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精短文学作家付蕴东 文学作品专版

付蕴东,,汉族。克什克腾旗书声人,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精短文学作家。曾在宇宙地铅锌矿工作过十年喜欢文学热爱生活,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故乡班车站

华北 付蕴东

 

光阴荏苒,岁月如歌。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但故乡的小站却在记忆里留下抹不去的痕迹……

老家炒米房村就坐落在大黑山的脚下。村前的怀都昆兑河弯弯曲曲,把仅有的一条黄土路扭曲的沟沟坎坎。村里偶尔驶来一辆汽车,大人们都出来围观,车走后孩子们又追的老远老远……出远门的人都到三十里外的地方坐车,那里有一个“书声班车站”。我们每家每户都有一段送站的历程。

我送站是从大表哥开始的,他十九岁参加工作,我就一直送,直到他成家。

送站是辛苦的,半夜便揉着惺忪的睡眼,起来帮忙打点行包,然后,披星戴月,要在太阳出来之前赶到“书声站”。因为错过这趟车,就只能返回家等待,第二天再来

其次是二表哥、大表姐、小表哥。送完寒假送暑假,接回中秋接过年,接回的是欢天喜地,送走的又是凄凉伤感。不期待着什么回报,只盼着收到他们那薄薄的荡漾着亲情热浪的信笺,从中了解外面世界的精彩和新奇。

我和表哥们的感情很好,在一个院子居住,又一起慢慢的成长。每当我送走他们不过几天,便收到了乡邮员送来的信笺。大多是小表哥邮来的,因为他比我稍大一点,从小在一起玩耍,有数不清的趣事和难忘的童年。他常常在信里用“诗”的形式表达情感以及他对故乡的思念。我也常常用“诗”的形式给他回信,记得有一封信是这样写给小表哥的:

你启程了

伴着料峭的春寒

乘着骀荡的东风

走向文明

走向高雅

 

走向风流

 

你启程了

挑着无形的重任

带着朦胧的嘱托

去探索

去奋斗

去拼博

我停下了

你暂且离开了我

你启程了

我暂且离开了你

你盼望着

我期待着

一年又一年,他们都陆续完成了学业,走向各自的工作岗位。我也长大了,我也要去远方,可剩下我孤身单影,再也没有别人为我送站……

从老家到书声,区区三十里路,但路很难走,有拦路的狗,有大块的石头,还有几里的沙窝儿。每当走到沙窝,两条腿像灌了铅,走一步便留下很深的脚印,很苦很累。怕耽误时间,就要拼命紧赶,有时还连跑带颠……

人们说:胆子是吓大的,的确如此。记得自己第一次半夜启程的时候,心里忐忑不安,想的最多是路过村庄里的狗,还有那山坡上一片连一片的坟地。看看闪着冷气的寒星,听一听远处树林的呼啸,望一望大黑山那起伏漆黑的阴影,瞧一瞧那嘀嗒嘀嗒的小闹表。一咬牙,记住父亲的期盼,背上母亲絮絮叨叨的温暖,不言语,怕那离别的哽咽唤出母亲泪滴一串又一串,义无反顾,不敢回头……

一出村子,我便高吼起来,“归来吧——归来吧——别在四处漂泊......”。虽然是吼,但声音里带着颤,有点悲壮,不只是害怕,我想我很孤单,像个没人管的流浪汉……

想想本该和表哥们一起出去的,可是看着母亲那无奈的脸庞,竞然连几十块钱的学费也拿不出,我也只好四处闯荡了……

时光飞逝,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每年清明节,我和表哥们都相约回家祭祖,驾车驰骋在平坦宽阔的柏油路上,路过的村庄不见了以前的茅草屋,清一色的红砖瓦房整整齐齐排列着,昔日的沙窝儿里长满了婷婷玉立的马尾松。路过书声,我们总会停下来,抽一支烟,看着有点土气的书声中学,有点温暖,也会感慨万千。这小小的书声小站,走出了许多值得书声人自豪的优秀书生,如张吉周、唐杰、刘武峰,还有自然文学大家张汉明表弟……也走出了平凡的、悲壮的、辉煌的许许多多各自不同的人生……

