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北京精短文学特约记者荆棘文学作品专版

荆棘原名唐晓鹏郑州人现年五十一岁,曾经从事多年播音主持工作,曾经更换过不同工种的工作,有一个一直不曾放弃的梦想,用声音交朋友,用文字传递爱,业余时间喜欢朗诵,写写文章。

 

女儿离我越飞越远

荆棘

 

机场候机大厅人来人往,眼前时不时地闪过匆匆而行的候机旅客,我的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女儿的背影,看到她通往港澳台、国际航班安检大厅的第一道闸机,后头看了我们一眼转身匆匆前行,很快消失不见了。一直等到她给我发来信息:“我已登上飞机了”,我和先生相互对视一眼一起离开候机大厅的椅子回返。在下行的电梯上,先生问我:“想哭吗?”我反问他:“为什么要哭?”他说:“我怕你舍不得孩子离开,”我说:“早晚都要离开的,该放手就要及时放手。”

   看到我在机场发的朋友圈,很多亲戚和朋友以及我的闺密都在问我:“你哭了吗”“你的心是不是也随着女儿飞走了?” 我淡定的回答:“我没有哭,我的心还在我的身体里面稳稳的跳动着。”晚上,我的两位闺密和我一起聊天,她们一直在让我谈谈我的感受,一位闺密向我推荐了龙应台的《目送》,她说:“董卿朗诵的这篇文章我听过三遍,这篇文章比较符合我们的心境,我想听听你朗诵的效果。”两位闺密和我一样都是一个独生女儿,孩子们都已长大,她们两个的女儿都已参加工作了,都不在她们的身边,只有我的女儿还在读书。我答应了闺密,可是我把龙应台的《目送》原文仔细的看过之后,我没有找到我的感觉,我的脑海中隐隐约约浮现出二十五年来我和女儿的点点滴滴:

   女儿出生前,我和她爸爸一起在豫西南的山区兵工厂工作,虽说当年的生活条件和生活环境都不是很理想,但是一家人在一起团团圆圆感觉很温暖。

   女儿出生时,我抱着襁褓中的孩子感到很陌生,没有那种初为人母的欣喜,一直在问自己:“这是谁?这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母女之间的感情在一天天凝聚.

   女儿三岁时,她爸爸为了照顾远在老家的爷爷奶奶,调回了老家的县城工作,我和女儿暂时还回不去,从那时起我们母女两个开始成了乘坐火车、汽车的常客,也慢慢适应了挤火车、挤汽车的流动生活.那时她还小,不知道旅途的颠簸劳累,只是觉得新鲜好奇,.非常的兴奋.

   女儿六岁时,我的工作也调动回到老家,她爸爸的工作性质需要经常出差,我的工作被派在最基层的乡镇,女儿的爷爷奶奶在农村不能到县城生活,没办法我把女儿留在了姥姥姥爷身边.离得远我不能经常回去看她,每次回去和她短暂相聚后再匆匆离开,每次走,我含着热泪离开,她高兴得和我招手再见,不知道离别是什么滋味.时间在一天天过去,女儿在一天天长大,慢慢的,母女俩的短聚、分别已不再是我留着眼泪走,女儿笑着和我再见,再次的分别我都是在女儿大声啼哭中,带着内疚的心情离去……

    有一年的大年三十,我在乡镇值班,天上飘着鹅毛大雪,空旷的小院里只有我一个人,呼啸的北风在夜色中使劲地刮着,是那么的恐惧.我把房门的插销插好,又把屋里的小桌子和椅子搬到门口顶着门,屋里不敢开灯,我不敢大声地呼吸,裹紧被子在床上坐着期盼天明.大年初一的早晨,我看到窗外天色已亮,赶紧起来顾不上洗漱背上背包匆忙上路.大街上空无一人,天空还在飘着大雪,地上堆积了厚厚的积雪,我用围巾包住自己的脑袋,只漏出一双眼睛,确定好方向,我往车站走去。在车站我等了很久很久,因为大雪纷飞积雪覆盖了道路没有客车过来,想想远方的父母和女儿期盼的目光,我咬咬牙顺着公路顶着北风携带的大雪往县城方向一步一滑的挪动着脚步,一边走一边回头望望有没有往县城的班车。     不知我走了多久,只知道我的眉毛上挂满了冰雪,一路上不见一辆车,更不说行人了,我工作的乡镇距离县城将近十五公里,我就在暴风雪中艰难的挪动着脚步,急于早点见到父母和孩子的念头在支撑着我前行.后来我终于听到身后传来的摩托车的声音,我不顾一切的拦着了摩托车车主,摩托车车主听了我的请求,让我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往前滑行.好心的摩托车车主把我载到县城边上,因为不同路我谢过人家换乘带有防滑链的客车往父母家中驶去.下午两点多钟我赶到父母家中,才吃上大年初一的第一顿热饭.就这样和女儿不能团聚的日子持续了十几年……

