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黑龙江签约作家刘生文文学专版

小说(原创)

 

         吴老慢

            文/刘生文

 

机器的喧嚣声,打破了午间的寂静,吴老慢和往日一样,拿着加工完的零件,一遍遍的擦看。好像不放心,又掏出像怀表大小的扩大镜,仔细的观看着。

二毛愣一把推开休息室的门,探出脑袋,朝着车间深处一个鲜为人知的旮旯喊:“吴老慢,吴老慢”!见吴老慢没吱声,几个棋迷连拉带拽的把吴老慢弄到休息室。

一场博弈开始了。吴老慢深邃的眼神总是坚定的望着棋盘。思考间,便摘下搭在脖子上的那个已经洗旧的毛巾,擦拭一下额头上的汗,又用双手把毛巾搭在脖子上,拉了拉不齐的毛巾,不紧不慢地拿起棋。别看吴老慢不轻易落子,但是步步棋都是致命的杀招。对方人多,想群起而攻之。七嘴八舌,有说跳马的,有说走炮的,不大的休息室被吵的要爆炸一样。十几招过后,支招的人吵将起来。二毛愣一看老将要被擒,把棋子一划拉,算和。吴老慢很无奈,摇晃着脑袋,又去车间干活了。但是,吴老慢每次都绝不会让他们赢,因为他知道输棋的后果,会让大家更看不起自己。吴老慢就是这样一个倔强的人。

工厂的效益眼瞅着一天不如一天,尽管厂长想尽一切办法,还是不见好转。一时间,工厂裁员,工人下岗便成了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触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厂里厂外议论纷纷,就像一场大雨前的雷鸣电闪,让人一个个心惊胆颤。

就在全厂上下人人自危的时候。销售科长谈了一个大订单!订货商要亲自到工厂考察,只要产品质量过关,可以常年大批量要货。这个订单关系厂子的命运。订货商正在和几家洽谈,货比三家,谁家质量好就和谁签约。厂长、副厂长和车间主任急忙商量对策,急来抱佛脚。工人们都耷拉着脑袋,不时的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厂长吐沫星子四溅的演讲。可是无论厂长怎样讲,大家没有一个人愿意代表厂子出样品的,都不想冒这个风险,大家也掂量过自己有半斤八两。这时候二毛愣提议把放长假的吴老慢叫回来,二毛愣这一提醒,大家都纷纷表示同意。我一听二毛愣带头给领导出主意,恨不得上去打他一个耳光,我觉得不公。我是来工厂时间最短的,没有话语权,只能在心里为吴老慢鸣不平。心想:"这些人关键时刻都成了缩头乌龟……"

看到吴老慢来上班,我是又高兴又替他捏把汗。心想:‘’这可是关系到工厂的命运的大事,大家给领导出主意,就是把你往火堆里推呀,要是样品不合格,订单签不成,领导有一百个理由让你下岗"

晚上下班,吴老慢刚进屋,老伴就嘟囔开了:“你说说你,有没有个脸,单位的人给你起外号,叫你吴老慢,说你干活慢,领导还拿你开刀,给你放长假。听说你还要出样品?那些人呢?他们咋不出,平时一个个都能叭叭”。吴老慢听老伴说起没完,赶紧说:“你知道个啥,不能装哑巴呀?"吴老慢这一说,老伴更来气了:“你这个吴老慢,要是样品不合格我看领导第一个让你下岗,那就不是放假了”。“我知道,你说的也是那个理儿,可是我要不拿样品,就不是我一个人下岗了”。吴老慢提高嗓门说:“老伴,我必须挑战一下!工厂需要我,工人需要我。”老伴一看他铁了心了,上一边生气去了……

大家都在焦急中等待,厂长和大家一样,都在翻着日历过日子,有的人坐不住了,私下里议论:“我看吴老慢的样品是十有八九要完蛋了。”特别是有几个平时干活不咋地的,打算找领导办理提前退休那几个。厂长更是着急上火,嘴上都起了大泡。

终于等来了回复,电报上写着:“你们厂子的样品是几家最好的,订单如期签约。"厂长拿着电报的手有些颤抖。马上把副厂长还有吴老慢叫到办公室,研究生产方案,逐一落实到车人头。

