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遵化分会袁小梅文学作品专版

袁小梅,女,八0年生人,从小酷爱文学,从上学时开始到毕业,工作结婚生子,从未放弃这种爱好。一八年参加唐山广播电台建台七十周年我与广播的故事征文中,《母女的六八四》荣获一等奖,一九年,国庆七十年,参加寿才老师牵头主办的魅丽中华文学.书画大赛中《父亲的远山》获三等奖。

 

作者作品

 

母亲的六八四

华北 袁小梅

 

昏黄的煤油灯下,母亲的身影在不停地忙碌着,没有人陪伴,只有身旁那台黑色的小匣子——收音机。

父亲没有父兄的扶持。在这个小村庄里,只身一人,祖父在他还小的时候,参加抗美援朝的战争中牺牲了。现在那张证明着祖父生平的烈士证,还镶嵌在父亲亲手做的红油漆的相框里——那是他的父亲。

母亲是从山村里走出来的勤劳的姑娘,和父亲成亲后,一直辛苦地操持这个家,但没有帮手而父亲又不是能干的男人,所以,母亲承担了家里地里很多的活计,每天起早贪黑,累的腰都弯了……

很多事情在我记忆中是淡漠的,只有母亲的笑是深刻的。虽然母亲很是能干,但她却不善于言说。而更加艰难的是:她没有生儿子,一生只生了我们姐妹四人。在冀中平原这块肥沃的土地上,男孩子是一个家劳动力的代言词,而我们家没有——母亲后来说:其实累点没什么,重要的是人们心里重男轻女的意识,包括我的父亲。没有儿子的女人是被人轻视的,没有儿子的男人是自卑的。那时候的冀中平原是荒凉的,贫穷的。家门前架起的电线杆(现在已淘汰)现在想来是那么低矮,且时常停电,好在那时候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最可能带给人们欢乐的只有那黑色的小匣子——收音机。

因为没有儿子的原故,母亲很少走街串巷的去串门,和别人唠嗑。大多时候都是守着那台小匣子忙碌着。当时的匣子里播放的最多的是那些脍炙人口的相声小段(当时还没有小品),一些民族歌曲,精典的戏曲,新闻资讯和天气预报。母亲爱听匣子,于是没上过学的她懂得很多,一些名言,一些谚语,一些时事,甚至年轻人喜欢的名星她也了解,而且脸上总是带着笑(连我那时候的同学们都因此而爱来我家)。那时候她常听的频道是六八四,当时的播音员是一个声音特别有慈性的男人,是谁已经忘记了。

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父亲醉酒的那个夜晚。那晚父亲和别人喝酒大醉,醉酒的他大声说:“我怎么了?比别人差什么?就是差了个儿子么!”父亲在村子里是有头有脸的人,没儿子是他的弱点,也是母亲一辈子攥在他手里的短处。当时母亲听到那话是怔愣的。只看见她的眼角慢慢地滑下了两行清泪。我以为母亲也会大哭大闹,因为那并不是她一个人的责任,不是吗?可是她没有,她将父亲安顿睡下后,独自一个人拿着她的小匣子,趴在炕沿上静静地听着广播,夜很深了她还没有睡……在最孤寂的夜晚,陪伴她给予她安慰的不是她嫁她守的男人,也不是她生她养的女儿,只有那台小匣子和她的六八四频道!

后来,随着条件的改善,我们买上了电视机。父亲和我们都会争抢着看电视,但母亲从来不和我们抢,甚至很少看。最初的小匣子坏了,又买了一台,又坏了——如今,我们都说:“电视手机多方便,快别抱着那个只听声不见影儿的东西了吧?”可母亲执意让父亲又给她买了一台。

那天回家,母亲在厨房忙碌着。碗橱上,赫然放着的仍是她那台小匣子,听着的还是她的六八四……

 

 

七夕

——七夕无星有感

华北 袁小梅

 

天黑月暗星儿落单,

惹得鹊儿飞上天。

银河两岸架起桥,

只为有情人相见!

