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山东精短文学分会会员王建博文学作品专版

 

王建博,男,山东精短文学分会会员。爱好文学、园艺与赏石,业余时间从事小说创作,作品《运河美人》、《剥开良渚的壳》、《我与秀英的缘》、《千年万里取经路》、《北京遇上西海岸》等荣获浙江、海南、陕西、山东等地征文赛事奖项。

 

     千年万里取经路  

       王建博

 

2013年10月,中国参建的土耳其伊安高铁项目某施工路段,挖掘机在作业过程中,意外掘出大量碎裂陶瓷片。入眼皆是的陶瓷让围观群众直呼“china(陶瓷),china,unbelievable”。

随着考古专家的介入和进一步抢救式发掘,足球场般大的基坑内出土了大量中世纪时期特征的陶瓷裂罐,它们被硬化的土泥相互粘连着。木朽成泥、铁器生锈,陶瓷碎裂且无丝毫文字记载,使得考古工作进展缓慢。万幸,握铲拿刷的考古人从堆叠的陶瓷中意外分拣出一保存尚好的楠木匣,打开匣子,用毛笔拭去浮尘,一尊明目耀眼、大气饱满的酱釉青瓷坛映入眼帘。坛壁上附贴的正丹朱纸久经年月竟未褪色,上面描绘的疑似中国文字的墨色线条成为唯一留存的线索。

赵有朋是中国派驻该项目的工程师,他凭借屡次攻克的技术难题和谦逊的作风为人赢得工友们的尊重,被亲切地称呼为“China 赵”。受邀至此对符号进行解析的他仅是打眼一瞧,便从横平竖直、美观端正的字迹中辨认出楷体“酒”字。当他将其翻译成土耳其语并向汉斯特示以拳握成杯作势豪饮的动作后,那位白大褂考古教授汉斯特给了他一个热情有力的拥抱。随之,东罗马帝国时期最大的皇家酒窖遗址和大唐古酒传奇历程也浮出水面。

“咣咚”,汉斯特轻晃着酒坛,贴耳倾听液体撞击器壁的声音。“咚咚咚咚”,耳旁乍响,如气势磅礴、慷慨激昂的战鼓声擂击着五脏六腑,沧桑雄浑、威严厚重的气息让赵有朋浑身战栗不能自已。当他把目光投向那坛不起眼的陶瓷时,入耳声又变得沙哑低沉—“回家......回家......回家”,他看见一位衣衫褴褛的旅者拄着拐杖眺望着远方。回到家中,耳旁仍萦绕着“回家......回家”的声音,那愈发清晰响亮的声音里却也多了一丝渴盼和哀求。冥冥之中,希望在。

不久,安培拉某博物馆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一个中国人经常在某展柜前,对着玻璃时而皱眉时而摇头时而自言自语时而哀声叹气。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相信,赵有朋正与坛酒对话,确切地说是与酒灵。神剑有灵,绝世美酒亦是有灵,自她被匠人封入酒坛便生了灵识。她从长安出发跨上骆驼趟过沙漠,一路西行,经天水过兰州走西宁到敦煌后出关北行至伊宁,后途径阿拉木图(哈萨克第一大城市)、托克马克(吉尔吉斯坦北部城市)、塔拉兹(哈萨克斯坦古城)等地,最后沿绕咸海、里海、黑海抵达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这一连接亚欧非的桥梁纽带。

2014年,中国建设的海外首个高铁项目竣工后,赵有朋于临行前找到馆方提出回购那坛酒,他给出的理由竟然是“坛酒想随他回家”。馆长汉斯特对此感到十分荒唐从而当场拒绝,虽然“China赵”的眼神坚定表情严肃。当他被赵有朋的频频到访弄得哭笑不得时,不得已以委婉的语气对他说:“小伙子,除非你能证明它的归属,否则我是绝不答应‘返还’的”。在汉斯特看来,与坛酒对话和论证其曾经的归属,对于一个外行人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发生也不可能完成的事儿。言罢转身走人,随即把这事抛之脑后。

