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山东精短文学德州分会王培惠文学专版

 

王培惠,山东齐河人,大专,多年从事锅炉管理和工程工作

 

一个爱沾便宜的人遇到尴尬事

山东德州   王培惠

 

    “沾便宜,挨鞋底,吃亏的是自己。”这是社会上的老俗话,这话正适合一个人,他叫张三,此人油头滑脑,常常一些事上做的自以为聪明,是轴承脖子弹簧腰,头上插着识风标。长的个头不矮,像个打枣杆子,腆着个啤酒肚,尤为显眼,蹭吃的,赚喝的,骗妇女,贪便宜,好逸恶劳,无所不用其极。脑袋上稀疏的几根头发像秋后的小草,黄黄的,乱乱的,脑袋后面发光,像一个没长羽毛的麻雀蛋,秃眉毛,蛤蟆眼,蒜头鼻,鸭嘴扁,令人可憎,他今年六十五岁了,也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这人不仅是形象不佳,而且心灵更丑。

     有一次,他去省城某大酒店欲找个活干,谋个什么差事,觉得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没啥问题,会钻营取巧,拍马屁,溜沟子,心想,下大力的活我不干,弄个不下力能挣钱的差事。这次特地打扮了一番,穿了一身皮尔卡丹(假的)西服,足蹬一双尖尖的黄色皮鞋,手拿一个黑色的鳄鱼包(冒牌货)。就是面目可怜,那自己是没法子了,总不可“回炉”了,心里美滋滋的想着,不一会就来到大厅,但见大厅金碧辉煌,窗明几净,梨木家俱闪着幽光,实木柜台后,一个金发女郎坐在中央,财神爷处,烟香缭绕…

    欲开口问美女,张三见一个四十开外的男子,笑脸走来,金牙灿烂,头发贼亮,西装革履,只是欧型腿走起路来显得慌张,一把抓住张三的手,好似见到久别的亲人,久违的爹娘,开口说:“王总你好!一切准备就绪,请你赏光”。张三略一迟疑,心思量,我本姓张,可能是认错人了吧?我何不将计就计,白吃一场,何乐而不为?张三本来就六十四个心眼,七十二个转轴,这个光不沾白不沾,这男子将张三领到901房间,里面有八个客人了,都流里流气的,手上的金鎏子不知道是真是假,也闪闪发光,屋里烟雾弥漫,净些二十往上的,三十往下的岁数,说话哼哼的,放屁噔噔的这一类。倾刻,忽然齐唰唰地站起来,“王总好”张三这时受宠若惊,心里激动万分,哪见过这阵势啊?平常人都骂我,何时受到如此尊敬?简直犹如坠入五里云雾中…

     这时,把张三按排主位上,酒还没喝,张三的脸已涨的似紫茄子了,此时,在瞅桌上的酒菜更是瞠目结舌,猴头,燕窝,鱼翅,茅台,法国红酒…天啊!张三窃喜不已,酒过三巡,他们猜拳行令,好不快活,轮流敬张三酒,他早把一切都忘了,一切都是真的!,就是请的我啊,哈哈,本来张三这厮有些酒量,外号张一斤,这次狗熊了,好狗难抵群狼,转眼一会儿,竟趴在桌子上睡将起来了。一阵一阵的,打鼾放炮的,这伙人哈哈大笑,起身离坐,哼着小曲,各带些烟酒,下楼乘车,呼啸而去……

    这时张三的脸还似母鸡下蛋一样,红红的,似笑非笑,洋洋得意,还在黄粱梦里畅游呢?

