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山东德州会员刘秀珍文学作品专版

 刘秀珍文学专版

  

父亲的书摊

 

小时候常常听村里人说父亲不着调,他们说的最多的是父亲经常去盘河集逛书店,有人亲眼看见父亲不止一次从书店里买书。

这些议论常常让母亲和姐姐们羞愧地抬不起头来,父亲却浑不在意。大约是1975年,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做出了一件更出格的事儿,他在盘河集上摆了一个小摊儿卖书。

盘河逢四九赶集,每到集日,父亲早早赶到那儿,找一处空地,从那个大大的土黄色人造革包里拿出一块塑料布铺在地上,把书从包里掏出来一本本摆放整齐,然后父亲坐在小凳字上捧一本书开始看。

父亲的买卖并不好。那时农村识字的人不多,很多村子里的孩子都不上学,特别是女孩子,读完小学的很少。家家户户刚能吃饱饭,谁会掏钱买书呢。父亲好像对此不是很在意,他摆这个书摊儿似乎就是方便自己看书。

父亲只上过两年私塾,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认识那么多字。父亲的经历很复杂,他当过国民党的通讯兵,在周村铁路当过工人,在河南、山西、湖北等地做过买卖,用他的话说“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后来回到老家种地的父亲不能忍受孤陋寡闻,与外界隔绝的日子,读书成了他最大的嗜好。

我不知道没有书的日子,父亲是怎么熬过来的。好在后来我们家有了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每天半小时播讲长篇小说。这半个小时,父亲雷打不动地听书。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倚到父亲怀里和他一起听。我记得最早播出的是《渔岛怒潮》,接下来是《海岛女民兵》,那年我大约6周岁,还没有上学。

可惜,每天半小时听书实在是太不过瘾了。后来,盘河集上开了家书店,父亲就经常跑书店了。于是,母亲省吃俭用存下的一点钱,我们家把雪白的地瓜干儿卖了换成发黑的地瓜干儿,那一点点儿可怜的差价,都变成了一本本书。父亲、哥哥和我一人抱着一本书看的情形,常常让母亲生气又绝望地淌眼泪。

我至今还记得上小学的第一天,我的书包里装了一本厚厚的《渔岛怒潮》,一本《世界地图册》。对了,除了小说,我家还有各种各样的地图册,父亲从这些地图册里怀念他去过的地方,憧憬他没有去过的地方。

然而,这远远满足不了父亲看书的欲望,因为我家当时太穷了,买不起多少书,于是父亲决定自己摆书摊。

父亲的书摊上都是各种小说和小人书,后来添加了《木偶奇遇记》一类的童话。父亲的小书摊儿,在我面前打开了一扇窗,从这里望出去,我看到了那么多美丽的风景。

父亲摆书摊儿的本钱是大姐夫借给他的,因为买卖不好,那笔钱好像一直没还上。直到父亲的书摊挪到了临盘油田的市场上,那些挣工资的工人,以及工人的孩子成了书摊儿的常客,父亲的买卖才开始红火起来。

后来,父亲用他的小书摊儿供出了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

嘿嘿,那就是我。

20194月发表于《新民晚报》)

 

 

故乡的小路

 

前段时间,我有点事儿回老家,单位一个同事开车送的我。小伙子很健谈,一路上滔滔不绝,回来的路上,他却一反常态,沉默不语。直到行程走了快一半儿,他才用与年龄不符的口气说“叔,你上学吃了不少苦吧,你们村,还有村里通往县城这路,你是怎么走出来的啊!”

  我一怔,原来小伙子被通往我那偏僻村子的几十里小路吓到了。他不知道,这条路早已不是我走过的那条路了。

    那故乡的小路啊,它在我的记忆里永远那么清晰!

    记忆的闸门缓缓打开。

    我在本村上完小学,去了离家十多里的朱楼上初中,来回都是走着,中午不回家,在教室里吃窝窝头就咸菜。高中是去夏口上的,离家二十多里,还是走着,还得背着够吃一星期的粮食和干粮。粮食是玉米粒儿,干粮是玉米高粱面两掺的。

    那路可不是现在的油漆路,都是村和村之间人们走出来的小路,晴天还好说,下雨下雪真受罪。

    有一次放学回家走到半路下起了大雨,我怕把书本淋湿,就把上衣脱下来包住书包,护在胸前哈着腰往家跑,路上摔了好几个跟头。

    高一那年冬天,周五下了一天雪,周六下午我回家拿粮食,因为路都被雪埋住了,我走得很慢。走河坝那段路时,天都黑了,我一脚踩到坑里,身子直往河里出溜,我赶紧抓住坡上的树枝枯草,才稳住身子。因为抓得狠了,手指甲盖儿都翻了,钻心地疼。

