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签约作家朱玉华文学作品专版

朱玉华  网名杉夫,男,湖南浏阳市人,长期从事基层党委政府文秘工作,爱好文学,早年以写新闻报导为主,是省市报纸、电台、电视台的通讯员,有多篇通讯、报告文学获奖。曾任《浏阳市志》、《浏阳年鉴》、《辉煌六十年》等大型书刊的编辑工作。退休后一度停笔,近年暂住悉尼,空闲时间相对较多,于是重拾旧爱,自20178后,先后在《澳洲新报》、《速读》、《长江诗歌》、《中国风》等报刊和微刊发表作品300多篇(首),偶有获奖,有作品收入相关年选。2018年出版散文集《茴香情》。现为中国乡村作家,乡土作家,乡土文学编辑,河北文研会会员,悉尼雨轩诗社、悉尼诗词协会会员,浏阳市散文学会、诗歌学会会员。

 

 

老李和他的铁匠铺

          华北 朱玉华

 

铁匠铺的叮当声,悦耳动听,不时吸引着三三两两的婆婆老倌。他们将掉齿的耙头或缺口的菜刀丢在地面,说一声“李师傅,帮忙。”有的扭头走了,有的吹吹板凳上的灰尘,坐下来看老李忙碌。

铁匠铺在村口大樟树下的一间低矮的老式房子里,与周边漂亮的小楼房显得格格不入,长年的烟熏火烤就如老李的脸庞,满是沧桑。

老李修好的农具一件件也摆在地面上,进来的人看到自己修复如初的农具,问价,付款。没带钱的说一句,明天送钱来,提着农具走了。

大家熟悉老李,手艺过硬,收费合理。年轻的时候,受“第一赚钱铁打铁”的诱惑,跟着师傅走村串户抡大锤、拉风箱。后来师傅去世,他当起了师傅,小李变成了老李。可被人请上门打铁的少了,于是他买下那间老房子,开了这个铁匠铺。同时找了个小青年做徒弟,帮他抡大锤拉风箱。可小青年没干几天,进城打工去了。老李到处找人做搭档,甚至承诺不收学徒费,利润分成,还是没人愿意干。铁匠这门活计,可不是一个人能干的。上了年纪的老李不可能再学别的手艺,外出打工也没人要,他整天唉声叹气的,越发显得苍老。老李着急,其他人也急,农具、刀具什么的,虽说市场上有买,但中看不中用的多,那有老李的手艺实在。再说有些只需修复一下就可继续使用,没个铁匠铺可怎么办呀!

还好有了电锤,铁匠铺又响起了叮当声。

老李快乐地忙碌着,为自己,也为别人。

 

      老年离乡不孤单

华北 朱玉华

 

大半辈子没有走出过家乡的怀抱,生活就如山塘里的水,虽然平静平凡,倒也充实丰富。

世事难料,谁知到了退休的年纪,竟让人品尝“背井离乡”的滋味。

原本在上海学习工作的独生儿子和儿媳,突然被介绍到澳洲悉尼工作了。不久,我的孙子也在那边出生。这小家伙来到世界上的第一声啼哭,原来是对我发出的调令。

2012年初冬的一天上午,在儿子儿媳的安排下,我和老伴告别乡亲,从长沙转道上海,在虹桥机场登上了南飞的航班。随着飞机在蓝天飞翔,我的思绪就如窗外的云朵,翻腾起伏:在老家,走出乡镇的机会都少,看火车还得到省城,现在,竟要飞到国外了……

平生第一次坐飞机,还要转机,飞行时间长达10多个小时,弄得腰酸脚胀的。第二天一早抵达悉尼机场,走出机舱,沐浴着异国夏日的阳光,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这从冬到夏的飞越还是让我俩很是诧异,感叹地球的奇妙。作为乡下人,加上不会英语,心里既充满好奇又有点忐忑。在随着人流取行李过海关的等待时间,我掏出打印好的中英文对照纸条,递给旁边随行的人。这是临行前细心的儿子安排好的,纸条上写着:您好,我第一次来悉尼。不懂英语,想借您手机和我儿子联系一下。谢谢!接着是10位数字的手机号码。那人看了一眼字条,热情地掏出手机,拨通了我儿子的电话。

