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精短文学作家崔俊田文学专版

崔俊田,遵化市作家协会会员、唐山作家协会会员、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精短文学作家,作品在省市报刊杂志及作家艺术家阳光传媒均已发表。

 

 

作者作品

 

沉默的时光

华北 崔俊田

 

每一个幸福的男人,都有沉默的时光,都有过寂寞和彷徨,没有开始就幸福,一帆风顺,无忧无虑 ,直达彼岸。

有的开始顺利,工作顺心,家庭幸福,事业发展得到认同。在进程中不敢有丝毫的傲慢,生怕有所闪失,在社会上也获得一定的位置;对同事热情,对工作尽心尽力,起早贪晚:不争名争利,涉及利益问题,尽量让着别人。

74年他被提升为单位的党委副书记,群众很拥护,支持他的工作。正在他事业中天的时候,一位老干部也在打他的主义,认为他是青年干部,属于“文革”人物,应该清理,在他担任总队领导职务时,硬是安排这位青年干部转业。

他心中窝火,没有直接参与“文革”的事情,在工作中,一心一意,内心无愧,怎么就非要离开部队呢?部队整编时,应是副团职命令,而他是正营职命令。他想不通,最后服从命令转业到山东,三年后病逝。

一个人可以把握自己,利国利民,但不能把握环境,当进入逆境的时候,你没有办法扭转,人家并没有讲你有什么问题,只讲,这是安排,地方更广阔,更可以发挥自己的作用。

人那就是这样,开始顺利,中间不顺,在这种时候就要保持沉默,修炼自己,不要认为你付出的就一定会回报,就要得到认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的付出就是尽了责了,尽了责就一定会回报吗?不是的,“俯首甘为孺子牛”,就当一头“牛”吧。

有的开始不顺,就要认真分析不顺的原因,分析身边的人和事,你要幸福就要先受苦,就要懂得人生,懂得人生的不易懂得比你难的还很多,并要继续努力,在沉默中奋斗。应该会发生转变,越变越好。我的经历就是这样,我的一生 遇到了无数的艰难曲折,我始终保持好的心态,保持奋斗精神,最后结局还算可以。

当我还是连职的时候,看我们单位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有关首长并不重视,我心中烦恼。我和军组织处长谈了此事,处长说:“你有一个问题要解决,是适于环境,还是让环境适于你,这个问题不解决,你白忙活一辈子,也没有出路。”

这是一个军机关团职干部给我的肺腑之言。

我逐渐适应了环境。对于首长的指示,只能坚决执行。必须按首长的思路办事。就是错的也要执行。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首长认为,我进步很大,办事能力提高很快。我由副连职进入副营职,又由副营职进入正营职,很快进入副团。到了副团,又不重视环境问题了,立刻进入逆境。

进入逆境,就要沉默,就要思考。不用怨天尤人,多找自己的不足,制订新的规划。不承认所处的环境,非要干环境之外的事情,那就是开自己的玩笑。

什么是幸福?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就是幸福。比如遇到一位好领导,能发挥自己的才能,就是幸福;能找到一份工作,能养家胡口,就是幸福;能在关键的 时候替你说一句话……,就是幸福。

在我回忆往事的时候,想起了副团长张起祥,张副团长说:“让老崔随我去三山岛指挥所吧,我那儿正缺位秘书。”就是这句话,把我从老单位纠葛中解救出来。我至今难忘。想跟他联系,联系不上。后来通过网络查找,找到了老首长的退休的单位。我们联系了,他老人家87岁了,我们沟通了联系,我感到幸福。

知足长乐。有满足感,就幸福。60年代,我遇到一位要饭的老道,他喝着一碗稀粥,还喊着:“幸福不忘毛主席。”这是假话吗?不是。他说:“中国铁桶江山,我们幸福。”

不知足,永远处于逆境。人心不足蛇吞象,有的做了高官,又有高收入,但仍不满足,还横征暴敛,想法窃取国家资财,那你还不是逆境?伸手比被捉。那是罪有应得。在这种情况下沉默也没有用。

