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分会签约作家陈道德文学作品专版

陈道德,笔名于无声处、木头拥抱火,江苏泗洪人,当地诗协和作协会员;多篇新闻类、言论性和散文在行业报刊获奖。

 

                                       我们这一代

--60年代的人

                                             华北 陈道德

 

打开书柜,翻开像册,一帧帧底片已老化脱胶,一张照片已褪色泛黄。是啊,青春早逝,忽然间觉得时间过很快,看着与同学、战友、同事们合影的老照片,.一个个无不青春靓丽,英俊潇洒,活力四射,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倒生几分伤感。

    人到中年,特别是年过半百后,觉得情感和内心世界非常脆弱,有时象个孩子,喜怒易溢于言表,比孩要好一点的只是控制欲而已,年轻时可不是这个样子。他人抑或自已,一个举动,一句话,一首老歌,不经意间都能勾起伤感或兴奋点。阅书读报揽网络看电视,时常随情节的变化、转换、跌宕,或哀叹不幸而痛苦,或暗自流泪而伤感,或喜形于色而高兴。特别是每次看央视公益栏目《等着我》总会陪求助者大哭一会儿或高兴一阵子,不知情的子女们总会惊愕地:谁又惹生气了?又遇见什么高兴事了?这时候另外一个人一一爱人,或泪眼婆娑,或脸颊盈笑地微微对视,这一对视是相互领会的。

    是啊,时光如织,这个时代的人,在人海穿梭行进中不知不觉已越过半个世纪,生活的打拼,衰化了容颜,英朗不再;岁月的坎坷磨平了锥棱,锋芒不再;人生的砥砺,钝化了思路,敏锐不再。更残酷的青丝"下基层"后还要上一层霜;皱布脸颊,皓齿松脱,眼袋下垂,腰身弓驼。种种迹象表明,这一代人已向衰老期迈近。

    这一代人虽没经历50年代或早前一点的,生活上的苦难,但一点也不比他们所径历的事、吃的苦头要少。80年代中期,国门刚打开,正值芳华的这一代人,一部分人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一一南下打工。天当庐地做席,吃冷馍就凉水,谋生创业;90年代中期,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纵深发展,实施企业改制,"打破铁饭碗"全国绝大多数企业,在这一大趋势下、破产、重组、倒闭,一部分这一代产业工人从而下岗失业,迫于生活,做泥瓦工的、做小商贩的、摆地滩的,甚至于捡破烂拾垃圾的,比比皆是。

    2010年代,这一代人年进百半,人生的价值取向早已确定,生活及经济状况已经定型,但奋斗的脚步一点也不敢怠慢,因为,他们在让整个家庭生活殷实的同时,要养两代老人(自身及其父母),同时还要给子女卖房、卖车、积攒子女结婚备用金,更有甚者,还要为第三代辛劳不辍,成为"三奴",即房奴、车奴和家奴,苦不苦,请看中国式父母!

    即将迈入2020年代,对于这一代人,接下来或将面临新的决择:5060岁退休以后要做两种题型,即选择题和填空题。是选择继续做"三奴"中的其中之一,还是直接填空,享受晚年。其实,大多数要做一道必选题。对退休后的晚年生活没有什奢求,情趣高雅些的,要么砚墨涂鸦,功古韵诗词;要么静坐水边持杆垂钓;要么邀几个老伙伴、或老同学、或老战友到茶馆品茗漫谈,到饭店饮酒聊叙。聊着聊着,女人们低头哽咽,男人们浅笑泪目。

    大多情况下,三五个亦或七八个老伙伴们,遮阳棚里,树阴下围坐在简易的桌边,或打纸牌或下象棋或听地方戏曲,但大多是心沉静不下来的,要么是"洗将擦净收拾完不就来了嘛",要么是孙辈催促离开,要么是"先等会,到菜市场一会就过来",要么是"几点了,到做饭时间没?"。如此说来,"家奴"身份是脱不了干系的了。

 

老街印相

华北 陈道德

 

        老街是安亭老街。位于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史载:“十里一亭,以安名亭,以亭为镇”,安亭镇由此得名。这里保留了江南水乡的“路—桥—街”格局,建筑内敛而有气度,明清时代韵味扑面而至。徜徉在青堂瓦舍、飞檐斗角古意盎然的安亭老街,游客不仅可以在始建于三国时期、有“上海第一寺”之称的千年古刹菩提寺祈福,还可以登九层永安塔,赏老街特有奇石书画,在绿树成荫的水上泛舟,享受与众不同的假日感受。每当夜幕降临,瑰丽的灯光点亮老街,使得安亭粉墙黛瓦的千年风貌愈发古朴迷人。