儿子的车将我载到他的新家,这是一栋复式小楼,环境幽静,室内收拾的也算整洁。儿媳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宝宝,一个劲地叫爷爷奶奶。老伴接过宝宝,我摸着小家伙胖嘟嘟的小脸蛋,简直就是儿子小时候的翻版,顿时,我满身的疲劳烟消云散。

从此在异国他乡,做起了免费保姆。不久我们搬进一幢小别墅,我在后院开垦了一块草地,种上了时鲜蔬菜,自给有余,还要送给邻居分享。后来又添了第二个定宝,也是有的忙的,加上自己做饭,和孩子们说的也是家乡话,倒也感觉不到和国内有太大的差别。

随着时间的推移,异国风光带来的新鲜感很快就过去了,那种远离家乡的孤独感与日俱增。与其说是享天伦之乐,还不如说是无可奈何,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乡愁吧!小时候不知乡愁,长大后没离开过家乡也不懂乡愁,更读不懂“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以及“邮票、船票、坟墓、海峡”之类的诗意。现在当自己远离了家乡,突然尝到了乡愁的味道,才似乎明白了李白、余光中等古今诗人关于乡愁的叙说……

孙子上幼儿园,儿子儿媳上班,空闲时间就靠自己打发了。儿子儿媳要我一定要记住一个单词Mandarin”(普通话)。虽英语仅仅认识几个字母,可我只要知道地址,还是能够独自一人到处游荡,实地领略一下以前只在电视里才看到的异域风情。在超市在车站在医院等公共场所实在要交流的时候,就说“Mandarin”,一般都会有讲普通话的人来帮我当翻译。我的这等不算本事的本事倒让与我年龄、经历相似的中国老人羡慕不已。一次在公园遇到一对来自广东的老俩口,说儿子上班根本没时间为他们办事,正为不知怎么到领事馆开“健在证明”发愁,我自告奋勇为他们当向导。当然我回家必须做好功课,在电脑上查好悉尼中国领事馆的具体位置以及乘坐巴士的车次等等。第二天带着两位老人顺利地拿到了证明,他们高兴我也高兴。后来,我还写过一篇题目叫《一句英语闯天下》的文章,赢得了不少人的称赞。

悉尼的华人多,尤其是中国区,华人更多。特别是居住地离图书馆不远,里面的中文报纸、图书不少,于是平时泡图书馆就成为我消磨时间的最好去处。

地处南半球的悉尼,和国内的季节刚好相反,国内的冬天,悉尼却正值盛夏,骄阳似火。那年圣诞节期间,看着眼前灯红酒绿的,我想的却是祖国传统节日——春节快到了。不禁突发奇想,中国人特别重视春节,为华人免费写些春联吧,一来可以增加节日喜庆的气氛,二来有利于传播中国文化,最重要的还能排解乡愁。这种想法也得到了儿子儿媳的支持,他们很快帮我在网上买到对联纸以及毛笔墨汁等用品。我在家写好一批对联后,一连两个双休日,儿子开车,带上桌子和文房四宝,我们一家人就出发了,先后在伯伍公园、情人港等游人较多的地方摆摊,既有现成的也可以临时书写对联,免费赠送给有需求的人。只是在外面书写,风比较大,好在围观的人多,帮忙的人也不少,现场书写没有问题。索要对联的除了华人,还有不少西人。书写对联虽快,但临时撰拟对联还是费些时间的,主要是中国人有的提出要求,比如做生意的,办学校的,小孩升学的,还有结婚的,他们很想一幅有针对性的对联,这就要现场拟联了。倒是西人没那么多讲究,他们饶有兴趣地望着红红的对联,不时竖起大拇指。这时儿子儿媳为他们翻译一幅幅对联的内容,他们认真地听着,连声“Ok”。慢慢发现他们对“恭喜发财”、“吉祥如意”之类的最感兴趣。对联选定后,我们还特意在对联背面标明那边是左边那边贴右边,这些人才拿着对联高高兴兴地离去。

