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北京精短文学作家张玉国文学作品专版

               

                入党中的考验

                   张玉国

 

我于19834月参加农村信用社工作,1985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实现了我入党的夙愿。

1983年,我高中毕业后,随着新的用工制度的改革,我被招聘到农村信用社,参加工作后,我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向工作经验丰富的老党员老同志虚心学习,认真请教,很快成为了业务干,工作中的多面手。老主任看着我吃苦耐劳,积极肯干,勇于奋进,不断向上,决定培养我为后备干部,入党积极分子,并成了我的入党介绍人。

一件比较有趣的事是这样,为了考验我,在一次出纳收付款移交工作中,他有意多付10元钱,看我给他退不退,当时我未在意,晚上营业终了,我左核对右核对,把当天发生的业务梳理了三次,还是发现多出10元,库存不符,于是当晚我找主任,把来龙去脉跟他说了一遍,谁知他高兴地笑了跟我说好孩子,你经得起考验,那是我在考验你,你是一名诚实的孩子,之后,我才清醒的知道:看我拿不拿这10元钱,向他汇报不汇报。

经过一段时间的考验,一年多的考察,他介绍,19857月1日,我光荣地成为一名共产党员,这一天是我终身难忘的。

之后的三十多年,我在党组织的怀抱里不断进步,先后多次被县委,县政府,市委,市政府,山西省联社党委,天津市人民银行,评为优秀共产党和优秀党务工作者称号,还担任了支部书记。

工作之余,我把我身边发生的好人好事经常写成稿件投送到有关新闻单位,网络平台及众号,先后《新华社内参》《农业经济问题》《农民日报》《经济日报》《金融时报》《山西日报》《大同日报》等报刊采用600多篇并被多家新闻媒体评为优秀通讯员。19901991年获山西省人民政府优秀建议奖,2005获山西省五一劳动竞赛一等功。其事迹入选《中国当代创业英才词典》。

为了适应工作需要,增长知识,拓宽视野,我主动自学了金融管理学,政治经济学和农村经济等有关方面的论著,经过努力,刻苦学习,取得了金融管理专业的研究生毕业证书。20064月经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专业技术职称评审委员会评定,取得高级经济师职称,受到同行们的一致好评。

今年是我党走过100周年辉煌历程纪念日,也是我这个普通党员入党36年之时。

现虽已年过五旬,牢牢听从老父亲的唠叨,父亲是1965年入党的老党员,我们张家先后有共产党员18名,你不能给张家丢脸,干对不起党的事。入党不是荣誉,而是鞭策,是激励,更是责任。

作为一名拥有36年党龄的党员,今后我更要践行党员标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把自己的初心,融入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不负伟大的时代,继续前进,为历史前进的方向增添一些动力,给年轻的孩子们带个好头。

 

回忆粮票

张玉国

 

·朱柏庐《朱子家训》:“一粥一饭,当念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2020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对制止餐饮浪费行为作出重要指示。总书记指出:“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尽管中国粮食生产连年丰收,对粮食安全还是始终要有危机意识,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更是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民以食为天。粮票是买粮的“通行证”,有钞票无粮票不行,必须钞票粮票“两票齐全”,方可购粮。对粮票不仅记忆深刻,而且有一种亲切感。农村因无粮票分配,粮票更成为一种稀罕物。

除了粮站买粮外,当时上饭店吃饭,到饮食店、商店买食品,同样需要“两票齐全”。那时粮票分为全国粮票和地方粮票(省粮食局印制),最受欢迎的当是全国粮票,因为全国粮票是粮票中的“老大”,全国通用,地方粮票则通常只限于发行区域使用,跨区域就无用了。并且粮票由于级别不同,印制的质量区别很大,全国粮票印制精美挺括,而地方粮票纸质绵软,印得也稍显逊色。