三年后,汉斯特的办公桌上摞起三尺高的文案,那是赵有朋的《论柳林古酒的归属》。怀着好奇,汉斯特认真读完已经翻译成土耳其语的论文,再难以平复那颗激动的心。在她的娓娓叙述下,一千多年前的历史画卷在他面前徐徐展开:这坛作为大唐帝国赠礼的柳林酒,于贞观年从东土大唐一路西行到达当时的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他们(大唐、罗马、大食)频繁往来,骑着骆驼载着丝绸茶叶和香料美酒在炎炎烈日与漫漫黄沙中走出一条民族和谐之路。“开坛香十里,饮其自强盛”的她被帝国皇帝视若珍宝,而这坛柳林古酒成为仅存的通使者和历史见证者。正如每逢施工难题他进行刻苦攻关一样,赵有朋从酒坛质地造型、字体特征、历史文献着手,废寝忘食通宵达旦查阅大量档案资料,耗时三年终于寻回曾经的主人“柳林酒”即“西凤酒”赵有朋眼神坚毅,郑重地对汉斯特说:“她想回家,我想把她送回家”。

不久,一篇赵有朋和汉斯特的联署文章《一路西行》在各大报纸刊载,这篇讲述“柳林古酒西行游记”的文章一经发表便引起社会强烈反响。汉斯特在文章末尾写道:“三尺高的资料珍贵程度和研究价值已远远超过了那坛酒摆在玻璃柜的作用”,这引发社会广泛讨论。网络、报纸、电视等新闻媒体的大量报道,使得关注点从赵有朋能否和坛酒沟通、柳林古酒的归属权进一步转移扩散至中国高铁的方便快捷、“一带一路”构想的具体实施。因为就在当时,第一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结束,中土双方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土耳其共和国政府关于互设文化中心的协定》。

2018年,安卡拉议会大厅,众多从事历史、法律、考古、外交等工作的市民在这次特别听证会上,最终举手表决同意博物馆将坛酒回赠中国。那一刻,赵有朋耳旁传来由衷的笑声,有酒灵的,亦有他自己的。他抱着她搭特意乘地铁回到伊斯坦布尔酒窖遗址呆了一天,然后从此出发,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踏上崭新的归途。此外,随行的还有一封给中国的回信,信中用汉语和土耳其语分别写道“酒逢知己,开放合作;礼尚往来,互利共赢。期盼2019年第二届峰会再次相见!”

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柳林镇西凤酒厂,柳林古酒终于回家。千年前,她从东土大唐一路西行,千年后,她历尽艰辛“取经归来”。赵有朋揭了泥封掀开红布,将琥珀色浆液倒进巨大的酒海时,耳旁传来深沉悠长的“咕嘟嘟”响声。“咕嘟嘟......咕嘟嘟......咕嘟嘟”,那是西凤酒的美妙赞歌。穿古越今,携无尚感悟和传承记忆,柳林古酒化身药引入酒海。叶落归根碾作尘,零落成泥香如故。他的鼻尖沁入浓郁的凤香—醇香典雅、甘润挺爽、诸味协调、尾净悠长,没错,这正是西风美酒。

有凤来仪,凤涅重生,礼尚往来,开放合作。自此,西凤美酒香飘万里,热销海外。重获新生的她正振翅高飞,盘旋在“一带一路”上空,看昔日大唐罗马及沿途城邦的盛世再现。

 

  我与秀英的缘  

 

我与秀英有缘。生于海南长于山东居于北京,套用影视剧中常出现的一幕台词:生,我是秀英的人。

莫误会,秀英不是姑娘,是行政区,是海南省海口市四个市辖区之一。这个当年名为“秀英”的小乡村成长为秀英乡后一跃成为秀英区,此间“秀英”二字一直沿用。景美人更美,“秀英”两字用于秀英的景、秀英的人再贴切不过,因为她在字典中的解释为“俊美”,而这也是我对她一直恋恋不舍、念念不忘的原因。

与她的初逢,尚谈不上一见钟情、刻骨铭心。1988年,父亲渡船来海南工作并遇见了母亲,然后便有了我。往事流于记忆却也已模糊,唯有在那张泛黄褪色的老照片上找寻曾经的点滴。照片摄于我周岁时的海滩边,入眼的一抹黑,黑色的天空,黑色的大海,唯一的白是因为时间冲刷形成的错乱斑点。一条破败的小木船旁,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大叔光着膀子正手举铁锤对小木船敲敲打打。一群“不速之客”扰歇了他的活计,他抬起头看向这边,那迷茫的眼神也永远定格在这张五寸黑白照上—包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与向往。打造海洋强省,发展蓝色经济,在政府的引导和帮助下,30年来,他们的生产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小船换大船、木船成钢船,对生产设备进行淘汰更新、升级换代,让他们从近海走向深海、让他们扬帆起航满载而归;肥美鱼虾网箱欢,生猛鲜货封密罐,创新生产方式,大力发展水产养殖业和加工业,让他们居所稳定了工作稳定了收入也稳定了。照片中的无名大叔,如今是四世同堂生活无忧,当时的无名地点,如今早成了“有名”的“假日海滩”,既有名为假日海滩,亦是有名的假日海滩。以海为仓万里田,凭此鲲鹏上青天。锁定空间、压缩时间,穿梭在黄金海岸线上的货船客轮渔船游艇正编织着一幅气势恢弘的画面,其名为“大鹏展翅图”。