以后每年春节,我都坚持免费送春联。只是到了2016年,随着互联网、智能手机的普及,我将外出摆摊改为网上联系了。为准备对联内容,我在诗词群征求意见,得到了群友们的热情支持,很快征集了一批格调高雅、格律规范的春联。我在家书写好后,然后在微信群、朋友圈发出对联照片和免费赠送信息,还真引来了一些喜爱者。加好友,留电话,确定来取或我送去的地点和时间,为此也交识了更多的朋友。

慢慢我发现,澳洲的华文氛围浓厚,华文文化团体就有20多个,经常举办各类精彩纷呈的免费活动,吸引了不少爱好者。比如悉尼诗词协会,就周周有讲座,月月有论坛,成为同胞们弘扬国学,慰藉乡愁的好去处。

这些年来,我虽然国内国外往返奔波,但毕竟在国外的时间居多。人啊,就这样,长期在家乡不觉得怎样,一旦离开,就禁不住特别想念,乡亲的音容笑貌,家乡的田土山水,时时在脑海萦绕。那种亲切,那种眷恋,只有远离家乡的游子才有体会。由此,我拿起了搁置多年的笔,将对家乡的挚爱倾注于笔端,当看到一篇篇介绍家乡的文字,在网络平台流转,在报纸杂志刊出,我的生活不再孤单;当读着粉丝热情的留言,文友的鼓励的话语,我的心情不再寂寞。

去年10月,在乡土文学社的支持下,我将最近一年来的84篇散文计12万多字结集(团结出版社)出版,书名就叫《茴香情》。

感谢科技的发达,感谢乡亲们没有忘记我这个海外游子,家乡一些活动和变化都会及时通过网络传给我,或文字或照片或视频,让我倍感亲切。今年2月,家乡的《浏阳日报》以“《茴香情》里写满思乡情”为题用整版的篇幅报导了我这个平凡人近些年的国外生活。茴香,回乡。老年离乡不孤单。

家乡,给予我的太多;离不开的家乡,放不下的牵挂。

 

       情缘絮语

华北 朱玉华

 

人与人的交往,一段缘的连接;心与心的碰撞,一场情的绵长。

人生路上能相遇,已属不易;灵魂深处若相通,更要珍惜!

倾注于情的,因为曾经动心;感动于心的,因为一直认真。

话能入心,只因触动心灵;催人泪下,只因脆弱中的感动。

相处,需要默契的雨露;陪伴,需要耐心的守候;理解,需要包容的长久;感情,需要理解的浇灌。

友不友情,相处是最好的说明;真不真心,风雨是可靠的佐证;长不长久,时间是有力的证明。

都说时间公正,见证感情,见证缘分。但是,时间再有本领,也留不住昨天的精彩,找不回初见的心。

时间是奔流不息的河,无缘的随水流过,一去不回头;有缘的留下脚步,牵手朝朝暮暮。

说什么海誓山盟,难舍难分;说什么放不下、理不清。经时间河水的淘洗,留下的只有远去的背影。苦苦执著烦恼徒增,念念不忘又有何用?

自己走自己的道路,何必在乎别人的评论;自己有自己的舞台,何必按照别人的标准编排;自己是自己的作者,何必写那么难演的剧本。没有不落地的石头,没有握得住的流沙。

风风雨雨见真情,平平淡淡见真心。

真心来源于珍惜,值得依赖于懂得。

约能简单,心不会劳累,如能知足,快乐就会相随。

喜悦时的许诺,忧伤时的应允,愤怒时做出的决定,得势时听到的奉承,谁能告诉我,哪个能当真?生命中虽有不能确定的缘因,能快乐自己,愉悦别人,就是最大的成功。

配合默契,已然心有灵犀;同床异梦,肯定心存芥蒂。

真正的朋友不是不离左右,而是不论咫尺天涯,贫穷富裕,都会默默关注。前行的路上,说一句有力的鼓励,想念的空间,送一句贴心的问候。

有的人对你好,是因为你对他好。有的人对你好,是因为懂得你的好。朋友不在多,“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一个雪中送炭的朋友,超过一群锦上添花的朋友。一个懂得你泪水的朋友,胜过一群懂你笑容的朋友。

微笑,保存着幸福的密码;幸福,不可能完美无瑕。如是幸福有捷径,那就是诚心经营,真心对待,虚心接纳。

心存善念,说什么缘浅缘深;人若真诚,论什么情淡情浓。人与人是缘的绑定,心与心靠情的滋润。

 