  昨夜恩爱被,  

无情隔断。

今昔,

只能一朝一夕翘首盼,

心儿碎,泪儿干。

夜半风寒有谁怜?

孩儿哭,大人叹,

心中又积多少怨?

叹归叹,怨归怨,

两星相望,

终能一年一度,

今朝今夜相见!

 

 

毕业二十年

——致唐山农校9602的我们

华北 袁小梅

 

当青春的脚步从我们的趾尖滑过,

我们回首,还能记得什么?

分别了,谁还能说记得!

我闭上眼就是二十岁的我们,

在校园的门口洒泪挥别。

我们熟悉的花草树木和建筑,

我们熟识的老师,

我们熟络的图书管理员,

校门口那家杂货店的老板。

谁也不能挽留我们,

如同整装待发的士兵,

我们如期踏上了人生的征途。

在分别的时刻,

我们相拥,流泪,哭泣,最后不舍!

转眼间已是第二十个年头了,

我们有的只有分别了。

雪落无痕,花开无声,

二十年间,

谁能见证我们奋斗过的青春,

谁能肯定我们走过的是多彩的人生!

二十年里,

我们有了各自的爱情,

各自的家,

各自的孩子,

各自的生活。

单独让曾经年少的轻狂离我们越来越远,

让那38个人在一起的四年过往,

与我们的现实只能平行。

二十年,我们从二十岁走到了四十岁,

我们从什么都不懂到独立支撑,

或许:遗忘了校园里打闹的身影,      

遗忘了入学初军训的艰难,      

遗忘了黑暗中我们不算整齐但嘹亮的歌声。     

遗忘了日渐熟悉后在一起谈天说地笑谈彼此的远大抱负!     

也遗忘了慈母严父般的老师谆谆的教诲声。

虽然什么都可能遗忘,

但!谁能说相惜相守的四年只是一个梦?

那么真切,那么清晰,到此刻仍然让我梦往神萦!

 

断翅的鸽子

华北 袁小梅

 

它就驻立在天井当院,四面高墙将它围困在中央。它的伙伴在天空翱翔,而它只能抬头仰望,希望能有一天和伙伴并肩飞翔!只因为主人的一时兴起,想把它当小鸡养。

原本,它也很健壮,有力的翅膀曾经让所有的伙伴向它投来羡慕的目光。可在一个漆黑的夜里,它被信任的主人一把拿下,剪断了那有力的双翅,从那一刻起,在它心中就有了一个久远的期望。

它渴望飞翔,站在高房之上远远的眺望,再领着它的伙伴在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容常常幻想,常常回望,不经意中失去了太多的梦想。没有了往日的豪言壮语,只有无言的接受了一切残酷的现实和主人的残忍!转动它那滚圆的黑亮的带着金黄色眼圈的眼珠,东张西望,风来雨来只能不加选择的躲进主人给准备的窝里!

一切都在改变,主人的高头大马走了,那是一匹品种优良的枣红马,它的屁股上还有86的编号,曾经,它给主人拉车翻地,立下了很多功劳,可是它病了,无医可治了,只能卖掉。主人的狗也走了,这条在主人家看了十几年家门的护卫,老的吃不下东西了,死后被埋在了主人的地头去给主人看地去了。它们都带着牵挂走了,也许它们也不想走可谁也无法阻拦。鸽子又想起了它的一双侄儿女,它的一双侄儿女,刚出生不久,在一个晴朗的午后,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抓走了,不知道等待它们的命运是什么,也许是下油锅,也许是进牢笼。主人的屋子里传来这么一首歌:“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也许有一天我飞上了枝头,却成为猎人的目标,我飞上了蓝天却发现自己无依无靠……”它听完歌曲,使劲儿拍打了几下它那依然有力的断翅,但它只飞起了半尺高,一会儿,也许它飞累了,也许它也放弃了飞的希望。它来到院子中央,在干净的平的平台上吃了几个主人撒在那儿的谷粒,然后跳进了主人为它备好的“浴池”里洗了个澡,好安宁,好清爽!洗完澡它找了个,清净的地方,趴在那里歇着去了。真不知道它的心里是不是还遗存当初的雄心壮志?我就站在一旁观望了许久许久……

