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起点品读 微信公众号  新看点网邮箱:xkdkkk@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搜搜索
 
   □ 会员风采
华夏精短文学
咸阳文学院
文坛赛事
世界文学
文学活动
其他

 

 

会员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夏精短文学 >> 详细内容
华北分会签约作家张卫华文学作品专版

张卫华,上世纪70年代出生在兰泉河畔一个小村,现在是一名中学教师。从小热爱写作,小学三年级的第一篇作文《小白兔》被老师大加赞赏,当作范文全班诵读。小学五年级,关于六、一的一首小诗,发表在镇里的六一特刊,看着自己的小诗变成铅字,真是由衷的高兴,自此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每天开始写“时记”,就是想到啥就写啥,这一直坚持到师范毕业,并积极参加过不同部门的征文,获得过不同的奖励。写作一直是工作生活中的一种钟爱,有心情,有感念,就动笔。不拘时间,不限形式,心之所向,情之归处,自然而出。近年的作品《幸福,别有一番滋味》记录教师的生活体会,获校一等奖,得到诸多同事的认可。

 

美丽的邂逅

——读谷潘散文集《美丽的邂逅》

                            华北 张卫华  

         

                                (一)

现在,我第三次拿起了这本书。

第一次,腊月二十七,回家整理燕子拿来的光盘和书籍,看到谷潘的两本书:《华丽的孤独》《美丽的邂逅》。别致的名字很吸引我,是我喜欢的;简洁的封面,一杯插花,一片红叶,是我喜欢的。于是,随手放进回老家的手提袋里。

正月初三,午饭后没事干,拿起一本,是《美丽的孤独》。翻开封面,看到作者的简介和照片,一首小诗,一张与父亲的合影,一行题字,随后就是序言。读夏烈的序,一个平凡而多情的女子仿佛笑盈盈地向我走来。随即翻阅后边的目录,一个个名字印进脑海里去,告诉自己:这应该是我喜欢的风格。

一直没有读谷潘的文章,不是不想,是一直忙于过年的琐事,没有心境。

现在,晚上10点,儿子屋里的灯熄了,丈夫的鼾声均匀地响着。而我一点也不想睡,调亮台灯,捧读《美丽的邂逅》。再读扉页那首小诗,感受着朴实字句里的那份真爱;抚着这张合影,听见心在轻轻地跳动。夏烈和他他,我不知道是谁,但我感谢他们让那个多情女子的样貌更清晰,也更亲切。

《血色紫荆》第一句,就紧紧的抓住了我,让我不能有丝毫的轻慢和敷衍,让我只静心于此。干净的文字,纯净的思想。本文里最让我心动的是写群芳的这段文字。她可以那么干净利落地把各种花写得那般贴切传神,让我似乎可以轻触花朵映衬的面庞,每一朵花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单是紫荆!最让我佩服的是以花写人,不着痕迹。花和人似乎都是独立的,写花就是在写花,写人就是在写人,可作者的心绪,主人公的那句诗,却让花和人那样的契合,那样相像。读着花的语段,我们看到的是人的遭遇;读着人的命运映出的是花的容颜。干净和纯净是我初读她的文章的最深刻的感触。就这么一个词,唰地戳到你的心坎上;就这么一句话,当地码在你的心里,严丝合缝,舒心!她让你的心沉静,她让你可以跟着她的文字一起深刻,她是一个成功的抒情者。

她的文字让我喜欢!

从他他的序言里,我知道一些她为孩子们做的事。我不熟悉她,我也不知道她做了多久,还能做多久。但在这里,我看到她的确在做,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同事,一个垂死的人,默默地做事。有这份善心,我相信她“我只需去做就是了”。