      老

华北 朱玉华

 

国家卫计委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显示,我国的流动老人将近1800万,其中离乡老人43%,都是为了照顾晚辈。  

              ——题记

 

岁月的脚步太过匆匆,还没回过神,满头的青丝毫无踪影。人老珠黄,步履蹒跚,脸上纵横的沟壑,深藏着岁月的年轮。

奉献了半辈子的艰辛,儿女长大成人,翅膀也都长硬,一个个飞向远方。

儿女有出息,父母脸上有光。只是这祖祖辈辈居住的村庄,越来越空空荡荡。

随着孙辈的出生,儿女发出了调令。只能学着年轻人的模样,背上装满乡愁的行囊,离开泥土的芬芳,行走在老漂族的道路上。或南下或北上,或漂海过洋,去享受另一种繁忙。

含饴弄孙,幼儿园早晚接送,买菜做饭打扫卫生,这廉价的保姆,还真的不轻松。可别人却投来羡慕的眼神:一家人团团圆圆,乐享天伦。

远离了故土亲朋,走进了陌生的环境。水泥钢筋的丛林,厚重的防盗门,屏蔽了熟悉的乡音,远离了熟悉的故人。孤独的身影,焦虑的心境,谁人能懂?

“自此光阴归己有,从前日月属官家”。真的光阴归己有吗?总觉得说的是虚话!

儿女享受着城市的便利,老人怀念着家乡的熟悉。儿女奔波着一家的生计,老人忍受着他乡的孤寂。儿女融入都市的繁华,老人惦记家乡的菜地。

老年人这株根深叶荗的大树哟,故乡的一道风景,被连根拔起,移植到有些无奈的异地。能否继续往日的风采?靠儿女用感恩的心灌溉,多给慰藉,除去心理上的病虫害;关键还是老人自己正确对待,保持一颗良好的心态。能帮就帮一把,不要勉强而为,须知儿孙自有儿孙的能耐。

但愿老漂族,将孤独抛到九霄云外,个个笑口常开,面对夕阳,活出自己的精彩。

 

 

茴香小镇

华北 朱玉华

      1

头顶蓝天白云,满目水秀山青。小桥流水,日夜诉说着温馨。空气中,渗透着茴香的清纯。

房前屋后,田边地头,一丛丛的茴香,迎风而立,楚楚动人。花的金黄,果的美味,杆的清香,叶的青翠,无不让人陶醉。入药,调味,作饮料,内中外美,实惠得就如农家小妹妹。

           2

带上茴香寄给你的请谏,让香气充满字里行间。卸下所有的不快和忧伤,将积极健康等正能量装满行囊。进入小镇,请你脚步轻轻,降低说话的声音,不要惊扰了,茴香的清静。如果不经意踩痛了她那散发芳香的神经,你要表示歉意,双手合十,作揖打躬。它对你将非常宽容,一点不会减少招待你的热情。

一定要绕过清澈的小溪,因为两岸的茴香茂密;但不必避开犬吠和鸟啼,因为那是欢迎的声息。这时的你,可将闹市的喧哗忘记,享受这优雅的静谧。

主人递给你的茴香茶,喝第一碗,让你消除旅途的疲困,二碗气爽神清,三碗四碗,你就会留连忘返,情不自禁,爱上茴香小镇。

             3

睡了一个季节的茴香被春风唤醒。经过春雨的沐浴,披一头秀发,使人想起出水芙蓉。夏日的阳光温暖,茴香腰杆笔挺,织就了一幅幅撑着小黄伞的美景。你可剪下一段,用来写诗作文,记录忧伤的心情和世事的艰辛。秋天的茴香籽,如天上星星一样撒满小镇,路过的行人,可以摘下几颗,让平凡的生活充满温馨,使枯燥的日子变得生动,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冬季,在凛冽的寒风中,茴香将满腹心事收藏,站成一杆旗,向春天眺望。

