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精短文学学会 柴玉华 文学专版

柴玉华,1961参加工作相继从事工作一直没有放弃文学爱好和写作至今怀有文学梦想并坚持写下去。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

    

                                      我的婆婆

华北 柴玉华

 

好多人说婆媳是一对天然的矛盾体,两者有一道天然的鸿沟。我和婆婆却一见钟情,相识恨晚,25年的相处,情感与日俱增。婆婆去世已30多年,每每想起她老人家,总是潸然泪下,怀念、遗憾与愧疚…感慨万千、思绪难平…

婆婆善良、豁达、明亊理。婚前知道她是一位子女多、家境又不富裕的家庭主妇,曾想象会是一位体弱疲惫苍茫的老者。初次见面,彻底颠覆了我的想象。眼前的准婆婆,看上去五十多岁,匀称的中等身材,一双秀美的尖尖小脚,衣着整洁得体,双鬓稍有花白的一头亮发理顺整齐,脑后椭圆形发髻精美光滑,宽阔的前额下一双清澈的杏核眼透着睿智,稍有稀疏皱纹的白皙脸庞舒展慈祥。准婆婆谈吐不凡,平和亲切,既有大家闺秀的优雅气质,又有贵妇人的气质风韵。

婚后和婆婆相处的日子里,听邻居说婆婆在外夸我;首次听到此言,让我受宠若惊,在婆婆面前不受排斥,不受鄙视就谢天谢地了,何夸之有?从小到大,出了校门则走向了工作岗位,做饭、烧菜一窍不通,缝制活儿更是横针不知竖线。作为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女人算是最大缺憾;可是婆婆包容、体贴,视我如己出,连公公对我说话都总是微笑客气,由此知道婆婆没吹过我的负面枕头风。

我两儿一女,三个孩子都是婆婆亲手带大。在同一屋檐下和婆婆共同生活了十年之多。后来丈夫单位派给了房子,洒泪告别了婆婆公公,搬到了新居。

子女多的女人最难熬的是“打孩子阵″,特别是对职业女性来说更是如此。幸运的我躲过了这一劫,是婆婆含辛茹苦、日夜操劳,替我闯过了这道难关。当时正值“只争朝夕、献工时、献礼拜、早学习、晚总结"的年代,时常是早六、七点而出,晚七、八点而归,如有急需书写的文字材料往往是夜以继日,通宵不归;可是婆婆从没叫过一声苦,没喊过一声累。婆婆懂得公不由己的道理,用婆婆的话说那是干正事、走正道、求進步,非但不埋怨指责,反而支持鼓励、心疼抚慰。十年相处,与婆婆息息相通,心心相印,如母女、如挚友。我深知,工作中我获得的鲜花掌声饱含着婆婆的心血和汗水,生活中我的身心健康、快乐成长,同样饱含着婆婆的心血和汗水。

离开婆婆屋檐的那段日子里,心情苦闷、压抑。当我告知婆婆搬家准备一切就绪时,婆婆的眼圈红了,知道自己“整托”留在奶奶身边的三岁儿子哭闹地说:“我也跟妈妈走!″此情此景,我的血沸腾了!我的心碎了!我的情炸了!眼泪夺框而出。忆往昔,工作再忙每天能见到眼前的慈母,回家再晚每天能见到眼前的娇儿。亲人陪伴,驱散疲惫、烦恼,带来温暖、幸福。婆媳连心,母子连心,情难断,理还乱,当晚泪洒湿巾,辗转反侧,通宵未眠。

后来的日子里,每逢去探望婆婆,老人家总是像见了久违的知心朋友,愉悦、兴奋、喜笑颜开,第一件事是先和我唠一阵子,把家中的大事、小亊、趣亊、乐亊,告诉得一清二楚。婆婆是个乐天派,似乎“烦恼”、“苦闷”和“病痛”与她无缘,其实不然,我知道婆婆就是不想给人“添堵”而为之。