幸福靠奋斗,不是靠窃取。比如冒名顶替问题,你考不上学,你冒名,你伤天害理,你不是逆境,你必然遭到法律的制裁。

你买卖儿童,造成家破残局,最后难逃法律制裁。你不是逆境,你是逆潮流而动,你必将垮台,你是垃圾 ,你是不齿于人类的狗屎。

沉默是积淀,沉默是新的努力的开始,沉默不是退缩而是冷静地分析 。沉默是正能量,沉默是学习渐进,来势待发。

沉默积蓄了能量,当施展才华,奋进不停的时候,胜利已经向你招手了。人的成功往往在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沉默的时光,是宝贵的时光。很多革命家都有过沉默的时光,当沉默变成成功,一鸣惊人的时候,山河都为之欢笑。这是胜利的欢笑,幸福的欢笑。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永生。有谁不喜欢永生呢?那就好好把握沉默的时光吧!我重视沉默的时光,在沉默中理清自己的思路,自知之明,确立能够实现的奋斗目标,戒除自以为是,虔诚的学习别人的经验,从点滴开始奋斗不止。不要怕碰钉子,碰钉子先检查自己,哪里需要改进,在改进中修正方向,心里有了章程,脚踏实地地前进,迎接你的就只是成功和幸福。

 

给老师看孩子

华北 崔俊田

 

    1962年,我十一岁,正是三年级的学生。三四年级在一个教室复式班学习,老师先给左半部的三年级讲课,右半部的四年级复习功课,给四年级的同学讲课时,三年级的做作业。学校是座北朝南的大院。

学校就一名教师,她叫王雅茹。高高的个头,黑里透红的脸庞,齐耳的头发,笑起来非常迷人,严肃时很吓人,同学们都怕她。她上课时,教室纪律很好,没有人敢咋刺。

她与家长们的关系都很好,家长们都很信服他。经常翻阅大队部的户口本,发现谁家的孩子到了入学年龄都亲自到家里动员孩子入学。她的任课质量比较高,毕业班考上高小的比较多。学校就在我家的西院,老师讲课的声音,我们都能听得到。

王老师的丈夫是霍老师,两人有个孩子随王老师一起生活,孩子五岁。王老师上课时孩子自己玩。老师上完课,还要自己做饭,洗涮,批改作业,备课。王老师有时去鸡鸣村〔乡里〕开会。孩子没方带。老师 就让张贵全和我照顾孩子。和孩子一起住,给孩子仗胆做饭。

王老师很不容易,让孩子照顾孩子,胆子可够大的。我和张贵全在家睡娘的被窝,吃娘做的饭,能做好饭吗?和孩子睡觉,怎么睡?王老师住的屋子就半截炕,睡睡觉滚下来还不摔坏喽?

那时七月初的一天,我们给老师看孩子。首先是做晚饭:那是三个人的饭,做得是挂面汤。我说:“我切菜,你烧火。”他点火,等锅热的时候放油,然后把我切得西红柿往锅里一倒,扒拉两铲子,“加水”!我喊着。他蒯了三瓢水,倒在锅里。“加酱油”!“加多少?”“你看着加耶。”

“别加太多喽。你加我偿,看情况再说。”我像个“将军”指挥这场战斗。

我偿酱油的时候,因为从来没吃过酱油,感到非常香,味儿非常浓。一口一口偿个没完。“究竟是咸那,还是淡那?”他问我。我回答:“不用放盐了,酱油味儿就可以了,开锅下挂面。”

我们下了一斤挂面,又滴了两滴香油。等饭熟了,我们就吃饭。

我们先给小弟弟盛一碗,又自己盛一碗,很快就吃完了。直到问小弟弟:“吃饱了吗?”回答:“吃饱了。”然后我们就风卷残云,把剩下的饭都吃光了。

晚上九点我们睡觉。我睡炕里头,他睡炕外头,小弟弟夹中间,防止孩子掉下炕。睡觉前先把学校大门关上。

老师叫我俩看孩子是对我们多大的信任那啊,一定要看好,不能让孩子嗑着,碰着,饿着。正在这时,院子里窜进两个人,伸手抓住小孩,抱起就走,这时我大喊一声:“千万不 能偷我们老师的孩子。”孩子吓傻啦,“哇哇”地哭,高声呼叫着“妈---妈-----”

我的叫喊声,惊动了张贵全,“崔俊田,你怎么啦?”“孩子,孩子。”“孩子不是睡得很香吗?”

我从睡梦中醒来长出了一口气:“把我吓坏了,原来是场梦。。。。。。”

做了一场梦,说什么也睡不着了,我说什么也不睡了 ,我要醒着看护孩子。这时传来张贵全的呼喊:“不要追了,不要追了,你干什么呀?我憋不住了,。。。。。”我说:“你喊啥呢?啊!什么憋不住了啊?”