那个年代,只有吃供应粮的城镇居民才月月发粮票。因此,农民家的人要出门,或者用钱去向人购买,有居民亲戚的,就背着粮食去换。当然,也可去粮站换粮票,但必须得有证明。于是,当时也滋生了地下的“粮票市场”。农民也有用自家的鸡和鸡生的蛋,私下去换粮票的,久而久之,出现的专门倒卖粮票的人,那时叫“投机倒把”,属于严厉打击对象。

后来我上高中了,父亲赶着驴车拉上自家的粮食,到离家十里远的粮站兑换成粮票给我拿上,每月十二斤粮票,每学期给兑换一次,然后我拿着兑换的粮票可以到高中食堂用自己的饭盒盛饭吃饭。再后来,高中毕业,回家务农。随着新的用工制度的改革,1983年4月份,我被招聘到晋北边远山区的一个农村信用社成了一名“三不干部”。(不吃商品粮,不拿固定工资,不转户口),当时,高兴的三夜彻夜难眠。后来,我下乡单位也给做补助,一天一斤,去指定的粮站领取,当我第一次领到粮票时,那个高兴劲不用提啦,好象自己也成了非农业人口,吃商品粮的比农村人高了一等似的。

不论你走到什么地方,都可以用此粮票购买粮食用品,其中还包括食油(只有全国粮票才可以在异地买食油),若要出差或探亲,一定要用地方粮票换上一定数量的全国粮票才能出门。供跨省、自治区、直辖市外出活动人口使用,其由国务院批准,由国家主管部门统一印制,1955年开始发行,全套4枚,面额分别是半市斤,一市斤,三市斤和五市斤,各种票面规定的粮食数额均以成品粮计算。计划经济年代,粮票的确发挥了调节市场的作用,每个人都有口粮标准,如儿童、学生、工人、解放军、干部等,各行各业粮食定量都不一样。无论你在食堂、饭店、招待所吃饭都离不开粮票,你在商店买一盒饼干需要粮票,吃一碗面条离不开粮票,哪怕买一根油条也得粮票,真是离开粮票不敢出门,粮票为供给制下的主要票证之一,分为全国粮票、军用粮票、地方粮票和划拔粮票四种。粮票是特殊经济条件下的历史产物,票面题材广泛,印制精细具有时间性、地域性的特点。

1953年,国家进入大规模经济建设时期,由于经济作物种植面积扩大和农村人口生活水平提高,粮食购少销多,供需矛盾加大,影响人们的粮食调入,粮食投机商趁机抢购粮食,哄抬粮价,为确保粮食长期稳定供应,全国从1955年11月开始实行粮食计划供应。

粮票在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相当于现在的通用纸币,市民通过粮票可以兑换不同种类的生活用品,这在当时不稳定的环境下有利于促进市民的正常生活,也有利于市场商品的稳定和发展,可以说粮票在当时和中国大陆上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国家实行定人定量发放各类票证。从而使粮票俨然成了中国的“第二货币”,粮食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物资,一个国家在进行大规模经济建设时,必须对粮食进行宏观调控,统一调剂。全国通用粮票,即我国在全国范围内流通的购买粮食或粮食制成品,就餐的票证。

1993年,粮食实现敞开供应,粮票在通行近40年后,悄然退出历史舞台,淡出人们的日常生活,粮票进入收藏行列,这是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虽然粮票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经历过那个时代的我,常常想起它,并把保存的粮票作为永久的纪念。

 

我爱收藏作家签名书

张玉国

 

我年过五旬,1966年11月出生在晋北一个偏远的小山村,1983年4月参加工作,回想自己五十多年的人身经历,真正与自己为伴时间最长的是书籍,世事人情如过眼云烟,唯对购书、藏书、读书、写书感兴趣,这已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大部分,也是我生活的乐趣。书,见证了我人生经历,也见证了我半个世纪的世事变迁。

近年来,每有新书发布会或作家签名售书活动,我都要乘机参加聆听,并购买作者的书,增进友谊,增长知识,通过阅读他们的书,看到了他们创作的不凡经历,寻找自己创作中存在的差距和不足。