婆婆是出了名的贤妻良母。

老人共有儿女9个,三姐六弟,都出生于解放前,最小的儿子出生时大儿子刚近成年,可想而知,日子是何等艰难!甭说求温饱,就是求生存都难以为继。公公为了养家糊口,拼命挣钱,寒来暑往、风雨兼程,每天步行往返于十几里外的煤矿打工。婆婆深知公公的艰辛,深知公公的体力消耗,深知“保重点″的意义,所以不让公公吃大锅饭,每天开小灶、搞单炒,精心调剂,让公公吃好。公公90来岁突发脑溢血骤然去世。之前挺胸拔背,腰不酸、腿不疼,这与婆婆的悉心照顾不无关系。

一次,老俩口儿唠嗑,对一个问题产生了分歧,婆婆能言善辩,公公辩驳无词,又不甘心“败阵",于是“臭娘们”、“糟老婆”地开了荤,当时我三岁的女儿在场,哈哈大笑地对我说:“妈妈、妈妈,爷爷对奶奶吼,奶奶还笑…”婆婆笑眯眯地说:“你看看,小孩子都恥笑你啦!”

小叔子是开滦井下采煤工人,婆婆每天凌晨两、三点默默起床生煤炉,为儿子炒菜做饭,稀的、干的、荤的、素的、吃的和帶的一应俱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怨无悔、任劳任怨。

婆婆虽没文凭,但很有教养,善解人意、尊重他人、有城府、有口德、风趣幽默、不怨天尤人、不议论人非。

对儿孙的教育,不打、不骂、不挖苦、不侮辱、摆事实讲道理,正面引导。婆婆不是以势压人,而是以情感人,以理服人,以身教影响人。婆婆在家庭中的威望和尊严无与伦比,个个言听计从,连六个儿媳对婆婆都是相敬如宾,没有一个逆婆婆说“不″的。

鲜花盛开,蜂蝶自来。家族的姑嫂妯娌时而成帮结伙地来和婆婆相聚,那娓娓动听的话语声、那开心爽朗的欢笑声,仿佛还在耳边回荡。

邻里老幼常有光顾。七十多岁的夏奶奶是常客,她说,看看婆婆,和婆婆唠唠嗑,心里亮堂、舒服。少年小男孩千山浓眉笑眼,小黑胖子,天天来向爷爷、奶奶“汇报“大道消息”“小道消息”和他自己的所见所闻,津津乐道,有板有眼,婆婆视他如亲孙子。

有几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每天叽叽喳喳、嘻嘻哈哈地登门拜访,或许她们是冲着我几个月的儿子而来,女孩的天性,把儿子视为布娃娃,视为开心小宝贝,围着逗、抢着抱、轮着抱、又是亲又是吻的,一旦未抱成还示以遗憾,有的还嘟嘟囔囔、噘嘴生气。几十年过去了,对那些小朋友,“小妈妈″仍怀爱意。

隔壁的嫂子躺着逗我儿子在肚子上蹦跳,也巧,小鸡一撅撒起尿来,不偏不倚正好灌入嫂子嘴里,逗得在场的人哈哈大笑。这些故事虽然只是我这个上班族中午和节假日的点滴见闻,但是从中足以清楚地看到婆婆善良亲和的为人及其高尚人格的魅力。

婆婆82岁去世,按常规应是喜丧,可是儿孙儿媳啼哭不止,特别是送行时刻,嚎啕震天,撕心裂肺。

婆婆心脏病发作,入院三天就走了,走得是那么匆忙,退休后接婆婆到身边报恩尽孝的计划彻底泡汤。婆婆的突然离世让我震惊,震得我如梦初醒,知道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寓意,知道了常回家看看的珍贵,知道了怀念、遗憾与愧疚的滋味,懂得了珍惜当下的人生意义。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我做了婆婆,当了奶奶、姥姥,带了孙辈,更知婆婆的艰辛,更知婆婆的平凡与伟大。婆婆给予我的关爱,给予我的付出,可谓天高地厚,恩重如山!今恩未报,疚心何平!善待老人的亲人吧!这是我对婆婆的暗暗承诺。我知道婆婆最放心不下的是相濡以沫六十多年的老伴和生活困难的子女。我把对婆婆的回报转向对公公的悉心照顾上,转向对张家兄弟姐妹的关注上。我践行着承诺,或许会对婆婆在天之灵有所安慰,或许对自己的愧疚之心有所安抚。女儿曾说,妈妈不仅姓柴,更姓张。女儿的肯定让我感动,视为鼓励。永远报恩于张家,永远…

