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精短文学作家杨华 文学作品专版

杨华,女,汉族,1981年生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人,国家公务员,网名琦艺果。热爱文学,喜欢读书,朗诵,交友。2019年开始写作,加入克旗作家协会,曾在《内蒙古晨报》《红山晚报》《百柳》杂志和《松漠》上发表过作品,内蒙古闪小说协会会员克旗朗诵协会会员、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精短文学作家

 

 

 

作者作品

 

窗外

华北 杨华        

 

闷热的房间,像一个大蒸笼,汗水顺着兰雪的脸颊滚落下来。狭小的房间,不足十平米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在无其他东西。房间里没有空调,仅有的一扇门也被护士锁上了。她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门旁边那扇小小的窗子上,她急切的跑到窗前,使劲地摇了摇把手,摇不动,窗户也是封闭的。

“这里是隔离病房,在检测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你不准离开这个房间,更不准与其他人接触,希望你能理解。”她这才想起护士抽完血临走时说过的话。

兰雪被隔离了,这个消息不胫而走。

2020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在武汉蔓延开来,全国人民开始了一场与疫情的战争
    兰雪是一名公务员,由于感冒咳嗽得了肺炎,按照规定要求隔离检测。起初兰雪认为就是在医院里住几天,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当她走进隔离病房,看见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带着口罩和橡胶手套的医护人员站在自己面前时,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下午单位领导同事,亲朋好友不断打来电话,叮嘱她千万不要紧张,一定要配合医生做好检查。她觉得他们似乎比她自己还要紧张。

她走到窗前,想看看外面可透过窗子看到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对面是一堵墙,走廊里静悄悄的,见不到一个人影。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打开了灯,房间里有了光亮,让她紧张的情绪稍微轻松了一下。汗水打湿了她的头发,嗓子有些发紧,此时燥热、惶恐、不安,又一起向袭来,她感觉整个人都快窒息了,只好不停地喝水。

 晚上十点多,她再次站到窗前,向窗外望去看一看窗外的夜色,哪怕看到一颗星星也好,可窗外漆黑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看不到外面的世界,见不到外面的人,她更加坐立不安

她从窗前走床边,再从床边走到窗前,仅仅八步的距离,她却像走了半个世纪,感觉自己的脚有千斤重,她不知道这样在房间里走了多少个来回。此时此刻,复杂的情感一起涌上心头,她开始憎恨可恶的病毒,如果不是这可恶的病毒,她也不会被隔离,更不会呆在这个鸟笼子里。后来她又开始憎恨自己身体不争气,如果不是得了重感冒,也不会来这里,现在她只能祈祷时间快点过去,检测结果早点出来,能够尽早的离开这里。

夜静出奇,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停止了。她似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打开手机,此时已经是夜间两点多了。可她一点睡意也没有,刷了一遍朋友圈,发现好多人晒出了下雪的图片

想着外面洁白的世界她又一次到了窗前。如果能够在雪地里奔跑,该多好呀!一个人能够自由行走在天地间,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那该是多么幸福事情呀,可现在这个愿望都离她是那样的遥远 。

现在她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打开窗户,呼吸一下外面新鲜的空气,看一下洁白的世界,哪怕只有五分钟都可以。她不再担心自己的病。一开始她为一个人没有了健康才是最可怕的,后来她觉得一个人失去了自由,那才是最可怕的事,可现在又觉得一个人能够生活在一个美好和谐的自然环境中才是最最重要的。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渴望窗外的世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渴望窗外的蓝天白云,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渴望能够在外面自由自在地行走。

为了这个愿望,她不停的摇动窗子的把手,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把窗子打开了。她欣喜若狂,赶紧把头探向窗外,深深地呼吸外面的空气。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呛得她咳嗽了好一阵子。