同时,在出差和外出学习时也要到各地的新华书店和旧书市场转转,购买各类作者的签名书,淘书多年来,足迹遍及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深圳、海南、新疆、太原、南京、港澳等各地,北京的潘家园、上海文庙望京路、天津古玩城等等这些全国淘书爱好者的淘书圣地,都曾让我流恋忘返。大同是根据地,大同的攀登书店是我每周必去的,真是大同大不同。

签名书本难遇上。我藏书万余册,我有签名书上百余册,有知名作者,也有名不见经传的作者签名本,我淘到的签名本有:

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河北地质大学长城研究院院长、著名长城专家,30多年来致力于长城的保护和研究,完成首次徒步长城的壮举董耀会先生,著有《长城:追问与共鸣》一书。

中央电视台赵忠祥《岁月缤纷》一书,倪萍的《日子》一书,王小丫的《一路欢歌》。

中共山西省委第一书记兼军区政委陶鲁笳的《毛主席教我们当省委书记》一书。

中国畅销书作家、知名文化学者、生活美术家、中国慢生活美学代言人雪小禅《少年雪白》手贴志一书。

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主席、中国金融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阎雪君的《天是爹来地是娘》。

现任教于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副教授蒙曼《长恨歌》一书。

北京行智联合管理咨询公司总裁、渥德品牌推广机构董事长、山西财经大学副教授马国柱的《我的王侯将相》。

中国书法家协会的老顾问权希军《权希军艺术作品选》。

浙江大学资深讲师余知行的《快乐工作》,并题写心善为本一词,以此鼓励。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诗歌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制片人黄殿琴的《致黎明》。

历史文化学者、人文旅行家、首都师大历史学硕士刘勇《金石证史》。

中国电力首席执行官、中国新能源董事局主席,原国务院总理李鹏之女李小琳著的《静水深流》。

2011年1月22日,全国老劳模81岁的宋立英签名的《大寨纪实》,让人全面回顾和展现大寨村的发展历史,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和收藏价值。

《奋进的足迹》一位核物学家的人生,本书记述著名核物理学家罗亦孝精勤、奋发和丰富的人生经历,介绍他在原子核物理基础研究前沿所取得的成就,以及对于发展我国重离子核物理基础和应用研究基地所作出的重要贡献。编著者以详实生动的笔调描写了这位自然科学工作者献身科学,钟爱艺术,热爱生活的人生追求。

本书一并记述和诠释了罗亦孝崇敬先祖,不忘祖训,弘扬民族和家族优秀传承,重视传统道德修养,诚挚厚重,热爱祖国,孝爱父母,关爱弟妹宗亲,友爱团结同事朋友的理念、信仰和特质,探讨他的人格、素质和业绩同豫章一泰和一简阳罗氏家族千年传承的内在联系。本书有罗亦孝、王举孙二人的签名,标明日期为2019年5月22日。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张国刚著的《资治通鉴启示录》,颇受社会各界欢迎。

新华社原战地记者唐师曾的《我钻进了金字塔》。

山西作家协会原副主席韩石山的《我觉得自己更像个卑鄙的小人》和《边将》两本书。

山西作家协会副主席,原大同市文联主席马骏的《河东河西六十年》。

山西作协主席杜学文的《被遮蔽的文明》。

山西作家,大同市红楼梦学会副会长刘福林的《飞翔的情思》。

原山西人民广播电视台高级记者常亮所著的《穿越大西北》是一部用血和生命写成的非凡的书,单人驾车考察大西北,途经蒙、宁、甘、新、青、陕六省区,行程2.6万公里。                                                                                                                                          有一位“雷打不动、火烧不移、风雨不倒”的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唐国明,从2001年开始深居在长沙岳麓山下8平方米房内十几多年,现已48岁一直没结婚,刻苦《考古复原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第81至100回》及《鹅毛诗》两本书,并赠诗一首:思危奋发图强,修德安和天下。已具鹅毛风度,木头长风情怀。

