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签约作家张博禹文学作品专版

张博禹,笔名琛泓,男,汉族,90后,大专文化,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人,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作家文苑报》特约记者、《作家文苑》报华北张家口办事处处长、唐山市作家协会会员。

 

 

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

        张博禹

 

七月的微风轻抚着你的秀发

你我牵手迈着爱情的步伐

小雨淅沥沥的下着

滋润着万物

滋养着爱情的萌芽

 

 

 

彩虹映衬着天边的晚霞

你靠着我肩膀说着以后当下

爱情不是脍炙人口的传说

我更偏向于是一段感人的童话

 

 

 

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

也是我心中唯一的牵挂

你给了我追求梦想的勇气

陪着我细数四季的变化

 

注:作者写给妻子刘建宁

 

 

                 2019元旦夜,一杯惆怅的酒

华北 张博禹 

 元旦夜的沉寂,我仿佛听到自己胸腔里的心脏砰然跳动声,和着石英挂表秒针的咔咔节奏,2019年不急不缓悄然来到我的生命里,像哨兵换岗,替换了我的2018年。

人生还有多少次与昨天告别的机会?告别是一种无奈,别了,一去永不复返的2018年,跨年夜,我呆呆端详桌前这杯中草药浸泡过半年的白酒,红艳艳酒浆煞是好看。

半年前帮家兄盖房,家兄送我半斤宁夏红枸杞,我说浸泡到跨年夜小酌一番,人生远航的帆船有时候自己并不是舵手,只好由着日子里漂泊的风,顺其自然摇荡吧。

离开火热的故土,清晨里,深情看看白发苍苍的老母老父,老母亲说,傻子啊,过年回来不?我一时哽咽,轻轻吻了吻老母亲额头,转身迈着大步,揪着心,淌着泪,乘坐方耗子的早班车继续着异乡奔波。

人生远游,不忘舐犊情,难舍故土山水,无论走的多远,蓦然回首,看一看游历四方的足迹,每一行印记里都有一个或喜或忧的故事,有伴着风雨交加的无力悲怆呐喊,有小成绩后的欢欣鼓舞若狂,有旅途中跌倒后的贵人搀扶,有失意沮丧后的友人慰抚,有正常行走时候,冷不丁有人绊你一腿,末了再使劲跺几脚,这一切都随着新年的脚步渐临,把不愉快往事一股脑儿还给2018年吧,带着感恩的心,抗着责任,带着你的影子,揣着那份一掷千金的承诺,脑海里装满曾经的回忆,迎着新年的钟声敲响,昂首挺胸,带着豪情壮志,迈着坚实步伐,跨进希望的2019年。

跨年了,吉祥如意的祝福继续在朋友圈传递,最多的是和你聊着舒心的温情话语,一起吟唱着无法挽留的青春岁月歌谣。

2019年悄无声息来到我的面前,让我猝不及防,告别陈年老事,却无法挥去压在心头的往日情怀,难舍难离的日子,我把那一段最唯美的爱情留在春风里,风吹花开烂漫,你在我的耳畔呢喃细语,讲述着神话故事里的奈何桥畔,使劲儿敲碎孟婆盛满忘魂汤的碗。

夏日如荼的崎岖山路,我们一起看蝶舞恋花,聆听鸟鸣入耳,赏青草碧绿,看鲜花多姿娇艳,你把梁祝故事揉进夏天的风景里,梁祝绝恋,曾感动多少世人唏嘘不止。

半月悬空,夜风清爽,踏着婆娑落满地的红枫叶,你说,这秋的意境多像陆游和唐婉的伤感爱情诗篇,我抬头深情望了望星空,半轮月儿羞羞答答隐在如纱如雾的游云里,我仿佛看到陆游和唐婉从阡陌中携手走在朝霞满天的清晨,漫步在最美的夕阳落日余晖里。

 用心去感受跨年滋味,烟花璀璨瞬间,喉腔里汩汩流淌着丝丝的咸。

岁月静好,往事清零 这是心灵鸡汤,别去信,记吃不记打,那才是傻瓜。

燃放烟花爆竹真爽啊,冲天雷的轰鸣炸响,深邃的苍穹永远都是那么厚重,新年了,不忍掀开第一页日历,我怕与你的步伐拉的太远,让我无法再去仔细端详你温情俊美的脸颊,还有你泛红的双眼流淌着晶莹泪花,你说,朝前走,春天已不远,你在村东道口那颗百年老榆树下等着我。

认识你是在一个雪花飘舞的日子,我冻僵的双手躲进你温暖的手心,你笑了,说要给我一个最美的春天,于是,我打起行囊,朝着希望的前方劲步走去。

 过年是什么?过年是一种舍不掉的昨日情怀,待到春花俏,等到冬日雪花飘,与你携手重走那条古镇长廊,坐在那颗定情兰花树下的青石凳上,重叙着讲了千百遍也不厌烦的故事,一起看一本爱情的书。

孤灯长夜,跨年的雪花悄无声息铺满院落,挂满窗前柿子树枝桠,一杯酒里装满怀旧,别了,我的2018年,我满怀无限眷恋与你道别,记住了与你走过的人生四季,干杯!