他说:“一个女孩子一个劲儿追我,走哪追哪,我的尿没处尿,你看,尿裤子了。”我说:“咱俩谁也别睡了,就醒着看孩子,省着出事。”

我俩靠在一起,说着各自的理想,憧憬着美好的明天。

他说,将来我也当个老师,当大学老师,有事了让学生帮忙,学生个子大,不会做梦。

我说,将来我要当作家,把王老师编进书,把你也编进书,拍成电影让全世界都知道。

他说,听说王老师出身不好,因为这经常挨辖制,这次王老师不回来,说不定是挨训呢。

我说,王老师不错,是个好老师,他教课多好啊。

“嘎格……”公鸡打鸣了,天亮了。

我们赶紧起床,该给孩子做饭了。早晨熬点粥,伴根黄瓜就行了。

这件事已经59年了,回忆老师对我们的信任,感到很幸福,我们尽心尽责地完成了老师交给的任务,小孩干了大事,老师就是我们的母亲,母亲已经不在了,我们还想着母亲的情,母亲的义,母亲的爱。吃水不忘打井人,我们的后代能想着我们这些“打井人”吗?

 

  车

  华北 崔俊田 

 

我这一生从15岁开始坐车,以后在外地上学,坐了无数次车,也在车站等了无数次车。从滦县回遵化要在滦县站等车去唐山,从唐山回遵化要在唐山汽车站等次日起早去遵化的车。在滦县等车不太难,在唐山等车(蹲站)比较难。60年代唐山站没有暖气,候车室有个火炉,也不太暖。等车的人也不是人人都有座,就在候车室席地而坐,一坐就是一夜。深夜,老人们的呼噜声,孩子们哭叫声,门外的汽笛声,不绝于耳。我的棉袄袖比较短,手背冻得肿得像包子一样,既疼又氧,有的旅客指着我的手说:“看那孩子,多可怜,手冻得那样……”   我对旅客的议论微微一笑,这微笑表示谢谢关心,我并不可怜,能穿上棉袄就不错了,冬天冻肿了,春天就好了。

次日早7:10分登上唐山---西铺的班车就出发了。在丰润、遵化站分别停了10几分钟,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我很快就要到家了,就要见到心爱的妈妈了。列车员报站名:“西双城车站就要到了,有在西双城小车的旅客请做好准备。”西双城就是我的最后一站,下了车,再步行5里地就到我的家乡-----洪鸭屯了。一个离家半年的孩子,回家休寒假,向妈妈汇报在滦县上学的情景,讲讲在外地的见识,该是多么心旷神怡的事情啊。

休完寒假,大约正月18 ,我就开始返校了。临走时妈妈总是说:“时间怎么这么快,还没呆够呢,又到返校的时候了,这一走又得半年再见到我儿子了。干粮带好了吗?新棉袄袖儿长多了吧?看把我老儿子冻得……”

“叮铃铃……”板柜上的小闹钟响了,时针正指9点整。“我该走了,妈。”我向妈妈告别。妈妈把我送到院外。我家离车站最近的是西双城车站,来时9:30分左右,返回时10:30左右。我每次返程时都打提前量,宁可早到车站等车。也不能晚到错过车。

我走了,妈妈在后边跟着,虽然年余50岁,妈妈还很精神,我快走她快走,我慢走她慢走,就是舍不得我走,我说:“妈,您回去吧,不用送了,半年后我又回来了。”“没事,你走你的,我着急回去干什么?”妈妈回答。

“妈妈我得赶路,误了车我就走不了。”我着急地说。这时候妈妈不走了。我走我的路,我走了一里路回头看,妈妈好在那里深情地望着我。

10点钟到了西双城车站,这个车站说是车站,实际上就是一个站牌。长途班车有上下车的就在这里站一下,否则就开了过去。

我站在站牌下向东瞭望,到10:30车没来,我继续瞭望,11点车没有来……12点没有来,我们问旁边的老乡:“平时有这种情况吗?”老乡说:“车要是哪儿坏了,修不完就发不出来了,今儿够呛了。”

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乘这个车一直到唐山,到火车站买票也方便,西双城到唐山的也只有这次车。怎么办?我陷入焦急之中。正在焦急的时候,从东边过来一辆敞篷汽车,我急忙用手拦,车停住了,原来是化肥厂的运煤车:“师傅帮帮忙,我急于上唐山,班车没有了……”司机师傅说:“货车不能带客,我也没办法。”我急得都哭了:“师傅帮我想想办法吧,我花车票钱,今天我返校啊。”“你是哪儿的?”司机问我。我回答:“我是洪鸭屯的,咱们都是建明的,师傅帮一把吧。”