却原来我就是那只断翅的鸽子,在外飞翔了一阵后,被父母拉进了安全的港湾,在这个避风港里,我一直安逸的等待着,我也时常驻立在窗前,透过玻璃窗窥视外面的世界,朋友来信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你出来看看吧!你忘记了你曾经的希望吗?你的梦想呢?你当初的雄心壮志呢?我说:不!我没有忘!但是我走不出去,外面的世界风大雨大,老爸老妈不放心啊!

我将自己埋在了一堆废书烂纸中间,什么也不想再说,什么也不想再表达。直到有一天,我一直没有头绪,而去想我的存在是不是个天大的错误呢! 

曾经的我胸怀梦想。希望,信念!一切的生活动力将我团团围住,拥我前行!而如今?我要起飞的时候,却被剪断了双翅。是谁剪断了我想飞的双翅呢?父母吗?我不知道,但我哭了……

我是女孩子,出去是很不让人放心的。外面风大浪大,而且时常有风雨交加。到时候,我独自一人在外,万一出了事他们得多么的难以安心啊?于是我就做梦,梦见自己驾驭一叶轻舟,在海上独行,一个巨浪打来,我连同小舟一同淹没在了大海之中,再也没有了踪迹。梦醒,自己依然在家中的屋子里,我想起了高尔基先生笔下的那只伤势惨重的鹰,为了自己的梦想,为了再去领掠天空的宽广,借悬崖向下滚落,即便没有飞起而是淹没在了大海之中依然无怨无悔。于是,我依然想飞……

我的翅膀被什么给束缚了?又被谁剪断了?原由为何?是世俗?是世人眼中对女孩子在外打工都抱有一丝阴暗的怀疑?不容置疑!我有心无力,我无法摆脱这种制固,于是,在无数的黑夜里,我放飞了一个个心愿,可一切又都不过是梦幻!我多么想对着天空高喊,甩甩头发之后,却仍只白无言的把头埋在双臂中间!

我被我自己软进在了心房里。记得有一篇文章中有这样几句话“我曾说我是一棵立于某个山头的树,可现在我却被移植成了角落里的盆景,这无非是另一种形式上的死亡”。是的,我何止是这一次想到了这个冰冷的字眼“死!”可我不能去做,因为我根本无法做到,于是我依然活着。

某些东西是你想要得到但是不可强求的。而人们往往喜欢用暴力的手段去获取这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事情本身又是可恶的,可恶之极在于它们在强取时又转身离去,又能如何?往往受了满心创伤的人便会在某个自以为安全的角落停下来,如一个刚刚格斗完的雄狮,舔着自己的伤口,虽然伤的那不深,深的足以让粉身碎骨,仍只有自己抚慰自己。现在的人们就是这样,想互之间切断了那份信任,联系成了奢求,对别人的信任也被自己遗失在了很多年前。我想起了我的几个朋友,我们的友情从幼年到成年,多年的情意却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再也没有了联系。在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抛开彼此的情况下我们都做出了最大的叛逆。于是,人们之间已容不下半点儿宽容,而只将一颗血淋淋的被一根根银针般的刺扎的千疮百孔的心留给了自己。我害怕了,我不再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于是在一段长长的岁月里我一次又一次的骗取自己的信任,去刻意的接近人,让我在承受疮伤的同时再去体会人另一面的虚伪,去感受人间感人的一幕幕。由此,我看不清自己,只有在看到那只断翅的鸽子时,才能真正找到自己的灵魂。我何时才能走出自我?写一篇属于自己的生命篇章!我怎能再躲在自己的梦里?躲在别人给我筑造的阴影里,分不清自己是谁?谁又是自己?!