   女儿十四岁的那年,我们单位进行改制,领导也更换了,单位在乡镇工作的女同志基本上都回县城上班了.这一年孩子开始上高中,再加上工厂正在进行军转民,企业形势一年不如一年,厂里很多人都离开了工厂,女儿读书的学校老师也走了不少,教学质量大不如从前了,我把她接到了县城,我们一家才团圆.女儿和她爸爸十几年不在一起生活,刚见面父女两个感到彼此都不适应,互相看着对方不顺眼,经过几次摩擦后,爸爸说女儿不是他的亲闺女,女儿说这里不是她的家,她要回自己家.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伤感,在我的耐心调解下父女两的关系慢慢缓和了,逐渐的变得越来越亲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女儿快高考的时间了,因为工作关系孩子她爸爸还是经常出差.就在距离女儿高考不到一百天的时候,她爸爸出差去北京,仅仅离开家四天时间却因公去世了,一个惊天霹雳击垮了我们全家,家里的顶梁柱倒了,全家老老少少乱作一团.我不知道那段日子我是怎么熬过的,我也不知道那段时间女儿的心情是怎样的……

一个星期以后,办完了孩子爸爸的后事,女儿又开始了高考前的紧张冲刺.因为女儿从小不在县城生活,她除了学校就是回家,她对县城的环境一直不熟悉,生活环境和学习环境一直让她难以适应,她都默默地坚持着,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什么委屈的话.我还是不忍心让她住校,天天早上把她送到学校晚上接她回家休息.接下来的日子,按照平时的习惯我继续接送女儿在学校和家里之间.第三次模拟考试前的一天早上,我送孩子上学的路上,女儿哭着对我说:“妈妈,我不想考试,也不想上学了”.我急忙停下车问她:“为什么?”她哽咽着给我说:本来她的文化课成绩比较差,因为是艺术生,年前为了参加全国统考和艺术学校的单招考试,高三的前半学期基本上都是在准备艺术专业的考试,文化课没有时间顾及.刚过完年开学一星期,她爸爸又去世耽误了一个星期的文化课,她的心情很低落,感觉压力很大,自己一直闷在心里不吭一声,高考前的最后冲刺阶段,学习任务相当的艰巨,她感觉有点吃不消了,怕考不好了对不起我。听了女儿说出的原委,我擦擦她的眼泪,也擦擦我的眼泪,强装笑脸安慰着女儿,怕上学迟到,我一边骑车一边做她的思想工作,到学校后女儿又懂事的进班级学习去了.随后我没有回家,直接进学校见了她的班主任老师,我说明情况后,女儿班主任对我说,他也来做女儿的思想工作.一直到高考前,女儿没有再说什么,

孩子她爸爸去世后,我单位的领导为了让我好好照顾孩子高考没有让我上班,单位的事情我不用再操心了,我的父母也在县城陪着我们娘俩,日子在一天天过去,终于迎来了高考.201167号早晨,我早早的带着孩子去考场,路上女儿突然对我说:“妈妈我昨晚梦见我爸爸了”.我微微一愣,忙问女儿梦里都有啥?女儿说:就是她爸爸的身影一晃而过,别的什么也没有.我急忙对女儿说:“今天你参加高考,你爸爸是来保佑你顺利通过高考的”.女儿不再说什么,等我把她送到考场,她很平静的走了进去.我在考场外静静的等候.可是心里一直有些忐忑不安,我不知道第一场考试孩子能否顺利.好不容易等到第一场考试结束,我看到从考场走出来的女儿脸色低沉着没有笑容,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我没敢问考得如何?拉着女儿的手让她坐在我的电车后座上,这是孩子却""的一声哭了起来,我吓了一跳,急忙问她:“怎么啦?”女儿哭着说:“第一场考语文一道二十分的题答题卡来不及涂了,答卷上我都答对了”.2011年我国首次实行计算机批改高考试卷,这一年正好女儿参加高考.为了不影响下午的数学考试,我赶紧骑车回家,一边走一边哄女儿,可是女儿一直不停的哭,到家后女儿的姥爷姥姥也来哄她,说第一年施行不会那么严的,肯定不会扣分的,我急忙给孩子的班主任打电话求救,她的班主任和我们说的一样,女儿才止住哭声,赶紧吃午饭,准备下午的数学考试.下午一到考场,远远的就看到女儿的班主任在学校大门口站着,看到我们过来迎了上来,对女儿说:“第一年施行计算机改卷子,不光改答题卡,也要和考卷相结合的,放心吧不会不算分的”.女儿听了这话才放心的走进考场.第二天的考试顺利通过,我带着女儿刚刚骑上车回家时,女儿在我的身后大声地喊了起来:“我解放了,我再也不读书了”.然后她开心地大笑起来,我也被孩子的心情所感染,沉闷了许久的心里终于有了一丝的慰藉。

高考发榜的日子到了,七月二十四号晚上,女儿的班主任提前打来电话,通报了女儿的高考文化课分数400,正如班主任所说的,第一次施行答题卡批改高考试卷,是要和试卷一起作参考的,女儿的第一场语文考试没有因为答题卡没有涂而扣分.作为一个艺术生,文化课分数400,加上专业科200多分,是可以上一个很不错的二本学校的,可是事与愿违,由于我的经验不足,又加上与孩子的老师沟通的不到位,最后女儿只能去读三本的学校,女儿不想去三本的学校读书,她想复读,我对孩子说:“复读的结果难以预测,我怕我们娘俩都坚持不到复读的结果的,三本的学校也未必不好,你还是先去上学吧,走一步算一步.再者一流的学校也有三流的学生,三流的学校也未必没有一流的学生,事在人为,妈妈相信你会成为三本学校的一流学生的.