婆婆走了,她的精神还在,她的光环还在。婆婆是张家的榜样,是张家的骄傲,更是张家的财富,盼张家子子孙孙沿着老人的人生轨道前行,发扬光大

我怀念婆婆,怀念有婆婆在的日子,怀念婆婆给予我的慈爱目光,怀念和婆婆唠嗑的愉悦、温馨和幸福,怀念逢年过节儿孙团聚时婆婆乐开花的幸福模样,怀念婆婆海纳百川的博大胸怀,怀念婆婆“仁政″治家的睿智才华…如果真的有下辈子,即使做不了婆婆的儿媳也做婆婆的女儿。祝婆婆在那个世界里快乐幸福!

柴玉华泪写于2018年12月28

 

 

我的儿媳

华北 柴玉华

 

媒体人白岩松说过一句话:一个女人嫁个好男人幸福一辈子;一个男人娶个好女人幸福几辈子。

是的,我儿子娶了个好媳妇,正在幸福着我们家的上下几辈人。儿媳对我这个婆婆孝敬可嘉,对她丈夫相敬如宾,恩爱如初,对独生子可想而知,她已当上了婆婆,对儿媳视如己出,如母女如挚友,相信即将出生的孙辈在奶奶的沐浴下定会快乐幸福,良好家风,定会代代传承

儿媳持家有方,室内打理的井然有序,一尘不染。烧得一手好菜,色、香、味俱佳,令人垂涎三尺。儿媳淡然恬静、优雅从容、语言亲和、表情甜美,宛若拂面的春风、滋润的春雨、和煦的阳光。这美境、美食、美情融为一体的家,与其说是宁静温馨的港湾,不如说是令人向往的天堂、圣地。

和儿媳相处三十多年,情感与日俱增,由相识、相交到相知,如母女、如挚友,成为知音,息息相通,心心相印。人虽在各自的小家,心却近如咫尺,亲密无间,每每相见总是说不完、唠不够,即使是在社区相遇也要唠上一阵子。如在家中娘儿俩独处,话匣子一开,时间观念就抛到九霄云外了,从晚上七、八点往往聊到午夜甚至到凌晨。前年春节初一的夜晚,我们已经聊了几个小时。11点全家都进了卧室,我也躺在了床上,儿媳又半卧在我身边,一直聊到凌晨三点。这些年来都聊些啥?人情世故、家长里短、生活常识、人生感悟、职场风云、国內国际大事和读书阅览收获体会…儿媳颇有家国情怀,有时我们也谈论当前社会乱象,不正之风…并为此忧心忡忡、愤愤不平;但是对身边人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品头论足等却是零话题。累吗?非也!烦吗?毫无!那是心灵鸡汤,那是音符的同步,那是旋律和谐的优美乐章,给人以抚慰、鼓励、温馨、甜美和幸福!这种思想意识的交流给了我最大的人生享受。

儿媳退休前是开滦矿务局信息处办公室一名普通员工,在职场上虽然没有什么宏伟业绩,但也称得上风生水起,头顶“岗位明星”、“文明家庭”等先进光环。在一次机构人员变动中,儿媳成了争抢的香饽饽。退休前,处长惋惜地说:“多好的员工也得退休啊!″领导一再挽留反聘,儿媳权衡考虑,婉言谢绝。

退休后不久,员工小马给儿媳打来电话说:“李姐呀,你走后我们觉得冷清清、死沉沉、没有活力啦,大家都想您啊!″

凭我和儿媳的长期交流沟通相处,对她的为人和在职场的所作所为还算了如指掌。

儿媳为人正直善良,淡泊名利,不卑不亢,正如她常说的一句话一一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

办公室工作繁忙,事无巨细。她负责办公、待客用品的库房管理。钥匙在手,烟酒茶糖各种物品由她握,有人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家人可以沾光。可是儿媳对这个“月″硬是不屑一顾,何谈沾光?正是这种靠谱,赢得了大家的信任。一位同事家属开门店,做买卖,因特殊情况,店主急需外出,这位同事专程求她去门店帮忙看守。故事虽小却折射着大美。