有缘再见,再见相爱,这就是我和秀英。大学新生见面会上,一位来自海南的黑皮肤学霸男霸在讲台上半小时,他把家乡与教科书相结合并不吝修辞地加以描述。他讲述“秀英炮台”与虎门、大沽等四大炮台的联系,讲家乡热带海洋季风气候的特点,讲橡胶、荔枝、菠萝蜜的生长繁殖,讲琼州海峡与大陆漂移学说的渊源,讲神话与现实(五指山猴长臂猿,不在神话在海南),让我们这些“后高中时代”的孩子们集体傻眼,亲切地称呼他为“霸气推销员”。他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而我们咽着唾沫在心里默默盘算。十一国庆长假乘粤海铁路去海南,看风景的人坐在火车上,火车坐在船上作风景,海陆并举双飞翼,那感觉,借用邻座外国友人的话,真的是“unbelievable”!

事实证明,当年一行是如此的“amazing”。美社村,村舍美,而我们就借住在这个俊美的小村庄。在火山石砌就的石屋,在瓜果缀满枝头的果园农庄,在摆满石山羊、竹筒饭等珍馐美味的农家宴上,在密植黄花梨等珍贵林木的土地上,能够随时随地触摸生活的惬意。闲暇之余,走在滨海大道上感受阳光沙滩与椰风的舒适,看黎族小伙攀上高树摘下槟榔招待客人,看富有特色风情的琼剧歌舞,然后以嫉妒的口吻对学霸说:“难怪你不停炫耀,这儿可真美”。同学反而一笑:“当初这个村子很是脏乱差。经过几年不断的拆、搬、建、修式的努力才有了这般俊美模样。”生态建省省强省,旅游兴盛亦兴省。是的,2004年以来,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引导下,当地居民按照“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二十字方针,通过不断努力,使得村容村貌、村风民风发生质的变化,一跃成为远近闻名的生态文明村、旅游度假村。我一眼相中了她,爱上了这个地方,爱这里的景,爱这里的人。在此,对那位学霸推销员表示感谢。

上一次去海南,是去年冬季受邀。当初那个皮肤黝黑的同学,现在已身体发福面容白净了。他经营着一个花梨工作室,在他的笑脸上,我看到的不仅是物质上的富裕,还有精神上的满足。几年过去,同学变了,这个城市也变了,变得更加“秀英”、更加俊美了。我特意拜访了让我印象深刻的秀英炮台,这个从市保(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到省保再到国保的炮台,如同五公祠中圣贤的谆谆教诲,在秀英区、秀英人30年的变化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这些悠久的人文沉淀和历史结晶,不仅不因时间而损旧、消失,反而愈发厚重珍贵、多姿多彩。离别前,学霸男送我一串花梨木手串,它黎锦般的绚烂神秘吸引着我,让我爱不释手。

今年是海南建省办特区三十周年,亦是秀英区上交30年发展答卷的一年。三月末,坐飞机又回了一次娘家,登上全市制高点马鞍岭,从石山火山群地质公园里的众多游客,到秀英港(海口港)繁忙的船只,从市区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到画般迷人的风景,我看见了30年来秀英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取得的令人瞩目的成就。腕上的海黄珠子在阳光下熠着光泽,象征着秀英30的辉煌发展,因为海黄与我、我与秀英已经紧紧联系密不可分了。

这就是我与秀英的不解之缘。

 

      剥开良渚的壳  

 

身为赏石人,相较于业已扬名的昌化鸡血和青田冻石,曾经,我对良渚的玉石,是瞧不上眼的。

一九三六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青年施昕更在良渚村捡到几块黑色陶器碎片。时间,地点,人物,动作,看似寻常,实不寻常,冥冥中为失落的古文明提供了精准坐标,使得湮没于历史长河的古遗址浮出水面。那一天,他或许不知,捡起的不只是几枚文化碎片,更捡起了五千年中华文明的民族自信。