车间里,格外的宁静。厂长任命吴老慢当了车间主任,并把“慢里藏工巧,慢功出细活!”这十个大字贴在车间最醒目的位置……

 

散文(原创)

 

     槐花

                            刘生文

 

我和爱人第一次来河南沁阳妹妹家,也是第一次在妹妹、妹夫的陪同下,走近神农山。远远望去,神农山犹如一头雄狮静卧在太行山的怀中。

 

通往神农山要经过十几公里的陡峭的环山路,道路两旁除了山崖和杂树之外,便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白色,挂满了枝头,很像家乡兴凯湖的十里杏花。我情不自禁的从车窗向外指点着缓缓而过的白色的花。妹妹告诉我,槐花是白色的。密密麻麻的开满枝头,一朵朵槐花像一只只白色的蝴蝶,煽动着翅膀。我痴迷它的洁白和沁人心脾的芳香。我醉在它飘过我眼前的一刹那。

当我还沉醉在槐花的一片白色梦幻中,便来到了神农山脚下,望着陡峭的高山和那数不清的石头台阶,我们选择了徒步,沿着蛇形的山路往山顶峰攀爬,这蛇形山路像楼梯的台阶,更像一条长蛇弯弯曲曲斜卧在神农山上,这是唯一通向山顶峰的路,有上千个台阶,直通向神农山的最高峰___紫金顶,也就是神农祭坛的地方。

我被半山腰的十几米高,百余米长的玻璃栈道震慑了,我选择了放弃,一个人在玻璃栈道下仰望,看着他们三人轻松的走过,快要到山顶的时候,我又一次被山顶峰的跨山索道震撼了,妹妹说:索道是神农山最神圣的也是最美的一道风景线,不能错过。我终于鼓起了勇气,当我惊心动魄的那一刻,我被山上和山下那满满的绿和一片片的红吸引着,陶醉着……下了索道,那高大的槐树,让我止步,让我近距离观赏槐花的美,我站在槐树下,它像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我仰望它,满树的槐花仿佛天上飘着的云朵,暖风吹落的槐花就像冬天里飘飘洒洒的雪花,花瓣飘落到我的脸上,仿佛少女的温柔,让我如痴如醉。我站在紫金坛最高处,俯视山脚下那清一色的二层楼,整整齐齐的排列在神农山的脚下。我感叹农村的日新月异。

 

 

太阳已经偏西,暖风和花香陪伴我下山,我在寻找一种珍贵的树,叫崖柏树,我查过资料,它生长在悬崖峭壁的缝隙中间,经历几十年或者上百年的严寒酷暑,风吹雨打,形状特别,已经死掉的便成做工艺品的上等材料,崖柏木非常香,远远就能闻到,可以被雕刻成富有诗意和想象的纪念品。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看到了,它旁逸斜出,脚踏岩石,除了已经干死的肢体外,绿叶茂盛,我更加渴望能买到崖柏雕刻艺术品。

在崖柏工艺雕刻店里,一个小姑娘正在忙碌着,看上去也就十一二岁,个子不高,一只小辫子扎在脑后,皮肤有些黑,两只大眼睛透着有神的光芒。门口处有一个老者,佝偻在那里,在雕刻,神情很专注,我们的到来仿佛没看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小姑娘热情的向我们打着招呼,我一眼就看见了桌子上摆放的崖柏雕刻品,非常的精致,是一只凤凰开屏。太美了,我不禁感叹雕刻工匠的手艺。小姑娘,这个崖柏雕刻多少钱。小姑娘的回答吓我一跳。要两千块钱。便宜点行吗?不中,不中。小姑娘的意思就是不能,我说的是最低价,我急忙解释。爷爷说不要晃的。小姑娘回答的很干脆,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正在认真雕刻的老人,我断定一定是小姑娘的爷爷。小姑娘猜到我们不想买这么贵的,便热情的引领我们进屋,屋里摆放很多雕刻品,地下横七竖八的放着很多没有雕刻的崖柏木,等待着雕刻。我摘下了几只手串,反复欣赏着。我问小姑娘多少钱一串,小姑娘说这都是崖柏手串,一个二十五块钱。我想带几个给朋友,能不能便宜点啊,小姑娘说:这是最低价,爷爷说不要晃的。爱人也摘下来几串,在手脖子上来回试戴。爱人便和小姑娘讨价还价,小姑娘目不转睛的盯着爱人的手链,从表情上能看出她那种天真的渴望,依旧重复着那句话。我便选了几串,小姑娘在翻找零钱,多五块钱,我说不用找了。小姑娘熟练的把五块钱递给我,然后说:爷爷说了,不占人家便宜。临走时,我还在回想刚才小姑娘的话,有意思……