儿媳还担任门卫八、九个人的班组长,这个班组成员有老、弱、病者,有受雇于人的讨债“能手″,有夜间做门卫白天做买卖的“精英”,还有爱打架的“名人”……儿媳迎难而上,不恃宠而骄,谦逊真诚,经常和他们谈心交流思想。谁家有了为难着窄的事,她总要进行家访,帮其解决困难,帮其度过难关。班组出现矛盾,非原则问题,解决在小组,不上交、不“告状”。日久见真情,李姐成了大家信赖的好朋友,小组呈现了团结和谐、爱岗敬业的好局面。职工小马思想沉闷,工作消极,通过儿媳对他的关心、鼓励、帮助和引导,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同事们说,小马好像变了一个人,爱说爱笑开朗了,工作也积极主动了。他母亲临终前对我儿媳说:“李姐呀,我知道你对我儿子好,我把他托付给你啦,好好管教他吧!”

处里调进一名“棘手”职工,处长说:“交给李姐吧,她有办法!”

儿媳叫李惠娟,“李姐”是全处男女老幼及其家属对她的共同称呼。其含义无非有二,一是老员工,二是敬爱之称。

一天,身强力壮的“棘手”真的发威了,怒目圆睁,吼起来,拳脚将要击向清瘦的另一名职工,儿媳正好在场,大吼一声,“住手!”同时双手攥住了他的手臂,又喊着他的名字说:“克制情绪,行动不可粗暴…”制止了一场武斗。事后班长(我儿媳)对他既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又反复进行了推心置腹的善意劝导,很快“棘手”的“刺”软了,心服了,承认了错误,并有了很大改进。

儿媳天生丽质,走起路来像个英姿飒爽的女兵,昂首挺胸,面带谦和自信的微笑,走到哪儿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儿媳天生有一副宏亮的歌喉,有些会议之前,时而亮亮嗓子,新歌、老歌、样板戏…给人带来快乐。儿媳善良、真诚、性格开朗,与人交谈,既有窃窃私语的温柔,又有谈笑风生的豪放。

儿媳精明、干练,睿智,善于审时度势,随机应变,适时做好相关工作。因此凡有重大活动或重要会议,特别是去外地,领导总是让这个李姐出马上阵。

儿媳对分内工作兢兢业业,对分外工作顺手牵羊,当仁不让。风雨天,她会把露天的自行车、电动车放到适当的地方。下雪天,她会提前到岗扫出宽阔的人行道。

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

儿媳像一个火炉温暖着周围的人。

我大伯子(老伴的大哥)现已九十多岁。早年膝下无儿,我两儿一女,小儿子从小过继给大伯。虽然过继,母子连心,兄妹姐弟连心,亲情在,仍是一家人。

早年妯娌大嫂,(小儿子养母)闹病住院,侄媳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为解除小叔子后顾之忧,为让大娘婆安心治疗,她特意休了年休假,精心陪床护理老人十几天。

儿媳对大伯公公关心备至,逢年过节登门拜望,送钱送物。其实儿媳也是个大忙人,退休前家务缠身,工作繁重,退休后又开了小超市,不能经常探望陪伴老人,言谈话语中她曾流露过这种愧疚心绪。因而她对家庭聚餐这个短暂时间非常珍惜,每每相聚,她总是陪老人唠唠嗑,说说活,给老人送送茶,斟斟酒,给老人夹夹菜,递递餐巾纸……临別,时而送些衣物等礼品以抚慰老人那颗衰弱沉寂的心。

我娘家的孤儿侄子,地震前后父母双亡,在孤儿院长大,国家安排了工作。每逢星期天、节假日总是回到我这个姑母家,表哥用自行车接送,表嫂热情款待,直到结婚,表兄、表嫂为其布置婚房,烧菜做饭,招待亲友,出钱出力,顺利完婚。至今,直称哥、嫂,“表”字早已消失,相互经常往来,亲如一家。

我的第二胞兄家在农村,没什么经济收入,无论逢年过节还是平日有事,外甥、外甥媳妇总是慷慨解囊,送钱送物,送美味佳肴。

我女儿、女婿经常出差去外地工作,外孙在外县就读高中,孙子读大学,寒暑假外孙父母不在,孙子的妈妈一一儿媳又是上班族,两个孩子和我一起度假是理所当然之事,可是儿媳推翻我的决定,打消我的念头。她的理由是:担心我年老体弱,怕我累倒。因此舅妈家成了外甥的冬令营,夏令营。饮品,水果、小食品不断,饭菜调剂得顺口,开学临別还给带上一包包好吃的。我和女儿女婿闲聊时谈到此事,他们深受感动,女婿深情地说:“嫂子的善良无与伦比,真让人佩服!”