在骨子里,我也是一个多情善感的人。我希望以自己的力量给孩子们的心灵留下一份美好,给他们一种坚持追求美好的力量。这一心愿,二十多年来,从未改变。在我的课堂上,我坚持让孩子们相信人人平等,相信老师是有爱心的。对于当下的一些制度,我无奈,更无力改变。但我可以不做帮凶,不去苛责孩子,尽力呵护他们稚嫩的心灵。也许这和名与利就扯远了。但对于利,我一向是看淡的,人情世故懂得很少,也不想去懂。只想生活工作都是快乐的。说不清这算淡然、超然,还是阿Q精神。总之,我不想违背我的初衷:在潺潺流水的溪畔,做一个琢玉的匠人。这是我1994年,初登讲台时的一个想法。当下,教育界一直在提,要做专家型的教师,不要做教书匠。可我一直觉得教书匠也没什么不好。匠人,就是这一行的行家里手,匠人都做不好的专家,知识理论的大家吧。当然,也没必要计较这些,自己认可的事,“只需去做就是了”,天地间,我可以坦然的行走。

她很让我喜欢。

她和我同名,这是我知道的第二个与我同名的人。另一个是我小学的同学。这是一次同名人的美丽邂逅。愿这份邂逅可以长久,让我永远拥有一颗敞亮的心,一份宁静的生活,再不受人浮于事的牵扰。

现在,我和她的心灵邂逅了。

我相信,这邂逅是美丽的。

燕子看了这些文字,说我的风格一点没变,还是诗情画意。二十多年的生活、工作而没有沧桑的痕迹,十多年的油盐酱醋的腌渍而没有世俗的味道,我不知道是生活没有改变我,还是我没有融入生活,也不知道是不是读了谷潘的散文净化了心灵了。

(二)

谷潘的文章,一路读来,有一种感受愈加清晰,也越来越强烈而深刻:一切都可入笔,一切都有人情,一切皆为我所用,又一切真实,不着痕迹。

《立秋》里穿黄衣的小鸟,荒滩的牛羊,长着剑叶的菖蒲,甚至是带着黄绿小旗、司空见惯的警戒线,在她的笔下都是那般的善解人意,充满人性的温暖。读着这样的文字,我仿佛也成了一株静立的蒲草,一片沉静的水塘。感受真实的阳光的味道,徜徉在天空的湛蓝、云的洁白。我的心如一朵轻云,温暖而舒展。

我喜欢这样的意境,我佩服这样的文笔。

作家的心思都是细腻而敏感的,谷潘的心又多了善良和柔软。这不是一般意义的悲天悯人,而是万物皆我类的佛性。《马奴》里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她。她爱马,希望它在它该在的地方风驰电掣,一展雄风。她不希望马的身影在江南,更何况是趔趄在山道规矩的台阶上。那踝上紫色的血珠,那阶上斑斑的血迹,是从她的心田渗出!

她的文字是温婉的,却有着撼人的力量。

读她的文章,你可以和她一起静静地聆听花开的声音,也可以和她一起徜徉在路边、河畔,去寻一株车前,也可以和她一道悲悯江南山路上的马匹,更可以和她一样去撑起一只只温暖的火把……她对于人生、人性的思考,对于社会、民生的关注,亦有同样的对人的唤醒。

读你的文字,我可以听到咀嚼文字的声音,听到这声音在心房里激荡的回响,听到我心底的私语。

你的文字,让我心静,心净。让我真切的感受那份没有迷失的真实的幸福。

感谢燕子,让我看到这本书。从此,我的心里多了一个碧草青空,风轻云淡的去所,可以时常漫步其间,身心幸福。

 

 

曾经的那个书生

——端午纪行

华北 张卫华

 

今天,我又接到了孙老师的电话。听到他的声音,我心里更多的是惭愧和自责。
    这还得从头说一说。

年初的时候,孙老师的诗歌,散文收集起来,要以专辑的形式在《乡音》上刊出。因为篇幅不足,又加入了几个人的文章,其中也包含我的一篇。大概一个多月后,孙老师亲自给我送书来了!而我正带着学生参加微机加试,竟没有见他一面!放学后拿到书,看到自己的名字赫然其上,“编者”,真是备感惭愧。此其一也。

端午的第二天,孙老师邀请我参加他们的端午活动,我去了。之后他让我写写感受,我答应了他,可直到今天还没有只言片语写出。此其二也。

而说到感受,我还真有不少呢。

我就从那次活动说起吧。

那天,接到他的电话已是中午1点20分。他说今天有个活动,3点钟开始。他说李荣欣(我的第一届学生,现在唐山私立小学任教),张秀元老师,还有《乡音》的几个编者都来。多年未见的学生,老师啊,我想去。可时间真的太紧了!我知道1点40有一趟车,可现在只有20分钟了,我还在家里呢!我只好对他说,我赶一下试试!