由于我苦苦相求,师傅还是开恩了,让我爬上了车厢。坐敞篷车很冷,很脏,弄了一身煤灰,我还是很感激师傅,我按时返校了。

68年我参加了工作,在勘探队上班。工作性质流动性大。72年队部建沙河县新城,回趟家就更不容易了,等车在北京站或永定门站或马圈汽车站。

起步遵化汽车站,中转北京。到遵化都由我二哥用自行车送,北京的车到沙河停站的就一趟天津---邯郸的,夜间10点多钟开车,次日早八点到沙河站,再转沙河---章村的支线火车,章村站就是新城。

转车时间首先到天安门前照个相,看看人民英雄纪念碑,大会堂,历史博物馆。或逛逛故宫,或逛逛中山公园……,总之中转一次逛一个地方,开开眼,长长见识。渴了,喝一口背水壶里的水,饿了,咬几口干粮。

有的人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上北京,而我机会有的是,一年两次过北京,你说我多幸福。正在我高兴的时候忽听有人叫我:“同志请留步,你吐痰了,把它擦干净,罚款5元。”我后悔怎么在这儿吐痰呢?真倒霉。由于没有好的卫生习惯,我先后被罚5次。好的卫生习惯是管出来的,是罚出来的。

到了永定门车站候车室,先买火车票,然后在车站转转,看看车站环境,看看卫生间在哪,这都是上车前必去的地方。“盒饭来了,有要盒饭的吗?”服务员推着小车连声叫卖。车站什么吃的东西都有,只要你有钱,什么东西也不缺。我有干粮,什么东西也不买。

在沙河站等车的地方,小吃不少,特别是果子肉片汤,那个汤里有海带白菜粉条肉片,配上沙河麻糖,很好吃,我每次转车都要来上一碗,在遵化很难吃上肉,在沙河吃上海菜肉片汤却很容易。

在北京中转都要在北京住一夜,去遵化要住马圈汽车站。住就是蹲,蹲站。

从来没有住过宾馆招待所,那是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只有艰苦奋斗,没有贪图享受的习惯,从来不觉苦,只觉得赶上了好时代。

在灵宝工作期间,休探亲假好难,我们上车在故县站,故县----北京的车票不好买,只有到郑州中转,什么时候有往北京开的车,什么时候上,不能离开车站,错过了机会不好办。那次我和爱人一起回家,在郑州车站地道桥口爱人出事了,爱人在叫:“哪有卫生间,我憋不住了。”“哎呀,这个时候上哪找卫生间啊?”我也很着急。

我急中生智:“你就在我的身后解决,发现了要挨罚,我们认了,没办法呀。”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地解决了问题。就在这时路过车到站了,我们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奔向了回家的路程。

半夜到了北京站,抓紧时间到北京东南方向的马圈汽车站,那里有发往遵化的长途班车,先购好了票,然后放心地等车。早6点开始排队,7点开始发车10点半到达遵化。

就这样一个行程,有时需要走路,有时需要流汗,有时需要蹲站。要是没有好身体你怎么应付得了。

那时是改革的前夜,交通比较紧,车次比较少,车速比较慢,买票难乘车难的问题在全国存在。在公路运输方面,车次少,不到站不能停车,拦也拦不住。

改革开放后,交通情况发生很大改变,车多了,没有不通车的地方,出租车,滴滴,拼车,网络用车,打电话就到。

由于经济条件的改变,转车人很少蹲站了,一般都住比较舒服的地方。或坐公交车。或坐出租车,或自驾车,真是方便多了。

现在车速也大幅度提高,一般一天之内就能到达。很少有蹲站的了。

改革开放改变了交通状况,改变了人民生活,增加了生活质量,人民可以有尊严地活着。我们盼望改革开放越来越深入,成果越来越好。

我回忆等车的时光,我珍惜等车的时光,由于那段时光,我广泛的接触世界,接触各式各样的人,开阔了我的生活面儿,世界是那样美好,那样复杂。在融入世界中要提高警惕,要看清各种人的嘴脸,使自己免于陷入迷途。

 

 

.小品.

 

婚事会议

 华北 崔俊田 

1968年10月1日,滦县茨榆坨方克让家召开了个家庭会议,方可让主持会议,参加会的人员有:方玉花,方的父亲方可让,母亲,哥哥方金,嫂子,

方可让简称(让),母亲简称(母),哥哥简称(金),嫂子简称(嫂),方玉花简称(花)

让:今天,咱家开个会,好好地商量一下方玉花的婚事。玉花你先说说。

花:今年我就滦师毕业了,在上学期间,我和同班同学崔俊田关系比较好,我们想成亲,请亲人们给把把关。崔是遵化人,他的人品、脾气秉性我都喜欢。

让:家在遵化啥位置,离咱们这里多远。

花:遵化城东,是王国藩那个镇的,离城有二十华里。

金:家里几口人?