   下午约5点钟,小姐叫醒张三,一看没那伙人了,觉得上当了,汗直往外冒,料到单也不会买,酒也醒了,果不其然,小姐款款走来,拿着发票问张三,“先生你好,请”,张三一看,88888,啊!张三这才彻底傻了眼,大喊一声!我不是王总!我是张三啊!还拿出身份证给小姐看,何用?!想走?想溜?小皮球——没门!张三声嘶力竭的要报警,监控今天维修,哈哈,没法了,张三只好让家人交钱息事,还不敢太声张,偷鸡不成蚀把米,太丢人了,据说,为这事让老婆骂了七七四十九天,玩鹰的让鹰啄瞎了眼,张三哭着大叫:我再也不沾便宜了。活没找成,惹了一腚骚,只好打道回府了。

看官悉听,人啊要诚实,要有公德,天上没有馅饼,个人的耙子上柴禾,沾便宜不行,全民的素质有待提高,发扬光大,宏扬正气是我们每一个公民的己任。

【本文曾发小楼夜听平台】

 

爷孙对弈

山东德州   王培惠

 

这天下午,观望窗外,大地宁静,行人近无,一片肃穆,我刚看完《红楼梦叙事艺术》一书。有点累,准备休息一会,这时孙子也做完作业,从他的书房里出来,正值疫情时期,他在家上课,远程教育,我说:“”亲孙子,咱来下盘象棋吧?”他说:“好!”欣然同意。我和孙子下棋纯属娱乐,棋逢对手是,将却不是,才更不敢。别看我年纪一大把了,但棋艺却是门外汉,自己都不敢恭维。几年前仅仅是知道,马走日,象走田,卒子一去不回还。但近几年,我在电脑上,不断的向别人学习,专挑高手学习,反正是见不到人,脸面也无妨,不谦虚、实在的讲,在电脑上有件百年不遇的事。至今,使我津津乐道,心自思量,那次,在网上几天的时间里,我竟连赢八盘,极有可能是遇到的都是初学者吧?我怕再遇到高手,还是见好就收吧,挂起了免战牌。但也见识过,大开眼界的一次,有一个网友竟在下象棋时,连续十天未败,足够下了二十盘棋,横刀立马,惟其独尊,各路象棋高手,英雄豪杰,纷纷被斩落马下,直杀的昏天地暗,尘土飞扬,血流成河,最后,这“人”拱手作揖,脚踏云头,飘然而去。莫非是大师胡荣华,李来群,柳大华,许银川?还是网络高手美女大师林延秋?还是天外来客?一直是个谜,不得而知,真是世界之大,宇宙之广,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至于孙子吗?围棋还会些,象棋不知如何?因他经常跟他爸爸妈妈住,不甚了解,孙子今年11岁,读五年级,热爱阅读。尤爱科幻小说,孙子在报刊上经常投稿,赚取点稿费,洋洋得意,但低调,隐身,不外宣扬,在语言大赛上,在省电视台和教育部 曾获得二等奖,特金奖。在《红楼梦》话剧演出中扮演宝玉,令许多在场的人潸然泪下。

在茶几上,爷孙俩摊开棋盘,摆好棋子,准备文文静静的下一盘象棋,消遣一下吧,爷孙俩互相推让一番,孙子很有绅士风度,谁开棋?孙子很诚恳地讲,让我走第一步,我不再推脱了,以实为实吧,为激发孙子的斗志和激情,我下了具有挑衅性的第一步,当头炮,把马跳,爷孙俩在棋盘上展开撕杀,都当仁不让了,楚河、汉界顿起战争,阴云密布,杀将起来,你来我往,好不快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爷孙俩平时谈笑风生,吟诗论文,孙子忠实厚道,俊逸聪慧,深得爷爷的喜爱,常溢于言表,感于肺腑。此时,孙子正襟端坐,面带微笑,却暗藏杀机,明炮暗马,诱我上钩。孙子惯使双马,连环马,卧槽马,一环扣一环,难以偷袭,就像一个高手,思索敏捷,棋快且稳。