                           

鸽子一直在固守着它的梦想。那天我看到它从高高的平房上顺势飞下,却因为断翅而小小的摔打了一下后才明白:它没有放弃!后来我又几次看见它从地面借助断翅的扇力往矮墙上飞。从可以飞半尺高,到一尺半高,再到一米高……那天,它终于从平房上顺势飞下的时候,我才发现,它的断翅已经又长出了一节,翅尖也略微显现出来了,我才知道,鸽子这阵子的松懈、懒散,只不过是在休养生息。它在等待!等待断翅再度长出!看到此,我笑了,我也不知道我的心理装下的是多大的满足!于是我不再抱怨世俗的偏见,也去等待试飞的机会。一首歌在耳边响起“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我想应该是的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风大浪大,我们就是应该更加武装自己,成为最好的舵手才能掌舵,成为最勇敢的雄鹰才能在高空翱翔,成为一只坚强的断翅的鸽子,也有机会再次飞上蓝天!

我开始拾起我的书藉。于是,多少个黑夜里我秉灯夜读,靠着那一丝光亮向前行。我想起我曾经用希望、理想、信念编织成的梦想。虽然我的世界已不再平静,但我的心已坦然。坦然中我感受到一种彻彻底底的浅薄和平庸,在太多的该失去和不该失去的也都无可奈何的离我而去之后,我从天真的充实变得两手空空。于是渐渐残缺的梦不甘的令人心酸而又不必然的靠近了现实。我常常玩味生活中的苦涩,偶或能得到一点儿启示或迷惑。这便是我坎坷途中最可宝贵的财富了。应该破灭的终究是腐败的、虚幻的,而纯真的、善良的、美好的、受到无辜摧残的是人类的悲哀。我从不为应有的摔打和创伤而呻吟、而痛苦、而心灰意冷!

看着那小小的,坚强的鸽子,我终于明白:断翅的鸽子在在明天到来之时,终会飞上高高的晴空……

终于,那天早上,我在院子的半空中看到了那熟悉的小小身影,它从我的眼前掠过又飞入鸽群。我不敢相信!这么快?那曾经是一只断翅的鸽子,它开始飞了……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哭了!在那个月圆花好的夜晚我泪流成河。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被那只鸽子的勇敢、坚强感染了,还是被它长久以来的坚持的信念打动了。我就独自一个人编织着成人后的梦想。我给自己添油加力。我想我应该在很短的时间里去重新拥抱辉煌,就像那一只断翅的小鸽子一样!虽然没有人同我陪伴它一样来陪伴我,但我心里一直存着一份希翼,因为我知道有一个人同我关注鸽子一样在远方关注我。

也许一切太完美,太让人感受到心安理得,而上苍却感觉这样太平淡,太没有滋味。当我信心百倍的伏案于写字台上时,那株娇艳的月季花骨朵不知何时绽开了它的笑脸,黑夜中飘出一缕淡淡的香让人忘了心神……

 

父亲的远山

华北 袁小梅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习近平

    在父亲上锁的抽屉里,有一本软皮的小日记本。每当我们入睡后,他都会拿出来写着什么。我一直以为,父亲的心里肯定有个很大的秘密,他怕忘记了,都记在那个小本子里。直到那次,父亲忘了锁抽屉,我偷偷地打开了那个神秘的抽屉,看到了一本“画册”。对极了,那不是日记本。不!确切的说是那本日记本里没有日记,而是一幅幅的画。每一幅画都画着一座山。那些不同高低,不同坡度,不同走向的小山占据了日记本的每一页。让我悦目的是每一座山都是开满鲜花的……

    小时候,别人家都有爷爷奶奶。放学回家,家门锁闭的时候都可去爷爷奶奶家或玩耍或找吃食或遮风雨避雾雪,而我却只能在门前的石阶上坐着等父母的归来开门进屋。直到开始风行演关于抗美援朝战争的电影。大队的广场上,学校的操场上,时不时的就会拉开那个大幕帘。我看到了《上甘岒》,《英雄儿女》等一系列的电影。可从来都是母亲领着我们去看,父亲总是有各种理由在家、出门、做事。直到有一次看电影回来,我惊讶的发现父亲的眼睛红红的,那是——哭过……