    类似的情形,我经历了很多次。那些年,走在那条荒凉的路上,我多少次打退堂鼓。走到朱楼,整个年级就剩下我一个,走到夏口,整个村子只剩下我了。我不知道这条路还要走多久,我也不知道路的尽头等着我的是什么。我曾经试探地对母亲说,咱不念书了吧,没想到一向好脾气的母亲严厉训斥了我。母亲哭着说,孩子,哪朝哪代都是读书人有出息,你看你大舅,初中毕业在村里当干部,一辈子没受过累,你小舅没念好书,种地、做买卖,吃了多少苦啊。

    那时,我们还没有考中专、考大学吃皇粮的念头,母亲那样坚持,我其实也舍不得放弃,就继续读下去了。好在,总有别的年级,别的村的少年加入进来,在这条路上和我一起往前走。这条路也在几年里由只能走人,到能走开毛驴车、小四轮。后来,油田出钱把河坝那条通往采油三矿的路铺上了水泥板,上学路上,偶尔有大汽车鸣着喇叭呼啸而过,我们跟在后面跑着、喊着,心里莫名充满了欢乐。

    高二下半年,县里撤乡镇高中,我去了县城一中。上学的路又多了二十多里,父亲狠狠心借钱给我买了辆旧自行车。高三结束,我接到了警校的录取通知书。

    开学那天,我背着简单的行李,坐着小舅新买的拖拉机,沿着我上学时走的那条路到了夏口街。天蒙蒙亮时,我坐上了一辆写着“临邑-济南”的公共汽车,那是我生来第一次坐车。

汽车稳稳地载着我一路向前,天越来越亮,路越来越宽。

(该文2018年7月发表于《德州晚报》副刊)

 

                  

  愿有来世,再执弟子礼

 

高三开学两个月的时候,刘敬恒老师调到我们班教语文,他是临邑一中的特级教师。那天,上课铃响了,身高不到一米七,穿着像个老农的刘老师走进教室。他把手里拎着的袋子往讲台上一放,掏出语文课本。他的语文课本比他的衬衣皱得还厉害,鼓鼓囊囊的,像古代电影里的线装书。我们纷纷翻开语文课本,第一单元学完了,应该学第二单元了。没想到,刘老师却让大家翻到第四单元。看着我们诧异的眼神,刘老师说,现代文学了十来年了,咱们从今天开始学文言文。文言文好啊,古人说话比现代人简洁明了,“有朋自远方来”,现在非得加上个“友”,啰嗦。其实,现在有很多语言还是承袭古代的,比如“各就位”,就位,人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简洁实用……。

下课了,等刘老师出去,我溜到讲台上,翻了翻他的语文课本。我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课本每一页上都记满了端端正正的钢笔字,有注释,有典故,有貌似刘老师自己的见解。书页间还夹着一些小纸条,是摘抄的资料。怪不得比我们的书厚了好多,摸着这本“线装书”,我肃然起敬。

因为看书太多,刘老师眼睛已经花了,看教材的时候,他都是走到教室门口借着外面的阳光使劲瞅。大部分时候,刘老师是不需要看书的,那些知识都印在他的脑子里,随时随地可以掏出来。他旁征博引,又加上自己的见解,在他的引领下,那些枯燥的古文变得那么美,那么引人入胜,让人心向往之。

终于,高中学业结束了,高考来了。那一年的高考语文试题特别难,文言文知识出的很偏。高考成绩下来,我们班语文成绩在全校很突出,我考了87分,全年级第一。

高考之后,我接到了省公安专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对于我上公安学校,全家人反对得很厉害,在他们心里,干公安意味着人随时可能就没了。我尽管很沮丧,还是服从了家人的意思。

那天本来是面试的日子,父亲让我去县城修电视机。临出门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把面试通知书放进了兜里。骑车到了县城,送下电视机,我看时间还早,就去了刘老师家。刚一进门,刘老师说,你不是今天去面试吗?我说,我不上公安学校了,家里人都反对。刘老师着急的说,你这孩子,公安学校多好啊,怎么能不去呢。他转身对老伴儿邢老师说,快给孩子拿五块钱,让她去车站。我接过邢老师递过来的五块钱,拔腿往车站跑去。

公安学校毕业后,我再没有去看刘老师。等我想起他的时候,已经十七年过去了。那天我买了床夏凉被、一兜水果去了刘老师家。见到刘老师,我一大会儿说不出话来,我心目中虽不算高大却还健壮的刘老师,缩在沙发里像个未成年的孩子。他的手、膝盖因为多年风湿性关节炎已经严重变形。刘老师细心地询问我这些年的工作生活,不时向邢老师说我上学时多么聪明,说他的教案里现在还夹着我上课问问题的纸条。

那天,我正在上班,接到同学的电话,刘老师去世了。到了刘老师家,我跪在他的灵床前放声大哭。一哭恩师一生教书育人付出心血无数,再哭恩师被病魔禁锢几十年不得自由,三哭师生永别再无相见之期……。

一别经年,恩师音容宛在。愿有来世,再执弟子礼!

(该文20189月发表于《德州晚报》副刊)

 

                            (编辑:张巧梅 宫俊林)

 

 

【作者:刘秀珍】  【发表时间:2020-02-1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28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