花:老母亲带三个儿子,老大、老二都已结婚了,他排行老三,是老儿子。

母:他们家日子过得可好?

花:老大自己过,老二刚结婚,在乡里上班。

金:“文革”期间没惹什么事端啊?

花:他比较老实厚道,没惹什么事,能正常毕业。

金:一个月挣多少钱?

花:二十九块五毛钱,全国都这样。

金:就这一壶醋钱,咱们啥光也沾不上?

母:你这当哥哥的,可不能这样说,一壶醋钱,全国都这样,全国人都是穷日子,他就能高喽?这俩钱,够两口子花就行了,咱们哪能光惦记着沾啥光呢。有幸能上出个学来,上班能稳定地挣俩钱就不赖,在家里能挣到啥?该知足就知足,看着碗里的,还想盆里的,啥时能是个头?

花:妈说得对,能享受到国家规定的待遇就相当不错了,他有点本事,将来再往出息里慢慢地奔腾呗。

金:咱们得要点彩礼,妈不能白养了你呀?

让:彩礼还是不要的好,因为要彩礼的话,咱们借嫁闺女贪财让对方陷于不孝的地步。你朝谁要呀,朝老奶子要,老奶子得借去,借了债还不起,最后还得孩子还。他二哥结婚,也富裕不了。老奶子为三儿子借债,最后还得你妹子他们两口子还。你掂量一下,要彩礼产生不快,这是聪明还是胡涂。

金:钱不行,事儿大点也行啊,咱们也能沾点光啊,对方无权无势,现在啥也沾不上呀?

花:刚刚毕业,当老师,就是普通的事。那有什么办法呢?

金:要不你再等等,看还有没有有出息一点的?

母:咱是普通人家,你妹妹又是老实人,咱们怎么能高攀官宦人家?

花:我没啥大出息,我也不想攀高枝,幸福的生活就是靠自己努力,靠谁都不仗义。我们过好了,怎么也不会忘记咱们家。如果我们过得不好,我们还靠哥哥帮忙呢。

金: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你们如果过不好,我也没办法,到时候你们可别怪哥哥。

花:哥,您说得不对,老祖宗说家和万事兴呢,是不是这个理?遵化老崔家全靠两个舅爷帮忙,他父亲在他刚生下五个月就去世了,家境十分贫寒,两个舅舅就担起了扶持妹妹的重担,春天帮助种地,秋天帮助收秋,粮食不够吃了,送粮食。人家可从不把一奶同胞的妹妹当成是泼出去的水,遵化人都称赞那几个好舅爷。

金:我可没人家那么好,我也不当好舅爷,我就想沾妹妹点光。

花:自私是人的本性,这也正常,但我如果过好了,我会真心实意帮哥哥,不讲代价,两个人的生活起步会困难点,我相信只要我们和和美美地生活,将来是错不了的。

让:我的意见,玉花的事由她自己做主,只要对方人品朴实端正、有头脑,其它事都好说。凡事是事在人为,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我大闺女找的主可离家近,有谁沾啥光了,大姑爷那啥脾气,净给大闺女气受了,我看着都揪心。遵化这孩子我看他很懂事,家风又正,我闺女肯定受不了气。

母:遵化这孩子有礼貌,到啥时候说啥话,到啥时候办啥事,小伙长得也不错,我喜欢,玉花眼力不错。这亲事我赞成。

金:我的意见供妹妹参考,但婚事关系你一辈子的幸福,大主意还得你自己拿。

嫂:他家老人脾气好不?

花:就一个老婆婆,脾气相当好,又能干,特别能吃苦,人家寡妇失业地,能把三个儿子拉扯大了,特不容易,听说当年生我对象的时候,没吃上一顿月子饭,五天就下地干活,在遵化城东都出名儿了。今年五月我去遵化看了一次,在我印象里,老奶子特别好,和蔼可亲,绝不像我大姐婆婆那样,净挑拨关系,制造不和,没事找事。老奶子受一辈子穷,但穷得有骨气、有志气。有一天老人家在路边捡到一个包包,包里有500元钱,她想丢钱的人不定多着急呢,她就在路边等,等了半天等来了丢钱人。老奶子就是这样一个天下打灯笼都难找的正直善良人。

嫂:那他两个哥哥多事不?

