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临汾精短文学作家 王晓棠 文学专版

王晓棠,笔名海棠花,祖籍河北邯郸,现居京城。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华夏精短文学临汾分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微型小说月报》《劳动时报》及网络。小说、散文及诗歌多次在全国征文大赛中获奖。

 

遇见(小小说)

文/王晓棠

 

罗伯特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他是个一辈子都想在路上的人,他喜欢“旅行”的感觉,旅行中的“奇闻异事”,让他有“活着”的存在感。

今天,罗伯特来到的陌生城池让他充满了“遇见”的惊喜。陌生城池拥有独特的风貌。直达佛教圣地的渡轮,人们的表情虔诚又向往。

一位自称是旅行者的人,带着罗伯特来到一位出家人面前。

说面前的出家人是一座禅寺的住持,旅行者低头双手合十,说感恩遇见呀。旅行者说他此次专门来还愿,他在欧洲已拥有数亿的资产。

说着,旅行者抽出钱夹里的精美纸包,恭敬地递给出家人,好像出家人是他心中的佛。

出家人打开纸包,是一沓欧元。

他低头不停地诵祷着。在经济社会加速发展的今天,就如平静的湖面泛起了波澜,大家投来艳羡不已的目光。

出家人说,今天的善缘属于在场的每一位施主,若是诚心供养,应当人皆有之才好。旅行者双手鼓掌,说,十年修得同船渡,感恩遇见呀!他将一张张欧元举起,来回分发出去。此时,渡轮上充满了欢声笑语。

出家人说,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下,有些出家人是非常清净的大德,而有些出家人虽然表面上出了家,可是他们戒律不清净、行为不如法。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出家人,在家人都应该恭敬、供养、赞叹他们,这一点非常重要。

出家人喝了一口水,接着说,我们接受了这位施主的供养,有付出就会有收获,我觉得,我们也要礼尚往来,好不好?

大家都拍手叫好。出家人说,我们回赠这位施主首饰和钱吧。这样好不好啊?

旅行者双手合十,一再表示不需要,不需要了。出家人抽出书包里几张钱币,不停地说,施主必须收,我们出家人每天过着简单、清净的生活,今天结此善缘,这是菩萨的心愿。

大家也都自觉排起队,转一圈出来队伍又长了许多。纷纷拿出钱财。旅行者不停地诵祷感谢。期间,旅行者讲了他皈依佛门的心愿,还讲了因果定律无处不在。他双手合十向大家致谢,说到动情处还流了眼泪!

轮渡靠岸了。人群中突然有人高喊:欧元是假的。

可是,已经找不到那位旅行者,而且,那出家人也不见了。

 

 

思念父亲(散文)

文/王晓棠

 

黄昏的时候,父亲回来了。

父亲穿着一身蓝色中山装,围着蓝色羊绒围巾,身材有些瘦削,人到中年的样子。他像往常一样先看一下屋子里,像是寻找,也像是疲惫。他英俊非凡,让我觉得他除了是我的父亲,还是另外一个从不为我所知的自己。

我拉住父亲的手,哭着问,爸,这么久,你到哪里去了?

父亲摸着我的头发,说,闺女,我一直都在呢。

可是,可是,为什么您只在天黑时才回来?

父亲声音很低,轻轻地说:这都是为了你们好。

爸,他们都说你死了,我说你没有死,他们不信,看,您终于回来了。

此刻,梦戛然而止。

早上一阵狂风,“嘭——”的一声,把屋里的窗户重重地关上了。把我的梦一下子烧毁和破碎,刚刚在梦里复活的父亲,又一下子失去了。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把我的心,生生地用刀劈开,取走了。我眼前看到的,只是书桌上似乎父亲刚刚摘下的围巾,和书卓旁一个大书架。上面有一个前几天从母亲那里拿回来,父亲以前使用的一个保温杯。

一种痛彻心扉的感伤传遍全身,我把脸蒙进胳膊里,伤心地哭泣。

父亲,这个世界上最爱我和我最爱的人,是真的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们几个孩子还小,母亲似乎流干了眼泪。

过了头七,她像往常一样,每天忙着备课教学,每到周末,她手里拿着父亲曾经用过的 保温杯,步履从容地走到学校操场,像去看望一个老朋友,安静地坐在以前和父亲常坐的椅子上。有一次,一阵雨落下来,母亲终于按捺不住,泪如雨下。

父亲去世后第一个暑假,我陪着母亲回到了故乡的小山村。

母亲一路走,一路讲诉着父亲,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暖,好像在讲诉着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我在母亲的讲诉里,第一次知道,父亲和母亲,是那样的相濡以沫。他们的感情是世界最纯粹、最纯真的爱情。

那时,刚随爷爷从河北邯郸老家来的父亲,作为长子长孙,和大姑、母亲进入同一所学校学习。父亲少年时是特别懂事善良的,且极为英俊,他长身玉立,俊美飘逸,热爱体育与二胡,无师自通的父亲,经常在学校表演二胡独奏。父亲的神情永远是天使般的单纯,有着诗人的忧郁气质和干净品德。