               4

小镇的美,是青山、绿水邀请茴香的精心描绘。茴香,是小镇的掌上明珠,只有小溪挽住的月光,可以与她媲美。

年年岁岁,站在原野的春色都将老去,只有茴香的清秀和芳香,一直保留青春靓丽的模样。

                5

客人光临,母亲总是安排茴香茶,第一个笑脸相迎。是主人的热情,也是客人的荣幸。仿佛这样,才能体现出茴香的良苦用心。

母亲的掌心和客人的心胸,都缀满了茴香的清香。

母亲常说:小镇人当如茴香,低调清纯、热情坚强。

勤劳的乡亲,日以茴香为伴,夜以茴香自省。

在那些寡淡的岁月里,乡亲们都成了清瘦的茴香。

           6

每次离开家乡,母亲一定要将茴香装进行囊。茴香,回乡!是母亲最大的期盼。想家的时候,攀一桠茴香充我饥肠,慰我半生孤独。想家的时候,喝一杯茴香茶,是对家乡最大的念想。

不管漂泊多久多远,为保持和茴香彼此亲近,不改半句乡音。

茴香小镇是我的故乡。身心疲惫的漂泊游子,醉卧在茴香茶的芬芳里。  

 

“山村论坛”也诱人

华北 朱玉华

 

每天清晨,当第一缕曙光将山村唤醒的时候,胡大姐总是第一个来到健身广场,安装她自配的音响设备,调整好音量。随着悠扬的音乐声响起,三三两两的大伯大妈们快步走来,在朝阳的辉映下,大家做着踢腿扭腰的各种动作,个个身体矫健,动作灵活,整个广场也充满了活力。

看到人基本到齐,胡大姐带领大家随着音乐的节奏,跳起了欢快的广场舞。然后大家坐在林荫树下的长条椅上,海阔天空……

从教师岗位退休的胡大姐,不愿随儿子儿媳进城享清福,坚持守在老家做乡亲们的热心人,比如关爱留守儿童、照顾空巢老人,组织健身活动等等,还担任村小学的校外辅导员,每天不停地忙碌着,大家都亲切地称她为胡大姐。

这时,喜欢唱花鼓戏的陈大伯站起来,用花鼓腔唱道:胡大姐,你慢慢听我说啰嗬嗬!接着说:如今生活好了,我们的身体也都健康,还有胡大姐组织的各种活动,也很合我们的口味,可真要感谢胡大姐的无私奉献哟。胡大姐连忙说,要说感谢,应该感谢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让大家过上了好日子。我们差不多都是共和国的同龄人,见证了祖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全过程。我们都来说说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变化和幸福的感受吧,用这种方式来纪念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如何?掌声四起,大家都说:要得,这个主意好。胡大姐接着道:这样安排大家看行不行?我们每天健身后,再到图书馆聚一聚,大家轮流讲讲身边的发展变化,一天由一个人讲一个主题,发言时间掌握在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就叫“山村论坛”如何?大家掌声热烈,一致通过后,她接着说:我今天先讲,作为引玉之砖吧。说话间,胡大姐和大家一同来到了图书馆。

图书馆坐落在广场的东南角,里面有个能容纳100多人的会议室。大家依次坐好后,胡大姐清了清嗓子,指了指窗外,我今天就说说这个健身广场吧!

随着胡大姐深情的述说,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在大家的脑海中浮现:

当年,这里是一块长满荆棘和茅草的山地,稀稀落落的马尾松似乎总也长不高。偏僻幽静,很少有人光顾。

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先有106国道从旁边经过。接着乡道、县道相继在周围编织。有人渐渐看中了这里地势的平坦和交通的便利,开始搬来安居,我们在座的大都是九十年代初搬来这里的。随着建房的人越来越多,慢慢形成了如今的小集镇。

胡大姐边说大家边点头,是啊,这都是我们大家亲身经历的事情呢!胡大姐指了指会议室的地下,接着说:这里以前可是个臭水塘啊!