中国当代作家、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赵瑜著的《寻找巴金的黛莉》。

陕西延安作家王雪峰签名的《你想要怎样的生活》。

大同作家山西老解的《使命》。

大同作家王祥夫的《大同小说精选》并题写玉国作家读此书知道大同文学。

大同作家签名的还有:

大同作家协会主席、山西省作家协会委员任勇《这就是北魏》。

大同市三晋文化研究会会长要子瑾的《大同故事》,并题写智强明智,开卷有益,以此勉励。

大同作家侯建臣的《走着去一个叫电影院的地方》和《乱炖》两本书。

大同作家、中国词家诗人协会会员林兴明的《安放心灵》一书,并题写文以载道。

大同作家李志龙的《晓宁乱弹琴》。

大同军旅作家董晓刚的《子夜笔谭》。

大同作家崔莉英的《雁北耍孩儿》。

大同作家王建斌的《大同之城》。

大同作家(大同大学教授)杨俊芳的《五色》。

大同军旅作家马海的《胡麻的风范》。

大同作家曹乃谦的《同声四调》。

大同市青年诗歌研究会会长王占斌的《闪电的幸福辽阔》。

大同民俗文化专家赵佃玺的《老大同故事》。

大同作家李中美的《因为爱你》,姚桂姚的《纸上蝴蝶》,喙林儿的《秋天是我的》,左鹏翔的《寻找另一条河流》,韩府的《朴记˙评论˙研究》。

大同作家柴栋的《如戏人生》,刘志尧的《行囊诵声》。

同时,我还收藏有普通作者同事、同学、老乡、朋友写的各种回忆、传记等签名书籍,我都视若珍宝。

每当我看到这些签名书,我的心情无比兴奋激动。通过这些书,我看到了他们付出多少心血铸就,他们的背后有着多少动人的故事和美丽的传说。

比较有趣的是著名作家原文化部部长王蒙来同在云岗建国宾馆作报告,报告结束后,我拿着一本王蒙著的《王蒙和他笔下的新疆》想让他签个字,后来主持人说由于身体的原因不能让作家王蒙太劳累,而未能成行,只能留个影,使我至今很遗憾。

还有原外交部长李肇星来同作报告,想签名也未能成功,有警察维持秩序,无法接近。特别可笑的是著名歌唱家、影星毛阿敏来同在南城墙翁城内演出,演唱一首《永远是朋友》我拿着一本书《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等她演唱完签个名,跑过后台被多名警察拦住,差点挨了打,被拘留,也未能成功,事后想起很可笑,为签一个名被拘留成千古笑谈。

还有已成阶下囚的吹牛大王原中央电视台记者芮成刚曾说“我和很多国家元首是朋友”,擦肩而过,不能再提。

对作家的签名书,我今后将一如继往的继续收藏,不论是有名的作家,还是普通的作家,以此来激励向往过我自由自在的生活。

 

围城外的沉思

张玉国

 

我出生在晋北天镇县一个偏僻贫穷的小山村。

儿时我最大的愿望是能上大学。

而今,我就住在大同大学的围城外。每当我沉入睡梦中,那四季如春的大学校园就来到我的身边,像一位和蔼可亲的师长,用它那满是皲皱的手抚摩我疲惫不堪的身躯,让孤独的我汲取只有校园内才能得到的希望和力量,支撑我在明天的艰辛和困苦中继续走下去。

有时,我会很奇怪的觉得,我的记忆就像一扇挂着金黄字幅的校门,微风吹来,鲜红的绸布左右翻动,露出校门那幅因岁月的冲刷而残缺不全的古画。当然,回忆中也少不了那个在校门外驻足,永远也跨不进半步的小男孩。