上大学后,女儿的学习成绩一直是年级的前茅,大三的暑假,女儿回到家以后对我说:“妈妈,你带我去杭州吧,我想去杭州看看中国美院”。因为女儿又考研的想法我就答应她去了趟杭州,我们母女俩去了中国美院的老校区和新校区,还有浙江理工大学服装学院。快要离开杭州了,我们母女二人在西湖边游览,女儿对我说:“妈妈,你做好准备,明年送我来杭州上学”。望着孩子坚毅的目光,我说:“好的,我时刻准备着,但愿不要让我失望了”。

2013年的元旦,我弟弟从广州调回郑州工作,在郑州租了一套房子,在豫西南兵工厂退休的爸妈也来到了郑州生活。女儿大四的时候,为了准备考研,我也来到郑州,我们一家三代一起住在这套小房子里面其乐融融。大四的学生一般都是去实习的时候,女儿为了考研就在家里学习,最后的三个月,女儿愣是没有走出家门一步,眼睛熬得通红,布满了血丝,我们看着都很心痛,劝她不要太辛苦了,能考上就上,考不上就找工作上班吧可是女儿不同意,继续夜以继日的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女儿以高出当年全国考研录取线六十分的成绩,以浙江理工大学第三名的成绩,走进了浙江理工大学服装学院,这时女儿对我说:“妈妈,我有点后悔,当初我怕我考不上中国美院,没敢报中国美院,谁想到考了这么高的分呀!”我笑了:“天下没有后悔药的,既然没敢报就不要后悔,录取到哪里都应该高高兴兴地去,因为这也是你希望去的学校呀!”

三年的研究生学习一转眼就过去了,2018年五一节过后,女儿以优异的成绩从杭州毕业回到郑州。刚回来我没有催她让她好好放松放松,一个多月后,我给她说:“休息的差不多了,写一份简历去找工作吧”。女儿答道:“好的。”一周过去了,我问她:“写好没有?”她说:“没。”我就催她赶紧的不要耽误事。可是女儿一直没有给我一个确定的答复,一直在家里不出门,简历也一直没有写。终于有一天女儿给我摊牌了,她说:“妈妈,我想出国留学,不知您同意不同意?”我吃惊的望着她,张大嘴一时说不出话来,愣了片刻,我定了定神问她:“你确定你想出国?你可知道咱家的经济条件吗?妈妈供你读完研究生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你要出国留学,你知道需要多少钱吗?妈妈真的供不起你的。”女儿对我说:“妈妈,我早就想好了,一直不知道怎么给您说,我知道咱家的经济条件,也知道您这么多年不容易,可是,我现在的专业就业不好找工作,本来也就是我不喜欢的专业,我想换个专业,再读一个研究生,以后就业面广,我想出国是为了多长见识,多学习一些国外的先进的技能,我在国内读的专业已经七年了,即便是去读博还是国内的传统文化和传统技艺,我不会有很大长进的,你就让我去吧。”这时我才恍然大悟,难怪她在研二的时候,曾和我商量在校外读英语兴趣班,每一期五千元,我想让她多学点东西就没有阻止她,她连续读了两个学期,研三的时候因为要做毕业设计和毕业答辩就没有时间继续学英语了。(我最近在她的母校校刊平台上看到一篇对她的采访报道,才知道出国留学的打算在读研的时候就有了。。。。。。)

经过我再三考虑,以及我父母和她继父的对她的支持我答应她出国留学。接下来就是去出国培训机构进行培训,做作品集。忙忙碌碌大半年过去了,她的作品集也通过了申请学校的认可,收到了两所英国学校的offer,女儿开始准备雅思的考试。女儿学的是艺术设计,在大学里以及读研期间,学校是没有专门的英语课的,本科的时候考过了英语四级,读研的时候考过了英语六级,考雅思她还是自己学。一连考了三次,每次都是差0.5分,在培训机构的申请阶段,女儿熬红了眼睛,脸上嘴角上火起泡泡,脸色黑青,整个人憔悴不堪,自己偷偷的不知哭了几场。我实在不忍心看到她目前的状况,私下里给培训机构的老师联系,请求她们帮帮我的女儿。经过培训机构申请老师的努力,女儿终于如愿以偿走进了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大门,开始了为期两年的留学生涯。

女儿一步步走来,一步步地前进,她的好学上进的思想一直让我感动,作为父母哪一个会阻止孩子们的上进之心呢?但愿我的女儿像雄鹰一样展翅高飞,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编辑 严寒)

 

【作者:荆棘】  【发表时间:2019-10-2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49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