此时,号称“金色的世界”的德令哈,阳光耀眼,青海湖蓝波碧透,却溶不下我对故乡书声的满腔思恋……

我的愿望是回到故乡,亲自驾着自己的汽车送我的晚辈们去书声小站,去放飞他们各自的人生梦想。我便在这留恋的故乡里慢慢老去……

 

家乡的荞面饸饹

华北 付蕴东

 

每当荞麦花开遍家乡的前坡和后梁的时候,头一年加工的荞麦面便准备在饸饹馆下架了,因为那白花花香兮兮的荞麦花一开,饸饹馆里的饸饹面便发粘、不利口了。有时因饸饹馆老板下架不及时,食客们便嚷嚷:荞麦花早落了,该换新面了!这时,老板便爽快地笑道:“好的,好的,荞麦一打下来,新面就送来了”。

加工饸烙面的作物叫荞麦,别名净肠草,营养全面,具有降糖、降脂、降胆固醇等功效,生长期短,五月末至六月初播种,九月末到十月初收割,常被种植在贫瘠干旱的黄土板儿上。如果六月份之前种植农作物的好地块遭遇雹灾、虫灾或出苗不齐,为了降低损失,这些地块就只能“翻荞麦”了。

荞面饸饹是我最爱的主食,若是在家乡,它有时可以作为我的一日三餐。荞面饸饹馆是克什克腾旗经棚镇小吃店的一大特色。简简单单的应昌路和解放路林林总总开了十几家荞面饸饹馆。

开饸饹馆有很多优势让人趋之若鹜。一是用人少,一般是夫妻俩即可;二是原材料方便,一般老家都种荞麦,秋收过后,家人就把磨好的荞面送来了;三是管理不复杂,食客是纯朴的劳动人民和糖尿病患者居多,点菜的少,吃的简单,还不挑毛病。每当腊月回家过年的时候,我便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去品尝经棚镇每个饸饹馆各自微妙不同的风味。有时即使家里包饺子,我也会借买盒烟的机会去吃一碗荞面饸饹。回家就聊天说碰见了朋友在外面吃过了。

荞麦生长,时令性强、成熟期短,顶着花长,多数花儿还未结实便遭遇霜冻结束了生长。荞麦花是农村喂猪的绝好饲料,喂出的猪膘肥体壮,纯天然无污染。荞麦快收获的时节最怕刮大风,有时只一阵风荞麦粒子就撸净了,垄沟垄背黑压压的……记得小时候,每到荞麦快成熟的季节,父亲抬头望望天空,对我们说:“起勾云了,要刮大风。”便带着我们连夜去收割荞麦……

应昌路有一个“老三区饸饹馆”,是一对老夫妇开的,男的收银兼服务员,妇人压饸饹,可能是年龄大的原因吧,上饭非常慢。我是个急性子,心里火烧火燎的,但看着两人那蹒跚的背影,心里又不忍,时不时就去光顾一下他们的小店,因为我也是老三区人。有的饸饹馆如果你光吃一碗饸饹不要个炒菜,老板就露出一种若有所失或不屑一顾的神情,这种饸饹馆慢慢地我也就不去了。

 

秋收季节如果怕招风而提前割倒荞麦,就叫伤镰了,一定程度上是会减产的。这种情况割倒的荞麦不容易掉粒儿,产出的猪饲料荞麦花就多。趁湿把荞麦敛成铺子,待半干的时候拉回场院,等干透的时候就可以打荞麦了。打荞麦很简单,即不能上碌碡串,也不能用连枷敲打,因为那样三角状的荞麦粒就破碎了。打荞麦只要用木杈轻轻敲打,然后上下一翻,荞麦粒子便脱落在下面了。

我最喜欢去的是老供销宾馆对过的“老家饸饹馆”了,也是老三区一对夫妇开的。每当亲戚朋友小聚,电话联系“去哪里呵?”,不用说,“老家饸饹馆”便是了。一人一碗饸饹,一小碗炸辣酱,有时要一盘辣豆腐或一盘老式辣子肉丁,有时一人一瓶啤酒或一人二两白酒。一碗热乎乎的散发着荞麦花香味儿的饸饹面,平平淡淡真真切切地凝聚着亲情、友情……