用最快的速度,我穿好鞋子,就往小区外奔。等1路车花了10来分钟。坐上1路,我又开始盼着别堵车,一定要赶上。到了大厦,终于看到那辆熟悉的绿色中巴!而此刻红灯却刺眼的亮着,千万别动,千万别动啊!我的心提着,不停地祈祷。哦,绿灯亮了,它还在!

坐上中巴,心才放进肚子,垮了一样靠在座位上。而心又开起伏不定,从前的,将要发生的事,在脑子里愰来愰去。

思绪飘忽中,大安镇到了,时间2点50分。

在他告诉我的地方下了车,走近一个浓荫覆盖的院子。这是一个布局有点像四合院的院落。南面是一排铁栅栏围成的墙,有一个高高的珊珊门,其他三面都建有房屋。北面大概有6间,东西两面各几间。房屋前都种着国槐,浓郁的树冠挤满了小院的上空。正值花季,树上缀满淡黄的花束,地上有一层淡黄的花瓣,给人一种幽静感。

走到门口,有一扇门半开着。望望里面,最北边房前有几张学生桌,桌边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他正翻看着一本书。“大爷,您见到孙老师了吗?”在他平静的眼神看我时,我问。“他还没到,一会儿就该来了,你等会儿吧。”他依然平静地说话。

”哦,好,好。“我应着。

抬眼,望见老人背后,二米外的墙上,挂着一幅很大的画幅,占据了两间屋子的外墙。红色的背景上面有四个金色的大字,“乡音乡情”,分外醒目。

”张卫华,早来了!“背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扭过头,孙老师正满面含笑地看过来。

瘦削的脸庞,让近视眼镜更加赫然。深灰的长裤,浅灰的半袖衫,穿在高高瘦瘦的身材上,显得宽大而飘逸。这还是那个文雅的书生吗?脑中忽然掠过一缕思绪。

他推着三轮车,载来两个硕大的音箱。和我没说上两句话,他就忙着卸音箱,和那个大爷调试起来。我站在旁边无从插手。

看着他忙碌的身影,熟练的动作,那个年轻的书生又浮现在眼前。28年前,他是我六年级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那时候的他,一头卷发,剪得很短,白皙的皮肤,细长的眼睛,高鼻梁,架着金丝边的眼镜,高高瘦瘦的,一副读书人的气质,温文尔雅。不知为什么,对这个年轻的老师,我很喜欢,也很敬佩。不记得他有过什么豪言壮语,也不记得他曾如别的老师一样大发雷霆。唯一印像深刻的是他那笔字,特清秀。笔画细细的,直直的,整个字形端正细长。最突出的特点是每个字的最后一笔都横着拉出去,像艺术字一样,有的飘逸,有的隽秀。对他的字我很欣赏却学不来。记得当年黑板上,我的作文薄上,都写满了这样的字体,一丝不苟。他是很认真的,对工作也很执著。每周一次作文课,他总能把同学们的作文一一批改,总可以在作文课上细数上次作文的优缺点,又总是能挑选出一篇优秀的习作作为范文,供大家学习。多年后,当我也成为语文老师,才深知这份功夫,了得!他,是我敬佩的老师!

“张老师!”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哦,是荣欣!”我们拉住手。这是我在大安镇中学的第一届学生,小学时是孙老师的学生。寒喧时,孙老师就过来,把我们让进了他的办公室。