她心里失望极了只好关上窗子,瘫软躺在了床上。

这一刻,她想起了办公室的窗外:那明亮的大玻璃窗外面,是一片绿色的大草坪,草坪对面是一条马路,川流不息的车辆来来往往,马路对面是热闹的商业街,商业街的后面是一座山。每当办公累了,她就会站在窗前向外面望去,看看外面的最色,让人顿时心生愉悦。

她又想起了家里的窗外,从十二楼望窗外俯瞰,窗外的一切景色尽收眼底:那是一条带状公园,公园里有她最喜爱的白桦树和紫丁香公园西侧有一条小河,河岸边种了一大片油菜花。早春的紫丁香花,还有初夏金黄色的油菜花,吸引了不少晨炼的人。想着想着她觉得以前的日子是那样的美好,可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将这美好的一切都打碎了。  

新冠病毒就是一个魔鬼,她在心里诅咒着。可新冠病毒的来源却是人们对野生动物的大肆屠杀,破坏了大自然的平衡,这也许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吧!她这样想着恍惚地进入了梦乡:她梦见疫情结束了,自己变成了一只美丽的鸟儿,在蓝天白云下展翅高飞。她来到一座大山脚下,山上长满郁郁葱葱的树木山脚下有一条河,河岸两侧有几座稀稀疏疏的房舍,孩子们在绿色的草地上追逐打闹着,大人们在河岸边劳作着,几只梅花鹿在河边悠闲地喝着水,从田地里飘出优美的歌声:美丽的草原,我的家,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故乡的山杏

华北  

                 

 我的乡在北方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乡的东山上长满了山杏树。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北方的春天就像是一位害羞的小姑娘,总是姗姗来迟。山杏花却是北方报春的使者。阳春四月,小草儿才刚刚探出了头,杨柳像懒床的孩子,还没有醒来山杏生出红色花苞,一阵春风拂来,一团团,一簇簇的争先恐后地绽放了。远望,那漫山遍野的杏花就是一片花的海洋,犹如一个粉红的大家族,遥相呼应,颇为状观近观,那嫣然微笑的花朵,千姿百态,像一只只粉蝶振翅欲飞来赴一场春天的盛宴随着花瓣的伸展,色彩由浓渐转淡,由深红变为粉红,谢落时又变成莹莹白雪。正所谓: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 请君红白外,别眼看天工。

这是家乡最美丽的一道风景,我们小孩子可不会错过。一路小跑到杏花山,踏青赏花,嬉闹于林间。闻闻这朵,瞅瞅那朵,摘下几朵最心仪的插在对方的头上,别在衣襟上。我们就和那些快乐的小蜜蜂一起在花丛中飞来飞去。泥土酥融的气息,小草吐露的清香,杏花绽放的芬芳,混合在一起,沁人心脾。我们徜徉在杏花林中久久不肯离去。沉睡了一个冬天的山野又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杨柳风。山杏的花时虽然短暂,但要历经几场与风雪的“搏斗”。只有在“搏斗”中胜出的花朵,才会在渐趋凋零中孕育出绿色小杏。一场春雨过后,天气变暧,嫩绿的小叶子伴着落花,簇拥着芝麻粒一般大小的杏子悄然生长。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青山杏成了孩子口里的零食美味。摘下几颗,急不可待地放进嘴里,味道有点酸,有点涩,不一会儿牙齿被酸倒到了,什么东西也吃不下了。

麦黄时节杏子成熟了。那一颗颗黄灿灿,沉甸甸的果实压弯了枝头。抢摘山杏我们暑假里最幸福的事情。卖山杏的钱是乡亲们每年最重要的收入。每到这个时候,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齐上阵。
    记得那时天还不亮,我们就带上干粮和水,坐上父亲的马车,往山上赶。路上总能遇见上山打杏的乡亲,谁也不甘心落后。寂静的山野顿时热闹起来,欢声笑语传遍了远近的山岗。我们小孩子挎着小筐在山坡比较平整的地方摘,大人们在陡峭的地方摘。累了,我们就坐在树下吃点干粮,喝口水,稍作休息,赶紧接着摘。总感觉身上有使不完的劲,生怕杏子都被别人抢了去。每天夕阳落山时,我们就拉着一车山杏满载而归,那种喜悦犹如打了胜仗,凯旋归来的战士。

