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山东签约作家戚克林文学作品专版

   戚克林1970年乡村医生。 1975年德州医学专科学校毕业。先后在安仁分院及禹城市人民医院工作至退休。热爱学习读书,书法。学习写作。

 

    小先生

                               戚克林

 

虽然自己已退休数年,每逢回想往事,亦会想起自己的青年岁月,心情之水景显涟漪。因也曾经为成长勤奋学习过,为做好自己的事业而努力拼搏过;为更好地做事而刻苦进取过。在年轻的峥嵘岁月里没有碌碌无为而虚度年华,曾经还得过一“小先生”的雅号。
    自己一生事医,十四岁即从师于王桓候老先生学徒。那时我村南北庄和龙王李村及常王村是石屯公社最南边的三个自然村。一九七零年石屯公社卫生院在龙王李村设了一处卫生所,王老先生是唯一住所医生,负责三个村的医疗服务,防病治病,乡村医生“赤脚医生”培训。    

当年我被南北庄推荐为乡村医生与王老先生学习“学徒”,当时遵照毛主席“六二六”指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精神,提倡一根针;一把草;少花钱;土单验方治大病。开始王老师教我祖国医学的基本知识:学习“本草备要”及“药性赋”,用于了解中草药的药性;识别;治疗作用,“汤头歌”一书是说草药的方剂组合及针对疾病的用方。同时还传授我基本的西医诊断知识及体温表;血压计;听诊器的使用方法。王老师每次为人诊病时就把我叫到身边言传身教。初期除学习之外主要是为王老师“拿药”俗称拉抽屉,既是王老师为病人开好处方“药方”,我按药方上的各位中草药剂量用戥子秤好包在一起,为一剂,并按药方的注明告诉病人如何煎服及用药次数。时常还要走村串户为病人打针“肌肉注射”,一年后我也学会了一点常见小伤小病的诊断治疗。

记的有一次,是一个下着倾盆大雨的深夜,王老先生恰又不在所内,龙王李村一李姓家的三岁小男孩高烧抽风急来求医,没办法,我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冒雨前去应诊,发现孩子面红口干;呼吸急促;口眼不时抽动;测体温竟达40°。

小男孩三代单传,爷爷急的直跺脚,全家把焦急·祈求·无奈的目光投向了我,我也把转院的话咽了回去,经家人同意后,我即刻用学到的知识对小孩实施救治。我认为退烧后再说,先打了一针适于小儿应用的退烧药“百尔定”,再用“安乃近注射液”点鼻退烧,再就是用温水加少许酒精为其擦浴降温,主要擦浴颈部;腋窝;髂窝血管显裸的部位。

一阵忙活后,我却出了一身汗,病儿也渐渐停止抽搐变的呼吸平稳了,测体温竟下降到38°,额头上也见出了汗;我认为这就是小儿感冒高热惊厥,烧退后并无大碍,此时患儿家人及我都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第二天,小孩的爷爷就敲门报喜,高声笑着说:孙子全好了,着实对我夸耀了一番,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得到的口头嘉奖。随着我也能为乡亲们看病施药,服务于乡里。渐渐的我发现乡亲们不再直呼我的小名“长林”了,而是亲热的称呼我“小先生”。

这是乡亲们对我最高的褒奖,在以后的岁月里乡亲们对我解释说:称呼你小先生有两种原因,一是乡亲们把老师和医生尊称为先生,你年龄这么小,所以称呼我为小先生。再者是我爷爷当年在世时被尊称为戚老先生,祖父早为私塾老师,后行医乡里,很受连五庄“南北庄.龙王李庄.赵庄.常王庄.王子府庄”乡亲们的尊敬,乡望甚隆。

乡亲们每每说起戚老先生,就是说的我爷爷——戚永昌。戚氏家谱上的一段记载可充分阐明爷爷备受尊敬的原因:戚永昌 字兴五,1885年“光绪十一年”生,1961年去世,享年七十五岁。读书有成,居家孝悌,待人宽厚,曾为瓦王庄塾师,鉴于民众延医之难,毅然弃教学医,悬壶济世于乡里,曾三开药铺,皆因惜老怜贫,施药过多而亏闭。

我也确实幼承家教,深受祖父之影响,沾了爷爷的光,也被乡亲们称呼为“小先生”。

 

 

     梦回南北庄

                               戚克林

 