我的视线有些模糊,喉咙有些哽咽,那丝丝的咸越来越浓了起来。

 

酒鬼黄老邪

华北  张博禹 

前几天听说黄老邪死了,死的挺惨,常年酗酒,人到中年,喝出了酒精中毒性依赖,可以不吃饭,不能没有酒,酒精作用,黄老邪过日子就有些步伐踉跄,跟不上媳妇脚步,媳妇厌倦了和酒鬼的日子,很大气潇洒,啥也不要,净身出,结束了和黄老邪不疼不痒的十多年夫妻生活,跟着一个卖西瓜的网友到赤峰郊区去了。

我见过黄老邪媳妇,小黄老邪十五六岁,前妻因为黄老邪嗜酒如命离婚了,那时黄老邪年轻气盛,发誓找个年轻貌美的小媳妇,在窑厂打工看中一个十八九岁漂亮姑娘,小姑娘单纯,家穷,第一次出远门打工,无法辨别外面的五颜六色社会,就稀里糊涂被黄老邪追到手里,黄老邪付出的代价是一年的工钱,把小姑娘养了起来,后来有了孩子,后来就继续着不明就里的婚姻,后来黄老邪领着媳妇到我家里串过一次门,我和黄黄老邪有点拐把子亲戚,黄老邪媳妇挺有女人风韵,长得也不磕碜,挺聪明的,和黄老邪走在一起像父女。

日子久了,黄老邪恢复了喝大酒原型,整日醉醺醺,邋里邋遢更猥琐了,媳妇终无法忍受和黄老邪的日子,维持了十多年的婚姻土崩瓦解,云消烟散。

媳妇没了,黄老邪更加自暴自弃,加大喝酒剂量,大有醉生梦死不回头架势,最后喝病了,喝到天堂里去了。

黄老邪短暂一生中,皆因贪酒成癖,导致两次家庭解体,命运很悲哀吗?不好说,活的很痛苦吗?怨谁?日日月月年年喝大酒,到头来黄老邪过早给自己办理了生命退休,划了一个不太圆满句号。

黄老邪死了,突然间有点儿挺想黄老邪的,好几天里心里说不出是啥滋味儿,眼里似乎要流泪,心里默默对天堂里的黄老邪说,二哥啊!那边还好吗?少喝点吧!要不把酒戒掉,在那里再续根弦,找个搭配的女人好好过日子吧。

 

阿贵和他的铁子

华北  张博禹

 

阿贵和朋友合伙包了一个卸火车活,阿贵说,一定做成,不成我剁手,看来阿贵动真格的了。

阿贵叫季贵,来自内蒙古赤峰,是一个多灾多难的车轴汉子,长年工地生活,被日头晒的黑不溜秋,五十多岁,职业工地生涯没有压垮阿贵的乐观情操,在老家打工受过骗,睡过羊圈,阿贵说,在草原给牧民打过冬羊草,晚上就和身睡在羊圈,早上起来,被窝里全是滚进来的羊粪蛋子。

后来阿贵听说北京能挣大钱,就随着浩浩荡荡蚁群般农工大军包围了北京城。

阿贵打工经历有很多中国农民工代表性故事,乐观里夹裹着悲伤无奈,阿贵父母,老婆孩子留在老家,常年难见几次面,一人在外做建筑,收工喝酒就甩掉了很多不开心事,郁闷的情绪随着酒精刺激豁然变得开朗起来。

阿贵一次能喝二斤高度白酒,阿贵说,可以不吃饭,不能没有酒,阿贵不抽烟。

阿贵经常自豪讲,在北京打工期间靠上了一颗参天大树,认了一个事儿不小的干妈,阿贵经常神秘说,我干妈中央有关系,那年我打了一个抄后路的河南包工头,他暗地给我抢活,把他狠狠了一顿,每说起,阿贵扔咬牙切齿,阿贵说,是干妈给了他八万块钱,赔尝了河南包工头。

