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精短文学作家 马丽红文学作品专版

马丽红,中国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齐市作协会员,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

 

 

作者作品

 

红玉镯,绿玉镯

华北 马丽红

 

明辉和珊珊还有佳佳过去在一个学校读书,学习成绩都不怎么好。高考落榜以后,明辉回村和和父亲一起侍弄土地;两个女孩一天没什么事儿做,只有到镇办工厂去打工。

三人经常见面,不见面的时候也经常微信聊天。话说多了自然也就没什么话说了,朋友圈儿刷了一遍又一遍的,都是些鸡零狗碎无关紧要的话题,明辉闲得慌,渐渐地就和珊珊谈上了恋爱。

两人本来想瞒着佳佳,可都在一个村儿住着又怎么瞒得住?那几天佳佳总是绕着明辉走,一旦迎面碰上了,还没等明辉开口,佳佳已经低着头匆匆地走过去了。

明辉隐隐觉得佳佳也喜欢他,这让明辉有些尴尬,可他既然已经和珊珊谈上了,也只有辜负她了。

他想找个机会好好和佳佳解释一下,说明他之所以爱上珊珊的理由,可佳佳一直躲着他。

珊珊也明白佳佳的意思,可又不愿意向明辉挑明。她以为在爱情上佳佳一直都是她潜在的危险,无论在颜值还是家势上她都比佳佳差了那么一点点儿。

可就是这么一点点儿,完全可以摧毁一座爱情的城池,她不想因为佳佳地介入失去明辉,这个时候一动不如一静,装傻也许是最明智的。

三人再见面的时候,都低着头玩手机,以往的热情好像忽然不见了。虽然遇到好段子大家分享能笑起来,可笑声里分明又掺杂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明辉觉得在两个女孩之间谈恋爱挺累的,他既不想让珊珊误解,又不想伤害佳佳。

所以他对珊珊说,他想到远方去打工,珊珊开始还有点儿舍不得明辉,可后来一想还是同意了。

明辉走的那天,珊珊一直把明辉送到火车站,明辉几次回头看身后,佳佳并没有出现。

珊珊说,你出这么远的门儿,她也不说来送送你。

明辉说,这也不能怪她。

珊珊的表情有些愠怒可立马又回复常态,她满脸柔情地对明辉说,到那里安心干,别老想着我!

但明辉怎么能不想她呢?每天干完活以后和珊珊聊天成了他唯一的精神寄托。

他通常总是说一些关心的话,然后再谈感情,最后没啥说的了,就发各种各样的图片。

两人都避免谈佳佳,但隔三差五的明辉也问候佳佳,而佳佳呢,三句也回不了一句,有时候干脆就是一个呲牙大笑的图片。

当明辉问她为什么发笑,她又静默不回了。

有一次,珊珊在村后的田埂上给水稻放水,正好碰到佳佳。也许是明辉不在的原因,两人聊了半天,聊着聊着自然说到出外打工的明辉。珊珊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佳佳。佳佳微微一笑十分亲昵地对珊珊说,现在的男人身边守着女人还不着调儿了,更何况他离你又这么远,你可要小心喽!

佳佳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是一副调侃的语气,珊珊的心里还是起了一层波澜,他回到家里立刻给明辉微信留言,让他晚上回话。

在通话的时候,珊珊只说她太想他了,夜里睡不着觉,言外之意就是让明辉回去。

明辉自然明白珊珊的意思,可他出来还不到半年,他原本是想多挣俩钱儿干到年底的,可他爱着珊珊,他不想让珊珊为了思念自己而受折磨。

两人久别重逢,自然都很激动,在诉完相思之苦以后,明辉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玉镯送给珊珊,可珊珊没接。

她说,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绿色,为什么要送我红色的?

正在这时佳佳来看明辉,她伸手接过玉镯说,红色的温暖,我就喜欢红色!

珊珊看一眼明辉,又看看佳佳赌气地离开了。佳佳把镯子递给明辉说,看!我是不说错话了?可我说的是真话啊!

因为红玉镯珊珊一直和明辉赌气,很长时间也不搭理明辉,后来居然偷偷地到大城市做保姆去了。

虽说是两人的空间颠倒了,珊珊去了外地,明辉在村里。但两人晚上依然微信聊天,不同的是明辉已经觉得没话可说。

一年以后,珊珊给明辉发过来一条微信,内容只有一个大大的句号。这时候明辉才忽然觉得珊珊太矫情了,和佳佳相比,她显然缺少对自己的理解。

第二天,明辉从柜子里找出红玉镯,用海绵蘸酒小心擦拭一遍,然后送给了佳佳。

佳佳一脸惊喜地把镯子戴在手腕上,看了又看,然后摘下来说,红色太晃眼了,还是绿色好!