屋子不大,简单的有两张桌子,几把椅子,墙上贴着成教人员的照片。靠门口,放着一块小黑板。字迹已模糊,但仍一眼就能看出是他的笔体。记的,大概是活动的内容或程序吧。

真是字如其人!字,还是那样清秀;人,还是那么清瘦。字仍然执著地横收笔,人仍然执著地搞教化。

不知为什么,十多年前,孙老师得了抑郁症。愁眉紧锁,成了他固有的形象。他不得不离开他的讲台,闭门家中。后来,经过医治,家人的帮助,孙老师才走了出来,重新登上了他挚爱的讲台。再后来,他辗转到了中学,现在又到了成教。一再变的是岗位,始终没变的是他的想法:传播知识,快乐他人。工作之余,他有一个小小的永乐书屋。这个书屋成了传递知识的窗口,也成了文娱活动的中心。他除了上班,吃饭,几乎天天守在这。自己拉线、安灯,自己整理地面。打条幅,贴对联,挂海报,写黑板,他每天都有事干。每次回家经过这里,都能看到变化,感受到浓厚的文娱氛围。而他并不为所有的人理解,一度被说成魔怔、神经病。书屋十多年的坚守,知道的人越来越多,参与活动的人也越来越多。这就是冲破舆论最好的方法!更是对自己执著追求的一种证明!

作为语文老师,他却不善表达,也不善交际。而他却用自己的笔执著地记录着生话,抒写着情怀。今年4月《乡音》刊出,这是收获,是肯定啊!

“演出就要开始了,你们俩院子里看吧!”孙老师忽然出现在门口,额上渗着些汗珠,脸也略有些红润。

院子里来了不少人,靠西边树阴里已坐满了。七八个孩子前前后后转着玩耍。后面几排,有的摇着大蒲扇,有的静静坐着,有的面对面的唠着嗑。再后面有电动车,三轮车,人们三五成群地坐在车上,说着,笑着,时不时地瞅瞅前边,等待着演出。

孙老师走到小桌边,拿起话筒,开始介绍今天的活动。他面带微笑,眼睛明亮,不时环顾全场,颇有大牌主持的风范。

第一个上场的就是花白头发的那位大爷,唱的是京剧《铡美案》选段。看那眼神,那手势,那身段,再听听那调门,哇,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大爷前后判若两人,着实让人佩服。

接下来的是个老姐姐,五六十岁,微黑的面色,平常的短发。她演唱了一首歌——《美丽的草原》。声音一出,就牢牢地抓住了我——降央卓玛嘛!声音宽厚、低沉,又有磁性。样子平平的大姐,歌声魅力十足,真让人刮目。一曲终了,我使劲地,更是由衷地给她鼓掌。

作为土生土长的大安镇人,对这些演出者的面貌我是不陌生的。可是今天看到手拿话筒的他们,在我心里是那样的生疏。飞扬的神采,炯炯的目光,传神的手势,抑扬的声调,让他们带上了多彩的光环,熠熠生辉!

陶醉在这平头百姓精彩的演出里,我感慨万千!在广阔的天地里,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角色、才能。而孙老师以一己之力,数十年坚持,正是搭建了一个知识传播,才艺展示的平台。正是这个平台,让那些多才多艺的人有了展示的舞台和展示的机会,也正是这个舞台聚集了十里八乡的奇人,给单调的农村带来了丰富多采的生活。

现在有许多人和孙老师走在了一起,力所能及地做一份事。他和他的朋友们都是文化生活的领起者。

他,还是曾经的那个书生,认真,执著。

在这里,在端午聚首的二个月后,我把我的一些感受诉之笔下。我由衷地祝福我的老师,祝福我的同乡们!此后,生活也好,工作也罢,我会告诫自己:要学习,要坚持。

 

             

静静开放的丝瓜花

华北 张卫华

 

两行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滚落,大滴的在她胸前浸润。

其实,她自己也只知道这只不过是不值当的一件小事,可是眼泪就是止不住的涌出来,滴在胸上,那种凉凉的感觉渗进心里。

几天来一直阴雨不断,今早也刚刚落了一场雨。天依旧是灰白的,地上也笼着一层灰白的雾气,天气有点闷,亦如她的心情。两朵丝瓜花在这灰气里格外显眼,黄色的瓣、蕊,金灿灿的。没有风,花朵静静地。有几只蜂子,环绕着、寻觅似的飞起、爬行。这是最早爬上竖杆,蜿蜒在横线上的丝瓜藤上最先开的两朵花。

这丝瓜是她亲手打理得。种子种在四只铁桶里,每桶三棵。秧苗长得很快,已顺着竖杆爬上架,虽然架很高,绳子又很细。这架还是他和她一起拉架起来的,要让这小院多一层天然的遮阳伞。