    偶得闲暇,信步于老街,徜徉于轩亭,漫步于石桥,穿梭于悠巷,陶醉于小桥流水,烟雨江南中,欣然拾笔,几首诗词予以记之。

 

印相之一

七绝    咏花石榴

虬枝老干历沧桑,

峭壁安身笃自强。

怎怕贫微生险境,

图存绝地最风光。

 

印相之二

七绝    严泗桥

严泗连联架两津,

聚商汇贾四方人。

登桥把盏悠闲过,

里短家常是近邻。

  注:严泗桥是跨安亭泾,在严泾和泗泾的交汇处建起的一座单拱石板桥。桥身有楹联:“十字河分两县界,百廛市聚四方人”。

 

  印相之三

七绝    安亭泾   

虬龙盘踞卧安亭,

纳瑞呈祥献吉灵。

汲露成涓田浸润,

融身化体做长泾。

 

印相之四

七绝  老街吟

十里香街十里亭,

一衣带水一长泾。

千年古刹千僧寺,

万世菩提万卷经。

 

印相 之五

永安塔   

古塔巍峨入九天,

星辰只在此双肩。

白云不过脐腰下,

登顶高声恐扰仙。

 

印相  之六

捣练子   菩提寺

香袅袅,鼓沉沉。

莫辨修禅假与真。

事发东窗参拜佛,

跪求护佑保安身。

 

印相之七

醉花阴  祈求

松柏参差遮庙宇,晨暮鸣钟鼓。

禅寺诵经音,悲咒轻吟,袅袅香涓缕。

虔诚膜拜功名许,利禄祈求取。

香客复还来,因果何如?唯己心知否。

 

印相之八

七绝    

震川书院

读书谈道论诗文,

教泽绵长遍地芬。

四海名扬声震远,

江山代出始耕耘。

 

 

美丽的家乡深情的湖            

华北 陈道德

 

    家乡没有山却有岭,方圆几十里起起伏伏,逶迤不断;没有长江却有大河,烟波浩瀚,一望无际;没有小桥却有流水,延绵不绝,一泻千里。对家乡眷念,每况愈甚,与日俱增,颇有“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之感。但迫于生活和工作的压力,再回到她身边,顶顶她的额头,亲吻她的脸颊,终难成行,唯有夜阑人静,任思绪驰骋,梦回年少时的家乡。

早春,虽无处踏青,却有散步的去处。信步走在湖边,湖水已经退去,留下一层早已干枯的水草,踩上去松松的、软软的、绵绵的;扇形的、半圆形的、椭圆形的贝壳被湖水冲洗得露出珍珠白,姿态各异的裸露在滩涂上,几只体形不大的尖嘴鸟,不慌不忙地在岸边觅食,风儿不大,任凭尽情地吹,吹乱的是发丝,吹不乱的是思绪,虽有些许寒意,却又颇感惬意。

仲春,岸边的湖柳枝叶茂盛,细细密密的枝条垂落下来,似少女在水边梳洗长发,随风飘逸,丝丝不乱;一阵微风过后,鹅黄色芽瓣,纷纷飘落,似有“簌簌衣襟落枣花”的意境。柳絮漂浮,落到脸上,毛茸茸痒稣稣的,好不舒坦。岸边向内延伸百余米,满眼葱茏,紫巍巍的小荷,嫩生生的尖角露出水面,几只蜻蜓忽上忽下,前后盘旋,追逐嬉戏或觅食争斗;突地,一只红色蜻蜓一个俯冲飞落在小荷上,尾巴翘起,两只眼睛警惕地转动。这湖水、这小荷、这蜻蜓,勾勒出美妙的图画,不禁想起:

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蜻蜓落上头;

蜻蜓一跃飞天上,

弹得小荷颤悠悠。

此情此景,诗情画意,形成天然的绝配。

    嫩嫩的、绿油油的芦苇、藁苗(野生茭白,家乡人的叫法)和一些不知名的水草,满头湿漉漉的一个劲地的窜出水面,形成一个草甸子,又似一条的硕大的绿色毯子,横贯东西,随风起伏;草丛中,翠鸟、鸥鸟和叫不上名的飞鸟,叼着或细细绒绒的或芦苇秸秆,忙着筑巢,啾啾鸣啼;水面,南去的大雁已经飞回,白鹭、灰鹤和野鸭子嬉戏逗留,一听到动静便扑愣愣飞起,惊得湖水哗哗作响;水里,鱼儿自由自在地,或把嘴露出水面,或一跃而起,成群结队在水草中穿行。