 

回家的途中,太阳已经完全被太行山吞吃了,爱人突然大叫:手链不见了,妹妹,妹夫也替爱人着急,爱人觉得很有可能掉在小姑娘的店里,掉到山上那就彻底丢了,手链是去年爱人过生日我花五千块钱给她买的。天逐渐黑了下来,景区的店铺都已经关闭了,正在我们打算上车的时候,远处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阿姨,阿姨!这是你掉的吧?我和爱人又惊喜又感动,恨不得把小姑娘抱起来,爱人忙掏出两百块钱,塞给小姑娘,小姑娘又塞给爱人:爷爷说了,要靠劳动出力赚钱,不能要别人家的钱。说完飞快的跑了,我急忙喊:小姑娘你叫啥名字?我叫槐花,是俺娘给我起的,我家就在山那边……

小姑娘渐渐的跑远了,我又一次被槐花这个名字震撼了,脑海里是满满的槐花,道路两旁的槐花,我一遍遍的重复着槐花的名字……

 

 

 

   大爷慢走

                           刘生文

 

A城,二路汽车某站点,在上车的人中,有一个右手胳膊上搭着一件衣裳,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很吸引人们的眼球,这男子看上去文质彬彬,他的眼镜框后面长着一双让人琢磨不透的眼睛,左顾右盼了几秒钟,借着公交车开始行走的惯力,便直接往一个身背单肩包,上身穿一件灰色夹克下着漂亮格裙的年轻女子的跟前挤去。

这时,一位身着旧工作服的六十五、六岁的老人急忙挤在了两个年轻人中间,那女子用余光撇了一眼老人,说道:你能不能往后点,这味都熏人。这时年轻男子趁老人后退一步的最佳时机抢占了有利位置,年轻男子露出得意的神情,那女子仿佛遇到了白马王子脸上绽放出两朵桃花。汽车正常前行,车上的人彼此陌生,很少有人搭腔,汽车不知行驶了几站。年轻女人突然大吼:你这个老头咋这么烦人,踩我脚了,能不能离我远点!这一声吼,顿时引起大家的注意,才知道老人又挤到两个年轻人中间了。我说你烦不烦人,脏了吧唧的,这女人骂起人来不带脏字。老头急忙往后退了一步,那年轻男子也说道:你这老头烦不烦人呀!这个男子仿佛是鹦鹉学舌,女人见状,便朝男子微微一笑,一路上也没查多少站,这种矛盾发生过三次,一次比一次严重,一次比一次恐怖,女人发疯似的要报警。离得远一点的旅客小声嘀咕:这老头太没有道德修养了,叫人家骂好几次,一句话也不说。汽车又到了一站,那个年轻男子甩了一句无奈的话:你这老头真是我的克星,就匆匆下车了。车上顿感少了不少人,那女子捡了一个空座坐下,老头依然手把着上面的横杆一动不动,女子坐好后,用眼睛斜视了一下身边的老头。这时女子前座的老大妈说话道:姑娘,你还不快谢谢这个老爷子,没有他三番几次的暗示你,你兜里的手机早就没了,我眼看着那小偷把手都伸到你的手机边了,是老爷子及时阻止,才没让小伙子得手。附近其他座位的乘客也这样说,这时女子下意识的摸摸手机,脸一下子红到了大脖根,急忙起身让座:大爷谢谢你,对不起了,我误会您了,老大爷没有责怪女子,只是说了一句话:孩子,以后把东西拿好,别把坏人当成好人,这个人我认识,他是二路车上的常客,经常扒窃。你坐吧姑娘,我马上下车了,我已经坐过了两站了。