山杏果熟透了,脱落出来的才是最好的果实。母亲小心地用小锤子把捡回来的杏核内的杏仁取出,再用小石磨把它磨碎了,做成杏仁沫。把杏仁沫用大铁锅熬成奶白色,放进新鲜嫩绿的豆角,炖出来的豆角色泽诱人,味道香甜可口,至今想起来都回味无穷。

秋季开学的学费和家里的开支全靠卖山杏的钱。有一年山杏大丰收,我家场院里的山杏堆得像座小山。正赶上行情好,着实卖了个好价钱。乡亲们都羡慕的不得了,夸我们能干,母亲特别开心,开学时给我们每人做了一身新衣服和一个新书包。

山杏是北方一种极为通的树,没有婆娑的身段,枝条弯弯曲曲的,可是它耐严寒,耐干旱,无论什么环境下都能生长,有着生命顽强、不屈不挠的性格;它不但能阻风沙,涵水源,而且周身都是宝,杏花可以观赏,杏核是重要的中药材,树根能加工成艺术品,有着朴实无华、甘愿奉献的品格又有着一旦时机成熟就华丽登场、演绎精彩的风格。

山杏伴着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少年时期。现如今虽然离开故乡二十余载,可那漫山遍野的杏花,无数次地在我的梦中绽放,采摘山杏时的情景更是时常在眼前浮现。我知道它所给予我的不仅仅是它的美丽花朵、丰硕果实,还有它掌握时机绽放自己的风格,还有它默默奉献朴实无华的品格,更有它坚强不屈迎难而上的性格。它的这些品质已经深入我的灵魂,并将伴随我的一生。

我爱你,故乡的山杏!

 

深深怀念父亲

——写在父亲百日的祭文

华北 

                   

车子离村庄越来越近了,而我的心情却越来越沉重,车厢里一片沉默。以往每次回老家,孩子们都无比兴奋,一路上不停地说笑。远远的就看见父亲站在村口,满脸笑容地迎接着我们。当孩子们兴奋地跑下车,扑向父亲,那时的父亲总是笑得合不拢嘴,高兴得把孩子们拥在怀中。如今还是那个熟悉的村庄,却不见村口父亲慈爱的身影。

   这是父亲走后,我第一次回老家。今天是父亲烧百日的日子。父亲走后,我们就把母亲接到城里,和我们一起居住。家里的牛羊也在父亲病重的时候都处理了,院子有叔叔帮着照看。

再次走进父亲生活了一辈子的小院,睹物思人,无比伤感。院子里冷冷清清,凌乱不堪,老屋似乎也破旧了许多。那棵陪伴了父亲一生的老榆树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斑驳的树干,干枯的树枝,越发显得沧桑。

“唉,这家已经不像家的样子了。”母亲心痛地说道。“我们收拾一下就好了。”我们几个赶紧安慰着母亲,强忍着泪水。其实我们比母亲更能体会到院子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生机和温馨。    

    以前父亲在的时候,我们每次回家,院子里总是打扫得干干净净,那些农机具也摆放的井然有序。冬天能听得到牛羊的叫声,夏季园子里是五颜六色的蔬菜,秋季满院子瓜果飘。每次回家之前,父亲都和母亲一起张罗一桌我们爱吃的饭菜,临走时再把它们种的瓜果蔬菜,大包小包的给我们拎上。看着我们对他们的劳动成果大加赞赏,脸上总是堆满幸福的笑容。

    父亲是一个极爱干净的人。不管家里的农活有多忙,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扫院子,每天都把院里院外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是清理牲畜圈,喂牲畜。收拾完这些再换上干净的衣服回到屋里帮母亲做家务。因此亲戚邻居总是说你家这屋里院里一年三六十五天永远是这么干净。