我边下边思,对孙子判若二人,下棋前的看法和想法荡然无存,。我的汗顺着脸颊留下来,暗暗称奇,心里喜出望外,孙子何时会下棋了?战至约一个半小时,我渐渐招架不住。但这四十个回合,八十个照面,我是连连退却,步步防御,但还是不慎丢一大车,让我知道了“一着不慎,全盘皆输”的道理。使我懊悔不已。此时此刻,孙子似乎胜利在望。胜券在握,胸有成竹,我渐入败局,果不其然,我败在卧槽马上。孙子的棋艺令我大吃一惊。我原来教他学什么东西,(课本以外的东西),必须我先会才行,这是根本条件。什么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要求我背,一字不错才行。一丝不苟。唐诗、宋词、元曲更是要求严格,有一篇李白的《将进酒》。我欣然背下来了,但有个词,和书上不同,不太一样,可能是版本的问题,孙子四处查询,以求正确。我这老腿旧胳膊的不行了,我的资本暂时还有。就是背屈原的《离骚》和李清照的词等。以我想,这点资本的时限也不长了,优势不再了。

休息片刻,我喝了杯水压了压惊,看孙子赢了棋,当奶奶的喜不自禁了,乐不合口,削了一个大大的苹果奖励。

第二局。免战牌摘去,开战在即,孙子一个仙人指路,战争风云,纷然而至,我这局棋,步步为营,格外谨慎,尤其是防马,防马踏城门,始料不及,免遭重蹈覆辙,不可大意失荆州。爷孙俩暗暗较劲。孙子步步毒辣,招招见血,防不胜防,特别是那两匹马纵横驰骋,似汗血宝马,马踏飞燕,神出鬼没,我使双车截杀,欲用车换马,未能奏效。有一次,我用沉底炮,两车挫,等杀手锏,施出计策,孙子稳坐钓鱼船,于事无成,约半小时,我的车、马、炮相继丢失,前线告急,危机四起,遭遇到四面楚歌,八方埋伏。

殊不知,又是卧槽马,将我也!不可救哉!本来欲将相和,平棋的愿望付诸东流。唉!约一个小时的时光,又失一城,真的是虽败犹荣,尽管是又急出一身汗,气在嘴上,却喜在心里。

到了第三局了,三局两胜。意义不大了,廉颇老矣!依老卖老吧?别无良策,甘拜下风,望草草收棋,解尴尬之局。孙子见状,急忙奔来,给我捶背揉肩,和颜悦色,面有愧意,为挽回我的面子,让我在电脑的指导下和它对弈。我可找到救命稻草了。孙子给我找到高级别的棋谱和招数,一是登峰造极,二是天人合一,这棋谱太深奥了,水太深了,象棋界业内人士皆知,我估计。中国最著名的象棋大师胡荣华、柳大华都不会有把握赢,这是孙子设计的一份心意,哄我开心,助我胜了两局,但我是心安理不得。虽赢了尚不光彩。但开局讲的是玩,不是正式比赛,此番对弈是娱乐,一切都荡消云外了。再说是爷孙俩人,岂不是一笑了之吗?

至此, 爷孙俩相视而笑,击掌相庆,拉钩约定,养精蓄锐,明日再战,精彩继续。

本文曾发小楼夜听平台】

 

挖野菜

山东德州  王培惠

 

去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我开三轮车,我们习惯称为“宝马”,三轮车可比轿车方便多了,载着我的妻子和彩云、蓝天两个朋友,去县城的东面,黄河边上,去挖野菜。

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秋高气爽,我开着“宝马”,在平坦、宽敞、十车道的黄河大道上飞驰。两边绿树成荫,花草茂盛,百花争艳。仅约20分钟,我们就到达目的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万亩林,万亩花园,这是我们山东省齐河县未来的氧吧。

地上的野菜也已被我们发现,什么花荠菜,青青菜等,现在我们出去挖野菜,可不是以前,是生活所迫,现在我们几个都有工资,而是去减肥,去玩,去享受一下野外旅游,去大自然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且野菜的营养更全,绿色素更浓,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在黄河大坝不远处,我们发现了“新大陆”,立即全副武装,上阵挖将起来了,真是喜出望外,这里有二十几个废弃的“大棚”,原来是农民专门种菜用的,可能是因万亩林而被征用。树是去年才栽的,业已根深叶茂,郁郁葱葱,地里的菜也都疯狂地、茁壮成长起来了,我估计,种大棚时农民没少施肥,加上浇树时浇了足够的水,土地的“墒”情很好。很适宜一切植物的生长。野菜有:荠菜、青青菜、苜蓿菜、遍地都是啊!原大棚的韭菜、菠菜、芹菜、更是如雨后春笋般的成长,那芫荽、小葱、油菜也不甘示弱,争相涌出。也出来晒晒太阳,太好了,太高兴了,这岂不是名副其实的百菜园吗?