夏日:荷叶田田,荷香阵阵,沁人心脾。荷叶撑起阳伞,让粉红的、桃红的、紫红色的荷花纳凉吐蕊,婀娜的伫于水中,亭亭玉立,像清纯的少女。触景生情,倒有一番诗意:

伞丛捧出宝莲灯,

青叶和谐伴翠根;

芬芳引来蜻点荷,

疑是霞聚日凝魂。再看淡黄的、青紫色的睡莲,白色的菱角花相依相偎争相绽放。

秋天:一场苦霜过后,所有的水草都沉没于水底,鱼儿不在欢腾,大雁和白鹭等候鸟已经南迁,唯有野鸭子还在芦叶凋谢,芦花荡漾的芦苇荡中休闲地游弋,眷恋着大湖;荷花早已落尽,荷叶不再是黛绿,留下的是斑驳,破残的莲叶和籽粒饱满深褐色的莲蓬,在瑟瑟的秋风中摇曳。此情此景,脑海中便勾勒出一幅残荷伴晚秋的图画来:

风吹叶破伴残花,

老梗如钩钓晚霞;

莫笑秋荷姿无态,

凝香积玉在脚下。别有一种意境。

冬季:湖面回归到原始,只有近岸还有些许早已干枯,以呈绛紫色的荷花和荷叶的梗,不屈地傲然伫立于湖水中,在孕育生命的又一个轮回,这一轮又一轮新生命的孕育,是那么的高雅、那么的美丽、那么的赋予哲理和人生的意义,让人顿生赞美和敬仰之情:

青莲务实抹素妆,

轻舒翠叶沐霞光;

化腐养身丰子粒,

引来清风吐芳香。你能不说这生命是多么有价值,对现实生活是多么的有意义吗?

隆冬。寒风萧萧,渔民的大船早已泊进避风港湾,大湖深处很少看到点点白帆了,滔滔白浪中唯有一叶被伪装了的小舟,缓慢而小心翼翼地向野鸭群推进。随着一声似炸雷的轰响,惊得野鸭群腾空飞起,掠过头顶,黑压压的遮天蔽日;鸭群飞起带动的气流声、翅膀扑打湖水声,在耳畔呼呼地响,空中落下片片羽毛和野鸭子的排泄物;被打死和打伤的野鸭子漂浮在水面,受伤严重的挣扎着,想摆脱惨死的命运,无奈,它的翅膀已经折断,挣扎中发出阵阵哀鸣,这种情况在整个冬季时常发生。

这已是40年前的事了,那时人们对维护环保和生态意识很薄弱,甚至就不理解他的行为是对环境和生态的破坏。不过当时也是无奈之举,甚至有的是冒着土炮炸镗致死的危险。记得一个寒夜,风很大,一位渔民打野鸭子,土炮炸了镗,导致船毁人亡。加之那时生活水平极低,别说渔民是在水上求生存(那时渔民陆地没有房子,既没有土地也不会干农活),住在陆地上农户,一日三餐食用油大都买不起,能吃上玉米窝头就白水煮鱼,已经是美餐了,炖一只鸭子,既有荤菜又改善生活岂不更好。于是乎,只要夜间听到渔民放土炮的轰鸣声,翌日,父亲就拉着我早早起床,到岸边捡拾被打伤严重,不能飞行或寻找被打死,渔民没有发现(夜间,渔民靠提灯或手电捡拾被打死的野鸭子,光线不好。),被风浪推到岸边的野鸭子。

如今渔民用土炮打野鸭子不但被政府禁止,而且湖面上每天都有水警巡逻,防范十分严格,使得湖的浅滩环境和和生态基本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天鹅、野鸭、白鹭、灰鹤、獐鸡等又重新飞回,在湖中自由游嬉。

哦,家乡,无论到何时你的容颜都是美丽的!

哦,大湖,无论在何地对你都是深情眷恋的!

 

                                                   (编辑 陈欣)

【作者:陈道德】  【发表时间:2019-08-0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233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