儿媳不啃老,而是扶老助老。逢年过节、生日等重要日子总是千儿八百块的给我。平时回家探母也总是大包小包像搬家似的带来饭、菜、魚、肉,成品、半成品…自当厨师,片刻成席。他们的铺张浪费,任我怎样批评,依然未改。

逢年过节我总会收一些亲友送来的营养品之类的礼物,儿子儿媳走亲访友顺便把它们利用起来,这本是情理之中的事吧!可是每每有这种情况,事后总是找借口用现金给我补偿,况且补偿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为此我们争执,儿子、儿媳、连孙子都帮腔共同和我干仗,寡不敌众,每每都是以我失败而告终。

几年前儿媳张罗着花三千多元给我买了个电视,我知道她们的房贷还没还完,孙子又面临结婚,不菲的支出在即。都是工薪阶层,我也有退休金,何苦让他们花这些钱呢!于是我给了儿子两千元;可是,儿媳“拒收”,却用此钱给我买了电冰箱。

儿媳像淅淅春雨,润物细无声。

每逢家庭聚餐,都是儿媳、儿子头顶大厨“桂冠″。当满桌美味佳肴齐全开席之际,劳苦功高的厨娘本应首先落座尝鲜,她却不然,而是把全家老幼推向桌前,她去完成最后那道工序。比如有待煮的饺子,她必然将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桌才入席吃饭。我女儿曾感动的说过:“在嫂子面前的感觉和在妈妈面前一样!″儿媳不是做秀,那是心甘情愿,那是为他人乐而乐,为他人乐而作。

出门入户,走亲访友,儿子开车,只要有我在场,儿媳就不坐副驾驶座位,而是和我并坐后排。我知道,那是对我的陪伴、对我的呵护,更是对我心灵的抚慰。

儿媳勤快,走到哪干到哪,走到哪帮到哪,因为她知道:付出的是辛劳,滴下的是汗水,传递的是温暖,沉淀的是真情,播下的是爱种,收获的是蜜果。她在乐中干,她在干中乐。她无怨无悔,其乐无穷…

柴玉华2019年3月8日(妇女节送给儿媳)

 

 

难忘的记忆

华北 柴玉华

 

人生无常,有甜美欣喜,有酸楚忧伤,一段往事让我刻骨铭心……

我的挚友刘长顺离世已十年之多,每每想起,总要勾起我对她的深深怀念……

那是十四年前的秋天,我们在健身广场相遇,当时学跳交谊舞,我跳男步,她跳女步,每天早晨和晚上,我俩相拥相抱、随着悠扬乐曲翩翩起舞,非常开心……

同来同往,朝夕相处,由相识到相知,情同手足,真可谓一日不见如三秋……

她中等身材,体形匀称,衣着得体时尚,面容俊美慈祥,走路挺拔精神,那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吸引着更多的眼球……

她真诚善良,宽容大度。家庭和睦,夫妻、婆媳关系融洽。家室打理得整洁温馨……

她要强上进。当年那是两胎三个孩子的母亲,丈夫常常出差在外,又没有父母、公婆的帮助,一个弱女子,硬是挑起了家庭、工作两副重担,每天早出晚归,领着大的,推着双胞胎小的,步行十几里路程,往返于家庭、托儿所、工作单位……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寒来暑往,风雨兼程……在困难面前她不低头,凭着睿智和毅力不但安排好家务,而且工作干得非常出色,是单位的技术能手,先进工作者,精英骨干……难能可贵,令人叹服……