当年大家基本都是围绕着山中的水塘建房的,随着房屋越来越密,人口越来越多,昔日的清水塘慢慢变成了垃圾场,成为臭水塘。特别是夏季,蚊虫飞舞,臭气冲天,更为严重的是每年还有小孩掉到塘里的事故发生。

是啊,前年我家小铁蛋就跌到塘里,幸亏发现及时,才避免了更大事故的发生,如今想起来都后怕,王大妈插话说。

特别是近些年来,发展的步伐更快了。胡大姐将目光投向窗外接着说:你们看周围的山,以前都是没多少经济价值的茅柴山,现在遍地的水果基地、药材基地、油茶基地、花木基地,不但经济效益好,还有它独特的风景,常常引来成批的外地游人。再看住房,从茅草屋、土砖房到现在的小楼房、小别墅;路,由泥巴路到砂石路,由水泥路到油沙路;水,从“打河车”抗旱到柴油机抽水,到如今的自流灌溉;饮用水从肩挑山泉水到手按水龙头;灯,从昏暗的煤油灯到时有时无的柴油机发电到高压电,现在就连晚上的路灯都是彻夜通明,与天上的星星交相辉映;至于衣服,更是从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穿三年到如今的讲究式样追求潮流;行,从徒步到自行车到摩托车到现在家家户户的小轿车;吃,从忍饥挨饿到注重营养健康……胡大姐停顿了一下,说:扯远了,还是讲这个广场吧!

为了解决臭水塘的问题,从村委会到镇政府都很重视,加上我们当地人的热情也高,最后决定不仅建高标准的健身场所,就连花坛、图书馆、健身器械等设施都一步到位。

如今,环绕广场的是一排站立整齐的桂花树,四时郁郁葱葱,尤其是秋季,几乎全村都能闻到桂花的清香。环形游道像一条玉带围系着整个广场,道旁很人性化地摆放着供游人歇脚的长条椅。广场东则的健身器具比较齐全,扭腰器、漫步机、上肢牵引器等最受中老人欢迎。

广场西边,是标准的篮球场。节假日,哨声不断,人声鼎沸,连邻近村的青年人也常来这里参加篮球比赛,还吸引了大批村民围观助威。

这个图书馆共有三层,原来的位置是个牛栏房。为方便大家阅读学习,去年投资80多万元才完工,楼下是村民活动室,楼上是图书馆,三楼有大小会议室。什么村民会议,种植养殖技术、养生保健知识讲座等等经常在这里举行。

胡大姐滔滔不绝地说,大家不停地点头,是啊,这都是我们亲眼所见,不少还是亲手所为,实实在在!说话间,李叔解手从外面进门就说:胡大姐说得好,还真是这么回事啊。就连这解手,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以前的茅房臭气难闻,解手要不停摇蒲扇,屁股上也少不了被蚊子咬上几个包包,现在家家都是水冲厕所,连卧室一般都带卫生间!李叔学历虽不高,但诗词联赋样样在行,这不,他接着口占一绝云:

世代出恭熏臭气,

蚊虫叮咬守茅坑。

感恩政府传号令,

厕所新成好卫生。

众人一阵掌声过后,胡大姐连声说:好,明天你就讲讲厕所的变化吧!其他人有准备讲的,欢迎随时报名,我将论坛的次序和内容安排一下。

在祖国母亲七十岁生日来临之际,这些淳朴的农民,有着太多的心里话要说。从此以后,胡大姐倡导的“山村论坛”一直没有间断,图书馆每天笑声掌声不断,热闹非凡,而且参加的人、报名上台演讲的人越来越多,她的记录本上已排到了10月底。大家用朴实的语言,真实的事例,回忆本身的经历,回顾自家的变化,回想地方的发展。不论讲的还是听的,都进一步燃起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幸福感、自豪感,真真切切地感到党和国家的伟大。

 

       家乡的石拱桥

华北 朱玉华

 

老家临河而居,河虽不大,桥倒不少。有青石条搭就的石板桥;有随意垒些乱石,并排托着34根杉树作为桥板的临时桥;还有每隔一小段摆上石块,一直连接到对岸的踏水桥,当然这只能在枯水季节的浅河段才行;也有撑篙而过的渡船,当然最为雄伟大气,最牢固耐用的还是石拱桥。