阿贵没事就低头捣鼓他那台屏幕裂纹的破旧智能手机,网速慢,影响了阿贵和铁子煽情,不时嘟囔骂几句破手机 : 等哪天惹急我,非摔碎你。工休间,阿贵经常和工友吹牛皮说,在北京有好多追求他的女粉丝

最让阿贵自豪的是有一个东北铁子 相好五六年,待阿贵不薄,没钱了就周济几个钱,睡觉前总是把冰冷被窝捂暖了在让阿贵钻进去,阿贵离家打工久了,老伴儿不在身边,心里难免有一把火苗燃烧着,铁子 是离婚女人,两个人在北京工地搬砖,挖地沟时候相识,经常互帮互助,慢慢的有了感情依赖。每当阿贵苦了`累了`心痛了,铁子成了阿贵情感倾诉对象,心绪落寞港湾。

阿贵说,北京工地太他妈的黑暗,包工头都是骗子,比内蒙老家都乱,农民工日子真不好过,绞尽脑汁和朋友在天津塘沽火车集运站货场包了一个装卸活。

这几天火车站货场没活,阿贵心情烦躁,说想东北铁子了,眼圈不时大红,阿贵就把充电宝插进手机和 铁子 语音微了起来,阿贵动情对着手机说 : 我想你了,你想我不?手机传来铁子 温柔话语 : 阿贵啊,我也挂念你,少喝酒啊!  “,阿贵答应着,随着手机的一声,瞬间强大的发射信号把阿贵的满腹情怀发送到在北京的铁子 ,阿贵如释重负,咕咚一口二锅头下肚,咯吱咯吱咀嚼着猪耳朵,愤骂一句,操,这猪耳朵是人造假的,咋做的跟真的似,骂完假猪耳朵,阿贵噗嗤乐了,微信传来铁子 关切声音:阿贵啊,别想坏了身子骨,明天就去看你

天明,货场没开水,阿贵用冷水仔细洗脸,刮胡子,偷偷拿出小镜子,照啊照,喜笑颜开。

中午,铁子  从北京乘坐高铁,半个小时就到了天津站,按阿贵提供的货场地址顺利找到货场。铁子 三十八九岁样子,皮肤白皙,高挑细腰,离子烫过的长发飘逸,没有了东北方言,温和低沉普通话,举止彬彬有礼,知识分子范儿,合体羽绒服紧裹丰满腰身,胸脯高隆,好优美线条。

北京工地间,阿贵不忍心铁子 在受苦受累,拿出半年工资送铁子 进了高级家政学习班,顺利拿到技能资格证书,供职外籍人在华公司总经理家做家政服务员,月薪一万二千元。

阿贵和 铁子 手拉手在货场溜达,工人宿舍脏乱差,阿贵不好意思把铁子 带进宿舍。阿贵和铁子 说着开心话语,回忆着一起北京工地搬砖苦日子,聊着工地角落用石棉瓦搭建的 小爱巢  里无数个欢愉夜晚,那时候无论多苦多累,阿贵就盼着天黑,天黑就能和  “铁子  情深意更浓,有 铁子 日子里,阿贵变得勤快能干,搬砖不觉得累,酒也戒了,钱挣的比别的工友多。

阿贵深情叙说,铁子 动情聆听,铁子 秀发带着特有女人气息,随风扫在阿贵满脸沧桑的皱纹脸上,阿贵有了冲动,满脸涨的猪肝色,用一双粗糙大手猛的把  “铁子  搂在怀里,铁子  满脸桃红,气喘吁吁,用迷离眼睛无限深情看着厚道善良的阿贵,阿贵抱紧  “铁子  就往货场隐蔽角落里奔,铁子  柔情似水咬住阿贵耳畔说:阿贵,别、别……阿贵说:操,老子活了多半辈子了,怕个球 铁子 轻柔说:阿贵啊,你咋就不知道进步呐,忍着点,等你生意挣钱了,咱去星级酒店开房去,咱们农民工凭啥不能去大宾馆呀?