苦尽甜来,儿孙满堂,她安享晚年幸福。好景不长,突然,她被确诊了中晚期肺癌,开始,家人和大夫还瞒过她一段时间,随着病情的恶化,她知道了真相,承受着精神、病痛的双重折磨。我爱莫能助,除了同情和难过之外只能给以安慰和劝导。写了一封长信,道出我的真情,并承诺:只要你能跳、我则陪你跳,不能跳则陪你走,不能走则陪你坐,即使你躺下我也陪在你身旁……

病魔消耗着她的体力,我兑现着自己的承诺。随着她的体能下降,我们告别了舞场。每天陪她漫步遛弯儿,谈心说话……后来她不能出门,只能宅在家中。老伴先于她去世,孩子们又不能全天陪护。为了减轻她绝望挣扎中的苦闷和痛苦,除公休、节假日之外,我每天去陪她两个多钟头,帮她热热饭菜,干点零活,有时我从家给她带点吃的用的。多数时间还是陪在她身边,尽力给予安慰和开导……她曾哭着对我说:“柴姐,在我的朋友圈中,您是对我最好的……”

生命的最后那个时段,是她的孩子们日夜守护在医院,尽管无需我的陪伴,可是我那颗悬着的心依然牵挂着她,每周去探望她一次,零距离坐在她身边,希望以此传递给她一丝丝暖意,传递给她一点点抚慰……明明知道他不吃不喝了,还是给她买上一兜小小桔子,买上一小碗馄饨……以解我与她即将绝别的痛,以解我对她的眷恋之苦……周一我去看了她,那是最后一面,周四,她停止了呼吸,周五,洒泪送她一程,真的永别了,永别了……

正当我心情悲痛失落之际,又有一好友走進我的生活,那就是今天的挚友、知音闫淑芸,她是一名退休中学教师,我俩的交往是源于好友刘长顺因肺癌住院的一段往事把我们连在一起的。长顺住院期间来电说,她便秘,很苦恼,于是我做了几次薄皮大馅菠菜韭菜大蒸饺,有荤的有素的,有时让我的晚辈去送,有时我亲自去送,尽管有三、四十分钟的公交车路程,我还是愿意前往,看看她、陪陪她,觉得心里踏实。当我把饺子递给她那一刻,她哭了,对我说:“柴姐,您七十好几的人啦,亲自做就够累的,还亲自跑这么远的路给我送……”

也巧,同住一个小区又是舞友的闫淑芸的老伴住院,她陪床。尝尝鲜儿吧!顺便给了她几个。表面看来似乎是蒸饺把我们连在一起,其实不然,她后来跟我说,是被我对朋友的真情所感动。非交我这个朋友不可。很幸运,去了一个妹妹,来了一个姐姐,天上给我掉下了大馅饼,甭提她有多好了,有时间我要给她画画像……

愿妹妹在那个世界里快乐幸福!

愿姐姐我们的友谊长青!

 

   2020年2月19日

 

一桩难忘的往事

华北 柴玉华

 

小伊,(化名)聪明能干,德才兼备,人也漂亮,文雅有礼。她出身于书香门笫,写得一手好文章。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与她同室办公,相处七年,结下了深厚的忘年之交……

与她有关的一桩往事,记忆犹新。每每忆起,內心总会产生涟漪,既有一丝丝欣喜又有一丝丝愧意,甚至有些迷茫。至今我心里有一个结仍没解开……

那是唐山大地震的第二年,小伊怀孕了,一个绯闻不径而飞,传小伊和她公爹有一水……当时我心里清楚一一纯属泼赃水!我这个定论不是凭感情与空想而来的。

当时小伊和她公爹老乐(化名)我们都在同一单位工作。我和老乐同事已经十七年了,他是商业精英骨干,中层领导,工作一丝不苟,兢兢业业,人品瑞正,是出了名的老实厚道之人。他耿直发“傻”,不会看风使舵,不会看人行事,不会以权谋私,不会对不正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作为糖业烟酒公司的业务股股长,即使手握供需紧张的烟酒茶糖的批供权,势必也作不到“有求必应”。对那些多报、假报商品损失、损耗等不轨行为,他坚决抵制不开绿灯。势必触犯某些人的利益和感情,势必有些人对他不满,甚至报负。说不定某些人是这次绯闻的推波助澜者,甚至是生事造谣者,人心难测……

