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精短文学作家叶涵文学作品专版

 叶涵,原名何艳波,职业,医疗相关专业,毕业于承德医学院。就职于河北唐山市某人民医院。自幼喜欢文学,爱好写作,有诗歌散文在扬子江晚报《作家文苑报》《新看点》《作家艺术家阳光传媒》红袖添香等多个文学网站均有发表。现为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精短文学作家。 

 

作者作品

 

临江仙----花落无声

华北 何艳波

 

无语庭前初见,几回雾里重逢。
莺声啼啭画楼风。念从罗黛起,
妆罢落梅红。

 

春来依稀如旧,雁去已是不同。
断鸿声里远峰重。
落花可有泪,
流水又无踪。

 

临江仙·梅

华北 何艳波

 

无惧冰霜初吐萼, 

严寒愈绽颜丰。 

苍原野陌觅芳踪。 

晶莹匀素面, 

深院一缕红。 

 

莫道人孤香自赏,

凭阑与我心同。 

无言枕雪待东风。 

纵云魂苦短, 

岂肯作平庸!

 

 

.现代诗歌.

  

如果,告别

华北 何艳波

 

寒风,已经过去

看,那雨在阳光快乐的奔跑

而紫丁香,那些细小的花瓣
是否芬芳着,悄悄飘落
于岁月的眼眸
白莲的花瓣

如月亮一样妩媚的眼

在三月的季节

洒落了尘埃么

蓦然回首 ,风清云淡

如果,没有

停留枝头的理由
那么就一笑而过
一笑而过
  
如果告别
请不要弯曲,叶子坚韧的枝条

向风沙低头
而永远有梅的风骨
  
笑看红尘 爱如烟花

情如烟花
    

不说莎扬娜拉,莎扬娜拉
站直脊梁


转身 

离开

 

         

.小说. 

  

那夜相拥,无关爱情

华北 何艳波

 

(一)回家路上

冬天的一个深夜,寒风料峭,刚刚在苏州国际宾馆开完贸易交流会的金陵贸易集团总裁,司马彬,一个文质彬彬,成熟优雅的男人,驱车在回家的路上。

夜晚的南京,灯火辉煌,一片繁华。这个古老而又现代的城市,在夜色里分外美丽。

他的心情很不错,企业改制后,经过十多年艰苦经营,已经开了600多家连锁店,在杭州,南京,上海,无锡有多个生产基地。产品已经出口韩国,日本,朝鲜等几个国家。
  经过秦淮河时,他下了车,前些日子忙了整一个月,平时没有时间内,今天心情不错,偷闲在冷冷的风中欣赏美丽的十里秦淮风光。

如果说南京是一位清秀可人的女子,秦淮河则是女子那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细如丝,滑如绸,飘逸间透出影影绰绰的古典之气,流露着唐诗宋词里的婉约之感。秦淮河既守住了南京源远流长的古都氛围,又为南京注入了新的灵动色彩。乘船荡漾在河水上,飘飘然如御风而行,两边迎来典雅的徽派建筑,秦淮八艳画像,文人墨士所留诗句,让人的心也飘到了那久远的年代。曾经的繁华,曾经的衰落,都已逝去,今日的秦淮河依旧淙淙潺潺。

他拾起一片凋落的梧桐叶子,感受那枯黄中携带的萧索气息,望着一排又一排清一色无叶的枝子,发现遒劲伸张的枝条另是一番情境。风吹过来,他不禁打了寒噤。的确,南京的冬天有点冷!其实大部分时间里,阳光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明媚,天空似乎有点阴霾,空气中的湿润往往给人带来一点刺骨的感觉。

时间已经不早了,妻子该等着急了。因为忙碌,他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回家了。他上了车,很快到了南京长江大桥上。在冬天的夜晚,桥栏杆上上1048盏泛光灯齐放,桥墩上的540盏金属卤素灯把江面照得如同白昼,公路桥上的150对玉兰花灯齐明,桥头堡和大型雕塑上的228盏钠灯使大桥像一串夜明珠横跨江上。华灯齐放,绵延十余里,真是“疑是银河落九天”。
  驱车快到到桥中心时,他隔着车窗玻璃,好象看到在桥栏杆上依稀有一个人纤细的影子,他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因为南京的冬天,很冷很冷,何况是这么晚了,人们应该早进入甜蜜的梦乡了。怎么会有独自一人在这么高的桥上?难道是轻生的人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南京长江大桥上,自杀的人很多。每年都有,会不会是又一个遇到困难,要轻生的人呢?想到着这里,他下了车。这次看清楚了,是一个年轻的姑娘的背影,长发及腰,身材窈窕,穿一件白色的修身棉服,黑色长靴,按她的穿着推断,年龄应该在30岁左右,经济状况也应该不错,像是个事业单位或者办公室人员。但是,这样的年龄,应该是很顺利的,难道她遇到了什么大麻烦吗?或者是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他想走过去,但是,又怕她情绪激动,一下子跳下去,因为有过这样的例子。可是,不去,又怎么办?

