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精短文学作家艾红 文学作品专版

艾红,原名王宏达,内蒙古赤峰市人,从事档案工作。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内蒙古闪小说协会理事、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精短文学作家。有多篇作品发表在国内报刊杂志、网络平台。

 作者作

 

小雪

华北 王宏达

 

无须知会北方

也无须示意寒夜

捱过分娩前的阵痛

隐忍的泪花凝撒成霜

一朵一朵驮着童年的风车

转动空旷的时光

 

西北风步履有些踉跄

奈何不了正值青春的飞雪

缥缈的梦幻

洋洋洒洒的随想

铺天盖地

耳鬓厮磨的缠绵

飘窗而过

 

 

转身已是秋(外二首)

华北 王宏达

 

去年的颂歌还在遣词造句

今年的满月已到清屋小酌

独享这薄凉的清欢

 

风将带走这份炽热的感情

并非水性杨花

而是不想辜负草木的涅槃

枝叶洒脱落笔的灵感

来源于秋虫的低吟浅唱

长发飘飘已成往事 

 

细雨中能听到它呢喃的软

落日中能看到它娇羞的妍

风言风语的闪烁其词

并不妨碍它格守的诺言 

 

一只长着金翅膀的蜜蜂

吹着迷人的笙箫

从稻田里出发飞越牧野、森林

还有开满雏菊的山岗

 

走出这束缚的光阴

归来仍少年

 

 

秋的物语 

华北 王宏达

 

阳光推开虚掩的门

迎面撞上满是风尘的叶片

鸟鸣从枝头上落下

斑驳成一地的秋 

 

一叶一叶的金黄

是草木留给大地最精彩的博文

我在365天的四分之三处

等待你秋波一瞥的温柔

和持之以恒的苦修正果 

 

在生命的恒河里

我没有挥霍的资本

但,索取是我一贯的风格

烤了一个夏天也没改变 

 

 

衣锦还乡

华北 王宏达

 

原野辽阔了缤纷的秋韵

天空缀满了世态的炎凉

时光的行囊塞满了岁月的沉香

洒几滴山葡萄的血浆

在落叶吻别的树下

种上我的相思

去拜访那枫叶红遍了的北方 

 

你不知道秋色惠顾的白桦林有多美

草甸子上的斑鸠在收拾果实

黄昏拥着满是记忆的河流

衣锦还乡 

 

无需修辞

目光已够贪婪

它们在收割这橘绿黄蓝紫

 

 

 

 

 

最美的乡村符号(散文)

华北 王宏达

秋天最懂庄户人的感情,总是带着庄户人的希冀、最先到达五谷飘香的村庄。庄户人也把幸福的筹码都压在了秋天。秋天的村庄日渐丰腴、斑斓,饱满圆润的日子在弥足珍贵的阳光里静静地绽放。

二娘像阳光敞开心扉,把秋天拥在怀里,像对婴儿那样悉心呵护着收来的果实。田地里的果实已经搬到自家场院和自家院子的空地上、房顶上,日子也在阳光的味道里发酵,变得醇香。一年一次的“晒秋”成了二娘心灵敬畏的“图腾”,伴随着二娘的一生,虽苦涩但有生活盼头。在二娘的眼里,晒秋不是庄稼的祭奠,而是庄稼另一种涅槃重生。

晒秋的日子,是二娘最美好的幸福时光。在自家院里,二娘不放过任何一个阳光经过的地方,簸箕随着阳光移动,追着太阳的影子跑,每一寸有温度的地方都晾晒着辣椒、豆角、茄子、白菜等,散发着诱人的芬芳。连晾衣服的铁丝上都挂满了西葫芦条、萝卜丝,房顶上晒着一箩箩沙果干、杏干、枣干,让阳光无处可藏。每家每户的晒秋场景成了村庄彩色的象形文字,构成了村庄一幅幅生动美丽的风光拼图。这是庄户人生命的颜色,写满了对秋色最完美的诠释。我觉得,秋天的美,不在于附庸风雅的唐诗宋词里,而是散落在那满地斑斓的村庄里。