    大了些的时候,才听父亲提起祖父是烈士,是在抗美援朝的战争中牺牲的。祖父受的重伤,虽经抢救可没能躲过死神的召唤!受伤的地方是朝鲜的一个小山,却不知名字。那一直是父亲心中的一个致命痛点!后来我才稍懂,父亲为什么总是坐在家门口往北望着那座绵延的燕山。可能他看的时候在想如果祖父受伤的地方是那里,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跑过去,为祖父挡下那一片弹片。可是他可能忘记了,那时候他才五岁!也许他也明白,祖父的牺牲并不能怨那座远山,因为只要有战争就会有牺牲,所以他在他的日记本里画了很多山,很多座开满鲜花的山……

    那一年父亲五岁,小姑两岁。还都是在祖母怀里撒娇打滚的年纪。祖父英俊潇洒,年轻有为,是当时部队指挥学校的教员,据说精通七个国家的语言。想想那该是多么风光啊!祖母本是一位温婉贤淑的妇人,看祖父母的合影照片就可以看出他们有多幸福!是啊!抗战胜利了,人民生活安居乐业,祖国强大,小家也会合睦。可现实是残酷的,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了,同时打破了一个国家的安定,也打碎了一个小家幸福的美梦。祖父在带兵进入朝鲜后,并未立即回国,原本他应该将兵员交接完毕后即刻归国的,可他们到达战场后遭遇了敌人的进攻,他怎会转身,将一群子弟交予旁人独自安身?我没有想象过那个场面,因为我不敢想,也未曾与父亲探讨过。祖父究竟是在怎样恶劣的环境下受了怎样的重伤,让他转到后方依旧未能抢回他的命。家里只留下贤淑的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儿女。而祖母也在那之后不久病故了。也许从那时候起,父亲的梦里就堆起了一座山吧!那是一座遥不可及的山:可能陡峭,也可能坡缓,但这座山却不再是电影里那被战火硝烟燃烧后了无生机的山,那里的山常年鲜花盛开,那里的人也一定合家团圆,快乐无比吧?

 父亲是不幸的,可他又是幸福的。虽幼年丧父失母,可是国家并没有忘记他,也没有不管他。在饥饿的年代,他分到了比别人多的粮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是被保护的那类人;在改革开放初期,他入了党,在村委会工作;在新时代的现在,他依然会拿笔挨家串户的登记,为村民们填写各种表格。共产党领导的政府并没有放任不管他,他总说他是幸福的,赶上了好时代!他虽幼年丧父,但爷爷的牺牲是光荣的!革命战争时期,一大批仁人志士流血牺牲,换回了贫苦人民的翻身当家做主人,而抗美援朝的战争,那一大批志愿军战士,走出国门,看护国门,守卫国门,保祖国太平,护人民安宁……战争!必然有流血牺牲,但我们要明白他们牺牲的目的!懂得他们奋斗的初衷!把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把为人民谋幸福当成毕生奋斗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父亲没有摒弃爷爷的初心,更没有因幼时无双亲看护而对自己失去信心,对党对政府失去信念,反而感谢党和政府一直以来对他的照顾。一个老党员,如今他真的很幸福!爷爷是个书生,只是那一腔报效祖国的忠心让他在战场上一往无前最终为国家的安宁,人民的幸福流尽自己的最后一滴热血!虽然我没有见过爷爷,但他的爱国精神一直激励着我!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国家富强,人民生活水平也日渐提高。

如今父亲年纪大了,国家更是对他们这些过早缺失父爱的孩子多加照顾,每月都会领到烈士子女补助款。每当领回钱,他都会看他的本子,看那些开满鲜花的远山。当年祖父中弹片受重伤的那座远山如今也一定开满鲜花了吧!

 

                (编辑 陈欣)

【作者:袁小梅】  【发表时间:2020-02-1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52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