望着两朵静静绽放的丝瓜花,泪水再次溢满她的眼眶。她喜欢这所小院,喜欢现在这平静的生活。院里的每一棵菜,每一棵花都是她亲手栽种,侍弄的。她的全部心思都交给了这个家,这个院子,无怨无悔。

今天,是暑假里的一个星期天,一家人睡到自然醒。他要去吃朝鲜面,她没吱声。他问儿子吃什么,去不去。她也问儿子吃什么。儿子也吃朝鲜面,但是不去。他说带回来。她想他会也会给我带回来的,于是没说什么。于是她一边收拾屋子一边等。他回来了,只带了一份面。她问儿子:“你爸只给你带一碗面吗?”儿子点点头。她又问了一遍:“你爸只给你带一碗面吗?”“还有点儿辣白菜。”儿子说。她有些气,嫌这早餐太少,没有营养。她对他说:“我还没吃饭呢?”“那你不吱声!”只换来他一句理直气壮的埋怨。

虽然她知道这不算什么,可不知道为什么,两行泪水就这样滑落了。从前,那几多小事,那几多时候,不觉得,都在心里鼓捣起来。

每年生日的时候,她都给孩子买蛋糕,给他做好吃的。而她的生日,他却从未记得,更不用说什么礼物。去年,他生日的时候,她和儿子一起给他定了一个小蛋糕。那晚,长寿面煮好了,端上桌时,她和儿子让他闭眼。她端上蛋糕,儿子给他戴上寿星帽。睁开眼,他很惊讶,今天是我生日?什么时候买的蛋糕?他喃喃着,随后就是呵呵的傻笑。但她知道,他很高兴。于是,她不由得开始期待自己的生日。直到她生日的前一天,他一点动静也没有。她按捺不住,吃晚饭的时候故意说,明天是我的生日吧?第二天,早晨,中午,傍晚,她一直在期待。下班时,她彻底失望了:他不会记得的。于是路上给自己买了一块两元钱一块的带奶油的蛋糕。到家里和儿子一起分享。他竟仍然没有意识到什么。泪水一下子涌上来,她强忍着,才没流下来。今年,过了他的生日,她才想起来,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她擦了擦眼泪,想让自己不再想下去,不再流泪,可是那个小闸门就是堵不上。她知道,他是一个好人,爱家,爱孩子。为了孩子,他可以去兼差。她理解他,体恤他,只要自己能做的,她都做了。可是她毕竟是女人!她渴望他的爱,哪怕是一句关心的话,一个温情的拥抱,都可以让她喜笑颜开,放下一切,全心的付出。这不已的泪水是委屈,是渴盼,更是心痛。结婚十三年了,时间过得好快!而他只送过她三件礼物。第一件是结婚前,她喜欢而没舍得买的一个毛绒老鼠。他给了她一个惊喜,她决定嫁给他。第二个是结婚7年的那个情人节,他出去采购,问她买什么。她和儿子都想要巧克力。回来时真有了一盒德芙。虽然她只吃了一块,却让她幸福了很长时间。第三件是他今年出去旅游,回来时给她买了纪念品,一条穿有三个小瓷虎的项链。尽管不值钱,但她很高兴。毕竟,他还想着她。仔细再想想,还真的没有什么了。

唉!生活本就平凡、琐碎,还要什么浪漫风情。她这样告诉自己,可眼泪再次滑落脸颊,滴滴答答。

丝瓜花依旧静静地立在枝头,食蜜的蜂子依旧忙碌。她该怎样让自己像这丝瓜花一样,静静地,在这平凡的生活中静静的绽放?

把浪漫和温情藏在柔软的心里吗?那么,首先要学会面对,让心坚强,让自己强大。你的目标,不仅是开花,还要将绿荫铺满小院,还要结下长长的丝瓜娃呢。

现在,做一朵静静开着的丝瓜花吧!