那时候,我的目光很短浅,只希望考取雁北师范学院。想象中的大学校园,所到之处,都是一片浓浓郁郁的绿,赏心悦目的翠。那种绿,绿得纯洁;那种翠,翠得酣畅。林荫小道上,那一对对青年人舒展着翅膀飞向远方;英语角里,那朗朗的读书声脆格生生的,使人情不自禁地跟着朗诵起来;操场边,活力四射的男男女女站在新的起跑线上,向更高、更远的目标腾飞;图书馆内,那琳琅满目的科学世界陶醉着双双对对热血青年,孜孜不倦地收获着希望。行走期间,你随处都能进入“人在园中走,校在绿中藏,住卧林荫中”的境界。当你累的时候,你可以到家乡的小餐馆歇息,热情好客的家乡人,会用香喷喷的炖羊肉、滚烫烫的黄米酒、劲铮铮的荞麦面、热腾腾的油炸糕、甜津津的油馍馍款待你,保管你吃得赞不绝口,回味无穷;悠闲时,你可以乘上四通八达的公交车,畅游塞外古城的九龙壁、善化寺、古城墙、云冈石窟……

不幸的是,三十年前,高考失利,我与雁北师范学院擦肩而过,为我儿时的梦想画上了一个沉重的句号。时间转瞬即逝,二十几年过去了,我已人到中年,我这个匆匆的赶路人,却又住在了梦寐以求的雁北师范学院围城外。虽然这与我的愿望相距甚远甚远,但这毕竟是一种胜利,一种安慰,我日日可以见证雁北师范学院翻天覆地的变化。晨光中的雁北师范学院撒欢着坚实的脚步,迈进了塞北第一家高等学府的行列——大同大学。一幢幢参天大楼巍峨地耸立起来,那高雅宽敞的图书馆,那古城大同的“奥运”鸟巢,那庄重严肃的研究生楼,如清丽婉约的少女,彰显着青春,承载着梦想,孕育着希望……站在围城外,我的心日日夜夜被溶化着、感动着,所以我总会在流浪累了以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无论有多远。

有时,我的心也有些疼痛,疼痛在围城外,疼痛在大同大学的南门外。那泥泞不堪的路,伴随着无数双脚印和十几年的风风雨雨,显得那般的无奈;那乱堆乱倒的垃圾,伴随着日月的变迁像一座小山头一天天高了、大了;那违法乱搭乱建的小商小铺伴随着朦胧的夜色无所顾忌地挣扎着,不肯从人们的视线中消退;那间间小屋、幢幢小楼伴随着青年男女的笑声,依旧在夜深人静中寻找着网络世界的奥秘;那狭窄的道路伴随着横扫的秋风遗落在一个失去绿色的年代,一个陌生的围城外。

我呆呆地站在人流如潮的大同大学南门外,听着呼啸不息的车鸣,听着道路两边商家货铺传出的令人发疯的摇滚音乐,看着脚下那日益渐高的垃圾堆,那紧闭窗帘的网吧,那围城外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我迷茫了曾经的期盼,消失了曾经的希望。在我脑海里残存的纯真岁月即将成为过去,就像一列愈驰愈远的火车,它的声音愈来愈微弱,它的背影愈来愈模糊……我感到了悲哀,我想,当我劳累了一天想要睡觉时,大同大学还会在睡梦中抚摩我,让我疲惫不堪的身躯得到暂时的安慰吗?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努力地回忆着儿时想象中的大学,那是一座北方有名的大学,没有杂乱无章的点缀,只有玲珑绿水的环绕;没有商店货铺的噪声,只有悦耳动听的莺鸣;没有沙土飞尘的烦恼,只有绿树成荫的呵护;没有多情才子为她作诗呤颂,只有那个人到中年的小男孩仍在对她魂牵梦绕。

                                  (编辑 严寒)

                            

【作者:张玉国】  【发表时间:2021/6/1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196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30,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1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公共网络或者素材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