二娘家场院里的玉米、谷子、小麦、高粱,惬意地享受着阳光的抚摸。风儿传递着只有二娘能听懂的谷物的语言,二娘和这些谷物一遍遍用扬长、翻动的方式来交流,五谷的浓香在村庄的上空流淌。阳光也尽情地挥洒着热情,烘培这生命的每一珍馐。二娘把每一份勤劳的收获都风干珍藏,颗粒归仓。

在我的印象里,二娘没有穿过多彩的衣服,纯大青或者纯大蓝是她身上永恒的颜色。但当我看到秋天的阳光停留在她的身上时,二娘竟披上了五彩的霞衣。一棵红色的美人蕉带着阳光的信使,爱怜地映着她那挂满知足的脸,想必她心里也开着一朵朵甜美的花儿吧。她那一双满是沧桑习惯了苦难的眼神,此时也充满了喜悦。那一粒粒熟透的红枣滑落在白馍馍里,成了二娘白馍馍的百里透红的点缀。二娘用她那粗糙勤劳的手,晒着大自然的恩典,晒着乡土的传承,将单调的色彩变为五彩斑斓的感恩回馈。

二娘这是个操家理务的好手,她把晒好的干菜拿到集市上卖些钱,换来孩子们的新书包、书本、文具;把晒干水分的粮食留够自家吃的,其余的都卖给公家粮库,挣来一家人一年的花销。二娘用新磨的玉米面为我们做的窝窝头、贴饼子,松软香甜;将晒干的豆子做的豆包馅,皮喧软馅甘甜;把晒干的萝卜条腌制成的咸菜,味道独特,又耐嚼;干辣椒皮烧肉,爽口开胃;过年的时候,她用干白菜、干豆角丝做出的杀猪菜,既有阳光的味道又有亲情的温暖。

二娘像所有勤劳的乡下女人一样,扔下耙子就是扫帚,没有闲着的时候。只有秋天晒秋时,才难得二娘的动作慢下来。她偶尔站在屋檐下,静静地看着阳光在院子里行走,看着她自己绘制的晒秋图——这乡村最美的符号,就像是在看着自己忙碌的留影,慢慢地回味秋的味道。

 

 

.闪小说.

 

一口大缸

华北 王宏达

 

  院心那口大缸身上整齐排列着五行隆起的大纠子,在阳光下像剖腹产手术的增生疤痕,挺起腹部,诉说着远逝的光阴。

  秋生望着那口大杠,叹口气!棚户区改造,这座老房子就要拆扒,新楼房已经装修完毕,等待择吉日搬家。老婆和儿子都不同意把缸搬到楼里。

  “谁敢把缸给我扔了,就连同我这把老骨头一起扔了吧。”秋生站在大杠前,像捍卫自己的生命。

  秋生是锔缸的老手艺人,当年,走南串北,靠手艺养家。现在,“锔锅、锔碗、锔大缸”这行当早已退出历史舞台。

  秋生家还存有锔过的大海碗、和面的瓦盆、舀水的葫芦瓢,老婆嫌寒碜,收起来。

  早些年,一富贵人家贵重的紫砂壶掉地摔碎,慕名找到秋生。秋生把碎片拼起,利用碎片走势,细绳绑定,上弓打眼,用金属锔钉,愣是锔出一朵莲花,栩栩如生。

  看到老婆用铝盆发面,秋生把锔的瓦盆拿出来,瓮声瓮气的说:“用这个,发面好吃。”老婆拧不过他。

  冬天,锔缸的最多。那年月,穷,柴火少,舍不得烧,张婶家的缸冻裂了,裹着小脚的张婶被冰滑倒,摔伤了,秋生心好,锔好缸,又把老人家送到医院。

  眼看搬家的日子越来越近,这口大缸成了家里人的心病。

  这天儿子领着侄儿来家,侄儿开门见山“叔,这口大缸我要了,农村老家正好缺腌菜缸。”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也给缸找了个好人家。秋生抚摸着大缸,不舍的千嘱咐万叮咛,像是姑娘要出嫁。又让儿子买一尺红布,栓到缸身上。秋生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

  “叔,回吧,今冬来家吃猪肉酸菜炖粉条子。”

秋生的喉咙像有东西哽住,扎心的疼。

                           (编辑 陈欣)

 

 

 

【作者:艾红】  【发表时间:2021-01-2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228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30,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1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公共网络或者素材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