阿贵喉结蠕动,口水咕咚下咽,使劲点着头:嗯!使劲挣钱,咱他妈的也好好享受大宾馆啥滋味

铁子  挽着阿贵胳膊,两人在初春寒风中走着,货场不时刮起尘土。

铁子  要回北京了,相聚的一个多小时过得飞快,阿贵好想留住日头。

铁子  上了公交车,阿贵眼睛湿润了,公交车开走了,透过车窗,铁子 使劲朝阿贵挥着手。

 

解脱

华北 张博禹

 

晴朗的黎明静悄悄,天干冷,没有悲怆哭声,除了一阵凌乱脚步声惊扰了几声狗叫,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小铁缸的简易灵棺被简单捆绑几道牛皮绳,外请几个帮忙的,加上小铁缸父亲老铁缸一行四人,抬着小铁缸灵棺晃晃悠悠葬在了村庄大西山一处向阳地方。

小铁缸子病痛数日后,生命永远定格在三十七岁,最终的归宿大西山离村庄三千多米,这是小铁缸从生到死的恐怕是第二次最远的,第一次是被马车拉着去县医院治病,这次是被着去了永远的归宿地大西山。

 天色渐渐亮起来,东方天际朝阳慢慢升腾,老铁缸擦拭一下晶莹湿润眼角,一丝轻松笑靥显露唇边,如负重荷用铁锹继续陪土,他要把这座坟冢弄的高大豁亮些,是啊,老铁缸把小铁缸迎接到人间,最后再把他永生的另一个世界。

年逾七询的老铁缸,早已白发苍苍,人生最大悲哀莫过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个清晨里,老铁缸沟壑纵横的脸颊上显得从未有的轻松。

老铁缸中年得子, 小铁缸出生时候,白白胖胖,煞是讨人喜爱,聪明的大眼睛,红嘟嘟小嘴时刻都嘎嘎笑出声,山里人生孩子讨个吉祥,算来算去,就给孩子起了铁缸名字,寓意健康长寿,满铁缸余粮。

铁缸五岁时候患了感冒,发烧呕吐,急坏了老铁缸,有病不看医生,请了江湖郎中,江湖郎中给小铁缸开了祖传秘方,生吃蝎子,拍着胸脯告诉老铁缸,这叫以毒攻毒,吃一周后,小铁缸病恙痊愈,且终生不再患病。

老铁缸夫妇相信江湖郎中这句小铁缸一辈子不生病,心里欢喜的犹如捡拾到一块狗头金。

连续吃一周蝎子的小铁缸病情加重,不得住进县医院方保性命。

小铁缸从县医院回到清风冷灶的贫困家里,由于吃了江湖郎中的祖传秘方蝎子,和一些其他乱七八糟的,小铁缸变的目光呆滞,昼夜呵呵咧咧不睡觉,一扫往日天真烂漫,小铁缸疯了。

八十年代正直改革开放初期,人民生产队大集体解散,土地和骡马牛羊承包到户,山民们擦拳磨掌准备好好大干一场,老铁缸怎么也振奋不起来,小铁缸成了老两口子心病,四处求医问药,使家徒四壁更是雪上加霜,终日以泪洗面。

小铁缸渐渐长大了,从疯了以后很少再生病,十多岁光景赤身裸体,四处乱跑,老铁缸夫妇稍微不留神,小铁缸就窜入左邻右舍,钻灶台烟腔,跳地窖,抓住鸡几口把鸡头咬碎生吞喝血,为此赔偿人家,还要好话说尽,着实伤透了老铁缸夫妇的心。

老铁缸夫妇常常说,宁可自己受罪也不让小铁缸委屈,省吃俭用积攒的细粮荤腥一口都舍不得吃,全部喂食小铁缸,小铁缸出落的彪悍结实,窜房越脊爬墙头,钻进山林吃昆虫,跑到田野里一口气能吃一堆钻来滚去的屎壳郎,最恐怖的一幕不亚于一场地震,小铁缸一次钻进山林捕捉到一条小孩胳膊粗细大花蛇,咬碎蛇的头颅,嘎吱嘎吱竟然把大花蛇吃了半截,吓得村庄山民们张开大嘴不知合拢,惊的老铁缸夫妇险些背过气。

从那以后, 小铁缸日后二十多年的生命是在铁链铁门窗中度过的,老铁缸其实也不想这样把小铁缸关锁,实属无奈之举。

老铁缸夫妇过早衰老,很少有人见过他们笑过,无数日夜,铁门窗小屋,小铁缸瘆人的绝望哀嚎,电闪雷鸣的轰隆,每一次都深深撞击着老铁缸夫妇心口。

日子总要过,时光就是这样的,悄然无声息走到了小铁缸生命尽头,染了一场怪病后的小铁缸不治身亡。

小铁缸死后,老铁缸夫妇缝人便说,有一天我们老去,自身难理,小铁缸可咋办?死了好啊,早日脱生的健康,在另一个世界过正常人日子。

老铁缸夫妇精神焕发了许多,有人看见过老铁缸笑过,笑的是那样舒心。

 

                                                                        (编辑 陈欣 蔡主任)

【作者:张博禹】  【发表时间:2019-10-1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293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