(二)再见,我爱

兰,是一个文静的兰州姑娘,在一家报社做记者。她身高160,温文而雅,对人总是面带微笑,也很热心,小姐妹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都喜欢找她,她很会安慰人,体谅人,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心结谁也解不开的。

婚姻不幸,丈夫脾气暴躁,整日大吼大叫,像个疯子,公婆身体不好,常年有病住院,自己孩子还小,总是自己带,然后,工作又很紧张,很累,常常外出采访,日子像没有尽头的路,永远那么漫长。离婚吧,孩子太小;不离开,自己真的要崩溃了。

白天,要工作,照顾孩子老人,还好,最怕的是晚上,和一个行同陌生人的热同床而眠,太恐怖了。

他的手像毒蛇一样蜿蜒在她的年轻丰满的躯体上,让她每次都像死去一样,都感觉如同在做噩梦。无法摆脱。她无法接受,一个结婚10年人仍然感觉陌生的身体。每次,她都想,干脆死了算了,总比活受罪强。否则,早晚有一天,自己要疯掉。

常常,在他累了,开始打呼噜时,兰就穿上衣服,望着窗外的月亮,冰冷的眼泪,一滴滴就忍不住落在光滑的木地板上。

也是一样的月亮,也是一样的晚上,10年前的夜晚,却总是让她感觉那么甜蜜。

杉,她的初恋,是一个面容清秀,有点羞涩的苏州人。他总是一件干净的白衬衣,牛仔裤,很安静的望着一样年轻清秀的兰。他的手,那么温暖,那么温柔。一次,兰发烧吃药后出了很多汗,不肯盖被子,他就哄她:“乖啊,一会汗落了,就会退烧,听话。”轻轻的给她盖上被子,一直陪着她,给她讲故事。她宿舍的同学又是嫉妒,又是羡慕的说:“好好陪美女,我们出去了。”

可是,她知道,自己和他一个在遥远的北方,一个在美丽的南方,又都是独生子女双方的父母,绝对是不会同意的,在这样下去,只能是痛苦两个人,所以,她开始故意的在约会时迟到,一次次说分手。但是,善良的杉一直以为自己那里做的不够好,是兰在考验他们的爱情,所以仍然一样温柔对她。
  毕业的时刻终于来临,兰的父母坚决不同意她留在苏州,强行把她带回了兰州。那时,他和她22岁。

兰消沉了很长时间,不愿意见任何人,但是又厌烦父母的唠叨,就稀里糊涂结婚了。而伤心的杉,在别人那里展转知道她结婚的消息后,大病一场。失望的他,在一年后,和一个他并不喜欢的人结婚。他的孩子比兰的孩子整整小一年,同一天生日。

结婚后的日子,平凡琐碎而忙碌,他和她在相隔遥远的城市里按照各自的生活轨道生活,渐渐陌生。

只是,每当月圆的时候,就有两个憔悴的人在遥远的地方,望着那轮曾经见证他们爱情的黄月亮流下泪……

这样的日子,一年有一年。在兰的丈夫再一次破口大骂,你这个婊子,你的心里究竟爱谁?说兰是木头时,她终于,决定要离开这个混蛋,野兽,疯子,王八蛋,到另外一个美丽的世界,去永远结束自己的痛苦。

她千里迢迢来到和杉曾经相爱的校园,走在那条熟悉的路上,风景依旧,一切却已经物是人非。罢了,反正也不会再见到他了,还是自己孤独的离开吧!不要再让他伤心,不会再让他为自己流泪。冬天,西湖边的风很冷,吹透了她单薄的衣服。还是走吧!

南京长江大桥的景色很美,那里也是他们曾经分离的地方,就在那里吧!让一切真正的结束。

猎猎的风,打在她苍白的脸上,她却没有任何感觉,吹着她如瀑布一样的长发,纤细的手扶着冰冷的栏杆,桥下的滔滔江水,在向她招手,好象在说,孩子,来吧,来我的怀抱,一切都结束了。

她看着遥远的星空,有一颗星坠落了。望着遥远的北方,她默默的在心理说,妈妈,女儿不孝了,要先走一步了……

她一步步走近栏杆,纵身一跃……

(三)那夜相拥,无关爱情

司马看见,那个孤独的女子,在桥上徘徊了许久,一步步走向栏杆,知道,如果自己再赶快不伸手,一个鲜活年轻的生命,就会永远消失了。

他轻轻的一点点的从后边接近女子,哭泣的她因为太伤心,加上桥上车来车往,竟然没有察觉,就在兰要纵身一跃的一刹那,他一个箭步到了兰的身后,用他有力的手一下把她抱了下来。

因为重力的作用,他和她一起跌到在地,而兰因为多日的疾病和惊吓,一下子晕了过去。

在她迷迷糊糊醒来时,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兰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头疼的厉害,只记得,自己恍惚中跳了下去,怎么自己还活着?她拼命的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又一下子倒在床上。

这时候,一个陌生的男人,走了进来,他中等身材,气质儒雅,面容清秀,微笑道:“你终于醒了,你饿了吗?姑娘?”“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是一个路人,看见你要轻生,把你救了下来,昨天你发烧一夜,我给你喂了药。现在感觉好一些吗?”