花:大哥招出去了,自己过,人特别老实能干,六十年代到密云修水库,累坏了身子骨。他二哥也特能吃苦,为了置买婚房,冬天起早贪黑到离家五十里的山里割柴顶房钱,当地人人称赞,驻村工作组看他表现不错,把他介绍到乡里当了共青团书记。哥几个从来不生气、不打架,特别和睦团结。家里就是日子没啥底儿,现在还比较穷。

母:你说庄户老百姓谁家不穷啊?咱家不穷?穷家结亲,门当户对,这在理,谁也说不出啥来,多好。

让:穷人家只要一家老小能互相体谅关心,就说明家风淳朴,日子有底气。咱不攀富家,富家有什么了不起?也难免狗眼看人低。这门亲事就是对方家离得远点,来回不方便,别的没啥。

:远点不要紧,来回坐公交车,也方便。另外他这个人头脑很聪明,有口才,文笔比较好,是个当作家的料。我看中他,就是看中他有才华、有志气,将来会错不了。

金:我看他不说不道地,没啥大出息。

花:说话关键是能说到点子上。他不说是不说,他要说起来一百人也说不过他。比如去年我们学校开个批判会,批判师训班的一位女同学,在这位同学的床上贴上大字报,还不准她撕大字报,撕就是破坏文化大革命,让这位女同学非常为难。会场气氛非常恐怖。就是这位不说不道的他,关键时候说话了:我要说,这会的方向不对,她当过文革小组长不假,但那是同学们选出来的,她仍是我们的同学,我们斗她是群众斗群众,这是方向的错误。床上贴大字报,不让她睡觉,这是违法行为。

会场足足有三百多人,没人敢说不同意见,就他敢说,你说,他不是个有胆有识、仗义执言的红脸汉子?

我敢说。跟他处对象,将来挨不了欺负。

金:家有二斗粮,不当孩子王,当老师没出息呢。

花:其实当老师挺好,一年两次假期,家里啥事都能干喽。另外,现在是新社会了,老师是光荣的职业,是人类灵魂工程师,教书育人理应受人尊敬。再说行行出状元,孔夫子还是万世师表呢,我看这职业没什么不好。咱们不能自己作贱自己,我是国家供出来的,应该为国家培养人才,好好感恩回报国家才是正理。

让:我闺女说得对,咱报考滦师的时候,就做好了当老师的准备,现在毕业了,咱不当老师当什么?咱闺女当老师,找个当老师的对象,这不肩膀一般高吗?这是天底下难找的好事啊。

最后,当父亲的作了个圆满的总结:咱们这个会也开了半天了,该开完了,这个婚事,就这样定下来吧,啥时候毕业啥时候结婚,咱们把眼光放长远些,一分彩礼不要,等他们过好了,再孝敬我们,加报亲人,这才是百好合一好。

 

 

.小品.

关于爱的对话

华北 崔俊田

 

甲〔女65岁)

乙〔男75岁〕

乙:现在5点30分,起床了。

甲:现在我在看手机。

乙:早晨看手机不好,起来活动活动好。

甲:这么早有啥活动的?

乙:我在室内散步2500步,等于在花园蹓三圈。

甲:我腰间盘不好,散步腰疼,不能散步,只能在被窝猫着。

乙:要不你那么胖呢。

甲:今夜休息得怎样?

乙:一觉睡到天亮。

甲:睡觉都梦见啥了?

乙:梦见彩票中奖了,我可高兴了。

甲:没梦见我?

乙:对不起,我谁也没梦见。

甲:我和你不一样,我的梦里全是你。

乙:咱每天下午跳舞见面,晚上还梦见我可很幸运。 

甲:我发现我爱上了你。

乙:我没什么可爱的,我发现老李  老王  很愿意跟你跳,他们爱你,你也爱他们。

甲:你怎么看不清事情呢?老李老王愿意跟我跳,我不愿意跟他们跳,只是应付一下,跟你跳我真心愿意。

乙:我老了,比较笨,简单活动活动,你能跟我跳我感激你,其他的我什么也不想。

甲:我腰间盘不好,活动量大了受不了,跟你活动活动正合适。你这个人憨厚老实,没这没那地,很让人喜欢。

乙:你这个人性格也挺好,一块跳舞和得来。

甲:你没感觉出来我在追你……?