父亲是一个特别勤劳的人。他发病的前一刻还在地里劳动。从十几岁就下地干活,辛苦劳累了一生。前几年我们都劝他搬来城里和我们一起住,他说他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离不开土地。我们只好劝他少种一些,就当作锻炼身体了。可他为了能让我们吃上放心的蔬菜和肉,又和母亲种了三个菜园,养了五十多只羊,八十多只鸡,两头猪,说是要做好我们的后勤保障。每次回家总看见父亲不停地在忙来忙去,很是心疼。就劝他不要这么辛苦了,我们都能照顾好自己。他总习惯性地挠挠头,嘿嘿一笑,说:“我闲不住呀。”

父亲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不管是左邻右舍,还是亲戚朋友,谁家有困难,总是冲在前。亲戚家的几个孩子由于家里发生变故,都是在我家由父母照顾抚养长大。在我的记忆中家里的客人总是来来往往,来者多数是有困难的人来找父亲帮忙的,在那个经济拮据的时代,我家的日子也是捉襟见肘,可父亲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让客人满意而归。

小院里满是父亲忙碌的身影,父亲用过的电动三轮车,马车,自行车东倒西歪地丢在院子里,是那样的黯然失色。好像失去了主人都伤心不已。我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它们,感觉他们都特别亲切,仿佛上面还有父亲的气息,不禁潸然泪下。无法用语言来表达那种心痛,我一一给他们拍了照,小心的收藏起来。

    现在回想起来,自从参加工作成家以后,我陪伴父亲最长的时光,竟然是在父亲生病以后,带着他四处寻医讨药的日子。父亲在病重时非常坚强,在病痛的时刻,他怕我们伤心难过,一直都是偷着吃止疼药,咬牙坚持。他在最后弥留之际,竟然还盘算着来年给儿女养多少鸡猪,咋样把菜种得更好。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在。以前总是在忙工作,忙家庭,忽略了对父亲的陪伴,虽然每天都通电话,一个月也能回两次家,可每次都是来去匆匆,没有几次能坐下来和父亲好好谈谈心,说说话。现在回想起每次要走时父亲总要问一句:“你们啥时候再回来?”那一刻他眼里总是含着泪水,依依不舍地跟着车子送出我们老远。那种期盼的目光,现在想想都心痛难耐。可当时的我们,并未意识到父亲已经年迈,他陪伴我们的时日已经不多。总是以工作忙,孩子上学为借口,没有把父亲的话放在心上。那天看到文友写的一篇文章,最好的孝敬是陪伴,含泪读完心里满满的是愧疚和自责。我现在才翻然醒悟其实父母老了,并不渴求我们给他们买多么好的衣服,回家带多少好东西,而是希望我们能经常回家看看,陪他们吃顿饭,说说话,干点力所能及的家务,这才是他们最需要的。而恰恰是这一点,我们好多做儿女的都忽略了。

    天有不测风云 ,人有旦夕祸福。一向身体硬朗的父亲突然就病重了,这犹如晴天霹雳让我们无法接受。在我们四处寻医讨药中父亲顽强地与病魔抗争了六个月,春节前夕,他带着对儿女的无限牵挂和对人生的无比留恋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由于父亲走时临近春节,加之新冠病毒的蔓延,我们就没有通知太多的人。没想到一些得到消息的亲朋好友和周围村子的群众都纷纷赶来为父亲送行。更让我们感动的是很多人在寒风中守了父亲一夜,在送行的路上很多父老乡亲想起父亲曾经帮助过大家的许多事情,都说这老爷子一辈子心好,一定是去天堂享福去了。