我的家乡是南北庄,位于禹城市石屯乡政府驻地南6.5公里处,北邻龙王李,东.南皆与伦镇接壤;西与安仁乡食盒杨村比邻,现属南北庄社区。

清朝顺治年间(公元1644年—1661年),韩氏由韩王庄迁此立村。因村西有一条沟,名为凤凰沟,故命村名为凤凰村。后因村庄以南北向主街坐落,又改为南北庄。另有相传:明末李氏自清河诸城县迁来建村,立于荒碱坡洼之中,村以南北长方形分部,有几道沟延伸出来,形似凤凰,名为凤凰村。后人以村的形状更名为南北庄。

我于1956年正月十五在南北庄出生,十六岁即离开家乡在外从医至今,但始终没有离开本市。随着年龄的增长,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但对家乡的怀念和童时的记忆似像电影一样时常在脑海中‘放映’。

记得家乡人在村子周边种了很多树,有老榆.怪柳.古槐..椿.....杜树。在这些树中我唯独对“杜树”记忆尤新,杜树的果实叫“杜梨”,花生米样大小,圆圆的,呈簇.串式生长,开的花朵比梨花小一点,花落后即可看出小杜梨的形态,渐渐地由小变大,由青变黄,由黄变黑,就可吃了。食来甜中微酸,滑爽可口。有时不待杜梨变黑熟透,黄色的时候就急不可待的开始采摘了。爬到树上将一簇簇橙黄色的杜梨摘下来,先选一些能吃的品尝一番。然后把大部分集中起来打包,找一麦秸垛在朝阳的一方掏一洞,把包好的杜梨放进去,用麦桔重新伪装好洞口。这样再捂大约5-7天,杜梨由黄变黑后就可享用。如同尽情享受一次上好的果宴,真是馔玉珍馐不足齐,唯有杜梨甜美鲜。

远望我村亦是繁树郁郁葱葱,绕村三匝,隐约可见房屋栋栋;院落坐坐;炊烟袅袅;鸡鸣狗吠;牲畜进出;车轮辘辘;俨然一派田园风光。

我们村中有三个水塘俗称‘湾’,是炎热的“伏”里天伙伴们天然的游泳池。小时候尽管老师及家人严禁下湾,但还是严中有疏。那时家中没有空调,闷热得很。伙伴们时常下湾纳凉.玩耍.戏闹。有一次,我实在忍耐不住烦热和要去下湾的诱惑,奋力挣脱了奶奶的手,猛劲向湾跑去,奶奶在后边喊边追,跑到湾边我跃身跳入水中,随即一猛子潜水很远后浮出水面,用手拂去脸上的水珠,笑着踩水游泳显示自己的本事给奶奶看,奶奶笑着“骂着”无可奈何的走了。之后奶奶知道了我已经学会了“浮水”,但还是经常叮嘱我下湾时要注意安全,只是不再阻拦。

老家南北庄有三百多人口,人均占地十余亩,属于人少地多的小村,虽然地多,但是因为盐碱涝洼而粮食产量极低。

六十年代中期,由于我村的严重的盐碱地出名,引来了首都北京一批人来我村驻扎。他们是中国科学院.地理所.土肥研究所的科学家,他们成立了改碱试验区工作委员会。进行土肥水及盐碱的综合治理工作。当时的南北庄沸腾了,一下子来了那么多北京人,开来了乡亲们难得一见的吉普车.施工车.大解放。征用了村内所有空闲房屋,粉刷一新,按上了电灯.电话。南北庄人不仅开了眼界,还听到了从来没听说过的新名词:如土壤改良;科学种田;氮磷钾肥;合理密植等等。试验区由于得到联合国的大力投资,综合治理工作取得了巨大成功,千百年的盐碱涝窝,飞出了五谷丰登的金凤凰,南北庄因此名扬中外。

来试验区学习交流和考察者络绎不绝,不乏许多“老外”也组团来学习.参观.求教。国务院李鹏总理也曾率中科院考察团到南北庄试验区考察。

多年来为了发展经济,村委会曾经改变种植结构,充分发挥田多人少的优势,开展了种植树苗及其他经济作物,大大改善了乡亲们的生活状况。有一年,集体还为每户人家购买电视机成为我县第一个电视村。

奋进的南北庄人,经历了一代代艰辛的创业,在改革开放的今天,盐碱涝洼已成为传说,现在呈现在面前的是处处沃土,片片良田。昔日颗粒不收之地,变成了地成方,树成行的万亩丰产方,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如今的故乡人吃饭讲营养,穿衣讲时尚,户户住楼房,过上了真正幸福的小康生活。

 

编辑:张巧梅  张桂婷

【作者:戚克林】  【发表时间:2019-08-2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127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