乙:我感觉你很关心我,其它的没想过。

甲:你这个人真是的,我为什么关心你?因为我爱你……

乙:关于爱的问题,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几千年都没有离开,作家的主题都没有离开,但这个问题不能轻易提,轻易提了就会伤感情,就会出现很多是非。

甲:我爱你是真心的,现在我和孙女一块过,孙女还不省心,我很孤独,我愿意有个伴侣,互相解解心宽,别无它求。

乙:谈爱,必须有个条件,双方未婚,现在我爱人对我很好,已婚人谈爱,这不符合实际。

甲:我知道你是退休干部,我是丧夫寡妇,门不当户不对,但我确实爱你,我表示出来,让你知道我的心,没有其它意思。

乙:你说出来,我知道了。现在我说出我的想法,我也让你知道。我不能骗你对你说我爱你。说出这三个字是要负责的。

甲:负什么责任?我不缺钱,不用你开销。这不涉及任何问题,我的爱绝不伤害大嫂的利益,我只是让你多关心我一下。

乙:多关心你一下,就少关心她一下,就伤害了她的利益。她的一生是真心爱我的,不能到老了就辜负了人家,这可不是儿戏呀。

甲:如果我是个富翁。你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乙:这与富翁没关系,就是你给我钱,钱对于我有什么用?老了互相扶持,相濡以沫是最重要的。

甲:我长得一般,如果我长得漂亮,你肯定动心。

乙:就是你长得天仙一般我都不会动心,我都75啦,黄土埋半截的人了,安生是最重要的,老牛吃嫩草是不可取的。

甲:交谊舞场是容易产生感情的,你看那一对一对的哪个是夫妻,越不是夫妻的跳得越欢,你说怪不?

乙:正规的单位都有规定,不准到舞场去跳舞。以防止单位的正规性受影响。

甲:跳舞产生感情,产生爱。

乙:舞场是个是非之地,关键是自己掌握,对于男人要自控,舞场的“野花”不能采,不能自控,家庭就出献纠纷,出现破裂。这一点必须高度重视。

甲:你也太夸大了,没那么严重。

乙:爱好跳舞是好事,能调节情操,放松压力,广泛交友,熟悉社会。但出发点要明确,是为了活跃生活,而不是追逐异性。

甲:不追逐自然就产生感情怎么办?

乙:不涉及家庭,不涉及社会那没什么,一旦涉及到了,就应该悬崖勒马。

甲:你说得对,省得产生麻烦。不过我发现你也爱我,你每天早晨给我发信息,这不证明吗?

乙:我每天5点30 起床,在室内散步2500步,已坚持20天,发现效果不错,以前吃完饭胃扎得哄,现在好多了。我发现你体重超重,又不好运动,就想带动你一下,就发微信带动你一下。

甲:我运动不了,腰间盘突出,只能静养,不能过力。

乙:那以后我不提醒你了,你自己掌握吧。关于你的爱,可以这样掌握,物色一个合适的对象,组建一个家庭。不过你要注意尽量不在舞场找,这里情况比较复杂。遇到对劲的可以交朋友,朋友之间也可以互相关心。但不涉及双方家庭。

甲:看来“爱”不能轻易说出口。人与人之间容易产生好感,就控制在好感范围之内,超出了就要刹车。

乙:这就是精神文明,这就是底线,千万不能逾越。

甲:听你一席话,收到不少知识,老年人的爱,这里还有许多学问。我以为爱就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涉及其它问题。比如我爱一个人,不需要他付出什么,就需要精神上给我支持。陪我说说话,陪我唠唠嗑。

乙:没那么简单。你指的是暗恋,暗到一定程度就明了。你看高官和情妇之间,爱不离口,涉及到利益问题,就出矛盾了,就不好收拾了。就身败名列了。

甲:是的。新闻报道的不少。

乙:两个人印象不错,应该珍惜,但必须按法规约束。超出了法规约束的范围,就要自己承担苦果。

甲:今天的聊天,很有意义,再爱的重大问题上你给我敲响了警钟。我要严于律己,清醒看人,不给别人制造麻烦,同时也防止别人给我制造麻烦。

乙:这样最好。谢谢。你能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这很好。每个人都有爱的权利,都有表达爱的权利,不过,这个权利 不能随便使。就拿电影明星来说,谁不想,谁不爱?想了,爱了就表达吗?这不是空想吗?于是出现了追星族。自己给自己找烦恼。什么事情不能过度,过了度,好事就变成了坏事。我这一生遇到许多追求者,追求者大多是好人,当对象确定之后,我的态度相当明确,谢谢你对我的爱,我的爱已经有了专属,爱只能一次…… 这是国家制度决定的。你明确表示了态度,问题就解决了。你这个人 是不错的,你有想法不低级,这很正常,通过交流取得了共识,是很可贵的。我们还是好朋友,好舞伴。

 

.自由诗.