小伊在我身边工作已有五年之多,对她了如指掌,她善良聪明,心灵手巧,女人的家务活无所不会,无所不能。婆母早年去世,丈夫在外县工作,只能周末回家。家中除公爹之外还有小姑子、小叔子两个少年。小伊的到来给这个原本沉寂的家帶来温馨和快乐。对两个弟妹给予母亲般的关爱,对公爹孝敬有嘉。儿媳婚前和公爹是同事,相互知根知底,相互敬重,这是事实。

至于绯闻的由来我觉得是源于几个巧合,一是爷俩在同一单位工作,上下班同来同往,特别是小伊怀孕期间,正是严冬,冰天雪地,上班或下班,二、三十分钟自行车的路程中,公爹当然对小伊更是呵护陪伴。纯洁的同来同往,也许有人误认为是“成双成对”……二是丈夫不能天天回家,婆婆又离世,这样的儿媳和光棍公爹同在一屋檐下生活,难免有人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产生错误联想……幸亏家中还有小姑子、小叔子,否则说不定还会闹出什么笑话呢……第三个巧合偏偏老乐干净利落,一表人才。设想,如果老乐邋里邋遢,一副丑陋模样,事态的发展也许是另一种局面。

不作贼不心虚,凭我的直觉,爷俩对外界舆论,毫无查觉。我知道无查觉是暂时的,终有一天会知晓……

俗话说,唾沫星子淹死人,我真担心两个好人被淹得透不过气来,被压得抬不起头来,甚至毁于其中……作为他们的同事加朋友的我,不能袖手旁观、坐视不管,尽我所能要帮助解救他们!怎么帮?既没权又没钱,只能帮他们出出主意、想想办法,尽早平息那些闲言碎语。

我想,只有小伊和公爹分居,乔迁出去独立门户,才会平息错误舆论;乔迁到哪里,渉及到房子问题,有了房子,天就亮了。房从哪里来?只能求单位领导作为特例给予解决,可是没有哪个员工向领导要房的这个先例呀!小伊怎么好意思启齿呢?即使向领导开口,满足要求的可能性也是极小。在那计划经济的年代,商业职工的住房都是由政府房产部门统一分配,领导手中没房。

让领导解决房子的一线希望也就是找个不影响营业、不影响生产的边角地方,利用旧砖,旧木等闲置材料垒建而成。虽不合规,不合法;但凡事都有个特殊性,特殊矛盾特殊解决也属正常。

解决房子成了难题,如何攻克这小小难关?正面无望,那就“曲线救国″呗!只有向那“一线希望”进军了。

小伊德、智、才非凡。领导视她如眼珠,如珍宝;基于此我自编自导了一个小把戏。之前我和小伊谈过心,分析了与公爹分居和合居的利害关系,她非常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对我也是言听计从。

小伊去找领导了;不是要房子,而是求领导放人。她和领导说,想和公爹分居,因为没房子,丈夫单位答应既解决房子又接收妻子……小伊还说她个人还是愿意留在本乡本地工作,因没房子去丈夫那里也是无耐之举……小伊的一番话戳了一下领导“软肋″;领导当即拍板,给她解决房子。小小攻坚战,初步告㨗,皆大欢喜,小伊有房了,领导留住了千金难求的一员良將……

房子是定下来了,我还担心房址和房的质量问题,拜求负责基建的有关人员多多关照……

房子坐落在熟肉加工厂的院内。夜间有门卫巡逻。加工厂生产工人三班倒,工作昼夜不停。旁边还有两家住户,非常安全。大院隔壁是托儿所。房子与我们工作单位只有一道之隔,上下班、接送孩子都很方便。

两间坐北朝南小正房,焦顶砖墙,和当时遍地油毡顶、苇泥墙的简易房相比,那可是鸟枪换炮了!