 

妈妈的手不怕烫

华北 张卫华

 

右手的中指,丝丝拉拉地有点疼,看看关节处的皮肤有一小块红。

才想起,早晨给儿子做饭,煎鸡柳时,拿筷子翻动,一不小心,蹭了锅沿一下,当时手触电似的抖了一下,有点疼,也没在意。不想,这时候又疼起来了。

儿子上初中了,和我一个学校,今年八年级了。因为去年当班主任,所以每天早上可以和儿子一起上学,晚上他自己走回家。每天我五点钟起床,为儿子准备一些简单的早餐,牛奶,面包之类的速食,煎个鸡蛋或火腿。五点十分招呼他,五点四十下楼上学。六点之前,准时到校。做班主任的几乎全天候的呆在学校,上课,看自习,因而也无暇做饭,给儿子改善伙食。

今年,没有做班主任,别的老师说,你就好好的伺候儿子吧。是啊,我一定向优秀的妈妈看齐!

于是,我仍旧5点起床,尽可能的为儿子做点爱吃的早饭。粥、煎饼、鸡蛋,面包、火腿、生菜、黄瓜——自制汉堡……现在超市里有卖手抓饼了,早餐又丰富了。我也被解放不少,因为这既好做,又好吃。

做饭也是偶有状况的。今早,鸡柳刚下锅,溅起的油星子就落到了手上,有几点烧灼感,但不影响工作;翻动鸡柳时,中指又被锅沿烫了一下,当然也不影响,继续干。将饼放在锅里,转小火煎,当饼面的白色都烧退的时候就翻一下面,再煎。熟了就取出来,放在盘子里。

锅里打一只鸡蛋,用筷子搅成饼大小,再把饼放在蛋上,蛋就和饼连在了一起。等蛋熟了,取出待用。这时锅里放油,煎肠或者鸡柳。煎制的过程,给煎好的饼抹上面酱或番茄酱(凭个人口味),放上生菜或黄瓜条。这时,肠煎好了,取出放在饼上,卷成卷,一张手抓饼就做好了。外面卖的要五块钱一个呢,家里做的有实惠又干净。很简单吧,操作起来还要细心哦,不然,可要负伤啦。

     早晨,打发走儿子,我又开始了下一轮的忙碌——给他做中午的菜。学校的午饭,菜有六七样,但儿子从三年级就坐校车来三中,三中的饭已经吃了至少三四年了,吃得够够的了。为了让他吃饭,中午就从家里带菜。今天是豆角炒肉,横切片的,他爱吃。忙乎完,自己随便吃两口饭,就赶紧换衣服。拿着菜桶,手提袋,骑车就奔学校了。六点四十就得到,语文老师六点五十要上早自习的,天天有。

当然没来得及上点烫伤药。上完早自习,坐在办公桌前,才感到丝丝的疼痛。看着有点红的那块皮肤,想没事的。这时,眼前忽然现出妈妈从热气腾腾的蒸屉上端菜的情景。

农村人住炕,讲究烧炕,尤其是冬天。所以冬天里的晚饭一般是用大灶的,一来为烧炕,二来,大锅里做点稀饭(大米粥、玉米粥之类的),锅上放蒸屉,馒头、米饭这类干的,剩菜都可以放在屉上,稀的、干的、菜,一锅全搞定了。放寒假住在妈家的时候,晚饭就常是这样做的。妈妈负责灶上,打理饭菜;爸爸早已抱好柴禾,准备生火了。我却无从插手。该吃饭了,妈妈一打开锅盖,白色的热气就一缕缕升腾起来,饭的香味也扑鼻而来。我抢着去端屉上的菜碗,手刚一碰到碗边就迅疾地缩了回来,热!转身去找菜叶、手巾之类的东西来垫手。而母亲却早已端出碗来,放到饭桌上了,嘴里还说着“有那么热吗?”

妈妈的手是耐高温的!那双粗大而粗糙的农民的手,恐怕早已经严寒酷暑,磨蹭划擦而坚韧无比,这点温度又算什么?70来岁的母亲,做饭,做家务,每每都抢在我前头。收拾桌子时,撤下碗筷,她总是迅速地放在盆里,舀水就洗,生怕被别人抢去似的。不愿意让我干,这才是妈妈的手不怕烫的原因吧。

是啊,儿子的个头已高过我,他的大手我早已攥不疼,掰不动了,而端菜、烧水时,我还是怕他会烫手而亲力亲为。有时候,不太热的碗让他拿,他还会觉得烫。我想这不是皮肤的感觉灵敏与否的问题吧。油溅在我的手上,也会烫,也会疼;菜端在妈妈手上,也会热,也会烫。

天下的妈妈都这样吧!所以妈妈的手才不怕烫。心里有儿女,妈妈什么也不怕!