高奏凯旋曲

华北 崔俊田 

 

医院去开药

门外排着队

间距超一米

谁也没异意

 

口罩嘴上戴

自觉来抗疫

中华儿女棒

高奏凯旋曲

 

改天换地的幽灵

华北 崔俊田

 

一个幽灵----

共产主义的幽灵

悄悄地传入中国大地

满清封建主义如临大敌

反动资产阶级坚决扼杀势不两立

 

十月革命一声炮击

幽灵不再是妖魔鬼异

苏维埃的旗帜飘起来

中国的无产阶级杨眉吐气

 

1921年7月1日

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

她的诞生惊动了整个世纪

推翻旧世界

建立新世界

劳苦大众翻身解放坚定不移

 

28年过去

三座大山夷为平地

代表反动阶级的国民党

滚出了中国大陆

以人民领袖毛泽东为首的中央人民政府

成立

 

人民挺胸站起

抗美援朝战胜美帝

打出了威风

打出了骨气

中国--正义不可抗拒

 

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

我必犯人

 

印度曾在边境闹事

共和国的伟力让其受到教育

苏联--珍宝岛挑起事端

最后作了缩头乌龟

越南也曾犯我边境

被人民军队迎头痛击

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

不可战胜

所向披靡

 

中国自立于世界的东方

高举第三世界的大旗

联合国恢复了合法席位

 

新中国成立三十年

各项事业蓬勃发展

改革开放四十年

中国富起来强起来日新月异

反腐畅廉

治党治国进入新世纪

 

百年辉煌

中国巨龙腾飞

帝国主义张牙舞爪

难挡中国巨人前进的步履

 

我们正在前进

我们正在做着极其伟大的业绩

我们发扬百年辉煌

新的百年我们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伟大红旗

高歌猛进

建立世界命运共同体

造福世界造福人类

 

 

加油河北加油石家庄

华北 崔俊田

 

疫情侵入河北

侵入邢台石家庄

英雄的燕赵儿女啊

热爱中国心向党

挺起了强健的胸膛

筑起长城万里长

齐心协力

打一场硬仗

在燕赵土地上

到处都是

抗击疫情的战场

 

加油河北

加油石家庄

响应党的号召

携手抗击疫情

众志高歌传四方

 

全民参与严密布控

居家隔离消毒排查

绝不让病毒猖狂

疫情哪里出现就让它在哪里灭亡

 

 

.相声.

 

改名(相声)

华北 崔俊田

 

甲:大家好,最近我创作了个相声。

乙:啥名呢?快说说,鄙人洗耳恭听。

甲:改名。

乙:怎么刚创作的相声就改名?

甲:你老误解了,是关于我改名的相声。

乙:那可能比侯宝林、郭启儒那个更好啊。我们开开眼啊。

甲:抬举,惭愧。

乙:您啊,就别谦虚啊。

甲:上学第一天,老师问我啥名,我说叫三儿头。

乙:稀奇,鬼头三脑啊,聪明透顶呢。

甲:老师纳闷了,你排行老三是吧?

乙:乡村老百姓不会起名,习惯了,都理解。

甲:还理解呢?老师笑了,如果你排行老八,应叫八儿头,对吧?

乙:三儿头,与八儿头很易混淆,这倒有意思。别人一招呼您,那可爱的狗狗们就来了一大群。这太容易误解了。那得改呀。

甲:嗯,得改。

乙:那你大哥、二哥都是啥名呢。大头、二头?借鉴一下?

甲:大头、二头?多土啊。可能吗?老师给起的俊清、俊明啊。

乙:名都不赖。

甲:老师说,你就取二者之长,叫清明吧。眉清目秀,聪明伶俐啊。

乙:挺好呢。反正不叫三头儿、八儿头就行。

甲:还好呢?清明节到了,同学爱这样开玩笑,今天是你的节日,我们给你献花,表示哀悼。

乙:那不行,还得改啊,怎么改呢?。

甲:记得早些年时一部戏中,阮文追有句唱词:脚登月亮擂战鼓,头顶太阳当明灯,巍巍峨峨五大洲,惊天动地喊杀声……,就叫战鼓。

乙:这个名字也有争议。外国人阮文追的唱词,早过时了,再说咱哪能长他人的威风呢。

甲:战鼓这名字不成,还得继续改。后来改了中性名字俊田,俊是美,田是大地。美丽的大自然,美丽的小伙,后来我出书的签名----崔俊田。

乙:高,这实在是高。

                                                                             (编辑 陈欣)

【作者:崔俊田】  【发表时间:2021/3/1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353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30,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1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公共网络或者素材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