母亲说,那时候,去上学的路上有一条小河,一遇到阴天下雨河水会涨 ,去县城上学的父母也不例外要“走水路”,当时的东湖旁,有条小河水有三十多厘米深,几十米宽,水流很急,每到下雨天的早上,父亲都会背母亲过河,下午放学的时候又把母亲从河对面背回来。

由于家庭出身不好,母亲在学校受到很多的冲击。每到这个时候,总有父亲的安慰和鼓励。

母亲说,老天如此眷顾,可以嫁给你父亲这样的人。如果有来生来世,我们和你父亲还要做一家人。

正是如此,让刚到中年失去丈夫的母亲,有足够的勇气含辛茹苦,独自把我们几个孩子抚养成人。 我相信,她的所有勇气,都源于爱与慈悲。

父亲的墓地在南郊。父亲下葬的时候,是芳草如茵的春天,墓地的四周,满目的松柏和黄花,这应该是父亲喜欢的。

我无数次的想念父亲,他的正直无私,他的洁净和慈悲,让我对人世间的一切,都充满了敬畏之心。做您的女儿,已是上天对我最大的眷顾。默默地守住心中的信仰,做一个好人,就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

 

 

玛依拉(闪小说)

                           文/王晓棠

 

那一年夏天,暴雨过后,玛依拉的爱情萌发。她来到塔里木河上游,望着阿克苏肥沃的土地,没料到这里竟有一片胡杨林,她身旁有一棵胡杨树,估计可以几人合抱。

路在前面中止。她想像着前面走过来一个少年郎。她想,要是嫁人,就嫁给一个热情的少年郎,不仅会弹奏冬不拉,还会跳“卡拉角勒哈”的人。她望着胡杨林,想像着少年正拨动琴弦,草原上淙淙的泉水、凊脆的鸟鸣、欢腾的羊群和疾行的骏马仿佛都跃然眼前。曲子回荡在胡杨林。那一刻,玛依拉的心似乎也飞了起来,期待着少年郎的到来,她不顾一切地歌唱起来。

  许多年以后的夏天,那棵胡杨树下,已没有了美丽的身影,却坐着一个忧伤的老人。

  老人眼角的皱纹,难以湮灭岁月的沧桑。

  据传,当初他在胡杨林的那一头,听到一个姑娘在歌唱,他顺着声音找寻而来,却只看到一条细细的皮鞭,挂在树上随风飘荡。

  他在梦里也听到同样的歌声,是姑娘在歌唱。声音清澈动听。于是他骑上骆驼,带着冬不拉进入胡杨林,兜兜转转后,他走出胡杨林时,已变成了一个白头发的老人。一眼看到那条细细的皮鞭,和那天看到,梦里梦到的一模一样。

他走进胡杨林,来到那棵胡杨树下——只有皮鞭随风飘荡。

空气很安静。突然,耳边传来清澈动听的歌声。很远,又很近。

 

秋天又回来

文/王晓棠

 

秋天在我的一缕乡愁里

天空落下小雨

梧桐叶来敲秋的门

九月的天气

雨水将记忆唤醒

还有落叶

在蒙蒙细雨中轻舞飞扬

秋天回来了

我悄悄隐藏了自己

像一滴小雨安静而忧伤

 

秋雨

不经意跃上我的屋檐

投掷着爱,梦想,清贫和静谧

我抱紧双肩带着浅笑

秋天唱起光阴的故事

 

游永定河公园赋  

文/王晓棠

 

时序榴月,岁在庚子。

有朋自帝都来,偕友至永定河公园,览公园绿草红花,看清流茂树飞鹊。

友人诧谓余曰:“公园如此之壮观,实乃胜境也!”

余谓友人曰:“此乃斯地人民之福祉是也!”

微雨初至,凉爽宜人。和风徐徐,细致别生。

寻花香于河畔,访风景于群芳。

树影婆娑,佳人犹隐。视彼道之草茵,望前园之幽径。

当前永定门楼,四下桑干河冽。京西山水,翠竹苍松。高而不尖谓之台,巍而不峻谓之榭。欢喜赏游,白鹭园闲走。更见水草笼浅径,芦苇拂雕栏,南风杨柳扫蛾眉,带雨睡莲抚娇颜。

余曾作《永定河之歌》:“山河故人有美好时光,幸福安康我为你歌唱。

永定之母亲河,如梦似幻吸引我……”此歌虽拙,其语是焉。

君不见,庚子开年天下事,新冠肆虐伤生灵,天阴夏雨山村里,路上稀疏有几人。

瘟疫无情人有情,逆行白衣战毒株。祈盼疫苗早点来,斩尽新冠享太平。

如此纷扰世界,处静谧繁茂山水园,能不叹乎。

嗟夫!

永定河美哉,一派江山如画。

东风送雨布吉祥,山也朦胧,水亦清奇。岂不美哉!

夏以来,惟愿 :疫情早去,百姓安康!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编辑 郭学德)

 

【作者:王晓棠】  【发表时间:2020-10-1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158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