现如今,父亲化作一捧黄土,常眠在青山绿树之中。我跪在父亲的坟前,嚎啕大哭。父亲离开三个多月来我始终无法走出父亲离去的悲伤。每每想起父亲都无比心痛,泪落如雨,此时我的思念之情更像潮水一样涌上心头。

亲爱的父亲,你是那样的慈祥,又是那样的善良,可疾病却夺走了你的生命。可我们一直觉得你并没有离开我们,你只是出远门了,你的身影无处不在,你的音容笑貌仍在眼前浮现。几次提笔,想写点关于你的文字,可每次字未成行就以无语凝咽!心里满满的愧疚和自责,没能挽救你的生命,让我感觉到自己的脆弱和渺小,你的离去让我知道人生无常和生命短暂!哪怕我跑到千年菩提树下为你祈福,也没能将你留住!我责怪自己这些年对你的关心不够,对你的陪伴太少,没有真正的理解过你,因为你不来城里居住,曾经对你大发脾气,却没有想过你是怕给儿女添麻烦。很多事情你一直自己默默的承担和隐忍,却从不向儿女提起!

    亲爱的父亲,你总是处处为别人着想,一辈子都在默默无闻地为子女,为亲戚,为朋友付出,你为什么就不能为自己着想一次?

亲爱的父亲,如果人生真有来世,我希望还做您的儿女,希望你能换一种活法,希望你能不再劳累,不再受病痛的折魔,每天开开心心,轻轻松松的,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吗?我是多么希望父亲能听见我的声声呼唤,可任凭我声嘶力竭喊破喉咙,再也听不到那个慈爱的声音了。

   蓦然抬头,看见父亲坟后面的山坡上,那一大片杨柳已经吐出了新绿,粉红的杏花已经绽放。春天已经到了,又是一个四季轮回。我突然觉得父亲就在那里注视着我们,希望我们健康快乐,希望我们越来越好。朋友告诉我,好好生活就是对逝者最好的安慰。  

我想告诉天堂里的父亲,您的儿女一定和您一样善良坚强,一定不忘您的教导,坦诚做人,踏实做事。写到此处,我在心里默默祈祷,愿天堂里没有疾病,没有痛苦,一切安好。

亲爱的父亲,我们永远永远怀念您!

 

小龙女


华北 

 

“马书记,我只能求你了……”
话还没说完,戴着紫色面纱的女子就抽抽搭搭地哭起来。
   “别哭呀,有困难就说!”
   “我孩子都要上学了,还没入户!”
   “可别管,她就是小龙女。”村里的妇女主任小声在马书记耳边说道。马书记是旗里派到村里第一书记。虽然来村时间不长,可有关小龙女的传闻却听到了很多。几年前,村里的张二狗在河边救回一个怀有身孕的陌生女子,后来她就成了张二狗的女人。因她性格古怪,整日戴着面纱,从不和村里人来往,但懂得水性,人称小龙女。

谁知去年张二狗突然暴病身亡。二狗走后她和村里男人的绯闻就更多了。

    “我知道大家都对我有看法,都是因为我这张脸……”说着她又呜呜哭起来。马书记仔细打量着自己面前这个女子:时尚的穿着,苗条的身材,乌黑的长发,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却溢满委屈和忧伤。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一定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一个月后,马书记给她和孩子办好了户口。大家这才知道,小龙女叫张宝莲。
  三个月后的一天中午,村子前面那条河发了罕见的洪水。许多人都在河边围观。
    “不好了,小宝掉进水里了!”

“来人呀,快救救我孙子!”刘婶焦急地呼喊着。可望着湍急的河水没有人敢下去。这时只见一个瘦弱的身影,纵身跳进了洪水中。

“小龙女!”马书记惊呼着。过了没几分钟,小龙女就拖着三岁的小宝上了岸,小宝得救了。可就在这时,小龙女突然晕倒在岸边。大家这才注意到小龙女脸上的面纱不见了,她右侧脸上有蝴蝶大小的一块黑色疤痕。
   众人愕然!