眼里的菜,目不暇接,我们挖野菜的动作亦飞快,放下耙子就是掃帚,我是管“后勤”的,准备盛菜的东西,如面粉袋子,塑料袋,镰刀等,我们都如获至宝的挖野菜,菜啊,是又大又嫩,几乎是垂手可得,实在讲,我挖野菜,下力还可以的,但对于一些菜的分辨,尤其是野菜基本是一知半解吧,菜,有些就是草药,如荠菜,根,径,叶,都可入药,可食用,挖野菜,挖错了,吃错了,那就得不偿失了,那可就惨了。就是一剂毒药,这种菜也有许多,必须分辨挑出来,这方面妻子懂,虽然妻子的娘家是河北省吴桥县的,是在农村长大的,但和我们这地方同属一个平原,仅隔三百里路吧,一些菜的叫法是大同小异,她是分辨的一清二楚的。且还非常的麻利,我是甘败下风的。

那两个朋友也是一个懂,一个不懂的,一个是农村长大的,另一个也是和我一样,非农业户口,我们在农村人面前,在这方面,就是傻瓜一个,有许多不懂的东西。因为没有实践,不溶入社会,伟人毛泽东一贯倡导实践,是极有远见和正确的。

不远处,才不大的功夫,妻子摆手示意我去拿菜,我立即赶过去,一看啊,满满的一大塑料袋菜,结结实实的,足有六斤重。妻子挖野菜极快,可迅速地、一眼就能看出是啥菜,有毒没毒,蹲下就能挖一大把菜,我也试着,小心翼翼的,挖一些有把握、没毒的菜,渐渐地也有成效了,也挖了一大大的塑料袋菜。

在阡陌如画的田野上,泥土散发出阵阵的馨香,小鸟在吟唱,在万木林里,飞来飞去,还有些不知名的鸟儿,引进的树种难以记清,太多了,泰山的石,江南的树,日本的花,那石榴树、紫薇、白玉兰、银杏、等等,数不胜数,抬头看啊,在路边,有一颗不大的树,这树的枝是黄色的,树干却是另一种颜色。在树枝上有几个小小的窝儿,是鸟巢,仔细观察,鸟巢的形状如皮球大小,直径约10厘米,有进出口,聪明的鸟儿垒的巢好似一个民间高手编的竹蓝子。防风、防雨,我想,是不是,白天不轻易见过的那种和啄木鸟似的那种鸟呢?不得而知。

眺望不太远处,美食城,温泉小镇,文化小镇,如海市蜃楼一般。高楼鳞次栉比,巍峨壮观的黄河大桥,亚洲最大的博物馆群,动植物园,海洋馆,欧乐堡,定慧寺……

眼下,万亩花海,近在咫尺,身在万亩森林里,美的令人窒息,美的令人心旷神怡,美的令人心花怒放…我们和鸟儿和平共处,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幸福。都缘自于党的伟大,国家的稳定,制度的优越……

这时,一块挖野菜的另两个朋友,也兴高采烈,满载而来,妻子也又送来一大袋子野菜,不能再挖了,盛不下了。

太阳西落的光辉,照在我们身上,红扑扑的,暖洋洋的,我驾驶“宝马”带着满满的战利品打道回府。

本文曾发墨雨天香平台】

 

【编辑  张巧梅  宫俊林  

 

【作者:王培惠】  【发表时间:2020-03-2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216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