作为瓶窑人,对良渚的最初印象,源于婆娑摇曳的旧时光。夏日的余荫里,老辈人常摇着蒲扇,给我们传述镇里村里的奇事轶闻,良渚见闻自在其中。村西头李二爷坐在马扎上,扇飞了聒耳的蚊子,抬起眼皮,低沉沉地说:“那是老光景了。镇上来了很多公家人,端枪的,拿铲的,握笔的,蜂似的扎在这里,弓着腰拿着刷子在泥地忙活,那劲头,插秧的罗锅刘也比不得。我猫腰上前瞅了两眼,满眼的碎瓶瓦罐,他们却蜜似的当宝贝,图啥嘞”。

十年前,表弟拿着教科书《历史与社会》找到我这,央我辅导暑期实践作业。翻开书,“在长江下游的浙江良渚遗址中,出土了许多象征权力的玉器”二十五个字映入眼帘,良渚也载入史册了。表弟的暑假作业是调查良渚遗址,把这二十五个汉字扩展成一篇八百字文章。通过文化馆的朋友,我们得以近身“触摸”那些“象征权力的玉器”。朋友极力推崇的玉器,也正是载入“史册”的器物,是一块宽阔硕大内圆外方的玉琮,上面刻有细密杂凑的纹饰,像一颗生了锈迹的螺母。可惜,这颗“螺母”不透光不透明,与想象中的晶莹剔透相去甚远。那时,我继承了李二爷的观点,此物寻常。

二零一九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通过决议,将“良渚古城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一决议,改变了中国历史,也改变了我的认识良渚遗址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是中华民族的根与魂。

准备着,来一次朝圣之旅。

不久,“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展”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举行。走进展厅,透过玻璃柜,同故乡的玉在异乡重逢,此时,它已另有别号——玉琮王。良渚文明最具代表性的是玉器文明,玉器中集大成者是玉琮,而眼前的这块玉琮是最大最精最美的,达到了中国史前治玉水平的高峰,堪得上民族瑰宝。

宝玉通灵。

盯着玉器上图腾般的神徽,眼前一阵眩晕,朦胧间看到幅幅蜃景。一个原始的部落旁,静静流淌着一条清澈的河,河底卧着一块普通的石头,被一个身裹兽皮的男子发现并抱走。兽皮男用一块锋利的顽石磨削石的棱角,一天,一天,又一天,直到磨掉了石皮,磨出了血泡,磨厚了茧子,显露出玉器独有的晶莹与温润。竹片、鲨鱼牙,兽皮绳,工具在变,玉石在变,兽皮男也在变。直到磨断最后一根兽皮绳,直到脸上的皱纹深过玉石的割痕,白发兽皮男吹掉玉石上的白色粉末,揉揉发胀的手腕,捶捶酸疼的腰背,一如当年抱着那块沉重的石,他驼着背,一步,一步,走到一个头戴羽冠面涂绘兽的怪人面前。兽面男接过玉琮,将其高举至头顶,呜呜哇哇激动地说着什么,周围人顿时匍匐在地,嘴里咿咿呀呀附和着。然后,成千上万人,在兽面男的带领下,拦起了大坝,搭起了屋子,立起了城墙......

期间,玉琮在不同的兽面男之间传递,直到某个兽面男死去,一起被埋进坟墓。玉琮入土,我眼前一黑,疏忽间惊醒,确是南柯一梦。

梦醒了,我也清醒了。何曾是普通石头,这是玉石,何曾是普通玉石,这是传世之宝啊。不由得想起《韩非子》中和氏璧的记载,“楚人和氏得玉璞楚山中,奉而献之厉王。厉王使玉人相之。玉人曰:‘石也’......和又奉其璞而献之武王......”究其原因,玉石表层裹有皮壳,称其为玉璞,玉璞不去,玉石与寻常石头并无区别。

再且看她,用崇拜的眼光去看,眼前耀过阵阵光芒,我连用手背遮挡。我问同来的朋友,刚才是否看到玉琮绽放的光芒,朋友摇摇头。或是因为眼花影响了视觉,我揉揉眼,打算认真观察一次。这时,旁边走来一名导游,她一边走,一边向身后的游客说道:“良渚文明是中华文明的曙光......”

!我恍然大悟。这块玉琮虽已失色,但其沁入的斑斓岁月经过沉淀、凝聚、结晶而成的文化内核,让她自成光源。

我知道,对于她,不再是观赏,而是瞻仰,必须是瞻仰。

 

(编辑:张巧梅)

【作者:王建博】  【发表时间:2019-09-3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78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