分居后,污言秽语很快消失匿迹了。

是金子总会发光,老乐很快提职,当上了几千人的公司总经理,工作出色,深受职工拥护。小伊更是直线提升,先后任公司人秘股股长,公司副总经理,区委办公室副主任,市政府政策调研处处长等职。退休后受民营企业高薪聘用。两年时间把一个几千人的赔损烂钢硬是管理得井然有序,转亏为盈,知情者无不叹服!她真是个天才,也是个多面手,太极拳打得好,前年唐山市中老年太极拳大赛中,竟然拿了金奖,获得了冠军。

帮小伊弄到房子这桩事,让我欣慰。对我朋友来说,那污言秽语的平息、那不良影响的挽回、那场人生挫折的避免,那政治生涯的畅通,都得益于那个房子的解决;尽管如此,可我心灵深处还是有些愧意和忐忑。我是个说真话不撒谎之人,总觉得撒谎是对自己诚信人格的污蔑和践踏。在那桩事上却偏偏撒了个大慌;没露馅,还竟然得了逞。自嘲吧,不光明磊落,欺骗了领导;自圆吧,那是善意的慌言,不是欺诈,不是损人利己,称得上是运筹帷握,是攻关策略一一声东击西,反客为主……

至今这个“结″还留在我心中,是功是过?是对是错?真希望有人帮我解开,评判清楚……

 

柴玉华2020年2月27日

 

 

永別敬言

——给敬爱的闫珂老师

华北 柴玉华

 

敬爱的恩师,您真的走了,走得这么匆忙,让您的学生们猝不及防。这些日子里学生们 以泪洗面 寝食难安。五月中旬您还微信频频,谈笑风生,笔耕不辍。正当学生们为之高兴并引以为豪之时,正当学生们享受着恩师微信陪伴的温馨幸福之时,突传噩耗,恩师驾鹤,倾刻间,烏云压顶,靠山崩塌,避日树倒,遮雨伞折,昔日把手颜欢,今日驾鹤西天,怎不让人肝肠寸断,怎能让人接受这悲痛现实?

事已至此,只能让我们道一声,恩师,您一路走好,祝您在天堂快乐、幸福!希望恩师的家人、亲友节哀!

恩师,您给予我们的爱我们没有忘,您传授给我们的知识,我们没有忘,您用身教教我们怎样做人,我们没有忘。

恩师,您是我们的偶像,您爰学生,爱事业并创辉煌。

您把学生视为兄弟姐妹,视为自己的孩子,视为心爱的瑰宝。家访中您从不告状,学生身上的闪光点您都看在眼里,给予肯定鼓励和善意引导。学生有了困难,您出钱出力帮助解决。寒天雨天您拿出自己的衣服为学生御寒替湿。肌荒时期您每天挤出一口饭给学生吃。对因贫穷即将辍学的学生,您从自己不高的工资中每月为该生挤出学习、生活住宿费……

您爱岗敬业,您为教育事业奉献了青春、智慧和才华。

早在青年时期,您的备课教案,授课水平则高人一筹,公开课、示范课非您莫属。

在教学岗位上您务实求新,不断探索进取,让学生学到真知识掌握真本领,为此您下了很大功夫。通过实践探索,您用“激励式″取代了“填鸭式″。调动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自觉性,使教学效果明显上升。

您的教学经验受到各级领导的表扬,您的教学方法曾在本区、北京市、乃至全国的教学经验交流会上得以推广。

您出身于书香门第,好学上进,腹饱诗书翰墨,笔耕不辍。您自律谦虚低调,宽容大度,朴实善良,舍己为人……可信可敬。

恩师,在学生的眼里,您身上都是亮点,没有暗点灰点,更没有黑点。在教育界中您是块金子,在百花丛中您是最鲜艳的那一朵,在璀璨的群星中您是最亮的那一颗,在集体里您是熊熊燃烧的火炬,点亮、温暖并引领着集体……

恩师,您的魅力非凡,您的凝聚力非凡,您的感召力非凡,和您相处是一种非凡的享受。

恩师,我们爰您,您是我们的挚友、是我们的姐姐、是我们的母亲,我们舍不得您走,还有好多感恩的话没说完,还有好多感恩的事没做完,

恩师,您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遗憾的是因多种原因学生不能到灵堂亲自送您最后一程,只能怀着一颗颗感恩之心,只能用一双双泪眼遥望京城,遥望西天,目送恩师驾鹤而去……望恩师一路走好!如果有来世还做您的学生……

 

您唐山七中的学生们

2020年5月29日

 

 

 

                                (编辑 陈欣)

 

 

【作者:柴玉华】  【发表时间:2020-07-0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670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