原来的荞面是带皮儿加工的,面黑黑的,饸饹也是黑黑的,因为很多荞麦皮也粉碎到面里去了,所以小时候不怎么爱吃饸饹,总是嘲笑村里放羊的老田干一家。甭管啥时辰打完荞麦,一定要连夜加工成荞面,压上满满一大盆饸饹,全家风卷残云般的吃掉。老田干还振振有词地说:“好吃的坚决不过夜,鸡不叫就是今天”。第二天别人问:“老田干,夜来后晌吃几碗饸饹?”,老田干骄傲地一扭头,“啍!三碗不过岗”。印象最深刻的是农村老人去逝,早饭都吃荞面饸饹,因为做荞面饸饹即快又省事儿,有酸菜卤子也不用炒菜了,吃的还痛快。因为人多,和的面也多,始终用一锅饸饹汤煮,所以最后一波吃的全是短短的饸饹头。因此人们常开玩笑说:啥时候吃你的饸饹头呵?就是说,你啥时候死呵?这些善意的玩笑和那黑黑的“饸饹头”是童年的一抹记忆。

现在加工荞面先进多了,首先吹去荞麦里的泥土,然后加适量的水脱皮,加工出的荞面白白的,做出的饸饹也是白白的。

解放路林业宾馆对过有一个“富缘小吃”店,虽未冠以“饸饹”二字,但也是名副其实的饸饹馆。也是一个夫妻店,男人中等身材,略有些驼背,脸上总露出谦和的微笑,他也是负责收银兼服务员,女主人看长像是蒙古族,专管压饸饹。

“富缘小吃”主食荞面饸饹,卤子是和荞面最搭的酸菜卤子和芥菜缨卤子。每人一碟芥菜丝、一碟咸白菜、一头大蒜,这些是免费的。还有“一路盐”的咸鸡蛋,供客人自选。吃旱餐的人很多,大多都是忙着去上班的工作人员。小店实在是太小了,只有四张长条桌,吃饭的认识不认识都在一张桌上挤,直到挤满为止。有一次去吃早餐,偶然和一位副旗长坐在了一桌,因为吃饸饹太快,别人都说我是吃饸饹的“收割机”。没想到,同时上的饭,我刚吃半碗,副旗长已经喝仅有的一口汤了。我哑然失笑,差点喷出饭来,心想,饸饹这玩意儿真是好东西呵!

压饸饹的工具叫”饸饹床子”,以前是木制的,又笨又蠢。压饸饹的时候,前头放在锅台里边,外头放在锅台上面的砖上,整个饸饹床子骑在大铁锅上。可能是做工不精细或者杠杆原理没掌握好,压饸饹特别吃力,这活计一般都是男人干,小时候在家里,我是母亲必备的帮手。

现在的饸饹床子先进多了,有台式带链条的,有便携式手拧的。

饸饹面口感的好坏关健在和面上,面太硬压出的饸饹也硬,不适合胃病患者和老年人;面太软又不保条。和面要用温水,最好是煮过饸饹的饸饹汤,加少许盐,煮的时候要多煮一会儿,不要相信开锅就熟的说法。吃热汤的直接捞,吃凉汤的要过水,然后浇上卤子,一碗软硬适度、香气爽口的荞面饸饹就端上来了。

春节寂寞而无奈地过去了,我又匆匆踏上高原的旅程。虽然青海喇家村发掘出了四千多年前古老的面条,更加有力地佐证了青海面食制作的悠久历史,可我仍满城寻觅,哪有一处飘着荞麦花香的饸饹馆呵?远在万里他乡,想吃荞面饸饹,想家乡的荞面饸饹馆,也——想——家——

                                  (编辑 陈欣)

 

【作者:付蕴东】  【发表时间:2021-01-2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220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30,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1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公共网络或者素材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