这时汽车响起了鸣笛,像是在呼唤老人下车,这声音如警笛长鸣,女子依然站着,望着窗外老人渐渐远去的背影,从微动的嘴角和两行泪水中感觉到了女人感激和忏悔,大爷,慢走,声音虽小,但是重复了无数遍……

 

 

诗歌(原创)

 

 渴望光明

 

——一个盲人的心声

刘生文

 

我咀嚼过痛苦

因为那山挡住了初升的太阳

我渴望光明

因为黑暗和我一同来到这个世上

 

没有怨恨

没有悲伤

只是对未来还像云朵一样飘着梦想

 

我砸碎了无数个夜晚

让爱的火焰

点燃我的太阳

照亮我的方向

 

有些声音让我听到了

这个世界原来这样的喧嚣

河边的绿柳

倒映着永不枯萎的模样

 

一页页翻过日子

我用黑暗中眺望的灵魂向神祈求

能赐给我一双渴望光明的眼睛

祈求像我一样的人

都能拥有心中那片光芒

 

我在风雪中蹒跚

一串串柔软的脚印

盈满了我长长的心绪惆怅

我用歌唱去迎接黎明

就像露珠把绿地写满了诗行

 

我提着灯笼走夜路

不是为了自己

因为黑夜里

同样有需要光明的人

他们和我一样

更加渴望一种力量

 

(二首)

 

诗歌

给你写诗(原创)

刘生文

 

我想写诗给你

自从你坐上了轮椅

在大雁南飞的季

你去了北方找不

到的雨季

我从来不相信这是永远的分离

 

 

我写诗给你

因为你的影子一直在我魂牵梦绕的思念里

想你我多少次在梦中

去喧嚣的城市里寻觅

月光借绿色绽放色彩

礼花的热情重燃记忆

 

我写诗给你

写得我泪流如雨

我的脑海

是满满的回忆

你突然倒在病榻上

如晴天霹雳

我独自为你流泪

把哭啼声夹杂在歌声里

公园

竹林旁

月光下

有过彼此加速的心动中充满的欢歌笑语

到处都留下了难以忘怀足迹

站在皎洁的月光之下

重温汤圆包进所有的甜蜜

 

 

我那么想写诗给你

因为我要把北国的一大片盛开的映山红

铺在你途经的路上

这是我送给你最幸福的惊喜

我要蘸着春天的露珠给你写诗

我要写一条洒满绿色的希望小路

放在你的生命里

从此你的生命源远流长

 

我要天天给你写诗

写到两鬓已经有了白发

写到戴上花镜

捻着胡须

写到你奇迹般的从轮椅上站起

相扶相搀

走在铺满阳光的路上

走在春天里

 

(三首)

 

诗歌(原创)

 

天边的彩虹

刘生文

 

天边的彩虹

是雨后的谢幕

泥土里的种子

洗掉了炽热和忧伤

膨胀着

吸允着

把干裂的嘴唇变成生命的渴望

 

天边的彩虹

是雨后的告白

种子的渴望

让绿色的生命绽放

一垄垄

一行行

期待的人们

盈满了激动的泪水

欣喜若狂

 

天边的彩虹

是雨后的梦想

勤劳的庄稼人

用锄笔谱写着秋的丰收乐章

 

(四首)

 

诗歌(原创)

 

故乡的月亮

刘生文

 

故乡的月亮

总在黑夜里

用最美的月光

把我的心洗个透亮

带着我的思绪与记忆

徘徊在故乡的路上

无论曾经的苦还是甜

在月光下都是一支歌

那么悠扬

动人心弦像一泓清泉

那么欢畅

 

故乡的月亮

你用天宫里最美的杯盘

把所有的甜蜜盈满

在开满鲜花的路旁

追逐笑意盈盈的春天

追逐着匍匐在我身前的花香

一朵白云总在这样的夜晚歌唱

让我对故乡的美丽充满了渴望

 

故乡的月亮

你用犁月的身驱

承载着我对故乡的梦想

我要用手中的笔

蘸着这皎洁的月光

揉和心间流淌的思绪

把思念的句子排列成跳跃的诗行

把绿水青山

高楼大厦

写进月亮下面最美的故乡

        (编辑 小雨)

 

 

 

 

 

 

 

 

 

 

 

【作者:刘生文】  【发表时间:2019-09-0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69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