“谢谢你。”兰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个陌生人,自己平时很注意形象,却在最狼狈的时候,被一个陌生男人给救了。“你想吃点什么?”他温和的问,为了防止她起疑心,就坐在离她4米多远的办公桌前,一双修长好看的手,拿了一只笔,在酒店的便签上划来划去。“谢谢你,我真的什么也不想吃。我经常几天不吃饭的。”“那怎么行,你的脸色太差了。”他拨了酒店的内部送餐电话,很快,必恭必敬的服务生送来了一碗清淡的白米粥,倒退着出了房间的门,把门轻轻关上。

他把粥放到床旁的小桌子上,又给她泡了杯碧螺春,说:“我喜欢碧螺春,很清淡的,不知道你是否喜欢,喝杯热茶吧!暖暖身体。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已经太晚了,你先休息,好吗?明天我再来看你。”

兰头疼好了一点,这时候才有精神细细打量,眼前这个自己的救命恩人,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像波光潋滟的湖水,闪着智慧的光,微笑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流畅的唇部轮廓,有着粗糙的北方人没有的精致和诱惑,一双修长的手有着艺术家的气质,一身和体的西服,更衬托着他的成熟儒雅,他的声音如春风一样醉人,该死!自己怎么这样想呢?自己不是要结束生命了吗?太不应该啊!

在和杉分手后,兰接到很多或明或暗的情书,但是,没有一个能打动她的内心。而在这样遥远的地方,在自己的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却会遇到这样优秀这样完美的男人,让她砰然心动,这究竟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

不过有一点,她清醒的知道,她这个时候才明白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自己很多没有看到的美丽景色,还有平时视线以外的广阔世界。还有很多优秀的人,还有真诚和来自陌生人的真情。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也许他看见她在愣神,轻声的说:“我先走了,可以吗?真的太晚了。”

兰知道,明天自己一定会离开这个美丽的城市,一定会离开他,而且,今生永远不会看见他,就坚持着摇摇晃晃下了床,咬咬牙说:“谢谢你,握个手可以吗?”他看着虚弱瘦削的她,无助的眼神,苍白的脸色,让人看着心痛,就把右手伸了出去,她也伸出右手,握住他温暖的手。

不知什么时候,她的头晕晕的靠在了他的肩上,隐隐约约中,她闻到了来自他衬衣上清新的气息,恍惚听到了他的心跳,和着她的脉搏。他轻声的说:“太晚了,我该回去了。”

她多希望时光在此刻停止,这样熟悉温暖的感觉,让她好象回到了初恋时代的感觉,好象是在那个月圆的夜晚,依偎在杉的怀里的那种很安全的感觉。他的轻柔的呼吸在耳畔,

可是那是幻觉,她在低声的说:“一会我就让你走,我知道,以后再也不会见到你的。我离你这么远,以后,我永远不会打扰你,永远不会的。”

司马彬一动也没有动,任凭兰紧紧抱着他。他知道,此刻的自己,对于绝望的兰而言,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手里抓住的一根稻草,即使一点微弱的光芒和温暖,也可以让她有生存的理由和希望。

智慧成熟的他知道,应该如何维护一个女人脆弱的自尊,他知道,一颗濒临绝望脆弱的心,再也承受不了任何打击。既然,自己把她救下来,就好人做到底吧!他一直笔直的站着,如同一棵挺拔的白杨。

兰知道,无论如何,陌生的他总会离开,不要让他太看轻自己,还是让他走吧!作为一个陌生人,智慧的他做的已经够多,足够细致。

她松开了手,转过身去,靠在墙上,无力的说:“你走吧!”她不敢回头,怕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

又一个黎明来临,美丽的朝霞,照耀着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新的一天开始了。

机场大厅是各种口音服装各异的人,当飞机起飞的一刹那,兰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这座城市,这个她的生命里和记忆里,最难忘最美丽的城市,虽然,今生,她不会再回到这座城市

回到家乡,她回想起,他在酒店便签的签名貌似是个拼音,于是搜索,居然搜索出来那人的博客,以及网络上关于他的种种简介,方知是某集团公司的副总,东南大学毕业,和自己同龄。他的世界如此宽广,相比于自己,世界又是如何狭小。让她知道,一个人的世界不该仅仅困于围城。

是的,她永远不会忘记发生在那里的一切,以及那双有魅力而真诚的眼睛,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夜温暖的相拥,即使,那夜相拥,无关爱情……

                                (编辑 陈欣)

【作者:叶涵】  【发表时间:2021/6/17】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267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30,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1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公共网络或者素材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