 

闲事姥姥

华北 

闲事姥姥六十多岁,大嗓门,脾气古怪。胖肥的身体,背有点驼,花白的头发用一根簪子别在脑后。一双小脚,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拄着一根拐杖。她爱管闲事,在村子里辈分最高,人称闲事姥姥。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姓名,一提起闲事姥姥,村里的大人小孩都害怕她。

一日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玩耍钱游戏,玩兴正浓。

“你们几个小兔崽子不干正经事,看我不收拾你们!”闲事姥姥说着就把桌子掀了,抡起棍子就打,吓得他们几个拔腿就跑。

孙二愣是个酒鬼,一喝多了酒,就把媳妇儿打得鼻青脸肿,没有人敢管。

“男人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有种你上战场呀!”闲事姥姥见到孙二愣照着脸就是一顿大耳光,把他打得满嘴流血。

 “你管得着吗?”孙二愣哆哆嗦嗦地说道。

“这事我管定了,以后再敢打媳妇儿,我还让你满地找牙。”闲事姥姥气得涨红了脸,嘴唇抖个不停。从那以后,孙二愣再也没敢打媳妇。

这样的事屡见不鲜,村里的大事,小事,好事,坏事,只要让她知道,她必管无疑。

她还有一个古怪的习惯,就是每个月都得艰难地走十几里山路,去镇上卖鸡蛋,还从不用人代劳。
    突然有一天,日本鬼子闯进村里,欺侮村里的李姑娘。闲事姥姥一边大骂着,一边抡起拐杖就向小日本狠狠打去,把小日本的眼镜打飞了,门牙打掉两颗。恼羞成怒的小日本拔出枪,“砰砰”两枪,闲事姥姥倒在了血泊中。

驻扎在村子附近的八路军听到了枪声,赶来把小日本一举歼灭。后来村子里有传言说,闲事姥姥是地下党,每个月去镇上是给八路军送情报。

 

冬至

华北 

             

母亲望着屋外越下越大的雪发呆。

“冬至下雪,一定是个冷冬,唉!”母亲说完长长地叹了口气。我从母亲的叹息声中读出了忧伤。

父亲住院快两个月了,病情却越来越严重。

父亲说今天想吃三鲜馅饺子,我们既兴奋又诧异。他已经有好久不咋吃东西了,只靠液体维持着,而且以前从不吃韭菜。

吃过早饭,我们一家人在厨房忙碌起来。我拌馅儿,爱人和面,母亲煲鸡汤,儿子做香菇炒油菜。

母亲把准备好的饭菜用保温桶装好,我们一家三口急匆匆地赶往医院。寒风夹着雪花吹来,我不由地打了个寒战。

“快趁热吃吧,我知道你最爱吃酸菜猪肉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记得……

我们走到病房外,就听到了屋里的说笑声。

“这就是我常和你们提起的许伯,我俩四十多年没见面了,没想到他也在住院,昨天在走廊里碰上了,真是天意呀!”父亲激动地向我们介绍。一个细高个的老人笑呵呵地坐在父亲的对面。桌子上放着热气腾腾的水饺,鱼香肉丝。

这一刻我和爱人才恍然大悟:原来昨天两个老朋友约好,今天共进午餐,并且两个人心照不宣地让家人准备了彼此爱吃的饺子。

“孩子,你脖子上的口哨哪弄的?这个是我做的呀!”

“爷爷,那是我送给智博的,我俩是同学。”许伯伯的小孙子从外面跑进来抱住了儿子。

“好,好,真是父一辈,子一辈的交情呀。”父亲兴奋得合不拢嘴。他的病似乎一下子就好了许多,破天荒地吃了十几个饺子,两个老人边吃边谈,开心的像个孩子。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阳光照进来,整个屋里暖洋洋的。

                     (编辑 陈欣)

【作者:杨华】  【发表时间:2021-02-0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212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30,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1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公共网络或者素材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