                                              

幸福,别有一番滋味

华北 张卫华

            

幸福是什么?马丁·塞里格曼在其名著《真实的幸福》一书中指出,幸福具体有三个成分:快乐、意义和投入。哲学家伯兰特·罗素说:“真正令人满意的幸福总是伴随着充分发挥自身的才能改变世界。”而我觉得幸福是一种感觉,一种爱的付出与收获的感觉。

 

咖啡味幸福

我们拥有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却平凡的如一粒草芥;我们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却常常要接受灵魂的考验。一年365个日子,多一半的时间要披星戴月。而当春天来临,早晨上班,迎着太阳,心里却有几分不安;晚上回家,太阳还没落,真是有些诧异。生活里似乎只剩下一个词:忙。

清晨,当大地还在沉睡,我已经骑车行驶在寂静的黎明中。启明星闪着清澈的光辉,投射在我的眼里、心底,让我感受一种温暖。不管日月如何变幻,启明星亘古不变地守护在黎明的天空。这份执着,鼓励我战胜黑暗,战胜冷寂,驶向我熟悉的校园。那里早已灯火阑珊,书声琅琅,有无数双渴望的眼睛,盼我踏入他们的行列。一日之计在于晨,享受启明星的沐浴,拥有百十人的期盼,这样的早晨别有一番滋味。

午饭过后,整个校园休憩了。楼道里,静静空空的,教室里却满是忙碌的身影,奋笔疾书,凝神思考。这静里原来是勤学的暗涌。办公室里,倚桌小憩,抑或两把椅子并排,暂时舒缓一下劳累的双腿,轻声聊起学生,兼顾一下生活的琐事,真是一份难得的舒爽、惬意。

暮色渐去,饱餐战饭,准备继续战斗,引领我的兵士们完成最后的攻坚任务。铃声响起,战斗结束。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在电动车上,一下也懒得蹬。冷风吹面,并不觉得凉,心里满满的。在这夜色里,我的身心忽而无限舒展了。

生活天天如斯。

这忙里,有辛苦,也有别样的滋味。正如一杯咖啡,淡淡的苦味之后是浓浓的香醇。

 

 

教师是一个平凡的群体,却担着家长望子成龙的众望。不管是农村的、政府的、有钱的,都对老师有太高的期望值。我们常常觉得肩上的担子太重,当然,也会因身负重任而自豪。

走在街上,一声“老师好”!常会让你成为大家回眸的原点。这是任何其他职业的人无法享受的。走在校园中,一声接着一声的“老师好”,让你应接不暇。看着那一张张纯真的面孔,心里暖暖的,那份自豪写进心里!

春节时,大家最快乐,短信、电话,传递着亲朋间的祝福。远离校园的我们,并没能走出学生的视野。铺天盖地的短信里满是学生的祝福!以前教过的,正在教的,每一条短信映着一张熟悉的面庞,娓娓地说着过去的故事。

这是莫大的幸福,在这幸福中我自豪着。

你当然可以自豪,你是受人关注的最幸福的人。

 

 

每周五是学生最幸福的时候,离家五天,终于可以回去了。学生走后的校园并不宁静,老师们从不同的教学楼、不同的办公室走出来,熙攘地打着招呼,笑着、唠着,涌进办公楼,涌上四层的大会议室,参加雷打不动的例会。久违的轻松,久违的好姐妹,齐聚一堂,好不热闹!