 

 

你回来了

华北 马丽红

 

这是郊区的一处平房,屋顶裂开的铁皮在萧瑟的秋风中呜呜地响着,仿佛冷硬的灵幡在招魂儿,听起来格外刺耳。儿子把车泊好,神色严肃地向屋里走去。

父亲躺在床上,一张脸毫无血色,干枯的嘴唇密密麻麻地裂出许多口子,好像刚刚从沙漠里走出来,还没来得及喝水。他一只手撑着床抬起脑袋,本来是想坐起来,可一番艰难的努力之后,还是颓然地躺在了床上……

你回来了!

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有些勉强也有些尴尬;儿子看着父亲神色冷漠,没有回答。

他恨父亲和母亲离婚,跟另外一个女人走了。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件事儿给他带来的伤害。在整个读书期间,他受尽了贫困的煎熬,可拒绝父亲的帮助。如今他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他觉得这一切都有赖当年母亲的帮助和自己的拼搏,和父亲没有一点儿关系。

这时,父亲又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儿子依然没有回答。

自从父亲走后,十二年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虽然他曾无数次地梦见父亲,可他真地不想见父亲。母亲为了供他读书到处打工,累得浑身是病,几年前就去世了,这让他恨父亲的理由更充分了。

父亲知道儿子恨他,他本来想再说一句你回来了,可看到儿子冷峻的的样子,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他也恨自己,儿子刀锋一样的目光让他更恨自己……

屋子里太凌乱了,虽说已到深秋,可依然有几只苍蝇在嗡嗡地叫着。儿子拿起拍子使劲地拍打苍蝇,那种啪啪的充满怨恨的声音落在器物上特别响亮,父亲的心一颤一颤地,感觉每一下都好像落在自己的身上。他知道儿子在发泄,十几年的积怨,儿子的心里太苦了。

父亲闭上眼睛,很快一行泪水顺着眼角缓缓地流了出来。正好一只苍蝇落在父亲盖着的被子上,儿子举起苍蝇拍儿的手悬在半空没有落下去……

父亲缓缓睁开眼睛,目光贪婪地看着儿子。

儿子使劲儿把拍子扔到地上,凄然一笑说,有什么话,说吧!

父亲说,你回来了!

儿子使劲儿地瞪着父亲,你怎么翻来覆去地就这么一句话?

父亲温情脉脉地看着儿子,忽然大声地咳嗽起来,脸孔憋得通红。儿子倒了一杯水递给父亲,可父亲还没等把水喝到嘴里,水杯便掉到地上摔碎了。

儿子说,看来你真没用了,连一个水杯都端不动了。

父亲说,可你小时候,我背着你一口气能到跑马场,那离咱们的老街可有十几里地呢……怎么你不记得了?

儿子摇摇头没有说话,但脸上的神色不像刚才那么冷峻了,而且目光也有了一丝的柔情。

他怎么能忘记呢?那时候还没上学,只要父亲休班他就缠着父亲背着他去跑马场看热闹,他喜欢那里的人山人海和各种小吃。有好多次他趴在父亲背上睡着了,自己都不知道,等醒来已经回到家中……

儿子看一眼父亲开始打扫房间,把那些没用的东西清理出去,然后坐在父亲跟前。

他知道父亲已经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否则是不会叫他回来的。此时他想原谅父亲,可一想到这些年父爱的缺失,心里就很难受。

父亲如饥似渴地看着儿子,那不舍的目光让儿子又想起一段往事。当时他已经上初中了,因为急性肺炎烧得昏迷不醒,是父亲半夜摸着黑把他背到医院挂的急诊,一路上摔了多少跟头不知道,可父亲的脸上和膝盖都是伤……

儿子想不下去了,他觉得父亲是可恨,但是他的这些无怨无悔的付出,此刻像虫子一样地撕咬他的良知,让他的心里特别难受。

他想送父亲去医院治疗,可是父亲断然拒绝了。他笑着对儿子说,他没两天了只想看看儿子。

事实也的确如此,父亲早已油尽灯枯,只因为想见儿子一面的信念支撑着他才活到今天。

黑夜来临了,父亲看儿子的目光开始暗淡下来。儿子一把握住父亲的手久久不忍撒开。

父亲说,明天是儿子的生日,他今晚还不能走。儿子没想到父亲居然还记着他的生日。

看着父亲浑浊的目光,感受着父亲被病痛折磨的痛苦,儿子心里特别难受,这时候的父亲已经进入昏迷状态……他只好来到外面打开车灯对准窗子,然后把父亲准备的蛋糕放在床前的小桌子上。

父亲从昏迷中醒来,目色迷蒙地看着窗外的曙光,终于完成一个心愿。他已经不能说话去祝福儿子了,只有把人世间的最后一个笑容留在脸上……

 

                                 (编辑 陈欣)

【作者:马丽红】  【发表时间:2020-08-3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126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