逶迤的捞刀河自北向南从村口流过,两岸风景优美,民房密集,桥自然也就多了,少则一里,多则三里必有一桥,只不过桥的形式有异罢了。我们居河东,村口是座三拱石桥,河西有大片的农田,农田过去也是比较稠密的农舍。自古以来,沿河两岸联姻的多,所以石拱桥也就成了联系亲情的纽带。就拿我家来说,祖母、母亲的娘家都是河对岸的,姑母、姐姐以及侄女也都嫁到河西。想必我从娘胎里开始,就随着母亲在桥上来回往返。长大后读书,参加工作也必须走过石拱桥去远方,接受新的知识和事物。家乡的石拱桥不仅为乡亲们的生产生活提供了极大方便,也见证了他们丰收的喜悦,受灾后的苦难以及世事变迁和发展变化。

石拱桥全长约300米,桥面宽4米,拱顶离河底7米多。河中两个壮实的桥墩超过6米,上游呈等腰三角形伸出桥体1米多,下游的伸出部分则是一个长方形。因桥的两边没有栏杆,我们小时候喜欢从桥面跳到桥墩上玩,任河风吹拂,看鱼游浅底,大家比着用小石子投击河中的小鱼,虽从来没击中过,只惊得鱼儿快速地逃离,却常常乐此不疲。当然少不了惹来从桥上经过,包括认识和不认识的人“这些猛子,快上来,掉下去就没命了”的呵斥。

桥东岸的河滩上有株4人合抱的樟树,尽管底部空成能放下方桌,但依然郁郁葱葱,枝桠伸到了桥头,远远望去,大樟树和石拱桥构成了一副美丽的水墨画。

在河滩上放牛,是件非常快乐的事情,每天赶着那条还算温顺的老黄牛来到河滩,就是我们的自由世界了。滩上青草遍地,任由牛们细嚼慢咽,我们要不在桥面上画漫画,下成三棋,要不在拱桥下面躲阴乘凉。从桥洞往上望,一块块长方形的石头紧挨着,整整齐齐地砌成弧形,它们互相依赖着支持着,才成就了这桥的风光。夏秋季,河床瘦瘦的时间多,靠东岸的河底露出整块的石头,虽然有点高低不平,但被勤劳的河水洗涮得光滑圆润,没有丝毫棱角,我们坐在石块上,脚伸进河水里,有鱼儿在脚趾间游过。有时也将裤衩扔到石头上,赤条条地躺在河水里。若是突然下雨了,樟树洞是最好的藏身之地。

春夏之交,常有暴雨袭来,还真应了“易涨易退山溪水”的俗语,原本温顺如羊的河流,顷刻之间就成了脱缰野马,翻滚的浊浪冲击着河岸、桥墩。有时还漫上岸来,两岸的河滩、农田全被淹成一片汪洋。

洪水退去,石拱桥往往成了一个伤兵,受伤最严重的地方是两边的引桥和岸基。每次洪灾对石拱桥就是一次重创,最近的一次大洪水是19966月底,岸边的房子淹到了窗台,引桥全部冲毁,虽然桥面还算好,但岸基只剩下孤立的石块,满目疮痍,连步行都无法通过了。后来政府拨款,村民集资才算修复了引桥,又在桥面上铺设钢筋水泥加固,石拱桥才又精神抖擞地履行它自己的职责。

家乡的石拱桥诞生于解放前几年,算不上古老,但长期的忍辱负重,却显得满脸的沧桑疲惫,桥墩的石块也明显有了分化的痕迹。特别是近些年来,面对车辆的大量增加,它就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显得力不从心。

家乡亲友传来信息:石拱桥被鉴定为危桥,当地政府着手新建一座钢筋水泥桥。

后来,听说新修的桥和石拱桥高度宽度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拱桥变成了平板桥,桥墩苗条了许多。桥墩小,更有利于泄洪,这不能不说是件好事。但很长一段时间,心里总有一中怅然若失的感觉,虽然我也知道:凡是历史上产生的东西都会消亡在历史之中。可家乡的石拱桥是看着我长大的,它不仅陪我度过了美好的童年,而且见证了两岸变迁的点点滴滴。每次回老家,总少不了在石拱桥上走走,看看,坐坐,就像久别的朋友,总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多少年来,石拱桥一头挑着村庄的炊烟,一头挑着宽广的农田,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就像我的父亲。现在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尽管有新桥替代,但心中对石拱桥的眷恋,却是无法排谴的。

家乡的石拱桥啊,你将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编辑 陈欣)

 

【作者:朱玉华】  【发表时间:2019-11-0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408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