待静下来,盛校长做下周工作部署。他严肃认真,响亮而浑厚的声音一直是例会的主旋律。在这样的旋律中,我们理顺了下一周的工作计划,明了了学校的大事。最特别的是我们的一校之长——赵校,一段明理的视频,一种特别的体会,一份悉心的关怀……带给我们别样的感受和触动。三中是玉田初中教育的龙头,正因如此,我们的肩上有了更大的压力和责任。社会、学校对我们有了更高的要求、更多的期待。这一点,校领导的体会也许比我们更深。因而舒缓老师的压力也成了一道难题。我们的赵校正身体力行的用自己的方式潜心做着这样的事。最近一次例会,赵校选取的知心姐姐的视频更是让我们受益匪浅。最精彩的是看完视频,校长的点评,他还带领我们一起喊出知心姐姐的叮嘱:“太好了!”“你真棒!”“我能行!”“我帮你!”那种真情和童真,让我们一下放松了、开心了。真是用心良苦啊!这是难能可贵的上级对下级的体恤,是同事对同事的殷切希望,是兄长对弟妹的真诚爱护。有这样的校长、同事、兄长,幸福不是别有一番滋味吗?

 

 

不记得是几周前的周五了,因为中午注到早,所以没回家,儿子随校车来学校。吃饭、和伙伴玩,然后去等校车,一切如常。我因为去教室处理点问题,所以没跟他们一起去。12点快40了,我才急着去办公楼注到。刚迈下教学楼的台阶,手机响了,是志芳,“卫华,你儿子的头被别人碰了,你快点过来!”心里一惊,我赶快往南跑。老远就望见办公楼西门口围着些人。加快脚步,见儿子立在人群中抽泣,鼻涕、眼泪满面。玉立、志芳、小马、大树都在,大树正在用纸巾给儿子擦。到跟前,大树指给我看,一个弧形的伤口,大约一厘米多长,血不大流了。我悬着的心,这才搁下。“上医院吧!”大家说。“开我的车去!走!”志芳奔向自己的车。将走时,红梅主任赶过来关切的询问。

儿子吓坏了,在车上还不停的哭。大树、小马一边不停的擦,一边安慰他,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下来得太匆忙,我分文未带——到医院才发现。是志芳和小马付了全部的费用。三个人陪着我交款、做CT、打针、清理伤口、取药,直至儿子全包扎好。她们给了我莫大的帮助,患难见真情,感激之余还是感激。

回到学校,看到儿子包扎的头,好多阿姨、叔叔都关切的询问,了解伤情。这让我心里很感动:平常,大家都很忙,见面只是点头、微笑,几乎没有交谈,没有逗留。

这场意外,让我几乎手足无措,是姐妹们和我一起扛过;也是这场意外,让我更深地了解了三中人,更真切的感受了同事情。生活在这忙碌而和谐的校园,我感受着幸福的滋味。

幸福是走过黑暗阴霾时,收获的阳光;是历尽世事艰辛后,拥有的平淡;是身处平凡碌碌中,砰然的心动。人生拥有很多幸福,幸福的人生是如花的人生。拥有了这份别样幸福的人生,幸福之花更多了一种颜色,多了一道滋味。

让我们以《幸福》自勉,一起付出爱,一起收获爱!

是你流淌着爱,

是爱浇灌着我。

幸福是风霜雨雪都经历过,

再把阳光收获。

 

是你付出爱,

是爱教会我。

幸福是不管一路多颠簸,

双手依然紧握。

 

                              

我是一棵树

——献给我敬爱的老师

华北 张卫华

我是一棵树

举满枝繁花

让你在韶华逝去中

享受花的欢愉和回报

 

我是一棵树

撑一树碧绿

让你在挥汗如雨时

拥有叶的清凉和滋润

 

我是一棵树

捧累累硕果

让你在无悔耕耘中

品尝收获的喜悦和幸福

 

我是一棵树

攒朵朵银花

让你在淡泊宁静中

升华生命的灿烂和尊贵

 

我是一棵树

春来吐绿

秋至结实

 

我是一棵树

雨雪不惧

风霜无畏

 

我是一棵树

像你一样

像你一样

                (编辑 陈欣)

 

 

【作者:张卫华】  【发表时间:2019-07-0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66次】
 

金山文学 小小说传媒 华人中文文学网 天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人民文学 安保 国际在线
金盾电视台 中国台湾 参考消息 北部湾经济网 中国作家网 凤凰新媒体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2014-2016,XKDKK.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xkdkkk@163.com 

网址:http:// www.xkdkk.com    值班QQ:275569688    广告QQ:493070311    新看点网QQ群:45603164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3472号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