生长的土地,可我也知道,你也不甘只做点点繁花中的衬托。我知道,当你用力挣扎出地面时,你就认为自己是主角,可你面对那太阳时,你发现,你错了,你完全错了。

这天地间的漫漫星河,你无法想象,也无力想象。鸟儿醉了,被关在金笼子里;云朵累了,黯淡了伤心了;我伤悲了,但我仍在坚持。

因为我是野草,因为我爱这土地。

每当野火来临时,灼烧我的皮肤。我害怕,可当我看到花朵上的露珠,我傻乎乎的觉得花儿是为了同情我而留下的眼泪,于是,我振奋;我高歌;我欣慰。

我想大声歌唱,可这天地不许,我想干什么,这天地都不许。但我坦然,我不悲伤,即使无能限制了我,但我仍将高声歌唱,留下野草的芳香,告诉天地:我曾来过。

又是一夜,我望着满天繁星,望着身边繁花,我想:我是衬托,我仅是剩余。可我只能是这样吗?

又是一次野火的来临,我的耐力被消耗殆尽,我坚持不住,我也有了露珠,但那是悔恨“泪水”

野火爬上我的身体,蔓延着,我不知所措。但我知道什么东西似乎要走到了尽头,所以我只能无力地望着我最后能看到的,愈来愈慢,愈来愈暗。

我逐渐变成灰,我看到了花,但我似乎在最后明白了,那花儿的露珠不是同情而是对野草嘲讽。

我心之所想、所为,都在告诉我,我要去了。

但我想起我有些许事情未做,于是我挣扎,我想再慢点成灰,吹来一阵风,将我带走。我依旧拼命抵抗,但我累了,可我成功了,留下了我的痕迹,我向所有的人证明,我是野草,我曾经来过。

可我后悔,为什么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才让我彻悟这世界,憎恶这人性。可一切却又太迟,无力回天。我只能沉默。

自私的想法油然而生,为什么:“我不是一朵鲜花呢?”

又是一年春来到,我悻悻然睁开眼,看到了野草,看到了老阳儿,我看看我:我变成了鲜花!可明明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为什么到头来,却高兴不起来呢?

刚来到这世界,我却感到头晕目眩——我被摘走了。

在生命流失的那一刻,我又明白了道理。

我需要野草的野性、刚毅、生机。

繁花虽好,可自认敢当野草者,何不有大欢喜也?

我被摘走了,我的题辞也连着他的魂一块去了,等待着又一年春天的到来。

 

                      影的告别

华北 王心桥

   夜深人静时,人在酣睡的时候就会有影来告别,说出那些话——
   有我所不乐意的世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愿说的话,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战斗的黑夜,我不愿去。

然而,最亲的人成了我最不愿去见的人。   我背后的靠山,你要塌了,我不愿跟随你,靠着你。我靠着这山还不如彷徨于白雾中。   我不过是个影子,要沉落在你的黑暗中,然后被光明吞没,变成虚无。我为何变成这般样子?

然而我始终不知真假,不知是谁,不如何时开始何时结束。
   朋友,靠山,时候近了,我将走出云雾了。   我只是靠山的赠品啊!你开心时,我在你的黑暗中,你阴郁时,我却被你吞没在白天。我帮你,可你不需要我。
   母亲啊!你忘了那忠诚的影子吗?怎么也弄不走,比山可靠多了。那些独自在黑夜中流过的泪,只有影知道,您忘了吗?我是影子,我懂您。    这次,您将独自远行,没有那个靠山,只是孤身一人行走在云雾中,哪怕只有黑暗。    我只是您的影子,没有权力决定,就随您去吧!哪怕舍去影子,找寻光明。

                          (编辑 陈欣)

【作者:王心桥】  【发表时间:2021/8/3】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210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30,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1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公共网络或者素材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